Saturday, 31 May 2014

后英拉时代:泰国民主去向何方

后英拉时代:泰国民主去向何方 

作者/来源:宋清润/《环球视野》、《中国新闻周刊》

泰国宪法法院5月7日裁定看守首相英拉‧西那瓦违宪。这位美女总理,跟其兄长、前首相他信一样被迫下台,却是受到泰国广大人民群众支持的。
【编者按语】本文发表于2014年5月19日。三天后,即5月22日,泰国便发生了军事政变。插图与说明为本部落格编者所加。

 2011年8月5日,泰国诞生首位女总理——英拉•西那瓦。然而,担负家族政治复兴重任的她却命运多舛,今年5月7日,宪法法院判决她违宪罪名成立,将其解职。副总理兼商务部长尼瓦探隆继任临时总理。英拉在位前后不到3年。

英拉遭遇“司法政变”后,还可能面临上议院弹劾乃至被禁止参政5年的厄运。英拉下台导致泰国政争风暴愈演愈烈,陷入更大危机:朝野两派支持者纷纷上街,7月大选极可能再度泡汤,政改方案无法推进。估计动荡会持续到年底,发生军事政变的可能性上升,泰国滑向“失败国家”的深渊。

西那瓦家族的政治复兴重任

英拉•西那瓦家族主导着21世纪的泰国政坛起伏,过去13年半,该家族的政党赢得历次大选,主政9年余,一门3总理:他信(家族长子)、英拉(他信妹妹)、 颂猜(他信妹夫)。该家族还推出两位代总理——沙马(他信密友)、尼瓦探隆(英拉继任者)。而反对派在大选中屡战屡败,只能通过军事政变、街头示威、司法政变、抵制大选等非常规手段搞垮西那瓦家族通过大选组建的政府,获得短期执政权,并力图将西那瓦家族及其政党逐出政坛,驱离泰国。

因此,西那瓦家族的政治命运成为泰国政坛核心问题,屡屡在政坛激起千层浪。

他信出身北部清迈小商人家庭,自我奋斗成为电信大亨,2000年成为泰国唯一入围《财富》杂志全球500首富之人,家族企业资产达数十亿美元。1998年,他信创立泰爱泰党(蕴含爱国之意),吸收大量政治名流加盟,抓住泰国遭遇1997年金融危机而亟须改革旧体制的机遇,以“新思维、新做法、推政改、重基层”的形象崭露头角。该党打出经济民族主义的旗号,竞选纲领惠及大商人、中小企业主、中产阶级、广大农民等几乎社会各个阶层,重点提出惠于农民的政策:延长偿债期限,为每个乡村提供100万泰铢发展资金,农民花30泰铢便可获得医疗服务(即30泰铢治百病计划)。受惠者超过选民的半数。

2001 年1月大选中,泰爱泰党赢得500个下议院议席的248个,而第二大党民主党仅获128席。泰爱泰党成为泰国选举史上首次主要靠竞选纲领而非靠买票胜出的政党。代表草根利益的他信集团首次击败在20世纪长期掌权的曼谷精英集团,确立一党主政格局,改变政党林立的混乱局面,这在该国民主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泰国步入稳定发展的可喜局面,2002至2005年经济年均增长5%~6%,从东南亚金融危机受灾最重国成为首个经济强劲增长国。他信外交政绩斐然,带领泰国一度成为东盟“领头羊”。2005年2月,泰爱泰党赢得500个下议院议席中的377个,第二大党民主党则跌至96席。泰爱泰党成为泰国历史上首个单独组阁的政党,他信成为泰国民主选举历史上首位连选连任的总理。2006年9月他信被政变推翻后,他信派政党又赢得2007年底大选 (2008年1月19日至12月2日,沙马和颂猜先后任总理)和2011年7月大选(2011年8月5日至今年5月7日,英拉任总理),共产生5位总理。 5月7日之后,尼瓦探隆为新任临时总理。

物极必反。他信试图搞垮传统权力阶层,独霸政坛;拉拢王储,分裂王室;在军中安插亲信,力控军权;改革官僚体制,强化总理权威。还裁撤数十万公务员、国企员工等,增加中产阶级税收来补贴草根福利。西那瓦家族企业资产在其任内增加了数十亿美元。而其他政党、权贵、中产阶级等曼谷既得利益集团利益大减,民主党更是面临生死存亡之忧。

由此,诞生了一个以曼谷精英为代表的强大反他信联盟,他们掌握军队、法院、选委会等国家重器,建立强大的街头组织——黄衫军,多管齐下,推翻他信及其代理人政府:2006年发起半年的街头示威,军方9月政变推翻他信,扶持代理人政府执政一年;2007年颁布压制他信势力东山再起的宪法,宪法法院解散泰爱泰党;2008年,在他信势力再度执政后,“黄衫军”又示威半年,占领政府和机场,宪法法院先以违宪为由解职沙马总理,后又以舞弊为由解散人民力量党(泰爱党的替身)、赶走颂猜政府,法院还以非法购地罪判刑他信2年,军方强推民主党主席阿披实执政至2011年8月4日;2010年,法院又没收他信家族14亿美元非法财产,阿披实政府吊销流亡国外的他信的护照, 对其发出国际通缉令。反他信势力力图将他信势力赶尽杀绝,西那瓦家族一度惨败。

2011年7月大选时,面对他信流亡、颂猜被禁止参政5年的窘境,英拉肩负家族政治复兴重任:一是必须率领为泰党(人民力量党的替身)夺回政权,实施没有他信的他信政策,维持家族影响力;二是修宪,摘掉限制他信派独霸政坛的“紧箍咒”,推动该派主导议会上下两院;三是设法为他信脱罪,让其回国参政,压制对手。

为泰党推出“泰国第一美女”——英拉为总理候选人。英拉柔情、亲民,备受青睐。她借用他信巨大影响力和庞大选民支持成就了总理梦,她提出“他信思考,为泰党行动”的口号。他信为她配备一流的经济政策、媒体宣传和公关顾问,投入巨资打出铺天盖地的竞选广告。

最终,为泰党获得下议院265个议席(过半数),民主党获得159席。英拉作为一名公司经理,从5月参选到8月5日担任总理,仅用3个月。

英拉在夹缝中生存,多灾多难

英拉凭借家族力量出任总理,故必须完成家族政治复兴的多项使命。然而,其任内天灾人祸不断,屡遭反对派逼宫,最终下台。

英拉执政伊始意气风发,在内政外交方面提出系列宏伟计划。

她提出实现国家全面脱贫的“2020愿景”,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泰国2012年经济增长速度达到6.4%,成为东盟经济“明星”。为化解社会矛盾,英拉政府 2012年1月为在2006至2010年间政治冲突中的受害者提供总计20亿泰铢(约合6300万美元)的补偿。在外交方面,英拉提出要将泰国建成东盟内部互联互通以及中国—东盟互联互通的枢纽国家,在东盟共同体建设中发挥重要作用。泰国2013年开始推出“你好,我爱你”中文工程,旨在4年内让东盟10 国6亿人中的1亿人会说中文。英拉还欲让泰国成为地区经济发展的“火车头”和东盟共同体建设的“领头羊”之一,颇有雄才大略。

2012年年中的民调显示,70.4%的受访民众希望英拉继续执政。

然而,好景不长。英拉是他信的代理人,政府关键人事和主要政策都受他信操控,而强势他信在推动英拉实现家族政治复兴的“梦想”,也频频刺激反对派的敏感神经,因此,反对派誓将英拉赶下台。

英拉在夹缝中生存,坐在政坛沸腾的“火炉上”多灾多难。

第一难:洪灾危机。英拉上任伊始便遭遇泰国50年以来的最大洪灾,全国70%的府受灾,560多人死亡。反对派指责英拉抗洪不力,促其下台。2012年初,英拉被迫大幅改组内阁,缓解批评。

第二难:下台危机。他信和英拉错估形势、政策失误引发致命危机,此乃人祸。英拉面临的此轮危机发展经历几个阶段。

第 一阶段:英拉政府推动修宪案与《特赦法案》,谋求为他信脱罪,从体制上保证西那瓦家族长期主导政坛,却引爆一发不可收拾的危机。英拉被反对派指责为“他信傀儡”。他信指挥英拉和为泰党2012年初便推动国会修宪,第一大反对党民主党以修宪危害宪法和君主立宪制为由,诉诸宪法法院,法院裁定国会暂停修宪表决。但他信在2013年春再度鼓动英拉领导执政党推动国会修宪。

修宪有几大目的:帮助政府从议会获得更多权力,形成大政府;修改上议院选举规则,上议院150名议员中有73名由曼谷精英集团推选,77名由选举产生,执政党拟将宪法条款改为“上议员全部直选”。因为2014年3月底要举行上院选举,若修宪成功,为泰党可凭借草根支持而胜选,主导上下两院、独霸政坛。这是精英阶层绝不允许的,因为代表精英阶层的民主党的选票数量远少于为泰党。

此外,政府推动国会通过《特赦法案》,内容是赦免2006年9月19日军方发动推翻他信的政变到2013年8月8日间参与或组织示威而犯法之人,他信在特赦之列。反对派担心他信脱罪回国,出任总理。去年11月上中旬,上议院否决《特赦法案》,宪法法院也判定修改“宪法中的上议员选举方式”的行为违宪。

第二阶段,反他信势力疯狂反击,连出狠招,彻底赶走英拉——

第 一招,民主党干将素贴领导“人民民主改革委员会”的支持者(“黄衫军”在示威前因内讧而解散),自去年10月开始发动半年多的示威,暴力冲击并长期占领总理府等政府大楼,围困英拉住所,在英拉儿子学校前喧闹。同时,民主党100多名议员辞职,加入示威队伍,逼迫英拉12月解散下议院,提前大选。

第二招,反对派示威者阻挠2月2日大选投票,迫使1000多万选民无法投票,大选结果无效,新政府难产,英拉连任梦碎。

第三招,面对英拉坚持执政至下次大选选出新政府的局面,今年5月7日,法院解除英拉以及副总理素拉蓬(他信姻亲)等9名重量级内阁成员职务,直接搞司法政变,理由是英拉2011年9月调离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长他汶的行为违宪。外媒评论道,法院明显为曼谷精英服务,显得“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面对步步紧逼的示威者,英拉屡次哽咽着对公众说,已经做了很大让步,我也是泰国人,难道反对派要让我在祖国无立锥之地吗?她请求示威者不要骚扰幼子。英拉被解职后强忍泪水地公开辩解称,自己没有滥用职权,尽了一切努力为人民服务。事后看来,如果深知“小不忍则乱大谋”、事缓则圆之道,英拉不致提前倒台。

危机如何收场?

泰国最紧迫的危机有两个——

第一个是临时政府、执政党与反贪污委员会、上议院的斗争,这涉及政府和高官“生死存亡”,决定未来哪派政府来组织新大选和推进政改。

尼瓦探隆称将继续依法履行职责,直到大选选出新政府为止。

5 月8日,反贪委决定起诉英拉在“政府高价从农民手中收购大米案”中存在渎职行为,而其他一些政府官员也有失察之责,因为政府政策导致亏空数十亿美元。舆论估计,9日当选的上议院议长素拉猜(反对派人士)会应反贪委要求而推动上议院弹劾英拉和临时政府,任命新的临时政府。而现总理尼瓦探隆和为泰党则予以反 制,称素拉猜未先辞去副议长而当选上议院议长的程序违法,而且,在没有下议院存在和开会的情况下,上议院选举议长是非法的,上议院启动弹劾英拉的程序也是 非法的。此外,宪法法院还在调查执政联盟多个执政党的300多名议员去年强推国会修宪涉嫌违宪的案子,若再度做出有罪判决,多个执政党必遭解散,这些议员 将被禁止参政5年。两派谁胜谁败,尚难定论。

第二个是素贴领导的示威者和“红衫军”同时示威,引发大规模暴力冲突的风险陡增。反政府势力的目标是推翻他信体制和西那瓦家族的政治生命,5月9日起掀起推翻临时政府的“最后一战”,10日示威者进入总理府,并在里面办公。素贴放出狠话,如果 12日还未推选新总理,他将自行其是,在总理府宣读己方政治声明,俨然就是国家领导人。而支持政府的“红衫军”5月10日开始在曼谷西郊和其他地方集会, 声援政府,抗议宪法法院等独立机构的“不公”。因为,宪法法院2008年和今年解职的三位总理都属于英拉、他信派,而对民主党的弊案搪塞不审。针对反政府阵营设立新临时总理的提议,“红衫军”领导人乍都蓬称,这是违法民主和法律之事,如果上议院真的这么做,将成为引发内战的导火线,令泰国陷入灾难。

近期,示威引发的暴力冲突、枪击爆炸等事件频发,泰国民众担心,双方若爆发冲突(2008年两派示威者曾多次发生流血冲突),国家将陷入旷日持久的动荡。

泰国乱局根源并非“疾在腠理”,即无法通过换总理或举行大选来解决,泰国之乱长期化意味着民主机制运作进入死胡同,深层次原因有多个,要全面解决之,难于上青天。泰国动荡恐将持续到年底或更长时间。

如果文人们长期不能解决危机,军人发动政变以快刀斩乱麻的方式来平息局面的可能性便会上升,尽管陆军司令巴育一再表示不会干政。但是,军方在历史上曾发动 20次政变,素有干政传统。清迈大学政治学研究所主任保罗表示,目前泰国局势的发展恐怕很快就会演变成军事政变。10日,曼谷街头出现一辆坦克,尽管军方 称这是例行训练,但无疑增加了民众对政变的担心。军事政变将是对泰国民主的再次重击。

崎岖民主之路

泰国1932年即建立民主体制,是东南亚最早的民主国家,然而其民主发展史是一部悲剧:20世纪陷入军人频繁政变和长期执政之深渊,21世纪则遭遇政坛变舞 台的闹剧场面,他信、英拉派和反对派你方唱罢我登场,拼的不仅仅是大选,更是比在街头示威上谁更闹、谁更狠、谁能抗。泰国此轮动荡危机自去年11月起已经 持续半年,冲突共造成伤亡约800人,曼谷、中央政府乃至整个国家长期处于失序和半瘫痪状态。

英拉被解职并未缓解危机,反而引发更激烈的朝野对抗,泰国正迈向“准内战”的危险局面。动乱导致泰国2013年经济增长跌至2.9%,今年恐将在2%左右,因为政府无法编制预算,外资从泰国撤离数十亿美元,而泰国六成企业想转投资外围。 不过,值得指出的是,尽管西那瓦家族的政治之路再度受挫,但其代表和领导草根阶层与曼谷精英、传统权贵集团的博弈,具有重要而深远的社会政治意义。这毕竟是泰国民主化道路上突破瓶颈的一次重大尝试,力图使一人一票选举制度产生的巨大政治力量压制住提倡议员和官员任命制的权贵们,这种追求政治平等化、平民化的行为,对泰国的民主化和整个政治生态变化都具有重要意义。但这个历史进步过程是缓慢的、曲折的,社会代价亦十分高昂。

各派谈判、和解乃是国家由乱到治的唯一路径。而理性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提高社会整体民主素养、实现全民遵纪守法等,则是泰国民主走上良性发展之路的必要条件。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44期,摘自2014年5月19日《中国新闻周刊》)


相关链接:
1. 泰国司法政变 和 英拉政治前途
2. 揭秘泰国频繁政变的权力症结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