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3 June 2015

正视兴权会和被压迫族群的诉求 期待柔州苏丹推行善待各族政策

正视兴权会和被压迫族群的诉求
期待柔州苏丹推行善待各族政策

作者:严居汉(人民之友工委)

柔佛州苏丹依布拉欣(右二)聆听柔州团结與人力資源委員会主席阿威雅(左二)讲解柔州印裔社群赠送给殿下的兩尊金製大象的緣由。

——图片和说明来源:《星洲日報》
柔佛苏丹依布拉欣与其4名马来封建贵族成员于6月12日在柔佛新山出席一项与印裔族群共餐的晚宴。会上,苏丹特别点出兴权会是一个挑起种族与宗教敏感课题旨在制造社会混乱的组织。事后,兴权会主席瓦达姆迪毫无畏惧对柔佛州苏丹的上述言论作出批评,指苏丹依布拉欣错误评价兴权会,可能是由于其顾问提供错误讯息所误导。

我个人认为,兴权会主席瓦达姆迪敢于顶撞以柔佛苏丹为代表的马来封建统治阶级的勇气,它的意义大过于旅游部部长纳兹里为了讨好纳吉政权而对柔佛州王储东姑依斯迈展开的一场隔空骂战。前者代表的是马来西亚最受压迫民族敢于挑战马来封建统治阶级或皇权(以柔佛州苏丹为代表)的权威的积极作用;后者则只是体现出部分以巫统为代表的马来官僚资产阶级与柔佛州皇室家族成员的矛盾而已——无论双方如何争辩不休都不会对马来西亚被压迫的各族人民带来任何实质的意义。

我个人认为,站在被压迫人民的立场来看,马来西亚兴权会运动的兴起和兴权会组织的存在,实际上反映国内最受压迫的印裔族群对巫统统治集团所实施的制度性种族主义政策的反抗。2007年的那场兴权会大集会并非是偶然发生的,而是累积了150年的时间,从马来亚英殖民时期直到马来(西)亚获得独立截至今天的整个过程,大部分的印裔族群历经沧桑而已经到了活不下去的悲惨情况的第一次爆发,那是一场由被边缘化的印裔族群给予巫统种族主义霸权统治的一次“痛击”。作为兴都教徒的丹米尔族群,他们也跟其他非马来族群和非穆斯林一样,对近年来国家越来越伊斯兰化的趋势深切不安和不满,而不得不提出抗争和诉求。

对印裔族群和兴权会问题,我在今年2月间发表了一篇题为《兴权会运动是马来西亚印裔族群在现阶段的民主改革运动的产物》的文章。我在文章中阐述了印裔族群来到马来(西)亚的历史过程,并说明兴权会所展开的斗争,从讨伐英殖民主义对印裔族群所施压的历史罪行,再到对抗巫统和国阵的新殖民统治,基本上是延续马来(西)亚左翼党团和各族人民群众所展开的民族民主改革运动所未完成的历史使命。我在文章中也做出总结:兴权会的斗争可以说是马来西亚民族民主运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马来西亚印裔族群在现阶段的民主改革运动的一个必然产物。

印裔族群遭受残酷的压迫和剥削以至如今处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社会地位等方面被边缘化的悲惨境地,是全国性的问题,不是地方性的问题,已经是一个不争的历史和现实问题。苏丹依布拉欣理应从比较宏观的视野去评估兴权会组织或兴权会运动的出现,而不应该单单从一个州属即柔佛州的角度出发,就全盘否定兴权会在为国内印裔族群争取民主权利和民族尊严的斗争意义。柔佛州苏丹有必要把兴权会放在全国的范围内来考察,正视印裔族群在巫统种族主义霸权统治下所遭受到的悲惨待遇,而不应妄自断言,说兴权会是“制造社会混乱”的组织。

国内传媒报道,苏丹依布拉欣在同样的会上指出,(1)曾祖父(Almarhum Sultan Ibrahim Ibni Almarhum Sultan Abu Bakar )曾经拨出土地建盖回教堂、兴都庙、锡克庙、华人庙宇和基督教堂以缔造柔佛州人民的团结以及(2)其州政府甚至承认印裔族群对柔佛州发展的贡献,因此,苏丹不容许任何组织挑起敏感课题威胁柔佛人民的团结。苏丹还在大会上宣布,本身捐款100万令吉,苏丹后捐款30万令吉给州内的印裔老人和孤儿作为援助金。

在我看来,兴权会运动是一项以信仰兴都教的(淡米尔)印裔族群为基础,为摆脱贫困和被边缘化的困境,维护本身民族尊严和争取基本权利的群众运动,它实际上也同时代表着其他受压迫的族群提出“反对马来种族主义”和“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诉求。根本没有所谓“挑起敏感课题,威胁人民团结”的问题存在。

柔佛州或许正如苏丹依布拉欣所说的那样,比其他州属做得好一些。但是,那并不表示印裔族群被压迫被边缘化的事实不存在。如今,敢于发声的兴权会之所以会成为一些人心目中的所谓“惹事生非者”,其实也是巫统统治集团长期实施种族主义政策所制造出来的。因此,若要解决他们的问题,就必须要从造成他们的问题的根源着手——终结巫统种族主义霸权统治!

我个人认为,若柔佛州苏丹依布拉欣想把柔佛州治理得更加出色,苏丹尽可谕令柔佛州政府或行政团队,全面实施以下几项政策方针:
(一) 允许州内各族人民按照地方性的需要增建各民族宗教信仰者的膜拜场所;
(二) 制度化拨款给州内各源流小学、宗教学校和华文独中和华文高等院校,确保它们得以永续发展;
(三) 促请中央政府允许州内各族人民凡是认为有需要就可增建不同源流的小学、宗教学校、华文独中和华文高等院校;
(四) 按照柔州族群的人口比率(即马来人54.1%、华人30.9%以及印度人6.5%)有系统的分配和吸纳各族人士进入柔州政府行政机构,或州政府控制的半官方机构,或州政府控制的商业组织内任职。

我个人认为,只要上述方针得以在柔佛州落实,就可以很快的将其他由巫统国阵甚至由反对党(包括伊斯兰党、公正党和行动党)治理的州属给比下去。这样一来,州内各族人民必然会逐步建立起“共存共荣”的心理,彼此互相尊重,把各族人民的大团结建立在互敬互爱之上,而非建立在“民族同化”或“压迫民族歧视被压迫民族”之上,成为全国的好榜样。否则,上述报道的柔佛苏丹的所作所为也只是用来向印裔族群中的机会主义者招安并分裂印裔族群的团结罢了!

稿于2015年6月18日


此文也于2015年6月22日在以下媒体刊登:

1、《当今大马》公告:正视兴权会和被压迫族群的诉求 期待柔州苏丹推行善待各族政策  www.malaysiakini.com/bulletin/302730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