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5 March 2015

李光耀死后 李显龙面对的两大问题

李光耀死后
李显龙面对的两大问题

作者 / 来源: 商丘羊  / 《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李显龙(资料图)
李光耀死了,摆在李显龙面前的是一大堆必须解决的问题。今后没有老爸作为顾问和总司令,而那一群部长又都是稚嫩的高级公务员,没有人可以帮忙出主意。即便有一两个看似可以的幕僚,老爸遗留的明训,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总理的大权必须牢牢掌控,万万不能稍有松懈,以防祸起萧墙,太阿倒持。

李光耀弥留至死,中国方面立刻紧密跟踪报道,而且都是正面的评述,这是一个叫人注意的现象。此外,习近平、李克强等领导人也都发来唁电,对这位铁杆反华、反共的人物一反过去的态度,似乎将他视为一路来就是亲密的朋友。

李光耀大力反共反华直到他倒下为止

回想文化大革命期间,正当美国领导反华大合唱,新加坡政府急于消灭左翼势力和华文教育,也加入合唱之中。李光耀大放厥词,无视中国的科技和工业力量,诬蔑中国只能够制造锄头和脚车,一些英文沙文主义者随风起舞,说中国的原子弹爆炸是在高台上引爆爆竹,更甚的还有指称新加坡有华文教育是“misunderstanding of century",一些学校公然不准学生在校内讲华语,否则处以罚款。一时之间,犹如群魔乱舞,把左翼势力和华文教育视为同样的敌人,非置之于死地不可。而李光耀就是始作俑者和领头人,他除了诬蔑华文无用,指左翼人士为共产党人,更把英文视为唯一的万能钥匙,说它是 The masterkey to the science。在这种狂热的心态下,他推行了许多违反民族和人权的政策,造成了日后的狂妄心理,种下许多恶果,一直到他倒下为止。

当年周恩来曾指责他是“帝国主义的走狗”,邓小平虽然称赞过新加坡,对于这样一个失去民族自尊的人,邓小平心里是不欣赏的。李光耀莫名其妙地称习近平是曼德拉式的人物,千方百计要李显龙接近他,然儿却屡屡没能实现。李显龙应该感觉到,中国领导人最近释放的善意,是一种对没有李光耀的局面建立新关系的举动。早在李光耀病重时,中国方面已经与新加坡进行多项工业园的协商。尤有进者,对于追捕躲藏在新加坡的贪官污吏并无行使“猎狐2014行动”。这说明中国主动向新加坡示好。

这些善意的动作,完全是配合习近平提出来的“一路一带”策略,正如亚洲基础建设投资银行一样,中国对此是十分认真,而且志在必行。从中国经中亚到欧洲的陆上丝绸之路已经开通,欧亚货运进行顺畅,这对于海上货运中心的新加坡多少会有影响,货运量减少必不可免。海上丝绸之路正在开展,这牵涉到许多与海为邻的国家。由于美国气势汹汹提出再平衡亚洲政策,一些国家对此还处于举棋不定态势,有些国家对中国崛起和某些利益因素,甚至还跳起草裙舞,例如缅甸、斯里兰卡、甚至印度。一些直接与美国亲近的国家或与中国有领海争执的国家,更是对此毫不理会,例如日本、菲律宾、越南。海上丝绸之路比起陆上丝绸之路较有麻烦,新加坡处于海上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处,又是海运中心,地位显得十分重要。然而新加坡在李光耀主导下的亲美政策,让美国人驻扎舰队和战斗机,扼守着马六甲水道咽喉,对海上丝绸之路十分不利,因此中国领导人对新加坡示好,完全与海上丝绸之路有关。

对待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的态度是关键

李光耀去世之前,许通美、王赓武、郑永年等几个学者秉承李光耀旨意,召开几次座谈会,谈论南海问题,其中特地强调中国古代的所谓朝贡制度,有意渲染中国封建时代的霸权主义,其目的是针对海上丝绸之路,说白了是反对海上丝绸之路的开辟。李光耀时代的固执成见,其亲美与反共态度不得不令中国有所戒备。中国80%的石油运输经过马六甲海峡,而且常备石油供应仅有两星期,这对于一个经济正在上升的大国来说是极为危险之事。倘若中美发生冲突,马六甲海峡遭到封锁,后果不堪设想。另一方面,中国在巴基斯坦铺设的油管还没建成,经过缅甸的油管虽然已经铺就,然而缅甸最近在中缅边境果敢地区的动作,以及之前突然取消中国建设的水力发电站计划,不得不令中国提高警惕。新加坡作为马六甲水道的重要港口,如果能够配合海上丝绸之路的开辟,那意义是非常重大的。

李显龙独立执政后,对于海上丝绸之路的态度是衡量与中国关系的关键,今后新加坡如能疏远与美国的关系,将会是李显龙在李光耀去世后的创见,对于保持新加坡海运中心地位是一项保障。马六甲海峡的特殊位置,造就了新加坡优越的地理优势,美国就是看到这点,于是不惜每年花费巨大资金,牢牢地控制着新加坡。而李光耀在世时,除了亲美的考量,还依仗美国势力以吓阻新加坡的邻国,就这点上,李显龙不容易转过弯来,因此疏远美国似乎不可能出现,而新加坡将会在海上丝绸之路开辟过程中遭受大国利益的冲击。

为了保障石油供应,中国有意与泰国合作开辟克拉运河。从最新的动态看来,中国一方面向新加坡伸出友谊之手,另一方面也在做开辟克拉运河的准备。最新的动向是香港的一些商人,已经组团到泰国运动,并召开座谈,详细说明开凿的准备工作,无论是资金、技术、规划,可以随时到位。这个财团以香港商人名誉出面,明显地说明中国政府对此保留某种伸缩性,据称所准备的资金初步是200亿美元,而最高预测为800亿美元。克拉运河的开辟,对新加坡无疑将会是沉重的打击,据座谈人士之言,倘若正式宣布开凿,新加坡的房地产将会在一夜之间暴跌80%,这不能说不是大灾难。中国领导人就要来吊唁李光耀,李显龙在居丧期间,应该掌握有利机会,替自己掌好船舵。

另一问题是新加坡为什么不能有华文大学?

李显龙面对的另一个李光耀遗留下来的问题就是南洋大学,这个李光耀处心积虑铲除的对象,深深地揪着华人社会的神经。李光耀出于私人仇恨,连根拔起新加坡华文教育,把东南亚华文最高学府彻底消灭掉。南洋大学虽然不在了,但是南大的精神依然存在,南大学生至今无法忘记自己的母校,甚至切盼有一日可以重建。南大的旧址仍在,今天的南洋理工大学并非南洋大学,尽管它也简称“南大”,南大的学生没有人承认它可以替代南洋大学。让我们环顾东南亚,泰国已有中文大学,马来西亚更有几间中文大专院校,新加坡为什么不能有华文大学?

今天的时局,已经不是李光耀个人充满憎恨的时代,那种英文至上的沙文主义已经随着美英的衰弱以及中国的崛起而变得苍白无力。身处二十一世纪,谁都不可能把新加坡当着一只小船,驾驶到美国的纽约港湾或者泰晤士河口,我们身在亚洲,这个现实就是历史。

华文教育与南洋大学的消失,是李光耀制造的孽障,这个孽障如今摆在李显龙面前,他不能说与自己无关。李光耀编造的“讲华语运动”、“特选中学”种种烟幕,现在可以休矣,所谓“我的儿子说华文只有签名的作用”更加可以休矣,尤其是李光耀将孩子送入华校的目的,更应该是李显龙心知肚明的政治把戏。南洋大学是否复办,是华族社会对李显龙解脱李光耀千古罪人之名的考验。


相关链接:
1、中国开挖泰国克拉运河 给新加坡和美国“致命一击”
2、南洋理工更名“南洋大学”:偷天换日 盗窃历史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