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5 May 2014

“阿拉风波”论坛开场白

“阿拉风波”论坛开场白   

朱信杰


【编者按语】本文是朱信杰接受论坛筹委会委托以论坛主持人身份发表的开场白。因受邀的论坛主讲人都将以国语以及英语演讲,朱信杰的开场白,也相应地以国语发表。以下是朱信杰发表的论坛开场白的华文原文——

各位下午好。我们欢迎大家莅临“阿拉风波 • 宪法权利 • 宗教自由”论坛。

我是今天论坛主持人——朱信杰,来自论坛筹委会联办单位之一——人民之友工委会。在我身旁是另一名联合主持人——乌玛(Sheikh Umar),他来自另一联办单位——伊斯兰党柔佛全民团结局。

这场论坛举办是源于今年1月14日伊斯兰党柔佛州全民团结局邀请人民之友工委会联办一场关于“阿拉”字眼课题的研讨活动。1月19日双方举行第一次联席会议,就活动内容和论坛形式达成共识。当时的计划是在2月22日举办论坛。由于意外的内外因素,论坛日期二度展延,最终延后至5月4日。

有关举办论坛的始末,我们已经在由人民之友工委会发布的第一和第二篇声明以及由人民之友工委会和伊斯兰党柔佛州全民团结局联合发布第三篇声明中详细交代,大家可查阅手中的册子。

最初论坛筹委会邀请(1)马来西亚律师公会主席或代表、(2)五大宗教咨询理事会代表(3)伊斯兰党主席或代表成为论坛主讲人。除了伊斯兰党方面,我们无法邀请到上述两大的组织代表。于是,我们邀请另外三位主讲人联同伊斯兰党代表出席这次论坛为大家分享各自的一番见解:

(1)沙德•莎利姆•法鲁其(Dr. Shad Saleem Faruqi)——法鲁其是玛拉工艺大学法学系教授,他过去为几所本地大学服务。法鲁其博士曾在一场论坛中表达“禁止非穆斯林用’阿拉’字眼是违宪的做法"的见解。他接受邀请时表示,他无法出席论坛发言,但他提供其论文,让各民主党团人士参考,待会我们将由洪佩珊宣读他的论文的摘要。

(2)瓦达穆迪(P. Waytha Moorthy)—— 瓦达穆迪律师是兴都权益行动委员会(兴权会)主席。2011年,当时流亡国外的他发表一篇题为《马来西亚的制度性种族主义和宗教自由》的重要报告,已经说明“我国限制宗教自由,对非穆斯林群体不利。国家把伊斯兰宗教法律强加在非穆斯林身上,同时又把伊斯兰法庭的权限延伸,并施加在非穆斯林身上。”今后印裔族群乃至其他非穆斯林少数族群该如何争取应有的族群和宗教权利?让我们听听这名主讲人怎么说?

(3)杰菲里吉丁岸(Dr. Jeffrey Kitingan)—— 杰菲里是沙巴立新党(STAR)的主席,他也是一名天主教徒和卡达山族群领袖。针对上诉庭针对《先锋报》使用“阿拉”字眼案件的裁决,他曾说:“这不是上诉庭的裁决,而是巫统或国阵持续的政策”。“阿拉风波”从东马两州延伸到马来半岛尚未平息,最近又发生性质相同的“伊斯兰教刑法风波”,看来马来西亚政治伊斯兰化,已经从过去的和风细雨阶段,发展到目前的暴风骤雨阶段,已经引起半岛的非伊斯兰群体和民主党团警觉国家危机即将到来,半岛人民和民主党团都想了解,沙砂两州人民和民主党团是如何对待这个严重局面。

(4)姆加希尤索拉哇博士(Dr. Mujahid Yusof Rawa) —— 姆加希是由伊斯兰党委派参与论坛的代表。他是伊斯兰党中委、全国全民团结局主席以及伊斯兰党支持者俱乐部倡议者。伊斯兰党全国主席哈迪阿旺去年10月12日表示认同非穆斯林使用阿拉字眼的权利。这般开明的立场当然受到人民欢迎和赞扬。半年后,雪州圣经公会宣布从雪州迁移州总部到吉隆坡联邦直辖区。正当人民群众希望知道伊斯兰党的立场之际,却传来伊斯兰党推动伊斯兰刑法的消息。这难道是,伊斯兰党为了争取马来选民的选票回流而出此下策?这难道是伊斯兰党要跟巫统相比谁更伊斯兰化不成?或许伊斯兰党代表可以解除这些疑惑。

为了让主讲人免受时间限制而尽量表达他的论述,也为了让论坛取得更好效果和发挥更大影响,论坛筹委会请求主讲人事先提交其论文,由我们印制成论坛文件,并尽力作出翻译,收录在小册子,现场分发给与会者。

大家现场手上拿到的英文小册子,收录我们到这星期五为止,已经收到来自沙德•莎利姆•法鲁其、瓦达穆迪以及杰菲里吉丁岸的论文原文。另外,我们也将论文贴上人民之友工委会部落格(sahabatrakyatmy.blogspot.com)让网民浏览。

今天我们很荣幸邀请到瓦达穆迪、杰菲里吉丁岸博士以及姆加希尤索拉哇博士亲身出席“阿拉风波 • 宪法权利 • 宗教自由”论坛成为主讲人。

(左起):洪佩珊(论坛总协调)、朱信杰(论坛主持人之一)、姆加希尤索拉哇博士、瓦达穆迪、杰菲里吉丁岸博士、乌玛(论坛主持人之二)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