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5 February 2014

陈成兴为孩儿婚礼入境砂州被拒   对权贵的专横霸道行动表示愤懑【2月19日更新:相关链接】

陈成兴为孩儿婚礼入境砂州被拒
对权贵的专横霸道行动表示愤懑

本会工委陈成兴2月15日下午2时15分在美里机场被扣留而发表的书面声明

陈成兴抵达美里机场遭移民检查官员扣留,他极力向官员交涉,要求说明被拒入境的理由,有关官员却招来执法人员意图用轮椅强行把他推上正在准备起飞的亚航班机。

【人民之友部落格编者按语】以下是人民之友工委会工委陈成兴被扣留在砂拉越美里机场大厦内的移民检查官员办公室,等候移民检查官员的进一步指示的时候,向媒体发出的声明全文——

1、我今天乘搭亚航AK5012班机,上午11时从士乃国际机场起飞,中午1时左右抵达美里机场。此行目的是参加男儿艺心跟他在美里培民中学的同学杨惠淯于明日即16日(周日)在美里举行的结婚典礼和晚宴。我已安排乘搭亚航AK5013班机在17日中午12:55时分从美里机场飞返士乃国际机场。

2、当我走到机场的旅客入境检查柜台,出示我的身份证(因我是在半岛马六甲出生的马来西亚公民)时,负责检查的官员看了之后,立即对我表示上头指示不能让我入境。但是他没有向我说明不能让我入境的理由。他带领我离开旅客检查柜台,进入设在机场大厦内的移民检查官员办公室,等候他们的下一步指示。根据以往的经验,一定是等候下一趟班机,强迫我上机离开美里。

3、我这次飞来美里准备参加孩儿艺心的婚礼和喜宴而遭遇阻挡并立即遣送回去半岛。我对砂州当权集团的这项专横霸道行为,感到非常愤懑。我因遭遇当权集团的这项横蛮对待而无法参加孩儿的婚礼和喜宴,谨此向亲家和友好们表示诚挚的歉意,并请求他们的宽恕和谅解。

4、我这次被拒入境砂州美里,或许是砂州人民联合党权贵在13年前(2001年1月)利用砂州政府的名义和权威勒令我离境并禁止我入境事件的延续。当时指控我为“极端份子”的4项控状是:(1)对社会和谐构成危害;(2)对允许他居住在该地23年的砂州政府忘恩负义;(3)煽动当地人民;(4)以美里海南会馆秘书的身份批评州政府。这4项对我的控状,无论在过去或是现在,都是当权集团为了维护本身权位和既得利益而对异议人士进行打压迫害的强词夺理的指控。专横霸道的陈康南团伙已经遭遇砂州各族人民尤其是华裔族群的唾弃、分裂对立的人民联合党权贵集团如今陷入濒临崩溃的窘境,离开被人民彻底埋葬的日子不远了。

5、我这次被拒入境砂州美里,如果当权集团再次抬出“砂州加入大马享有移民自主权以保护砂州人民利益”的说辞作为他们对我采取这项专横行动的理由,那真是荒唐可笑极了!到了今天,还有谁不知道,砂州天然资源和经济发展成果都被贪婪无比的砂州统治集团及其朋党肆意掠夺殆尽?这些统治集团及其朋党,才是砂州人民利益的掠夺者。这些人民利益的掠夺者,一路来却拿起“人民利益的保护者”的旗号,进行他们统治、压迫人民、而又误导、愚弄人民的勾当。砂州各族人民已经看清,“加入大马20点协议”尤其是其中的“移民自主权”条文,就只是砂州统治集团用来作为阻止一些具有较大的政治影响力的异议人士进入砂州进行组织群众、教育群众的一项“有力工具”罢了。

陈成兴(上图中)被遣送回新山前与妻子吕亚蕾(左起)、小儿陈艺青以及将在明天举行婚礼的陈艺心和爱人杨惠淯在移民厅办公室前留影。

参考资料


 砂拉越州“陈成兴事件” 


陈成兴近照
陈成兴,1940年出生于马六甲州的马来西亚公民,1965年毕业于新加坡南洋大学经济系,获得商学士学位。1977年到砂州以后,主要从事与石油和石油气有关的岸上工程的建设工作。1980年底完成砂拉越蚬壳油田公司一项罗东扩展工程以后,便与妻子吕雅蕾在美里定居下来,他的两个男儿(艺心和艺青)出生长大后都在美里受教育。直到他本身被勒令出境那天,陈成兴夫妇和两个在美里成长的两个男儿20多年来都定居在美里。吕雅蕾和两个男儿在陈成兴被迫离境3年之后搬离美里的家园。

陈成兴定居美里时期,是在美里海南同乡王克灿律师和潘先存(已故,美里电器承包商)的介绍下,加入美里海南会馆成为永久会员。在1994年底,美里海南会馆因原有领导人在中国街产业出租问题引起会员不满而掀起巨大风波,导致以王克灿和陈庆新为首的“改革派”在1995年改选中赢得全面胜利。陈成兴当时受到那些正直理事和热心会员的感召,也参与这项“力求突破,改朝换代”的改革工作。陈成兴于是从1995年开始被推选为美里海南会馆秘书以后,一直都在积极主动配合时任主席王克灿、财政陈庆新和理事们,努力实现改革计划和完成购置更大的新会所的工作目标。美里海南会馆初步完成了内部改革和巩固组织之后,便积极加强对美里华人社团的联系以及美里华文教育问题(尤其是当时存在的变质危机)的关注,并作出了些微的努力和贡献。

陈成兴和家人从1977年以来定居美里20多年之后。砂州移民厅在2000年12月22日(星期五)下午4时左右,突然取消给予他的逗留准证,并限令他在两周内离境。陈成兴当时感到震惊和不满 ,移民厅限令他离境而没有说明理由。他自问除了经商谋生以外,没有涉及任何非法活动。只有参加海南会馆,1995年被推选为理事,负责义务秘书职位,一直连任到离境之日(他离境之后适逢会馆选举还中选理事)。陈成兴担任义务秘书期间,曾代表美里海南会馆委婉批判砂州(特别是美里)权贵集团当时处心积虑在美里开创葛丁大学(后改称科廷大学),并刻意把大学校园初步设在美里一所独立中学——美里廉律中学校园里的“隐议程”——其主要目的是首先驱使廉律中学课程完全英化之后,逐步扩大影响,进而促使美里另外一所甚至全砂所有独立中学也跟着完全变质(即改变为主要是以英语英文为教学媒介语而完全放弃母语教育的内容和特征的中学),权贵集图谋通过这项计划和实施,为该大学的生存和发展需要,提供充足学生来源。陈成兴担任美里海南会馆义务秘书期间,在遭遇勒令离境之前,被会馆委派作为会馆代表,出任美里的另一所独立中学——培民中学当届(2001——2002年度)董事。除此之外,他不曾参加美里其他社团,更遑论参与政党组织。

陈成兴在当时遭遇勒令出境之时曾公开表示,作为一个乡会组织领导人,理应正正直直、真心诚意,为乡亲族群、社会国家的整体利益作出努力与贡献。他感谢美里海南会馆理事会、全体会员与海南同乡,让他有机会说些实话和做些好事。他在事件过后表示,决不会因说了某些话或做了某些事、得罪了某些权贵或损害了他们的利益而蒙受当权者的专横霸道的打压,而感到懊悔或有所畏惧。


事件发生的年表:

1、 2000年12月22日——陈成兴接到移民厅发出的通知书,取消给予他的逗留准证,并限令他在14天内离开砂州,没有说明理由。通知书志期2000年12月13日。陈成兴当日向移民厅总监要求有关当局提出理由,或取消限令他在2001年1月5日必须离境的成命。

2、 2000年12月30日——美里海南会馆主席王克灿律师亲往会见时任砂州副首长丹斯里衬陈康南医生后向记者表示,“尽管砂州移民厅在法律程序上有权力限令外州人离境,但是在完全没有说明理由下行使这项权力,这是很不合乎情理的事,也无法令人信服。”

3、 2001年1月2日——陈成兴致函请求移民厅允许他逗留,与家人共渡即将来临的农历新年。他也呈报首相署的公众投诉局,抗议砂州移民总监的行动。

4、 2001年1月4日——移民厅回信拒绝陈成兴逗留到农历新年的请求,同样没有说明理由。陈成兴于是以个人名义发表声明表示:当局的行动,就是强迫他离开家庭、妻子和孩子,这是非常不合情理的。

5、 2001年1月6日——下午2时陈成兴在4名移民厅官员和3名警察的护送下,前往机场乘坐3时40分的班机离境前往吉隆坡。陈成兴在机场表示,“法官下判都会给予罪犯知道犯罪的事项,但是,迄今我还不晓得我究竟触犯了何项罪行?”

6、 2001年1月7日——吕雅蕾以美里海南会馆妇女团执委身份,在第三届团员大会上提呈两项提案,通过会馆采取可行步骤,协助解决其丈夫及其家庭无端端受害的问题,大会一致通过。主席王克灿律师在大会上表示,陈成兴被驱逐出境一事,关系到海南人的尊严,甚至整个华社的尊严。

7、 2001年1月14日——美里海南会馆2001年度会员大会与新届理事会选举会,以多数票通过两项提案,即要求砂州移民厅说明勒令会馆秘书陈成兴离境及不准他再入境的理由,并要求当局取消强迫他离境及禁止他再入境的命令。大会并通过主席的建议,请求古晋海南会馆、诗巫海南会馆与马来西亚海南会馆联合总会的声援。陈成兴以秘书身份致给大会和同乡一封公开信。

8、 2001年2月13日——因时任砂州副首席部长陈康南医生公开表示,“陈成兴被勒令出境事件跟政治无关。”陈成兴于是致函陈康南,请求协助取消砂州移民厅对他采取的禁令,以便他能够重返美里家园与妻儿团聚。

9、 2001年3月22日——陈成兴对陈康南3月1日复信感到遗憾,再函表示,无论是移民厅或州政府都不曾向我说明驱逐我的有关情况和理由,这样的专横行动,与民主法治背道而驰。陈成兴再次促请陈康南利用他的影响力,说服移民厅和州政府收回成命,让他重返家园与妻儿团聚。

10、 2001年4月3日——时任民主行动党主席林吉祥在一项新闻发布会上,促请正在进行的国会会议,辩论砂州政府把居住在该州23年的陈成兴驱逐出境的严重侵犯人权事件。林吉祥宣布,将由该党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在国会提出这项辩论的动议。

11、 2001年4月4日——时任砂州副首席部长陈康南回答马新社和《星洲日报》记者说,“陈成兴被递解出境是因为他做出“极端行动”(Extreme Actions), 陈康南还促请陈成兴对他被新加坡政府列入黑名单及禁止入境新加坡之事,作出解释。

专横霸道的陈康南及其团伙已经遭遇人民的唾弃。
12、 2001年4月6日——陈成兴发表文告,要求陈康南说明,他(陈成兴)居住在砂州期间,到底做了什么“过分的行动”?危害了谁的利益?陈成兴回答陈康南说,他无需隐瞒他的过去——1970年确曾遭遇新加坡政府援引“内安法令”拘捕扣留及“单独监禁”,那是因为他大学毕业后参与新加坡职工会和工人运动,为改善工人生活及争取基本权利而被对付。时任民主行动党主席林吉祥发表文告指出,在23年里头,陈成兴从未参加任何政党或涉及任何政党活动,而陈康南也曾在2月公开承认,陈成兴被驱逐出境的事跟政治无关。陈成兴加入海南会馆并出任秘书一职,明显这是导致他今天遭遇的原因。陈成兴的过去不足以成为砂州政府驱逐出境的原因,而陈康南的言论已引起他是否看不起本身人联党的创党领袖和干部的疑问。

13、 2001年4月10日——时任副内政部长拿督再纳阿比丁在国会上,与马六甲区国会议员郭金福对陈成兴事件争论不休后,书面回答国会议员郭素沁,对陈成兴的“极端行动”列出4项指控:1、对社会和谐构成危害;2、对允许他居住在该地23年的砂州政府忘恩负义;3、煽动当地人民;4、以美里海南会馆秘书的身份批评州政府。

14、 2001年4月11日——时任民主行动党主席林吉祥发表文告指出,砂州首席部长陈康南必须就上述4项指控提供有关的事实与证据。砂州政府至今仍然无法提供一点儿证据,来支持这4项之中的任何一项指控。如果陈康南再无法拿出证据的话,就只能证明砂州政府专横独断,滥用州移民权力,侵犯人权和违反法治的严重罪行。

15、 2001年4月14日——马来西亚28个(包括大马人民之声)非政府组织发表联合声明指出,陈成兴被逐出砂州,不但显示砂拉越移民厅滥用权力,而且严重触犯了《世界人权宣言》第13及第19条例。28个非政府组织呼吁砂州政府检讨其做法,让陈成兴得以回到砂州与家人团聚。

16、 2001年9月14日——陈成兴向马来西亚人权委员会投诉,要求该委员会插手调查他被砂州政府以进行“极端活动”为由而驱逐出境的事件。人权委员会委员拿督沙礼莫哈末诺接过投诉报告后表示,他将尽快把报告提交给以丹斯里安努亚再纳阿比丁为首的调查委员会。调查委员会研究后很快回应陈氏。

17、 2001年9月23日——陈成兴从吉隆坡乘搭马航班机,下午6时抵达美里,移民厅官员在他入境时,在其护照盖章,逗留期限是3个月。在机场回答《星洲日报》记者,陈成兴说,“我这次回来的目的是要(在9月27日州选举)投票,希望砂州政府允许我履行作为一名选民的责任。”他随同妻儿离开机场后,移民厅官员侦骑四处追查其下落。

18、 2001年9月26日——大马人民之声、民权委员会、雪华青、森华青、红玫瑰青年中心、雪隆大专青年毕业生协会、诉求工委会、董总、教总与学运10个非政府组织,向砂州移民厅提呈抗议书,强烈抗议当局多次无理对待陈成兴,要求当局取消对陈成兴的入境禁令,让他顺利投票以尽公民义务。

19、 2001年9月27日——当天是砂拉越第8届砂州选举投票日,陈成兴在其妻吕雅蕾陪同下,在下午3时40分到圣约瑟小学投票站,各自投下他们神圣的一票。他们两人是美里山顶花园居民、卑尔骚选区选民。虽然陈成兴已经入境,砂州移民厅却表示他的入境是不合法的,不过由于他是卑尔骚选区选民,因此他有义务在今日进行投票。陈成兴坚决地向记者表示,他的入境是合法的,他在入境之前已致函通知移民厅,他是要回来美里卑尔骚选区投票,以履行选民的任务。

20、 2001年9月29日——陈成兴完成了选民的任务以后,被移民厅限令在今日出境。他是由其妻吕雅蕾、妹妹及2名儿子陪同,在4名移民厅官员监督下离开位于山顶花园的住家,在下午2时30分抵达美里机场,随后在3时40分乘搭马航班机,离开美里前往雪邦。陈成兴在机场向记者表示,他对第2度被驱逐出境感到愤愤不平。他坚持自己的立场,誓要讨回一个公道,这是因为他是马来西亚的公民,有合法权利居住在马来西亚的土地上。

21、 2001年11月26日——马来西亚杨培根律师代表陈成兴,致函砂州移民厅(副本送交马来西亚内政部、砂州政府、砂州警察总监及马来西亚人权委员会),说明根据内政部长在2001年4月5日的书面答复,砂州政府对陈成兴发出的禁令为期1年,到2001年12月5日终止,并希望砂州移民厅做出所需安排,让陈成兴能够在2001年12月6日以后,回到美里与家人团聚。

22、 2001年12月31日——陈成兴乘搭马航班机,从吉隆坡回返美里与家人团聚,没有受到挡驾,这是因为砂州政府给予陈成兴的入境禁令为期1年,有效期是到2001年12月5日为止。机场的移民厅官员准许陈成兴入境逗留两周,到2002年1月14日必须离境。

23、 2002年1月15日——陈成兴向移民厅申请延长在美里逗留期限遭到拒绝后,今日在致给州政府(副本送交移民厅)信中表示,他决定遵照离境指示,在1月18日离开砂拉越,并计划在2月初回返美里与家人欢渡农历新年。陈成兴在信中提出他必需返回砂州的3点理由。

24、 2002年2月2日——陈成兴在晚上8时45分乘搭马航班机从雪邦直飞美里,11时左右抵达美里机场,下机后即被移民厅高级官员召见,并扣留他的护照,而后发给他一张证明护照扣押的收据和一张列号A183131的“特别准证”(SPECIAL PASS)。“特别准证”注明准许陈成兴逗留到隔日(3日)乘搭最早一班机离境。他回家后决定暂时不离境,隔日向美里海南会馆主席王克灿律师征询法律意见。

25、 2002年2月4日——陈成兴在下午2时30分在美里海南会馆主席王克灿律师的陪同下,到移民厅呈函申请要求与家人欢渡农历新年过后才离开。但是时任美里移民厅厅长亨利古咯却表示,是奉州政府之命要陈成兴离开砂州,要陈成兴在“农历新年前静悄悄离开”,否则,“将与其妻儿全家一起被逐出砂州”。

26、 2002年2月6日——陈成兴及其家人被移民厅官员骚扰与警告,“如果陈成兴不离开,全家人将被逐出砂州”。民主行动党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在吉隆坡呈函时任副首相兼内政部长阿都拉巴达威,吁请他干预和改变目前的局面,让陈成兴得以继续居住在砂州(美里)与家人共同生活。

27、 2002年 2月10日——国会议员郭素沁在《星洲日报》她的“琴声剑影”专栏,发表一篇题为《加强东西马交流与谅解》 文章,对陈成兴回家后又再面对自己甚至整家人逐出砂州的命运,表达她的同情和关怀。她在文中提到去年4月副内政部长在国会给她的一份书面答复指陈成兴以海南会馆秘书的身份批评州政府,煽动当地人民,破坏当地社群的安宁和“不懂得向让他在砂州居住了23年的砂州政府感恩”,她嘲讽的说“砂州的版图比西马半岛还大,但是竟然容不下一个小城市的会馆秘书对一间独中被改制的批评?”

28、 2002年2月21日——陈成兴致函通知美里移民厅,他将在两天后离境而在3月9日再返回美里。于是,2月23日他由妻儿载送到机场,向移民厅要回他的护照后,乘搭马航班机离开家园和美里飞往吉隆坡。

29、 2002年3月9日——陈成兴在傍晚7时左右在雪邦机场办完登机手续,进入候机室。他在准备进入机仓时,被马航职员阻挡,并告知不准登机。陈成兴要求说明理由,马航职员则出示文件表示,马航是依照美里移民厅的指示办事。

30、 2004年12月11日——陈成兴跟着其妻吕雅蕾在两天前回到美里之后,在当天下午2时35分乘搭亚洲航空班机,从新山士乃国际机场直飞,3时40分左右抵达美里机场,到机场迎接的,除了其妻吕雅蕾之外,有会馆主席王克灿和副主席陈庆新,没有其他人事前知道他的到来。移民厅官员这次在其护照上盖章,从即日算起,准许逗留3个月。陈成兴这次是专程从中国南宁回到新山,再从新山飞到美里,参与本馆成立80周年、青年团27周年、妇女团7周年纪念与会馆大厦开幕庆祝的盛会(见以下附件),并探访一些同乡和友好。因商务和工作在身,3天后乘搭马航班机离开美里,再到新山,而后旅居中国南宁进行商务活动去了。

(2004年12月) 

附件——

怀念美里海南会馆和同乡 

决定参加会馆80周年盛会 

陈成兴虽然遭遇砂拉越州政府勒令禁止砂州,但在美里海南会馆于2004年12月12日,广邀全国海南会馆同乡和代表,庆祝美里海南会馆成立80周年、青年团27周年、妇女团7周年暨会馆大厦开幕纪念的这个重大日子,毅然决然从南宁千里迢迢飞抵美里参与了该项盛会。砂拉越移民厅并没有阻挡他的入境。以下是他在飞返美里出席该项盛会之前发表的文告—— 


从网上的《联合日报》的报导,以及从会馆主席王克灿与副主席陈庆新的通知,得知美里海南会馆决定在2004年12月12日举行隆重的80周年纪念及会馆大厦开幕庆典,内心感到非常快慰和兴奋。

虽然我在4年前被迫离开我在美里的家园和海南会馆,作为会馆的永久会员(这是我居住在美里超过20年之后参加的唯一社团),以及作为前任会馆秘书参与从1995年以来到我离开馆所之日的会馆工作,我有幸为同乡做了一些好事,也为华人社会和华文教育问题说了一些实话,我和我的家人在美里认识和结交了许多同乡和友好,也或许因为我是被迫离开我在美里辛苦建立起来的家园、我和我的家人在美里有过一段难忘的经历,我们对美里这个地方和美里的海南同乡和友好,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特殊情结和感受。

美里海南会馆决定在今年(2004年)12月12日隆重庆祝它的80岁生日,也决定在这一天宣布,早在1995年就买下经过10年奋斗而今光荣地屹立在同乡面前的会馆大厦正式开幕。会馆80岁(1924——2004年)生日和迟来的大厦开幕的庆祝活动,在我看来,是有着特别重大的意义。

我怀念美里海南会馆和同乡,决定赶赴这项盛会,有着下列3点考虑和理由:

一、事实证明,我在担任美里海南会馆秘书6年(从1995年至2000年)以及挂名理事2年(2001年至2002年——被迫离开美里,不能履行职责)期间,为美里海南会馆和同乡以至美里华文教育和华社利益所做过的事情和所发表的言论,都是符合有关事物的客观情况和发展规律的;没有任何事实可以证明我是一个利用海南会馆秘书的职位来煽动人民不满情绪的极端份子;

二、事实证明,我在40年前在新加坡完成大学教育以后积极参与当地职工会和工人运动而遭受当时的李光耀政府对付(1970年被当局援引“内部安全法令”加以拘留、单独监禁,之后解送出境);我当时是为工人大众的利益而付出、而受害,我在任何时候都不曾感到羞耻,我不曾是犯罪份子;我在4年前被迫离开美里时,有人竟然利用新加坡政府在30年前对付我的情况和理由,企图藉此掩盖他们为了个人利益滥用权力违反法治整治无辜的恶行,实际上是很可笑的。

我应该告诉美里海南会馆同乡和社会人士,新加坡政府如今没有对我采取任何禁令,只要持有合法证件我可以自由出入新加坡,而作为马来西亚公民,在砂居住期间我没有过任何犯罪行为,目前我出国旅居广西南宁执行商务,往来于马中两国和新加坡之间,若是不能进入砂州和停留美里——这是自己的国土和家园所在地,这难道不是很可笑的吗?。

三、我是美里比尔骚区的合法选民(在法律上也就是美里合法居民),尽管面对阻扰,在2001年州选我也没有放弃投票。我是美里海南会馆的永久会员,也在会馆过去10年(1995—2004年)的改革道路上,留下了自己的足迹,谁都不能改变或掩盖这个历史事实。尽管有人提出在会馆80周年纪念的庆典活动中,不要再提“陈成兴事件”,也尽管有人不喜欢我在担任秘书职位的期间代表美里海南会馆说了一些实话和做了一些好事,那只是他们个人的问题,他们无论如何不能以他们个人的愿望来代替大多数同乡的共同意志。我想没有人可以提出令人信服的理由来阻止我前去美里参加海南会馆盛会——这个盛会,不是属于某些个人,而是属于全体具有团结互助传统精神的海南人的。

无论如何,我将为解剖我在美里和海南会馆的事件与维护海南人以至华社的尊严而坚持不懈、奋斗到底。我衷心感谢所有关心、爱护和支持我和我的家人的海南同乡和社会。



2004年12月初写于中国南宁


相关链接

1、《东方日报》曾因教育课题遭驱逐 商人被禁入砂赴儿婚礼
2、《诗华日报》失望无法参加爱儿婚礼 陈成兴被阻入境美里
3、《诗华日报》房保德:沦为国际笑柄 阻成兴入境违反人权
4、《当今大马》13年前疑因批评教育遭驱逐 陈成兴赴儿子婚礼入砂被拒
5、 砂州权贵再次阻止陈成兴入美里 彻底暴露其专横面目与政治脆弱
6、《诗华日报》保德思健斥不可理喻 禁陈成兴入境违反人权
7、《中国报》砂政府阻成員陳成興入境 柔人民之友工會抨濫權
8、《诗华日报》“对付异议人士又一案例” 强迫陈成兴离境监权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