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9 April 2013

兴权会理应欢迎《振林山宣言》 进而争取“民联”更全面支持 Hindraf should Welcome “Gelang Patah Declaration” to Gain More Comprehensive Support from “Pakatan Rakyat”

兴权会理应欢迎《振林山宣言》
进而争取“民联”更全面支持

兴权会主席瓦达慕迪为了引起巫统主导的国阵统治集团和由3党组成、准备上台执政的人民联盟(以下简称民联)对国内长期被边缘化的印裔族群困境的关注和重视,以及对兴权会提出的《5年蓝图》的认同和承诺,在大选来临之前特别地展开了一场长达21天的绝食行动。瓦达慕迪的这项绝食行动,引起民主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非常正面的回应,特别在3月31日在他出战的振林山国会选区,庄严发表了民主行动党的解决印裔族群困境的《振林山宣言》(以下简称《宣言》)。我们认为,兴权会理应欢迎这份《宣言》,这是因为:(1)它的14点内容基本上反映了印裔族群的最迫切的愿望和诉求;(2)它以“宣言”的形式由民主行动党最具权威、尽人皆知的资深领袖林吉祥以及大部分党内印裔领袖,选择在一个今届大选具有特殊意义的国会选区庄严发布,已显示这是民主行动党在各族人民和全国党团共同见证下的正式承诺。

甘尼申的有关声明是令人失望的

我们,柔佛州人民之友工委会,作为一个一直义不容辞地关注和支持瓦达慕迪所领导的兴权会所展开的为摆脱印裔族群困境的斗争的组织,看到了甘尼申于4月2日,以兴权会顾问的名义发表了一篇题为《民主行动党为解脱印裔族群困境的蓝图是兴权会蓝图的复制品》(DAP's Blueprint for Indians is a Copy of Hindraf's)的声明。我们认为,甘尼申把民主行动党领袖们接纳兴权会的最迫切诉求(作为《宣言》的基本内容)的良好做法,硬说成是民主行动党为了骗取印裔选票而抄袭兴权会的《5年蓝图》,这种说辞是无法令人信服的。各族人民皆知印裔族群长期所处的被压迫、被奴役的困境是以巫统为主导的联盟政府和国阵政府继承英国殖民政府的衣钵而实施了55年之久的制度性种族主义统治所造成的结果。甘尼申在声明中却迫不及待质问行动党执政槟州5 年为印裔族群做了什么,无疑是暴露了自己对民主行动党的偏见以及对槟州政权的苛求。

隔天,即4月3日,甘尼申再发表另一篇题为《兴权会挑战吉祥公开辩论》(Hindraf Dares Kit Siang for an Open Debate)的声明,公开挑战林吉祥辩论,辩题为“行动党为印裔族群提出的《振林山宣言》不是一项认真要全面永久地解决印裔族群贫困问题的方案” (DAP Gelang Patah Plan for the Indians is not a sincere plan to address the problems of the Indian poor in comprehensive and permanent ways)的课题。我们认为,甘尼申更应该向巫统与国阵主席纳吉挑战,辩论“巫统主导的联盟政府和国阵政府所实施的制度性种族主义统治才是造成我国印裔、华裔族群以及其他少数民族长期处在被压迫、被歧视、被边缘化困境的根源”的课题,对55年来一直处在被压迫、被歧视、被边缘化的各族人民,才有实际的教育意义。甘尼申接受《自由今日大马》访问,强调兴权会与纳吉会面之后的非正式接触获得正面的反馈,而一直期待与纳吉的第二次会谈。甘尼申的这种表现不免让人很自然的联想他或许更有兴趣接受纳吉的“招安”。

不应再对国阵统治集团存有幻想

我们认为,由巫统主导的联盟政府和国阵政府已经统治了56年,各族人民特别是印裔族群和其他的少数民族应该认识到,巫统主导的种族霸权统治就是各族人民特别是下层劳动人民遭遇痛苦的根源,不应再对它存有幻想。今天即使国阵统治集团签署了兴权会的《5年蓝图》或以其他方式作出什么承诺,也绝对只是为了捞取印裔族群的选票。前首相马哈迪于1999年原则上同意2098个华团联署的《华团大选诉求》,之后却“秋后算账”的典型案例,足以作为瓦达慕迪和兴权会前进道路上的“前车之鉴”。此外,甘尼申把他的斗争矛头对准林吉祥和民主行动党,而不是纳吉和巫统主导的国阵政府,是具有非常大的误导性的做法!民主行动党或者是民联,不是我国长期以来实施制度性种族歧视的罪魁祸首,不是我国各族人民现阶段的斗争对象,他们只是在过去5年的时间内,在其执政的州政权里,尚未履行他们对槟城豆蔻村或其他关乎广大印裔族群的基本权益的承诺而已。广大各族人民包括印裔族群应该监督民主行动党以及民联在执政后履行他们的承诺。

支持兴权会把心声带进国会的要求

瓦达慕迪一直以来勇敢而坚定地呼吁政府撤销《联邦宪法》第153条文,争取不仅是印裔族群,也包括其他少数民族的平等权益。目前尚未有任何民主政党和政治领袖敢冒可能失去马来选票或者是遭遇法律对付的风险而表态支持兴权会的这项正义诉求,因此瓦达慕迪的这种近乎舍身取义的精神更显得难能可贵,他的这项努力应该持续到我国实现民族真正平等为止。为此,工委会希望林吉祥以及民主行动党能够让出一个印裔选民占不小比例的国会选区,让瓦达慕迪代表兴权会在行动党旗帜下出战,如同之前让黄德代表绿色盛会出战文冬国会议席一样,让瓦达慕迪有机会以被边缘化的印裔族群代表的身份,把废除《聯邦憲法》第153条文、要求民族平等的这个声音带进国会。与此同时,瓦达慕迪也可以更好地通过民主行动党内部管道,建议补上《振林山宣言》内未有提及而兴权会坚持涵盖的内容。尽管党内有着印裔党员和领袖,但只占很小的比例,因此民主行动党一路来都被看成是一个以华裔群众为基础并基本上代表着城市小资产阶级利益的政党。林吉祥这次果断地提出《振林山宣言》,应该可以被视为林吉祥已经决定讓民主行动党突破它以华裔群众为基础的局限而旗帜鲜明地扩大到也同時代表印裔族群的利益。无论从族群政党政治,或者是从民主人权运动的角度来看,《振林山宣言》无疑是一项具有深刻意义的突破,兴权会应该支持、配合,携手壮大华印民主党团的联合阵线,把国阵抛棄到历史的垃圾堆中去。

兴权会理应保持“非党性”政治立场

兴权会主席瓦达慕迪秉持的“非党性”的政治立场,是符合广大群众特别是印裔族群的利益的。從目前出现的情况来看,似乎有人企图外呼内应,蓄意把兴权会和人权党等同起来,把乌达雅古玛的意见当作是瓦达慕迪或兴权会的意见,让人对兴权会的政治立场产生怀疑,以便达到分裂兴权会的目的,从而削弱兴权会的“非党性”政治主张的作用。我们认为,兴权会主席瓦达慕迪,理应尽快对以下幾点做出回应:(1)明确表达兴权会对今届大选的政治立场,主要是如何看待四面楚歌的国阵统治集团与准备执掌中央政权的民联阵营,以及如何对待民主行动党林吉祥的《振林山宣言》;(2)明确表达兴权会对人权党的立场,主要是说明兴权会与人权党两者之间的明确关系,说明人权党秘书长乌达雅古玛以“兴权会实权领袖”的名义发表的文告,若不是代表兴权会的立场和观点,兴权会为何默不作声不作表态?我们认为,瓦达慕迪理应秉持兴权会的“非党性”的政治立场,才能获得更广泛的支持。

我们对民主行动党和兴权会的期望

我们对民主行动党和兴权会的期望是“建立民主联合阵线,捍卫弱势群体权益!”我们的这个立场和主张,也反映在柔佛州非政府组织第13届大选告人民书《打破巫统霸权,建立民主联合阵线;团结全州人民,实现三大迫切诉求》里。我们的这个立场和主张,是坚定不移的!我们愿意与全国各族人民和民主党团共勉!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