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9 September 2012

董总领导缩头软脚,926行动虎头蛇尾——926华教救亡与抗议大会特写(组图)【更新:上载图11至图22】

董总领导缩头软脚,926行动虎头蛇尾
——926华教救亡与抗议大会特写(组图)
(2012年9月29日下午3点36分:上载图1至图10;
 2012年10月1日晚上6点50分:上载图11至图22)

针对魏家祥与马华领导的横幅(特别是图中右边的两条),全被926华教救亡大会排斥和打压的事件,能够说明董总与马华领导之间有隐议程存在!?
【图1】9月26日清晨5时,我们柔佛州人民之友工委会3名成员,陈成兴、吴志鸿与梁碧琴,偕同柔州伊斯兰党华社工作者纳西尔(MOHD NASIR),驱车前往新邦令金,与当地一群热心华教人士会合,一起乘搭柔佛州董联会包租的巴士前往926集会地点。在路途中,我们分发了所携带的题为“926逼迫魏家祥辞去官职谢罪,正是表达华族愤懑的象征诉求”的声明传单给车上的每个同道,他们都认真阅读这份文件。其中一些人因此跟我们攀谈起来,对我们在这个课题上所表达的立场和见解,表示他们的赞同和欣赏。
【图2】大约10时45分,我们一行人抵达集会地点默波草场(Padang Merbok)。天虽然下着毛毛细雨,然而这雨无法阻止群众欲参与集会的决心。大家纷纷拿着雨伞、穿着雨衣,各自带着本身想要展示的标语横幅或大型纸卡来到这个指定地点。

尤其令我们感到兴奋的是,我们发现有许多横幅和纸卡的标语内容是表达群众要魏家祥下台也唾弃马华的共同心声。这无疑是群众响应董总发动926华教救亡和抗议斗争,而表现的最有象征意义的具体行动!我们不也是同这些群众一样,为了支持董总在集会前宣布要魏家祥“引咎辞职”、要争取华教权益而来的吗?
【图3】我们兵分两路,有的负责派发声明传单给群众,有的负责展展示我们的横幅。当大会麦克风响起“请大家集中到看台上来!”的呼声的时候,陈成兴与纳西尔偕同几名同车的同道立刻响应大会的呼唤,张拉着两条分别写上华文与英文标语的横幅,慢慢走上看台的梯阶。华文标语是:马华领导典当华教!魏家祥须辞职谢罪!英文的标语是:KA SIONG, MCA & BN BELONG TO DUSTBINS OF HISTORY(华文译意是:把魏家祥、马华和国阵,抛到历史的垃圾堆中去!)。有些群众看到这两条标语,就情不自禁地连续发出“魏家祥下台!魏家祥下台!”的呼喊。
【图4】当我们尝试把两条横幅移动到看台的较高阶梯时,大会即刻向来自全马各地的全体集会者宣布:“凡是横幅写上或印有涉及政治字眼都必须立刻撤下,大会已经收到及了解你们的心声,请大家给予合作。”我们坚持继续在看台的阶梯上展示我们的横幅。有位年长男子(面对镜头身穿白衣者)走来,也不告诉我们他是谁,就命令我们必须立刻撤下。陈成兴问他,“董总不是发表文告、宣布魏家祥5大罪状,并要魏家祥引咎辞职吗?”、“这两条横幅的标语内容,错在哪里?请告诉我吧!”他不回答问题,径自说些自以为是的话,就怒气冲冲走开。
【图5】在我们的坚持下,我们终于成功在看台的较高阶梯上,上下并排地展开两条表达华族群众心声的标语横幅。这时候,一部分群众情绪高昂起来,又陆续高喊:“魏家祥下台!魏家祥下台!”以及表达他们对马华与国阵的愤懑的话语。这无疑是显示了群众对马华领导不断典当华教的做法愤怒到了极点,并已认识到不仅要唾弃马华腐败领导,而且要唾弃国阵霸权统治,才有望摆脱长期以来的痛苦遭遇。
【图6】主办单位一而再,再而三,通过麦克风呼唤群众勿展示含政治字眼的标语横幅,并且派出工作人员不断进行纠缠,因此促使那些展示对魏家祥与马华领导愤怒心声的群众,只好收起整条的标语横幅,或把写有“魏家祥”这3个敏感字眼的部分折起来,只展示其余一半(不完整)的词语(如以上4张图所示)—— 左上角为蕉赖九里村委会所携带的横幅,原来完整的标语是:魏家祥教育部副部长狡辩!教育问题?一箩箩;右上角的横幅原来完整的标语是:讲一套做一套,魏家祥请解释;左下角为士毛月新村村委会的横幅,原来完整的标语是:魏家祥教育部副部长无能 华小师资问题?一年拖一年;右下角的横幅,原来完整的标语是:魏家祥典当华教利益。你看到了926出现了如此这般、不伦不类的标语,你看到了马来西亚华教最高领导机构的最高领导人居然发出令天下人笑话、荒唐透顶的指示,你有何感想呢?
【图7】在中午11时半左右,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冲突,也为了避免被套上破坏大会的罪名,我们决定离开看台,走到草场上继续张拉上述两条横幅。上图左起:纳西尔(头戴“哈芝帽”、绑上“魏家祥下台吧!”额带、穿红黑条子T裇、手撑横幅)、陈成兴(背着身体、戴皮帽,正分派“魏家祥下台吧!”额带给严居汉)、严居汉(站在横幅后面,准备绑上“魏家祥下台吧!”额带)、支持者(穿浅黄色衣服、白裤、戴大会免费派发的米色帽子、手撑横幅)、李振风(穿“325华教救亡运动”会服及披上蓝色外套、手撑横幅的年轻同道)。
【图8】我们在草场上展示我们的横幅之后,立刻引来了一些带有类似内容的标语横幅和纸卡,跟我们并排展示。一名穿黑衣男子带着录影机,面带怒容的走过来,说什么“大会不是说不要牵涉政治吗?”、“为什么还在这里展示?”、“你们是在破坏华教!”陈成兴回答他说,“我们有权利来这里表达我们对当前华教课题的立场和见解,你有什么权力阻止我们这样做?”当陈成兴追问他的身份时,他自称代表媒体,又不说出媒体的名称和自己的姓名,问我们敢不敢接受访问,还说什么“我把你们录下来,半小时后上网播放,看你们怎么办!”陈成兴向他表示,欢迎他把我们标语和言论录下来,放上网;我们也会同时录影,也会放上网,让大众评评理。当吴志鸿前来录影时,该男子却急急忙忙地掉头离开,看似有所顾忌。另一名男子(不在图中)也前来协助我们,质问该黑衣男子为何用粗俗字眼辱骂我们。该黑衣男子过后也就不再过来骚扰我们,每当我们发现到他时,就急急忙忙的远离。
【图9】我们在绵绵细雨和烈日当空下都坚持张拉着两条横幅。显然,标语传达的讯息引起了许多与会者的共鸣,陆续来了许多与会者聚集在我们的横幅下拍照留念以示支持。上图是几名披着写上“争取建立公教(2)校,益智(2)校”自制包包的妇女们聚集在横幅时所拍下的照片(之后才知道这群妇女是来自蒲种的居民)。其中前排右三,穿黑色外套、浅青色长裤的妇女还从包包里取出一张印上“魏家祥出卖华教”的小卡,拿在手上拍照留念。站在两边手撑横幅者是纳西尔(左)及严居汉(右)。
【图10】这群妇女们在“马华领导典当华教!魏家祥须辞职谢罪!”的横幅前拍了照片之后,意犹未尽,立刻转到我们的另一条“KA SIONG, MCA & BN BELONG TO DUSTBINS OF HISTORY”英文横幅前拍照。上图显示他们各人脸上充满笑容,好像是用愉快的心情来鄙视魏家祥,似乎也是在认同华社应该把马华与国阵抛进历史的垃圾堆中去的意思。站在两边手撑横幅者是李振风(右)和严居汉(站在后面被遮住脸)。在右边半蹲着身、比“下台”手势者是陈成兴。
【图11】我们在草场上坚持展示两条横幅的激动人心的标语,引起越来越多的与会者的内心共鸣和行动支持,主办单位于是又派出一位工作人员(图中身穿325集会T裇者)前来,企图迫使我们放弃张拉横幅。上图是陈成兴(戴皮帽者)代表本工委会,正在回应那名自称为大会负责人而又不愿通报姓名的人。陈成兴向他表示:“我们已尊重大会而远离你们站立的看台,这是一个公众的场合,我们也有权利在这草场上对华教课题表达我们本身的立场和主张,你们有什么理由来阻止我们在这里表达意见?如果董总领导人认为他们可以这样做,就请他们来理论吧!”
【图12】过了不久,主办单位又派出他们雇佣的临时警卫人员)前来要我们撤下横幅。工委陈成兴坚决地向他们表示,我们来这里是向今天的大会表达我们的意见,不是来捣乱的。陈成兴很和气的告诉两名警卫人员,我们要知道,是谁命令你们来要求我们撤下横幅?他是属于什么组织?什么职位?根据什么理由、什么条例来撤下横幅?其中一名警卫人员(头戴褐色帽子者)当下拨打电话,要求负责人前来交涉。但是,直到大会结束,未见有什么负责人现身。
【图13】随后,再也没有任何人前来阻止我们张拉横幅。上图左边身穿全黑的中年男子用手势表示认同横幅写上“马华领导典当华教!魏家祥须辞职谢罪!”的内容:右边则是两位年轻人高举黄色的树胶卡片。其中一位额头绑着“魏家祥下台!”、身穿黑衣及短牛仔裤的年轻人,高举写上 “55年了,人类连月球也上了,华教问题却还解决不了??、马华=卖华、华教华社权益统统都卖!!!”的卡片。另一位站在工委会横幅后面的年轻人,高举贴上七月二十八日的《东方日报》头版,剪报两旁则分别写上“说好的独中呢?”。这到底是体现了目前尤其是对华文教育有所关注的年轻一代,已经认识到55年来马华公会一直都在欺骗华社,马华不仅仅典当华文教育,更是在出卖华文教育的事实。
【图14】12时左右,或许是受到我们坚持展示我们的横幅,不向主办单位无理要求低头的鼓舞,越来越多的与会者将他们带来的印有“魏家祥”、“马华”、“马华副部长”、“教育部”等字眼的横幅,跟在我们张拉横幅的两边,拉起起来以表达他们的愿望和心声。图片左起:“马华出卖华教,董总捍卫华教”(部分横幅内容被穿红衣黑裤的与会者遮住)、“马华副部长,别让华社太沉重!”、“马华领导典当华教!魏家祥须辞职谢罪!”(工委会的华文横幅)、“魏家祥无能,快下台!”以及“KA SIONG, MCA & BN BELONG TO DUSTBINS OF HISTORY”(工委会的英文横幅)。几条横幅连成一线,传达一个明确讯息,格外引人注目。
【图15】以上图片显示,尽管现场不时听到主办当局广播,说什么“我们超越政党,不超越政治!”、“今天是华教集会,是教育问题,不是政治问题”,不断“提醒”与会者不宜展示或表达反对马华、反对魏家祥的心声,却有许许多多与会者勇敢地展示他们所携带的大字报与横幅,表达他们针对华教问题的感受和看法。这说明了董总领导用尽一切手段,也无法掩盖或转移与会者对魏家祥、马华和国阵的愤懑。
【图16】上图显示那位穿全黑的女士,向陈成兴表示她是从事广告行业的,非常欣赏横幅上“马华领导典当华教!魏家祥须辞职谢罪!”的字体,想要跟我们拍张合照留念。在拍照前,这位女士从她的包包里取出自己制作的 “魏家祥出卖华教”卡片,一手拿着那张卡片,一手拿着我们送她的柔佛州人民之友工委会《十周年纪念特刊》,便与我们拍下这张合照。左起:纳西尔、严居汉、那名女士以及陈成兴。
【图17】上图显示一群与会者自行将他们带来的“魏家祥太无能,快下台!”的横幅,绑在工委会两条横幅的木杆上。随后他们便站在中间拍照留念。这些群众是在现场最先带着他们本身的标语横幅,特意跟我们柔州人民之友工委会的两条标语横幅串联起来的一个队伍。这或许是因为他们看到我们一直敢于对大会主办者发出的荒唐指示进行合理抗争所鼓舞。他们的行动也同样地鼓舞了许多与会者重新拿起他们所特有的标语条幅,无所顾忌地加入到我们的行列中来。
【图18】带有摄像机的与会者都不会错过摄取我们所展示的两条横幅的镜头,很多与会者选择站在或蹲在我们的横幅前拍照,表示认同横幅所表达的立场,有的更是对着“魏家祥”三个字比出“下台”的手势,或者通过各种身体语言表达同样的讯息:马华领导典当华教!魏家祥需辞职谢罪!
【图19】值得一提的是,尽管主办单位不断向与会者提醒大会的禁忌:不准涉及人名,不准涉及政党,竟然有人在台上通过麦克风,唱起《把我的独中还给我》的歌来。《把我的独中还给我》是一首控诉马华领导承诺3个月复办昔加末独立中学却让华社苦等了26年没有结果的改编歌曲,歌词是:我没忘记你忘记我/你给的承诺没有做/证明你一切都是在骗我/看今天你怎么说/你说过三个月来找我/一等就是26年咯/九千四百九十个日子不好过/你心里根本没有我/把我的独中还给我。 

过后,又有人唱了另外一首表达对魏家祥不满的改编歌曲,歌词是:我们走在大路上/我们都反对家祥/没有把华教问题搞好/却想带我们去荷兰了/回家乡回家乡/回去家乡种番薯/卖番薯莫糊涂/不要黑米换番薯。这首严厉批判以魏家祥为教育部代表的马华领导的歌曲,获得了群众热烈响应。
【图20】一群蒲种居民因为他们所带来的双语条幅被强迫从看台的阶梯上撤下,觉得再等待董总代表团从国会回来的汇报,已经没有意义。他们于是决定提早离开。离开前,他们张拉着他们带来的横幅拍照纪念。那副双语横幅印上“Penduduk Puchong Membidas Wee Ka Siong Sabotaj Usaha Kerajaan S’gor Beri Tanah Kpd Sekolah Cina”和“蒲种居民谴责魏家祥破坏雪州政府拨地给华小, 魏家祥应下台!”的字眼。此外横幅的右边还印上魏家祥的人头照以及拇指向下的手势。这种境况,难道还不足于说明“要魏家祥下台”就是群众的愿望和要求吗?
【图21】大约一时许,董总代表团在叶新田主席(图中穿西装者)的带领下,呈交备忘录于首相署部长纳兹里后,回返集会地点。代表团步入现场,群众纷纷向前移步,热烈地欢迎他们。欢呼声此起彼伏,有人甚至喊起“董总万岁!董总万岁!”,表达对董总维护华教的敬佩。此时,在他们心目中,以叶新田为首的代表团为了维护华教,不惜与以魏家祥为教育部代表的马华领导较劲,背负沉重的民族包袱,是维护华教的英雄!殊不知,以叶新田和邹寿汉为首的代表团呈交备忘录后接受访问时,特别澄清926集会无关“倒魏行动”,更没有要求魏家祥辞职。
【图22】叶新田(手拿麦克风说话者)率领的董总代表团到达集会地点后,马上向群众汇报呈交备忘录的过程,只字不提要求魏家祥辞职谢罪的事。他作了简短讲话之后,要求群众一起高唱《团结就是力量》,接着就宣布集会结束。

以叶新田、邹寿汉为首的董总,在926当天的行动,不仅违背了华族群众从325大会到926大会所表达的魏家祥必须辞职谢罪的愿望,更是欺骗了4万名签名支持“926华教救亡与抗议行动”的群众。

在发动“926华教救亡与抗议行动”签名运动及呼吁群众出席926集会的告社会人士书中,董总信誓旦旦一一说明魏家祥如何失信于民、典当华教,并要求魏家祥引咎辞职!群众也基于认同以魏家祥为教育部代表的马华领导典当华教,才踊跃签名支持及出席集会。 

摆在眼前的事实是:董总领导缩头软脚,926行动虎头蛇尾,不知华社会有什么反应?

相关视频与链接: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