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6 March 2012

(3月28日更新) 柔州人民之友与学运等非政府组织, 向325 华教救亡大会展现人民心声(组图)


 柔州人民之友与学运等 非政府组织 


 325 华教救亡大会展现人民心声 

(组图)

2012年3月28日更新

1325日当天上午9时左右,柔佛州人民之友工委会(以下称“本工委会”)联合马来西亚青年与学生民主运动(以下称“学运”)等非政府组织,在“325华教救亡大会”举办会场外(即雪州加影新纪元学院大门入口处到临近的一个巴士停车站之间的一小段行人道上),张拉了两条分别写上“丢掉对国阵与政府的幻想,各民族教育才能起死回生!” 与 “Singkirkan khayalan terhadap BN dan Kerajaan,Untuk selamatkan pendidikan bahasa ibunda!”的横幅。
2:这是我们当天在会场外分发给出席者的华文传单扫描。它是本工委会在321日发表的关于325华教救亡大会的3点声明》,集中表达了人民之友与各族人民对民族语文教育的共同心声:丢掉对国阵与政府的幻想,各民族教育才能起死回生!”。
图3:除了许多友好伙伴或家庭成员之外,还有不少党团非常乐意在这两条用华文和马来文表达各族人民的共同心声的横幅下集体拍照,以示他们的认同、支持和赞赏。

4:还有个别团体的部分成员毫无顾虑地在“丢掉对国阵与政府的幻想,各民族教育才能起死回生!”双语布条前拍照留念以示他们的认同、支持和赞赏。
5:学运组织秘书黄翠妮(左一)、本工委会执行秘书方佩芬(左二)、本工委会主席团主席詹玉兰(右二)及325支持者吕雅蕾在张拉横幅之前,英姿飒爽地举起拳头以表示对“325华教救亡大会的支持,以及坚决完成当天宣传工作的信心。
6:一名印裔支持者(左一)手持公平对待各民族母语教育的卡片与学运国际事务处秘书王佳骏(左二)、学运财政颜志杰(右二)及学运组织秘书黄翠妮(右一)在 丢掉对国阵与政府的幻想,各民族教育才能起死回生!马来文横幅前合影。
7:一群来自马来西亚苏丹依得利斯师范大学(UPSI)的学生与学运国际事务处秘书王佳骏(左一)、学运财政颜志杰(右一)及本工委会执行秘书方佩芬(右二)学运组织秘书黄翠妮(右三)在“丢掉对国阵与政府的幻想,各民族教育才能起死回生!”横幅前留影。
8: 隆雪华堂执行长兼著名评论人陈亚才看到丢掉对国阵与政府的幻想,各民族教育才能起死回生!横幅,高兴地说了一句这标语内容很好!,就取出摄像机将分别用华文和马来文书写的这两条横幅拍摄留存。
9:陈亚才(红衣戴帽者)拍了吸引他的关注的横幅的照片之后,向本工委会主席团主席詹玉兰握手致意、表示赞赏。两人身旁站立者为吕雅蕾(左)与方佩芬(右),下蹲者为本工委会委员朱信杰,他当时正在拉紧横幅。
10:接近大会开始之际,一名穿着制服的会场管理人廖中明(名字译音,左二),来到本工委会两名委员朱信杰(左一)与陈辛(左三)身旁,向两人表示,为了避免警方的干扰,要求(我们)丢掉对国阵与政府的幻想,各民族教育才能起死回生!横幅移到会场内,并让我们寻找一个(我们)认为适合所在,把横幅挂上,不需要大会秘书处的批准。
11:本工委会尊重上述会场管理人的指示,决定把横幅移到会场内。但是,当我们卷起两张横幅走进大门之时,另外一名会场管理人(他不愿披露其姓名)却阻止我们带入这两张横幅到会场范围内,并明确表示,这样的标语内容,对华教不利,不符合大会目的,不允许张挂在会场(照片红圈内的人,就是那位不准我们把横幅带入会场张挂的会场管理人。
12:大会已经开始,我们只好回到大门外,选择与大门相对的方向路旁,重新把丢掉对国阵与政府的幻想,各民族教育才能起死回生!横幅张挂起来。期间还吸引了不少零星迟到的大会出席者,在横幅前竖起拇指赞好,拍照留念。
13:一名印裔支持者在“325华教救亡抗议大会”结束后,向我们借去“丢掉对国阵与政府的幻想,各民族教育才能起死回生”马来语的横幅,并在新纪元学院大门前张扬,赢得出席者的热烈回应。
14:许许多多大会出席者,步出大门看到“丢掉对国阵与政府的幻想,各民族教育才能起死回生”双语横幅时,都大赞写得好,并在横幅前摄像留念,以表示支持。
15:教育副部长魏家祥在325支持者不断喊他“下台”和一片嘘声下,非常狼狈地由一组警察及自愿警卫队(RELA)护送走出大门,看到“丢掉对国阵与政府的幻想,各民族教育才能起死回生”华巫双语横幅,让他又感到“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16:许许多多325支持者走出大门,看到“丢掉对国阵与政府的幻想,各民族教育才能起死回生”双语横幅,都不约而同放慢脚步,不放过阅读横幅内容。
17:本工委会工委朱信杰与学运国际事务处秘书王佳骏,在烈日当空下坚持高举“丢掉对国阵与政府的幻想,各民族教育才能起死回生”横幅,以便可以向325出席者表达立场,精神可嘉。
18325支持者在华教抗议大会结束后,走出入口处大门,看到了两条写出人民心声的两条鲜明横幅,久久不舍离去,不约而同聚集在新纪元学院大门外,议论纷纷。
19:主办单位劳师动众,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召集全国各地数千甚至上万人,数小时奔波,老远来到雪州加影参与325华教救亡大会。大会却在1个半小时内结束,出席者显得意犹未尽。
20:蕉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与行动党党员在“丢掉对国阵与政府的幻想,各民族教育才能起死回生”横幅下拍照留念。这或许因为:这两句标语跟行动党所提出的“国阵不倒,华教不保”的标语口号,是“同一首歌”吧!?
21:行动党全国大选备战委员会文宣组组长丘光耀与手持行动党党旗的行动党支持者在丢掉对国阵与政府的幻想,各民族教育才能起死回生”横幅前留影,他究竟在跟围观的群众说些什么呢?


325华教救亡大会4项决议

一、吁请政府检討教育法令,实施多元化教育政策,確保各源流学校地位平等,享有公平合理对待,保障各源流学校的生存和发展;

二、吁请教育部马上调走今年新学年开学时被派到华小执教的不具华文资格的教师,包括马来文及英文教师,並把从华小调走具有华文资格的教师调回华小服务;

三、吁请教育部为那些非主修马来文或英文,但却在华小教导马来文或英文至少年,而且具有华文资格的教师,举办教师在职特別培训课程,以让他们同时具有教导马来文或英文专业资格;

四、吁请教育部恢復以华语为主要教学媒介语的华小师资培训制度,设立师范课程华小组和制订妥善方案,来培训华小所需要的师资。必须具备大马教育文凭 (SPM) 华文优等的资格列为申请条件,以符合华小以华语作为主要教学媒介语的需要。


 我们重申321日发表的《3点声明》

我们,柔州人民之友、学运等非政府组织支持大会四项决议。但是,我们重申柔州人民之友工委会321日发表《3点声明》的立场和见解。

  1“3.25华教救亡大会,是一个体现全国华族人民为挽救华文小学的生存的正义大会,也是一个象征我国各族人民(主要是以华族、印族、伊班族和卡达山.鲁顺为主的少数民族)挽救母语教育的生存的正义大会。这个华教救亡大会,不应该是属于任何个别团体的大会,也不应该是只属于任何政党或任何派别的大会;它是属于全国华人团体、华人社会、华族同胞,以至我国各族人民、各个阶层、所有爱国民主党派的大会。

  2“3.25华教救亡大会的诉求,不是在国家独立55年之后,(到现在)才第一次提出的诉求。如果从19871011日,全国各地3,000多名华人社团和华基政党代表,聚集吉隆坡天后宫召开抗议大会那天算起,我们要求(政府)合理解决有关问题,已经25年了。当年当权者却用茅草行动来回答华教人士和各族人民。这个血的教训,怎么能遗忘了呢?如果到今天还去听信不谙华语教师到华文学校任教是暂时措施教育问题不能政治化等等说辞,那就匪夷所思了!

  3、作为一个为民主人权而奋斗的非政府组织,我们深刻理解, 我国各族人民争取接受母语教育的诉求,根本就是明明白白的基本人权问题,根本就是确确实实的政治问题。如果把委派不谙华语的教师到华文学校任教,简单地说成是行政偏差官员滥权所致,并期待国阵政府加以纠正,那是忘了慘痛的历史经验教训, 近乎是痴心妄想。 那就如有人在处理人权工作上,把被调查或被拘留人士(不管是政治案件或是刑事案件),在调查或拘留期间遭遇残酷虐待、离奇死亡事件,简单地归结为行政偏差警察滥权的结果,并期待国阵政府加以纠正,一样可笑!


我们谨此向全国各族人民和民主党团和人士,用概括的一句话来表达我们对“3.25华教救亡大会的立场,那就是:丢掉对国阵与政府的幻想,各民族教育才能起死回生!

我们绝对不会强迫任何个人或团体接受我们的上述立场和观点,但是我们绝对有权坚持推行“丢掉对国阵与政府的幻想,各民族教育才能起死回生”的主张和行动。我们愿意与所有同道共同奋斗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