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1 September 2010

与回教党精神领袖聂阿兹的会谈经过

与回教党精神领袖
聂阿兹的会谈经过

严居汉



(本文是本会秘书处成员严居汉,协同另3名工委,代表本会到吉兰丹与回教党精神领袖兼吉兰丹州务大臣聂阿兹会面,邀请聂阿兹出席主讲本会将于2010年 10月17日举办的“反抗法西斯统治,埋葬巫统政权”论坛的始末经过。原文上载在作者部落格keehan514.blogspot.com。)

柔佛州人民之友工委会为庆祝工委会成立九周年纪念,决定举办一场主题为“反抗法西斯统治,埋葬巫统政权”的论坛与聚餐活动。工委会议决邀请三位具有稳固基层力量,并具备巫华印裔三大族群代表性的政治及社会运动领袖,担任此次论坛的主讲人。他们是回教党精神领袖聂阿兹(Tuan Guru Dato' Nik Abdul Aziz Bin Nik Mat)、行动党政治及策略顾问林吉祥以及社会主义党秘书长阿鲁茨文(Encik S. Arutchelvan)。

也许论坛筹委会有鉴于我在担任大马人民之声(新山支会)协调员及柔佛州人民之友工委会执行秘书的时候,与马来族群特别是柔佛州回教党有着较为紧密的联系,而委托我负责接洽聂阿兹的重任。筹委会对我的这项任命,实在让我感到非常压力。我也考虑到,目前因在笨珍培群独中执教,日夜忙于学校事务,我已多次不克出席筹委会的会议,确实感到有些亏欠。既然
筹委会推荐我负责此事,惟有尽我所能接下此重任,也算减轻自己内心的亏欠感。


先与聂阿兹的3名特别助理联系


于是,我利用某天课余时间,联系上了纳兹曼(Nazman Che Ibrahim)(他曾是柔佛州社会活动的1名活跃分子,曾代表柔佛州回教党青年团,与柔佛州人民之友工委会以及其他非政府组织联合成立“恢复母语教
授数理行动委员会”,一同在各源流小学推动问卷调查的工作为期一年之久)。希望通过他能最快地联系上聂阿兹。在他的协助下,我们先后联系了聂阿兹的3名特别助理,他们是媒体秘书费德里(Ustaz Fadhli Shaari)、私人秘书罗斯迪(Encik Rusdi)以及政治秘书万聂(Encik Wan Nik Wan Yussof)。当我向前两名秘书表达我们举办论坛的主题及目的(想要邀请聂阿兹成为论坛的其中一名主讲人)之后,他们俩最后建议我们与政治秘书万聂洽谈。


在电话中,罗斯迪曾向我表达了以下几点:其一、他说聂阿兹不习惯(他用“tidak biasa”)当论坛性质的主讲人(特别是还有其他主讲人),他比较擅长当群众大会(Ceramah)性质的主讲人(一个人主讲);其二、他也说聂阿兹不精通(他用“tidak fasih”) 论坛的主题,他们建议我们可以邀请更适合的人选即回教党中委胡申穆萨(Dato’ Haji Husam Musa),因为他比较精通论坛的主题以及擅
长担任论坛性质的主讲人。他补充,如果我们举办宗教课题的话,聂阿兹就比较适合。对于以上的两点回应,我建议他通过电邮回复我们,好让我可以转告给我会,但却被他拒绝了。


纳兹曼建议我们约见聂阿兹直接洽谈


在电话中,我问罗斯迪,我们人民之友工委会一团人,想要拜访聂阿兹,会有问题吗?他即刻回应:没有问题,并表示可以安排我们与聂阿兹在办公室会面。随后,我通过电话向纳兹曼汇报了我们邀请聂阿兹成为论坛主讲人的进展。纳兹曼赞同罗斯迪的意见,并补充说,在回教党里,胡申穆萨确实是比较适合担任论坛的主讲人。胡申穆萨曾担任聂阿兹的政治助理近10年之久。他的政见与聂阿兹非常接近,是回教党基层公认的事。尽管如此,纳兹曼坚持建议我们最好是能够组团到吉兰丹去,与聂阿兹会面,直接表达我们对他成为此次论坛其中1名主讲人的殷切期望。



因此,我们一行人在罗斯迪的安排下,终于在9月8日中午十二时半,在吉兰丹州政府大厦进见聂阿兹。有机会代表工委会与我国著名的政治领袖聂阿兹会面,内心确实非常兴奋又紧张,因带有满怀期待。在
与聂阿兹的私人秘书接洽的过程中,我发觉,与聂阿兹会见似乎是一件非常容易做到的事。我只是给罗斯迪一通电话,他就在相隔非常短的时间内敲定了会见聂阿兹的日期。我想,这不是其他像聂阿兹同样地位的政治领袖可以做到的。我想,这也奠定了聂阿兹的非同凡响的政治领袖的地位。


我们大约11时30分抵达吉兰丹州政府大厦(比起原定的预约时间迟了半小
时)。抵达后的第一个感觉就是,那里的守卫与职员各个都非常亲切,与柔佛州政府大厦的守卫及职员的冷漠和官僚表现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由于迟到的缘故,原定的会面时间让给了别人,导致我们唯有在客厅等了大约一个小时。


希望聂阿兹成为《论坛》其中1名主讲人



我们就在大约12时30分的时候进入了聂阿兹的办公室与他会谈。我们获得万聂的亲切招待,而我被安排到与聂阿兹最近的位置。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万聂才告知我说我们只有半小时的时间。我因此而紧张起来了,在想怎能够在半小时的时间内,就能说服聂阿兹担任论坛的其中1名主讲人呢?结果就赶紧的向聂阿兹介绍工委会的组织以及进见他的目的。我还记得我当时是紧张慌乱地把要说的话一口气吐完。现在回忆,我当时是断断续续向他表达:我们——柔佛州人民之友工委会,是一个在大马人民之声名义下,为争取我国的民主人权而奋斗的非政府组织;我们不是属于任何政党,我们愿意联合所有维护民主人权的力量而共同奋斗;在当前阶段,无论是任何党团或是个人,只要认同巫统霸权统治是国家贪污腐败、人民贫困痛苦的祸害根源,我们都愿意与他们联合起来,共同为埋葬巫统政权而努力。我也大略向他表达:配合当前阶段的政治形势以及我会成立9周年纪念,我们决定举办一场题为“反抗法西斯统治,埋葬巫统政权”的论坛,邀请具有特定代表性的3名政治领袖,针对我国是否趋向法西斯统治以及人民应该怎么办等问题发表各自的高见。我们希望他(聂阿兹)能够成为其中的1名主讲人。


聂阿兹把狭隘的种族主义者比下去了


之后,聂阿兹才发言。他一开始就明确表达,他是属于一个政党(回教党),他是信奉伊斯兰教(回教)。
他说,伊斯兰教教义里并没有教导人们贿赂、贪污等等,伊斯兰教教义其实已经包涵所有非政府组织的诉求。因此,他劝勉我们应该加入回教党。他还说,目前回教党已经开放,让非回教徒加入(回教党),并且开放让非回教徒也可以在回教党的旗帜下在来届的大选披甲上阵。他还补充说,如果我们愿意信奉回教的话,他愿意亲自教诲及让我们了解伊斯兰教教义,甚至还说只要我们信奉伊斯兰教(即成为回教徒),他可以大力推荐,让我们(华裔)有机会成为吉兰丹州务大臣。


接着,聂阿兹问我们是否了解伊斯兰教流传到马来亚的历史?他说,伊斯兰教流传至马来亚是在大约500年前,即从拜里弥苏拉开始。而伊斯兰教流传至中国则是大约1100年前,也就是说中国比马来亚早约600年接受回教文明的影响。他还表示,是中国人把伊斯兰教带入马来亚的。他也顺便提起他有三个孙子都有读华文。他表示他也有一名中国养子,但由于该养子的其中一名儿子不被允许回去中国
,因此聂阿兹帮忙抚养长大,而且最近才获得马来西亚公民权。他还幽默地说,他也很想娶华裔妻子。他的谈话,确实把整个会谈气氛,弄得轻松愉快。从聂阿兹的这番谈话,我体会到,他不但是相当开明的政治领袖,同时也是敢怒敢言的政治领袖。他的开明思想和坦率作风,都把那些狭隘的种族主义者给比下去了。


把谈论焦点移回到前来拜访聂阿兹的目的


话题扯远了,纳兹曼把谈论的焦点移回到此次前来拜访聂阿兹的目的后,我们继续表达工委会决议邀请他为论坛的主讲人是因为他是一名能够代表马来族群的回教领袖,若与另外两名能够代表华、印裔族群的政治领袖,在同一个讲台上,发表各自对我国是否趋向法西斯统治的见解,以及阐述各自对如何埋葬巫统政权的主张,必定会引起全国各族人民的关注。此外,在巫统视为坚强堡垒的柔佛州,在国阵濒临瓦解的现阶段,各个维护人民利益的党团若能提出埋葬巫统霸权统治的共同心声和有效步骤,是有其特殊意义的。这正是我当天想要表达给聂阿兹的讯息。可惜,我当天由于紧张慌乱而无法很好的用马来语表达出这样的意思,若因此造成聂阿兹对我所说的话有所误解,还真希望他可以原谅我的不足。


但是,我们竟然被聂阿兹称赞了。他说:“我感到很欣慰,你们看起来非常年轻,但是却有非常高的政治认识。听到他的这句话,我心里确实感到沾沾自喜。聂阿兹还很兴奋地说:“我正是第一个站出来要埋葬巫统霸权的人。”(原句“Saya orang pertama yang nak kuburkan UMNO ini.”)我正想请他说明这句话的时候,他接着说:“你们举办这样的论坛,我是很想出席的。”听到这句话,我的心似乎松了一大半。心里在想,我们此行是不是成功了呢?最后,他还表示,他的健康以及往返交通问题,恐怕会影响他出席我们的论坛。对于这点,我们实在担忧。当然,我们非常希望他可以出席此次的论坛(会谈之后,他作了前来出席论坛的决定和安排)。


我们非常感激聂阿兹愿意出席我们的论坛。希望与聂阿兹的会谈,可以促进大马人民之声(新山支会)和柔佛州人民之友工委会与回教党在今后柔佛州活动上的联系与合作。我们坚信这不单是我们的愿望,同时也是所有维护民主人权、争取民族平等的各阶层人士的愿望。愿各族人民可以在统一阵线的基础上,为埋葬巫统政权,斗争到最后胜利。

2010年9月13日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