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4 September 2017

投票支持"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候选人":反对巫统霸权统治!莫让马哈迪帮派"复辟"!

投票支持"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候选人":
反对巫统霸权统治!莫让马哈迪帮派"复辟"!

——人民之友成立16周年纪念 为迎接第14届全国大选而作

人民之友工委会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迄今已是16周年。恰逢全国大选即将来临之际,今届人民之友工委会决定延续过去曾对两届(第12届与第13届)全国大选践行我们作为民间组织的“独立自主性”和“与人民同在”的思想和主张,对今届全国大选表达我们的立场和见解。

一来由于我国社会矛盾斗争(主要是霸权统治集团与被统治的各族人民之间的矛盾斗争)激化而形成当前阶段的特殊现象:无论是在霸权统治阵营内部,抑或是在各族人民阵营内部,都在进行分化和改组;不仅如此,统治阵营更是对人民阵营加紧“渗透”和“招安”,人民阵营的一些领袖们也在巴不得“掌握政权”;二来由于我国的议会选举实质上就是有利于霸权统治集团继续维持对各族人民的专政的一场场的骗局,再加上我国各主要政党的政治斗争路线含糊不清和它们之间的竞选议席格局尚未明朗,工委们在讨论因敌我阵营分化改组而产生的一些关键问题上无法达致共识,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今届人民之友工委会不能不作为,因此决定按照大部分工委的意愿而发表这份对即将来临的大选的意见书,作为我们纪念人民之友成立16周年,给予我国民主改革运动的一份小小的献礼。

我们希望个别工委发表自己的见解和主张,我们更希望全国民主党团和民主人士能够包容各种不同的见解和主张,让实践来检验哪一种见解和主张才是符合各族人民的利益和愿望,让实践来验证我国当前阶段“民主党团”领袖们所大力鼓吹的“骑马杀鸡”(丘光耀用来巧妙比喻“利用马哈迪打倒纳吉”的形象语言)的“谋略”,对我国各族人民的民主改革斗争,到底是有利?抑或是有害呢?

在2008年的第12届全国大选,人民之友工委会(当时还是处在大马人民之声新山分会的地位)发表题为“投反对党一票,表示改革之心;投执政党废票,表示厌恶之情”的《2008年大选告全国选民书》。接下来2013年的第13届大选,我们联合柔佛州兴权会发表了题为“打破巫统霸权,建立民主联合阵线;团结柔州人民,实现三大迫切诉求”的《第13届全国大选告柔佛州人民书》。当时民联的主要领袖为了争取马来选票,都回避被压迫族群的正义诉求,包括我们《告人民书》里头关于“消除种族压迫,主张民族平等”的诉求。到了2014年3月8日,我们与雪华青和甲华青与15名民主人士联合发布《加影州议席补选诉求》,我们提到“民联应该改变政治领袖和政治精英高于一切的态度,诚恳放弃其文辞华而不实、意义模棱两可的宣言,认真签署民间组织的正义诉求,以示民联改革原有制度的真心。”“否则,加影区以及全国其他各地选民,在这场补选以及接下来的任何补选甚至未来的全国大选,必然会做出明智的决定和回应!”。

各民族、各阶层选民(尤其是关注国家前途和民主运动的人士)经历了最后两届全国大选的经验教训而普遍对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失去以往的热情和期许,甚至出现“不(想)投票” 的言论或“投废票”的念头。现在各民间组织和民主政党领袖以及众多政治评论人士,都在为此忧心忡忡,甚至有人为此争论不休。

我们认为,全国各民族、各阶层选民,必定会按照他们的亲身体验与政治认识,根据他们的根本利益,在来届全国大选中表达他们本身的意志和愿望,这是不以任何政党政治人物(或者说是政客)的意志和愿望为转移的。

人民质疑希望联盟的领袖,所以产生"投废票"的言论

自国家独立60年以来,我国各族人民群众逐步认识到,巫统霸权统治是造成社会发展缓慢甚至停滞不前、底层人民经济生活日益困苦、种族宗教压迫日益加剧、被压迫族群政治权利遭受剥夺的根本原因。结果是各民族、各阶层选民,先后通过第12届和第13届全国大选,在许多城市和城镇地区,唾弃了国阵成员党及其候选人,表达了对巫统霸权统治的愤懑和反抗。各族人民群众眼看着准备组织替代政府的政党领袖和政治联盟(此前的“人民联盟”)在大选前为了争取马来选票对被压迫族群的核心诉求装聋作哑,在大选后为了各自的权力地位和根本利益互相倾轧斗争,而感到极度痛心和失望。可以肯定地说,各族人民群众对主导当前民主改革政治的政党领袖的信心已经很大程度地减退了。

纳吉领导的巫统统治集团为了解除各种内忧外患以巩固其政权,一开始便对哈迪阿旺为首的伊斯兰党上层领袖进行招安,以分化反对巫统霸权统治的政治力量。双方加紧共同推进国家伊斯兰化议程,互相配合推动在国会修改355伊斯兰刑事法令,最终促使民联内部矛盾不可调和而分裂。从民联的角度来看,这是民联领导人民反对巫统霸权统治斗争6年最终却被瓦解的外因。至于民联瓦解的内因,是民联3党领袖在上届大选前面对国内少数民族(主要是半岛上的华印族群和砂沙地区的伊班达雅族群和卡达山杜顺族群)遭受巫统霸权统治的民族压迫而提出的各种具体合理诉求,一味采取刻意漠视或模棱两可的狡猾欺瞒态度;在大选失败之后,尽管有些人民公正党领袖尽力拉拢伊斯兰党、维持合作关系,但是,民主行动党与伊斯兰党之间在维护《联邦宪法》与推崇伊斯兰法问题上的根本矛盾和利益冲突却无法调和。因此,由3党组成的民联最终不得不宣告瓦解。

历史事实说明:巫统统治集团为维持和巩固其霸权统治而采取的主要统治手段,便是强硬实施马来种族霸权主义和擅自将世俗国家伊斯兰化;在巫统霸权统治在位22年的马哈迪,便是不顾近一半人口的非穆斯林的意愿强硬宣布“马来西亚是伊斯兰国”的罪魁祸首。我国人民展开民主改革斗争必须首先反掉巫统霸权统治,而反对马来种族霸权主义和国家伊斯兰化正是反掉巫统霸权统治的核心内容和必要条件。

眼前事实显示:为了争取马来选票,早日实现“改朝换代,入主布城”以及夺取更多州政权的美梦,由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和从伊斯兰党分裂出来而组织的国家诚信党所组成的“希望联盟”的领袖们,不仅继续无视我国社会民主改革的主要矛盾、继续逃避国内被压迫族群的权益遭受马来霸权主义和国家伊斯兰化不断侵蚀的残酷问题,而且还把祸国殃民的罪魁祸首马哈迪及其原在巫统的帮派所组织的“土著团结党”,迎来充当“打倒纳吉,拯救马来西亚”的“最高统帅”与“核心领导”。

广大各族人民群众非常清楚,这个由4党所组成的希望联盟也将重蹈人民联盟的覆辙,以失败告终。所以现今广大各族人民群众对希盟领袖卖力宣传的来届大选换政府的口号欠缺兴趣,甚至表现失望和不满,在民间出现“投票没有用”、“只好投废票”等各种言论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人民有权在大选中投废票,表达对马来霸权统治的愤懑

当前以纳吉为首的巫统霸权统治集团为维护马来官僚与垄断资产阶级的利益,坚持实施“马来人享有特权”的种族主义经济制度和政策、放纵马来官僚的寻租活动和贪腐行为、拒绝民主改革造成国家生产力无法提高、实施各种苛捐杂税之外再全面征收各种“消费税”以应付越来越庞大的国家开支,造成各族人民群众越来越沉重的经济负担。此外,以纳吉为首的巫统霸权统治集团为了应对各族人民特别是处在同样被统治、被压迫地位的马来劳动人民的不满情绪,将更加紧密跟伊斯兰党反动领袖联手,进一步破坏马来西亚世俗国的宪制根基、加快国家伊斯兰化的进程,对非穆斯林人民加深宗教和民族压迫以继续骗取广大马来劳动人民的支持,从而分裂各族人民团结起来反抗巫统霸权统治的力量。事实上,广大各族人民群众都期望在来届大选中,以选票表达对过去五年的巫统霸权统治更大更深的愤懑。

我们认为,各族人民群众完全有权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政治认识,从本身和被压迫族群的根本利益出发,在来届大选中表达对马来霸权统治以及对国家伊斯兰化的抗拒,投票选举所有愿意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候选人,壮大在国会中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人民呼声,从而重挫来自巫统或任何集团继续或加强马来霸权统治和国家伊斯兰化的图谋。

人民之友工委会此前曾支持一个称为“BEBAS” (自由)的人权组织所提出的“动员全国各地选民,监督他们所选举出来的代议士在国会讨论和表决《355法令》修正案动议所表达的立场是否依据各族人民的愿望或符合各族人民的利益”的号召。我们认同,这是动员群众力量督促政治领袖,合情合理合法展开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斗争的主张。这个主张却因上述《355法令》修正案动议被暂时搁置而尚未践行。因此,我们愿意延续这个主张,提出以下建议:对来届大选的任何候选人,只要(他们)公开承诺坚决反对哈迪的《355法令》修正案动议,我们将义不容辞号召各族选民投票选举他们作为代议士并支持他们把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斗争进行到底。

各族人民都期望由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以及从伊斯兰党分裂出来组织的国家诚信党所组成的“希望联盟”能够吸取“人民联盟”失败的经验教训,站稳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立场,把反对巫统霸权统治的斗争进行到底。但是,各族人民却看到,上述3党领袖跟主张建立伊斯兰国的伊斯兰党分道扬镳之后,却迎来曾经掌握巫统政权长达22年而今因巫统统治集团内部矛盾斗争已被纳吉当权派排挤打击的马哈迪及其帮派所组织的标榜维护马来人主权的“土著团结党”,并让马哈迪和他的帮派充当“掀起马来人政治海啸”的“最高统帅”和“核心领导”——这不免引起各族人民的疑惑、担忧甚至不满!

尽管希望联盟原3党领袖在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立场上表现了他们的软弱性和动摇性,然而,由于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和国家诚信党的基层党员、干部以及支持者绝大多数是持有反对巫统霸权统治的立场的人物。在目前阶段,希盟原3党还是比较符合各族人民改革愿望、属于人民阵营的主要政党。因此,全国各族选民将会在来届大选中,投票支持由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和国家诚信党派出的候选人,这是可以理解的。他们由于担忧马哈迪帮派的“复辟”给各族人民,特别是被压迫族群带来更加深远的祸害,对马哈迪和土著团结党派出的候选人投废票(比如在选票上画一个月亮或圆圈或其他什么东西,以宣泄不满),那也是无可厚非的。

政治炒作脱离群众的需要,要选票得先重视人民诉求

我国主要反对党领袖近年来都在倾力在把纳吉推上“盗贼统治” (kleptocracy)的罪魁祸首地位的炒作上。根据林吉祥今年的国庆日献词,被点名为美国司法部最大型盗窃资产充公诉讼案中的“马来西亚一号高官”就是纳吉,美国实际上已将马来西亚首相纳吉视为“盗贼领导人”。从一马公司分两次将6亿8100万美元(约26亿零吉)转入“一号大马官员”Ambank户口的指控事件,国人似乎已经听到麻木了,林吉祥发出的“打倒纳吉,摆脱盗贼统治”的大声疾呼并没有引起重大反响。

在马哈迪组织土著团结党之后,民主行动党领袖忙碌在把马哈迪捧为“掀起马来人海啸的关键人物”的炒作上。林吉祥曾发表文告说马哈迪是攻破巫统堡垒的关键人物,因为不管是人民公正党、伊斯兰党、国家诚信党或民主行动党,都无法动摇城市以外的马来选区,只有马哈迪能够影响这些马来人改变,以掀起“马来人海啸”。而事实上,马哈迪是曾受林吉祥最猛烈抨击的在位最长久、手段最毒辣、罪孽最深重的马来霸权代表人物。亲国阵评论人评论林吉祥可以舍弃尊严只要马来人海啸和成功入主布城。

如果上述两项重大炒作能够激发各族选民对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的热情并对选举结果产生重大的影响和作用,那就无须担忧任何人发出“投票没有用”、“只好投废票”等各种言论了。

对来届大选,我们一如既往主张:各民间组织发挥本身的独立性与主动性,毫不犹疑地提出代表人民群众的愿望和利益的大选诉求,要求参与来届全国大选的政党领袖和他们委派的候选人予以接纳和重视。我们认为,以下几个方面的诉求是准备入主布城的希望联盟(指原3党)领袖不可回避、必须回应的:

(1)人民反对把国家伊斯兰化,要求维持原有世俗国体;
(2)沙巴、砂劳越人民要求“发展权”和“民族自决权”;
(3)被压迫族群要求废除“马来人特权”和“种族固打制”;
(4)被压迫阶层要求改革对低收入者不公平的现行税务制度。
我们观察到,从马哈迪炮轰中国碧桂园集团联合柔佛州皇室在新山开发的“森林城市”建设项目之后,希望联盟的原3党的一些领袖也跟着马哈迪的脚步,针对中国已在马来西亚进行建设和准备大量投资的基本建设项目如马六甲皇京港、巴生港扩建(第三港口)、马来西亚东海岸铁路建设、吉隆坡到新加坡跨国高速铁路等等,指责纳吉“出卖国家主权”和“典当人民利益”给中国。

从上述情况看来,纳吉政权贪腐丑闻和中国投资马来西亚,或将成为来届大选激烈争论的两个热门课题。

我们认为,如果希望联盟原3党领袖也像马哈迪一样,为了“打倒纳吉”、“入主布城”,不管后果地站到中国一带一路战略部署的对立面,而破坏已经建立起来的马中战略合作关系,这只能说明,他们具有另外的政治目的,或者是他们欠缺高深的政治智慧。

我们认为,对中国碧桂园集团在柔佛新山的“森林城市”建设项目加以抨击,是无可非议、值得赞赏的!这个项目建设,不符合州内或国内人民的确实需要,谈不上惠及收入仅够糊口的家庭,也可能给柔佛州带来无法估计的恶劣影响。有许多迹象显示,“森林城市”原来是中国私人企业集团为吸引其国内的一些非法外逃资金而特别选择在靠近新加坡的柔佛新山大规模开发的高档楼房。根据媒体报道,中国政府已经对其国内人民购买“森林城市”产业而汇出中国境外的资金加以严格管制了。

我们认为,中国为了实现其一带一路的战略部署,决定为马来西亚的基础建设发展项目投放大量资金,以促进两国的经济发展和共同利益,这对我国人民来说,是千载难逢的绝好机遇!中国如今已经崛起成为世界上数一数二强大的经济体,中国也从来没有掠夺过别的国家和人民的资源和财富,对中国的投资,有许多国家(尤其是非沿线国家)的领袖和人民还梦寐以求呢!有什么理由加以反对或轻易放弃呢?

来届大选若是出现大量废票的现象,只是反映仍然有耐心的人民语重心长地提醒反对党领袖们:“要选票,就必须先重视人民的诉求。”

稿于2017年9月上旬
修于2017年9月中旬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英文版已于10月26日贴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已于10月26日贴出。点击以下链接即可阅读——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在9月30日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