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0 January 2016

《东方网》专栏评论: 拉萨神话与巫统史观

《东方网》专栏评论:
拉萨神话与巫统史观

作者/来源:黄金城 / 《东方日报》高峰论坛专栏

上图取自网络,与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插。

第二任首相敦阿都拉萨逝世40週年,官方媒片歌颂不断,民间却波澜不兴。除了“新经济政策”的受惠者,没有人对拉萨大书特书;大部分马来人眼中的拉萨是党国之伟人、治世之能臣;但在华人眼中,就是另一回事了。

拉萨的確是大马歷史上的重要人物,尽管英年早逝,但对大马政治的结构设计、区域的安全稳定、社会经济的扭转乾坤都有重要影响。他的得意门生马哈迪“医生当家”的那些年,一系列改变大马面貌的政治设计,也有著拉萨的影子。

马哈迪比纳吉更像是“拉萨的传人”

因此,论“拉萨遗產”的续任者,马哈迪远比拉萨长子、当今首相纳吉更像是拉萨传人。在上週举行的拉萨纪念研討会上,许多党国元老及拉萨旧部,除了感念前人的励精图治、大公无私,也暗批“少主”不若老东家之自奉甚俭,勤政为民。前国际贸工部长拉菲达甚至说:“如果拉萨见到当前乱象,也会从墓中愤起”。 马哈迪也写了一小段感念恩师拉萨的文章,坦言“若无拉萨,当无老马”,但闭口不提拉萨之子纳吉。

拉萨对大马政治的影响,主要是出台了“新经济政策”、制定全国学校使用国语、改组联盟为国阵、促成马中建交,以及成立许多辅助马来人的政府机构,製造了更多马来中產阶级和企业家。他也使到“巫统史观”成为一种“正统思维”,影响了无数的大马人。

然而,在人们一片吹捧拉萨神话之时,也强化了“巫统史观”的正统和有效:巫统是这个国家的缔造者、巫统的领袖是全民的领袖、巫统的成就是全民的成就、巫统的价值是全民的价值、巫统的歷史是全民的歷史、巫统制定的政策是全民应奉行的政策……潜台辞当然就是非土著、非穆斯林不要有太多的幻想,继续支持巫统就是。这种变相的洗脑工程继续加深加大,这个国家的命运就不可能改变。

民主行动党抢先办”缅怀敦拉萨论坛”

行动党2014年抢先主办“缅怀敦拉萨论坛”,邀请安华长女、国会议员努鲁依莎,以及拉萨前政治祕书、前首相署副部长阿都拉阿末为主讲人,畅谈“拉萨遗產”,批评拉萨长子忘了乃父勤政之风云云,虽有其政治计算,旨在以“以巫制巫”,但没有捞到太多好处,反而被批歌颂拉萨,忘了拉萨主政期间许多人入狱、流亡及移民海外的事。

拉萨在1969年”513种族骚乱”事件中登上权力顶峰。当年为应付骚乱,政府成立国家行动理事会,由拉萨担任主席,东姑的首相权力被架空。理事会掌握了军政大权,它宣佈国会及州议会暂停、审查新闻、颁佈宵禁、捸捕异议者……

1971年,敦拉萨拜相推出“新经济政策”,“旨在改变马来人和其他种族之间的社会和经济鸿沟”云云,政府出台了许多优惠土著的政策,华人经济受创,许多不满受到歧视的华人永久离开这个国家。所谓的大学固打制、土著购屋优惠、土著特殊商业执照、上市公司土著股分比例等,皆由此而生。

至於拉萨重组联盟,扩大为国阵以后,马华的地位从此一落千丈,由联盟时代与巫统平起平坐的地位,沦为国阵13成员党中之一员,其政治地位之滑落几乎永劫不復,甚至到了必需向巫统“乞官”的地步。华人的政治权力也因国阵的成立,继续被分化、削弱。

“拉萨神话”已褪色,仍有人“忆苦思甜”

拉萨的神话,在学者柯嘉逊博士的力作出版后,开始褪色。柯嘉逊利用英国档案馆解密资料力証“513种族骚乱”背后是巫统少壮派推倒东姑的夺权阴谋,不料到了2016年,当年的受害者居然“忆苦思甜”,也就难怪拉萨神话长存,巫统史观永固了。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 将在9月底之前 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将在本月杪之前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
英文译稿也将在9月杪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本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