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0 June 2015

学者何启良评"余澎杉事件":新加坡制度杀人

 学者何启良评"余澎杉事件":
 新 加 坡 制 度 杀 人 

原标题:制度杀人——余澎杉事件的真实写照

作者 / 来源:何启良 / 诗华资讯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余澎杉事件在新加坡庆祝建国50周年之际发生,正好是对李光耀创立的人民行动党霸权统治的生动写照和强烈讽刺!曾任职于新加坡国立大学、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南洋理工大学,目前担任南方大学学院副校长的知名学者何启良,对李显龙领导下的行动党统治精英对余澎杉事件的处理,起初觉得“啼笑皆非”后来感到“义愤难平”,而写下这篇发自内心、令人激赏的简短评论。

← 作者何启良(资料图)

鲁迅曾云:制度杀人!此言正是当前新加坡余澎杉事件的真实写照。

事件的辗转发展,开始令人啼笑皆非,继续是政府进退失措,竟然把一十六岁的少年初判入神经病院,令人愕然。当初的啼笑皆非,如今发展已经让人义愤难平。

余澎杉智商,以我多年教育新加坡大学生的观察,实属上上。虽然幽默、讽刺过度,但是在其脸子书上对司法与制度的看法与批评,实在知识的合理与理性范畴。他曾言尝试写一篇论文,研究耶穌与李光耀的异同点,此类题目看似匪夷所思,但不正是当前新加坡大学教育在不断追求全球卓越时要求学生 think outside the box 所要达到的吗?余澎杉言举,只不过是当年胡適所言“大胆怀疑的自由”而已。

退一步想,当初控方有工作要做,只想循例教训一位不顺从制度的顽皮少年,然而在过程中却深入制度、权势压人就范的深渊里,处境尷尬,走到极端,貌似公正的司法又无情陪助之,区区无助一少年的一生美好前程,因此被断矣。此事件还没有完结,以后发展,不令人看好。

新加坡有识之士(所谓精英)在不义中一片沉默,媒体负面报道,极力贬低彭氏,反而外界联合国人权机构以及台湾、香港公民社会发出援助之声。

新加坡社会麻木不仁的程度,已经超出了一个长期在集权国度生存下缺乏慈悲的限度。卫道者紧紧掌控了话语权,这个国度再度沉沦在僵化的一言堂里。

人性的多面的,国家、社会必须有容忍的气度。倘若在成长中一个少年还不能畅所欲言,那么这个社会实在辜负了生于斯长于斯的生命意义。

制度的责任,是要去教育眾人容忍异议的气度,而不是压制毫无具伤害性的异议。诸君可以看看黑色幽默的台前秀,如George Carlin,批评宗教语言之尖锐与“伤害”,最后也只能让人一晒尔。

所谓“自闭症障碍”,爱因斯坦和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数学家约翰•纳许(John Nash)据说都患有。

根据新加坡司法制度与评估的標准,这些人(艺术表演者、科学家)都要被判入神经病院受观察。

余澎杉事件的发展,让人想起林清祥(政治人物),想起《飞越疯人院》(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美丽心灵》(A Beautiful Mind)(电影),想起向制度控诉的鲁迅。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