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7 June 2015

外媒披露余澎杉遭囚精神病房 新国否认其事但禁其媒体报道

外媒披露余澎杉遭囚精神病房
新国否认其事但禁其媒体报道

原标题:批評李光耀 星国少年疑遭囚精神病房

作者/来源:李忠謙 / 《风传媒》网站


上图取自香港《谜米新闻》网,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插。该网站也有相关报道(news.memehk.com/posts/7594)。以下全部插图为原文所有。

在网路上批评甫过世的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独裁,因而被捕下狱的16岁星国少年余澎杉(Amos Yee),日前传出竟被囚禁在精神病房,导致他出现忧郁甚至寻死倾向。他的律师质疑此种待遇无异精神虐待,但新加坡当局15日称此种说法与事实不符,禁止星国媒体报导。

"李光耀终于死了"

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今年3月过世后,16岁星国少年余澎杉(Amos Yee)在网路上批评李光耀独裁,庆贺“李光耀終於死了”。在他所拍摄的影片中,余批评李将星国建设成一个物质主义的国家、贫富差距极大、没有言论自由。余还暗示李是如同希特勒、毛泽东的独裁者,与耶稣基督一样渴望权力、操弄信徒。此外,余还上传了一张李光耀与柴契尔夫人肛交的恶搞漫画,对李极尽讽刺之能事。

余澎杉在部落格上传的争议图片

余澎杉的言论在新加坡引发极大争议,在超过20位民众的举报下,余遭到警察逮捕,并在李光耀下葬的当天(3月31日)遭到检察官起诉。余曾在开庭时遭到气愤的民众攻击,新加坡的人权组织则质疑本案形同箝制言论自由。最后法院判定余违反伤害基督徒感情罪、散布淫亵图片罪,最重将面临3年有期徒刑与5000元新币的罚金。余原本获得保释在家等候宣告刑度,但因再度上传批评李光耀影片,6月2日又被还押三周,待监狱署判定是否要将其送进青年改造所。

余澎杉4月30日出庭時遭一名中年人掌掴

澳媒披露 余遭非人道待遇

就在余澎杉被再度关押期间,澳洲独立媒体《States Times Review》独家披露余的精神状况因非人道对待出现问题、甚至有自杀倾向。为余辩护的Dodwell & Co律师事务所在写给本案承审法庭的信件中表示,余澎杉4日便向狱方表示他有寻死的想法,因为他竟然被囚禁在精神病房,而且一手一脚被绑在床上,造成他根本无法处理排泄问题,只能直接尿在床上。

澳媒披露的余澎杉辯護律師信

余澎杉的律师指控,他除了不被允许阅读(其他囚犯则无此限制),其被囚禁的场所全都是精神病患,而且房间里根本是24小时不关灯,形同对余给予精神折磨。但这篇报导仅见於这家独立澳媒,新加坡主流媒体均未加报导,该报导底下的留言有人谴责狱方不人道待遇、有人认为这是余编造出来吸引外界目光、也有人认为这是他自找的。

星媒报导余澎杉境遇 遭总检察署警告

新加坡的网路媒体《The Online Citizen》(简称TOC)曾在12日报导此事,但该媒体15日表示收到星国总检察署(Attorney General Chamber)来信。检察官凯尔文•许(Kelvin Koh)在信中表示,余澎杉辩护律师在信件中的说法并未反映事实,公开该信件可能构成妨害司法公正,要求TOC不应再散播相关资讯。

新加坡總檢察署致信TOC

TOC称,该媒体在收到总检察署的来信后,随即移除报导中所引用的余澎杉辩护律师信件,并去信要求总检察署说明究竟“何处未反映事实”。结果总检察署再度回信,称已知悉TOC在报导中移除律师信件,但该篇报导仍未从网站移除,这仍可能构成妨碍司法公正。TOC只得再移除12日对此事的报导。

星國總檢察署二度致信TOC的內容

总检察署還表示,确认所报道的资讯是否属实是TOC的责任,並未明确回复余澎杉辩护律师的說法“何处未反映事实”。因此余澎杉目前的精神狀況如何、是否受到不人道待遇、是否被囚禁於精神病房、是否因行动受限只能被迫在床上排泄、是否有寻死念頭,星國当局並未給予任何說明,只是警告媒体不可散布余澎杉辩护律師的說法。

余曾指控辅导员“骚扰”引发争议

《星洲日报》5月时曾报导,余澎杉13日在脸书指责曾经保释他的辅导员刘作明骚扰他(how my ex-bailor, Vincent Law, molested me),引发轩然大波。余当天晚上澄清“刘作明并没有真的骚扰我”、“我对于因为指责刘作明骚扰我而对他与他的家人所造成的困扰感到非常懊悔”,51岁的家庭和青少年辅导员刘作明认为余澎杉的澄清并不诚恳。

I am extremely remorseful for the turmoil that I have caused to Vincent and his family, for the allegations towards him...
Posted by Amos Yee on 2015年5月14日

但余16日又在脸书表示,许多人竟然没看出道歉文中「我瞭解到刘作明是个基督教徒,基督教宣导宽恕。所以,我在此赞美耶稣,我们神圣的基督,请给我第二次机会」的反串用意,并在个人的部落格以长文说明,他在接受刘作明辅导的过程中如何感到不适与精神虐待,而英文中的被骚扰(molest)也不当然意味着被「性骚扰」。他只是要借此警告其他父母不要把孩子交给刘辅导,也让刘不要再管他。余澎杉的相关指控与言论,也再次引发网友正反两面的支持与批评。

Yeah I lied, again… I wasn’t really going to tender an apology to Vincent. Seriously… ‘praise Jesus’? ‘Our holy christ’...
Posted by Amos Yee on 2015年5月15日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