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0 January 2015

即使林清祥是共产党人,那又如何?/ Does it matter if Lim Chin Siong was a communist?

即使林清祥是共产党人,那又如何?


原文作者:张素兰
华文译者:陈华明

张素兰向出席新加坡“5•13”事件60周年(1954年—2014年)纪念活动的老左推介 “5.13”纪念文集。

【《人民之友》按语】本文作者张素兰,1973年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硕士,执业期间曾开设自己的律师事务所,是一名活跃于新加坡民主人权运动的工作者。她在1987年5月,与其他几个人,被指控涉及“马克思主义的阴谋活动”,在“光谱行动”下被逮捕监禁,4个月后获得释放。由于她坚持自己的立场,在1988年再次被逮捕,又是不经审讯就扣留监禁。在1990年被释放。

张素兰在2010年出版了她的(英文本)回忆录:《跨越蓝色大门:一名政治被拘留者的回忆》(The Blue Gate: Recollections of a Political Prisoner)。她也是以英文出版的《我们的思想是自由的:2009年在监牢和被放逐的诗歌和散文》(Our Thoughts Are Free: Poems and Prose on Imprisonment and Exile in 2009.)的编辑之一。

张素兰是新加坡的一个称为“功能8”[Function 8 (fn8org.wordpress.com)]的非政府组织的发起人和领导人之一。她在退休后,更加热衷于推动新加坡民主人权运动的发展。张素兰说,她没有读马克思主义理论,也从来没有参加过跟马克思主义或共产党有关的任何活动。她对追求民主的执着,他对团结工作的重视,驱使她成为去年(2014年)新加坡“5•13”学生运动60周年纪念活动和文集出版的一个重要推手。

她在本文对有关问题所表达立场和见解,或许会令许多过去身带左翼光环而今却忙于发表“与马共无关”的主张和言论的人士感到汗颜。

以下是张素兰在The Real Singapore网站发表的全文内容的华文译稿————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参观争取合并的斗争的展览会只是企图为他的父亲的错误言行进行辩护。(见:https://www.facebook.com/leehsienloong)。

在过去的超过半个世纪里,新加坡政府不断告诉新加坡人,共产党人或信仰共产主义者是危险的人群,他们热衷于暴力。但是,新加坡政府却故意不告诉我们这样的历史事实: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正是共产党人或信仰共产主义者为马来亚(包括新加坡)而战斗和牺牲;在战争结束后,马来亚共产党总书记陈平随即获得了殖民地主子的嘉奖。

最先反对英国殖民统治的组织是马来亚共产党,不是人民行动党。如果林清祥和他的战友都是共产党人,那么,他们也是人民行动党的创党人。他们和人民行动党一起战斗,并协助人民行动党赢得了1959年的大选。总之,没有林清祥和他的战友,就没有今天的人民行动党。

李光耀曾经跟林清祥以及其他被指控为“共产党人”随后又被清除出人民行动党的人一起工作。李显龙必须知道,不该一味指控林清祥和他的战友是鼓吹暴力和煽动暴乱的“共产党人”,理应依法将他们提控于公开法庭,拿出证据来证明他们有罪,并让他们有辩护的机会。人民行动党不应该成为胆小的懦夫,只会利用《防止公共安全法令》和后来的《内部安全法令》来简单行事,以避免进行公开的起诉。

在我和已故林福寿医生的交谈中,林医生重复地说,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简称社阵)坚信并采取宪制途径挑战人民行动党。他们对赢得1963年的大选是充满信心的,并且采取了许多步骤以避免让人民行动党有机会控告他们(社阵)制造麻烦。他们甚至取消了1962年国庆群众大会。林医生在2011年回答听众的一个问题说:

“……人民行动党在1959年上台执政。在1962年6月3日,我们要庆祝国庆,我们获得了集会准证,但是附带许多条件,包括不准谈论某些内容,否则他们将会加以干预。我们知道,如果我们举行该次群众大会,将会惹怒人民行动党在那里制造麻烦。这么一来,他们必将利用这个事端的发生来镇压我们。因此,我们在最后一分钟取消了该次群众大会。我们克制容忍到了这样的程度,我们要保存自己的力量以应付大选。
这样的克制容忍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但是,英国人和人民行动党并不激赏,而且他们知道,如果不把社阵领袖监禁起来,社阵势必赢得大选。”

1963年2月2日,“冷藏行动”发生了。包括林清祥在内的133名遵守法律的反对党领袖和群众组织的干部,他们正在期待在当年快要来临的大选中,跟人民行动党一决高低,却被逮捕和不经审讯关进了牢房几十年。这的确是人民行动党最为羞耻的一段历史。这次的“冷藏行动”把一个具有威信的反对党彻底消灭了,但是新加坡至今还是患得患失、日子难过。顺便告诉你,这项对人民行动党具有重大意义的“冷藏行动”,并没有列在争取合并的斗争的展览会上的“历史事件列表”里。

大选是在“冷藏行动”7个月后的1963年9月举行的。人民行动党无须吹嘘它们这次的胜利,我们都知道,这是他们耍弄肮脏伎俩所制导致的结果。

“我们所要知道的是,林清祥和他的战友是否作出了任何的暴力行为和危害新加坡利益的行动?”

老实地说,我不在乎林清祥即使是一个共产主义主义信仰者或者是马来亚共产党党员。这是因为我看到了人民行动党到头来还是跟苏联共产党和中国共产党进行了很多的商业往来。

我们所要知道的是:林清祥和他的战友是否作出了任何的暴力行为和危害新加坡利益的行动?人民行动党政府至今还未公布任何证据来证明林清祥煽动任何暴力。人民行动党一再指责“共产党人”造成暴乱,即使对那些发生在所有的左翼领袖还被监禁在牢里,新加坡并入马来西亚和退出马来西亚时期所引起的种族暴乱,也作出同样的指责。为什么人民行动党至今还拒绝承认这些种族暴乱跟那些所谓的“共产党人”无关呢?他们的意图是非常明显的,就是把所有罪过都推到他们所谓的“共产党人”身上,用来恐吓新加坡人民必须永远支持人民行动党。

林清祥两次在不经审讯的情况下被监禁,先是被英国殖民主义者和林有福政府监禁(从1956年10月到1959年6月4日),后是被人民行动党政府监禁(从1963年2月2日到1969年9月)。据我所知,他在牢内患上了忧抑症,在1969年被放逐到英国。他是一个大有作为的政治领袖(许多人都认为他比李光耀更为优秀),他是被英国殖民主义者和人民行动党的残酷无情和暴力行为所摧毁的。事实上,林清祥并不是人民行动党统治下的唯一受害者;还有其他人,如谢太保博士、林福寿医生、何标、李思东、赛查哈利、傅树楷医生以及许许多多在不经审讯下就被人民行动党关在牢内数十年的政治拘留者。

李显龙总理必须以美国总统奥巴马为榜样。奥巴马调查美国中央情报局如何对待被关禁在关答那摩监牢的被扣者,并公布监牢里的非法行为和被扣者受残酷虐待的报告。李显龙必须做到的是:公开内部安全局的档案和找出个案的真相,而不是简单的相信内部安全局的报告和他父亲所告诉他的一切。

我们希望看到,趁他的父亲还在世,设立一个独立调查庭。在调查庭上提交有关文件确认所有不经审讯的数千名新加坡被扣留和流亡国外者的报告。让他的父亲一手造成的受害者说出自己的历史事实。对于那些在冷藏行动下的受害者来说,我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拖延了。傅树楷医生已经80岁了。我强烈要求,李显龙总理迅速和公正地采取行动,不要简单依靠内部安全局来告诉我们新加坡的历史。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