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2 July 2014

柔王室左手采砂右手填海

柔王室左手采砂右手填海

来源:《当今大马》2014年7月17日特别报道


随着柔佛南部有逾3000公顷的填海工程正如火如荼进行中,以及还有逾千公顷的填海在筹划中,砂土已成为炙手可热的原产品。

柔佛州务大臣卡立诺丁本月6日透露,州内正在推行中的填海工程占地3237.48公顷,相等于半个布城的面积。

莫哈末卡立也宣布,将针对填海工程鸠收每平方尺30仙的费用,总额1亿400万令吉,以协助受影响的渔民。

填海工程料惠及采砂公司

柔佛海峡填海工程所用的砂土,都是取自陆地或是其他海域的海砂。

砂需求量大增,预料将惠及砂矿开采公司,而柔州王室也涉足其中。

柔州王室是透过Mados私人有限公司参与开采砂石生意,这家公司很少出现在媒体上,却是业内耳熟能详的商标。

石矿曾发生坠石12人死伤

这家公司上一次出现在媒体,便是英文报《星报》去年报导,新山附近的斯里阿兰镇(Bandar Seri Alam)工业区的一个露天石矿,因巨石坠落导致1名尼泊尔籍工人丧命、11人受伤,同时压毁约20部车子。

根据大马公司委员会网站搜寻所得,已故苏丹依斯干达握有Mados私人有限公司的99.95%股权,而剩下的股权则是其第二任妻子,以及其两任婚姻所育的9名孩子拥有;前苏丹另一名孩子并未持有公司股权。

前苏丹的7名孩子,包括现任苏丹依布拉欣,也是该公司董事。

前苏丹于2010年驾崩,该公司最后一次更新资料是在2013年10月。

渔民申诉生计受采沙影响

根据一份《当今大马》所阅读、志期2002年的Mados公司备忘录,该公司确认本身是两个地点的海砂开采承包商,分别是在Ramunia Shoal PTD 2346与Kukup PTD 2923。

这份文件是一宗于2012年审讯的法庭呈堂证据,在这起民事诉讼中,124名渔夫起诉边佳兰独立码头有限公司(Pengerang Independent Terminal Sdn Bhd)、戴乐E&C私人有限公司(Dialog E&C Sdn Bhd),以及柔州政府3造。

起诉人指称,边佳兰岸外的独立深海石油港口工程,已摧毁他们的生计,然而渔民最后在新山高庭败诉。

尽管Mados公司未被列为答辩方,但高庭在审讯中有提到这间公司,因为渔民申诉该公司的挖泥船在PTD 2346与PTD 2923海域动工后,他们被禁止进入2区。

高庭宣判采砂活动未违法

承审此案的新山高庭司法专员张赛英(译音,Teo Say Eng)在志期2013年12月11日的书面判词表示,“我发现,呈堂证据显示有关海砂开采活动,是根据柔州政府发给Mados公司的合法采砂特约进行的。”

“没有证据显示,Mados公司挖砂活动违反法律。”

根据此案审讯抄本,哥打丁宜土地助理行政官也确认,Mados公司的临时营运执照,已于2011年获批延长5年。

《2009年总稽查司报告》就进一步透露,Mados公司在PTD 2346海域区采砂的更多详情。

不符合条规仍获延长执照

尽管稽查报告未点名该公司,但阐明柔州政府是在一片抗议声,以及未遵守联邦政府旗下机构的条规下,批准延长临时营运执照。

“稽查报告发现,在哥打丁宜东海区一块2万2265公顷的PTD2346海域,所进行的采砂活动,未获柔州渔业局支持。”

“哥打丁宜土地局也制定条件,要这家(砂土)供应公司提呈环境局所要的环境影响评估报告。”
 
“这家供应公司申请更新其采砂临时营运执照,获得柔州行政议会在2009年2月会议(会议编号为615/2009)上通过。然而,迄今仍未呈上环评报告以寻求通过。”

淤泥破坏海洋生态和拖网

稽查报告不仅阐明PTD2346海域是一个渔区,也警告采砂活动可带来危害。

稽查报告表示,“在海床上采砂,可导致海泥污染海水,并冲击海洋生态系统。海泥在沿岸区淤积,可令海边受污染。”

稽查补充,在访问柔佛州直落拉慕尼亚(Teluk Ramunia)的20名渔民后,发现他们的拖网捕鱼活动因海产栖息地被干扰而受到影响,不仅经常拖网受损,拖起来的也尽是淤泥。

柔佛公正党副主席哈山卡林(Hassan Karim)上月在一份致给大臣卡立诺丁,措词强烈的公开信中,投诉Mados公司进行的活动,终于令这家“隐形”的公司浮现在公众眼前。

人民若反抗大臣必须负责

在这封志期6月8日的公开信里,哈山卡林呼吁卡立砂(左图),在《2014年柔州房屋与地产局法案》赋予统治者行政权的风波中,应确保君主立宪制原则受到捍卫。

哈山表示,“若人民起而反抗柔佛王室,作为大臣的你,将须负起责任。”

“当Mados公司获得州政府批准在他们讨海的海域挖砂时,数以百计的各族贫困渔民,大部分是马来人,他们的饭碗形同渗入了砂。”

巫统旗下的英文报章《新海峡时报》总编辑阿都加里尔(Abdul Jalil Hamid)一周后在一篇标题为“柔大臣能否向王室说不”的评论中,也质问莫哈末卡立是否有能力制衡王室。

苏丹阐明不会干涉州行政

卡立诺丁在排山倒海压力下,最终决定修改《2014年柔州房屋与地产局法案》,将法案提及统治者的部分,改为州政府。
 
柔州苏丹依布拉欣之后也打破沉默,保证本身不会干预州务之余,也下令州政府在修正案通过前在全州进行巡回讲解。

明天,《当今大马》将会在本系列的最终篇,报导有关一名神秘巫统党员的事迹。其名字持续出现在柔佛王室参与的生意。




相关链接:
1、柔“森林城”背后的王室利益
2、柔王储30岁坐拥亿万身家
3、柔王室商业帝国:谁是达英马力?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