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2 November 2013

从精英论政 到全民议会

从精英论政 到全民议会

作者/来源:李凯伦/《当今大马》专栏


【本部落格编者按语】本文作者是槟州马章武莫州议员李凯伦。他从其参与议会的实践中得到的亲身体会而表达的中肯见解,是值得国人关注和思考的。他在文中提到的设立(由媒体人组成的)“评估议会表现小组”的建议,理应受到国人特别重视和深入研讨。国内各族人民所期望的“评估议会表现小组”不应只是由某些媒体或媒体人,而应是由各地民间团体和各派各界人士(当然包括媒体和媒体人在内)所组成。至于由民间组织开辟“监督议员论政网页”的做法,若由槟城州开始,进而扩大到全国各州,当然也是国内各族人民所期望的好事,而且乐见其成。

人民之友10月20日在古来举行“民间组织•议会斗争•民主人权”的专题论坛。受邀的4名主讲人的“一家之言”是国内各民主党团和人士研讨相关议题的可贵的参考材料。李凯伦今日发表的这篇文章,可以作为关于当前议会斗争或议会改革议题的另一份颇有参考价值的材料。

以下是这篇文章的全文内容——


来临的29日将是槟州议会第二度会议,也是首席部长林冠英提呈2014年度财政预算案的日子。这一次的议会,焦点肯定会落在州政府的预算案有哪些亲民优惠措施,州政府如何减轻和协助槟州中下阶层的生活沉重负担,推动经济发展的前景和挑战等项目。

其实,州议会是让民意代表辩论和立法的平台,也是在三权分立中扮演与行政和司法相互制衡的政治制度。政府所提呈的财政预算案需获得州议会的通过才能获得落实,否则就会演变成类似最近在美国国会无法通过足够的财政预算案的情况下所发生的政府关闭的问题。

缺乏独立运作机制

然而,过去州议会三权分立的精神没有获得尊重和落实,久而久之便沦为通过州立法和施政的“橡皮章”负面形象。再加上槟城并没有立法通过《立法议会服务法案》,州议会的运作和资源在缺乏各种支援机制如州议会的拨款、行政人员体系、为州议员提供支援,甚至还要隶属行政单位和公务员体制,导致州议会无法独立运作。

那么,到底州议会改革和议会独立与否对民众选民来说有何意义呢?过去各界所议论的议会改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什么是真正民主和独立的立法议会?州立法议会在槟州甚至整个马来西亚扮演什么角色?如果我们都不清楚立法议会的角色,议会怎么能够找到明确和可以号召大家一起努力的方向呢?

对于民众来说,州议会是一群人民代议士在开会辩论,代表选民进入议会针对各种法案和政府施政进行监督和制衡。然而,过去的经验,到底一年内开召开多少次的州议会?答案有点让人惊讶,不超过三次,有些年份甚至只是刚好符合《槟州宪法》第19(1)条文所阐明议会不能休会超过6个月,因而有时候一年只召开2次的州议会。

当然,议会召开会议次数的多寡并不能断定议会是否独立的唯一标淮,但是相隔5至6个月才开一次会就显示议会这个监督政府施政的平台没有发挥其应有的角色。一些重要课题如天灾人祸和涉及公众利益的时候,如果等到四、五个月后才来辩论和讨论,那么为时已晚或者已经变成于事无补。

口头询问时间不足

州议会要成为真正有效监督施政的机构,除了在议会运作和资源机制上独立,更需要有足够的时间来让议员议政。相比之下,隶属州政府底下的地方政府有规定每个月须召开常月会议,让县市议员可以参与决策和监督地方政府的施政;由于州议会的讨论密度不足,其功能相对而言反而显得微不足道。

在州议会中,最重要的环节之一就是口头询问,议员能在限定的时间内,提出重要的问题:例如选民关心的资料、选区的发展项目进度、政策计划等等,行政议员和首长需要就议员提出的问题作直接回应。

但是,根据《槟州议会常规》第26(7)条文阐明,每一次的州议会的口头询问只有仅仅3个小时,未能及时回应的问题会由议长要求首席部长以书面来作答。口头询问的意义在于让提出询问的议员可以要求进一步解释和求证,相对来说,书面回答是单向的,并且没有求证、追问和质疑的机会。

如果没有修改这项过时和不符合时代需求的议会常规,那么州议会全年365天里最多只有9个小时或者最少6小时的口头询问。在这样的时间限制下,许多重要的咨询无法在州议会内完成,这也是说,州议会的质询和要求政府开放资讯的重要功能根本无法发挥。

设立议会评估小组

308政治大海啸后,雪州议会的口头询问时间也从国阵执政年代时,在州议会期间(一般5至7天)每天1小时增加到1.5小时,也就是每次州议会有大概7.5至10.5小时作口头询问。

这让议员可以有更充份的口头询问时间来监督州政府的施政,而州务大臣和行政议员都需要针对议员的提问给予解答。为了让口头询问更有效率和解答更多的问题,雪州议会甚至还效仿澳洲的议会机制,任何所有议员都需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问答。

505后新上任的槟州立法议会议长刘子健也提出几项议会改革的措施,首先就是开放州议会,包括设立全马首个由媒体组成的评估议会表现小组,来监督议员在议会的辩论水平和让选民掌握民选议员的议会参与。随后,民间团体也自发在面子书设立“槟州议会监督”的网页,让网友也可以监督各个议员的论政表现。

议会改革需政治决心

如同所有对旧制度的改革一样,议会改革开放需要政治决心,更需要公众的参与督促。一直以来,议会常让人觉得很疏远,对于州议会何时开会、开会讨论的议题也缺乏参与感,这正是因为过去议会只停留在精英论政的层面,不管议会内舌剑唇枪,公众还是难以参与。

议会改革的重要正是要打破精英主义政治,将议会转化为全民议会,让选民可以从获得咨询开始,然后监督议员表现,再而直接参与。

从延长口头咨询时间、成立媒体监督机制开始,这是槟城州议会改革的第一步,也是重要的一步。公众对议会的关心和投入肯定是改革的重要动力。我们要明白,选择能反映民意的代议士固然至关重要,但要是没好的制度配合,真正的改变仍然是难以实现。


李凯伦,1998年受到烈火莫熄运动感召而投入社会运动,曾担任位于香港亚洲学生协会秘书,创办动力青年,多年活跃于青年学生运动,第13届大选中选为槟州马章武莫州议员。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