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2 August 2012

兴权会与东马沙砂活跃份子 正式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Hindraf formalizes strategic partnership with Sabah, S’wak activists(更新)

兴权会与东马沙砂活跃份子
正式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作者:Daniel John Jambun (16 August, 2012)
译者:徐袖珉 (18 August, 2012)
来源:《Malaysia Chronicle》网站


【编者按语】兴权会主席瓦达慕迪在8月1日胜利回归国土,在两周内巡回了几个集居着庞大印裔族群的市镇,向兴权会骨干和印裔群众,汇报他被迫流亡国外所进行的活动,继续指导被边缘化的印裔族群为本身的权利和尊严而奋斗。

尤其难能可贵的是,瓦达慕迪在回国之后,特别强调,兴权会不仅为印裔族群,同时也为其他少数民族的权利和尊严而奋斗。在8月14日,就跟东马的两个非政府组织签署一份谅解备忘录,正式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为马来西亚半岛的印裔族群和沙砂两州的少数民族团结合作、共同对敌的斗争,提供了光辉的范例。

这份谅解备忘录的签署,不是一蹴而就的。兴权会与沙砂非政府组织的团结与合作,不是始于这份谅解备忘录。兴权会曾在2010年连同沙巴、砂拉越非政府组织领袖在英国伦敦,向英国国会议员汇报马来西亚印裔和东马人民备受压迫的情况(点击阅读相关新闻);在2011年连同沙巴、砂拉越非政府组织领袖在美国和欧洲汇报马来西亚少数民族备受压迫的情况(点击阅读相关新闻)。这份谅解备忘录的签署,标志着双方的团结合作的延续与发展。

东马的非政府组织领袖在这份谅解备忘录中提到的国阵统治集团利用“非法移民”或“外来劳工”转为“合格选民”以延续其统治地位的情况,必须迅速引起全国各族人民和民主党团的密切关注和群起抗争。

本文主图之外的插图,是编者所加的。

[Editor's note: Mr Waytha Moorthy, Hindraf's Chair, returned to his homeland victoriously on 1 Aug. Within barely two weeks, he met up with Hindraf's cadres and the Indian community at the roadshows held in several Indian-concentrated towns, to narrate his activities during his exile, and to continue championing the cause of the oppressed Indian community in the struggle for their rights and dignity.

He stressed that Hindraf should not only fight for the rights and dignity of the Indian community, but also for those of the minority groups. Such move is particularly commendable. On 14 Aug, Hindraf signed a 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MOU) with two NGOs from Sabah and Sarawak, for the purpose of formalising a strategic partnership. This has set a shining example for the unity and cooperation between the Indian community in Peninsular Malaysia and the minority communities in Sabah and Sarawak, in their struggle against the common enemy.

The signing of this MOU did not happen overnight. The cooperation among Hindraf and the NGOs in Sabah and Sarawak started long before the signing of this MOU.

In fact, in 2010, Hindraf together with the leaders of Sabah and Sarawak NGOs, detailed the plight of the oppressed Indian and Sabah Sarawak communities to the British Members of Parliament (click here to read the news).

In 2011, Hindraf and the leaders of Sabah and Sarawak NGOs presented the plight of the oppressed minority communities to various parts of the US and Europe (click here to read the news). The signing of the MOU symbolises the continuation and development of the cooperation among them.

The leaders of East Malaysia NGOs stated in this MOU that UMNO hegemony unlawfully converted "illegal immigrants" or "migrant workers" to "legitimate voters" with a view to preserving their ruling power. This has soon attracted the close attention of the people, and triggered protests of the people from all ethnic groups as well as democratic parties and various organisations.

All illustrations (apart from the main picture) were added by the editor.



兴权会——以自己是一个能跨越马来西亚半岛分界的特设非政治人权组织而感到自豪。它自喻为希腊神话中的九头蛇(许德拉hydra)。2012年8月14日,兴权会与沙巴及砂拉越的资深活跃分子,在吉隆坡签署了一项谅解备忘录。这项谅解备忘录的签署,正式建立起横跨南中国海的东马与西马两地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这个伙伴关系原本是一个长期运行但不拘形式的临时安排。

暂未对外公布内容的谅解备忘录将在9月16日生效。就在1963年的这一天,未经全民投票,也沒有真正的成文宪法的情況下,成立了新的马来西亚联邦,表面上把马来亚、新加坡、沙巴与砂拉越凑合成为“平等的合作伙伴”。

沙巴与砂拉越的活跃分子一直以来都持着这样的立场:马来亚与英国逼迫沙砂两州,特别是原住民与华族,加入马来西亚。殖民者无视砂拉越已经在1963年7月22日,沙巴在1963年8月31日已取得独立这个事实。其实,当地人希望享受刚刚赢得的自由,之后才考虑是否加入马来西亚。

上述备忘录的要旨是,马来西亚必须回到它的的基本事实,即马来西亚实际上是一个两重的联合邦:其一是马来亚联合邦 - 它是由马来亚各州属在1948年1月21日所组成的联邦,在1948年1月31日正式生效,并通过1957年8月31日“默迪卡”(独立)加以强化;其二是马来西亚联邦 - 它是在1963年9月16日,由马来亚、沙巴与砂拉越,所组成的另一个新的、更高一层的联邦,(尽管它未经全民投票,也无真正的成文宪法。两个联邦坚決支持世俗主义。因此,一股第三势力应该在马来西亚国会内崛起,追讨英国政府在这马来西亚领土上严重侵犯人权,所应负起的的责任。

兴权会主席瓦达慕迪兴奋地表示,“这是兴权会、沙巴、砂拉越与马来亚极具重要意义的日子”。8月1日,瓦达慕迪放弃政治庇护地位,从英国回到家园。他甘冒可能被逮捕、无限期拘留甚至虐待的风险,因为他为了推动马来西亚的人权,而到世界各地进行活动。

他说,“我们将帮助沙巴与砂拉越的活跃分子,首先对英国殖民政府于1963年将沙砂两州遗弃给马来亚的殖民统治者的罪行,进行集体诉讼,就好像我们代表印裔族群所做的一样。英国政府转移他们的殖民统治,是一项非常严重的违反国际法的罪行。”

瓦达慕迪在发布一份与来自沙巴和砂拉越的活跃分子联合签署的声明。

宪法的伪装

代表沙巴活跃分子签署备忘录的马来西亚底下的婆罗洲困境基金会(BoPiMaFo)主席丹尼尔•约翰•詹本(Daniel John Jambun)补充说,“与此同时,婆罗洲困境基金会与兴权会将推展“马来西亚宪法运动”(CoMaMo),以便实现一部有如当初《1963年马来西亚协定》所承诺的真正的马来西亚成文宪法。”

丹尼尔•约翰•詹本也是沙巴革新党(STAR)署理主席。他坚持这样的见解:在扩大马来亚联合邦,而不是组建新的联合邦的概念下,《马来亚联邦宪法》伪装成了现今的《马来西亚宪法》,马来亚联邦伪装成马来西亚联合邦。

他认为,马来西亚其实拥有一部不成文的宪法。它是建立在《马来亚联合邦宪法》及其他5份与宪法有关的文件和宪法惯例。 这些宪法文件等成了沙巴与砂拉越加入马来西亚的基础。

代表砂拉越签署谅解备忘录的公正党老将兼婆罗洲困境活跃分子保罗•拉惹 ( Paul Raja ) 补充说,“虽然我们沒有一部真正的马来西亚成文宪法,但中央政府不应该利用这一点,作为不遵循5份宪法文件和宪法惯例的借口。”

上述5份与宪法文件和宪法惯例分别是:《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柯柏特委员会报告书》、《马来亚、英国、沙巴、砂拉越政府级报告书》、《沙巴20条款与砂拉越18条款》以及承诺沙巴原住民宗教和传统习俗获得保障的“沙巴根地咬誓约石”。

兴权会主席瓦达慕迪指出,欲完成真正的马来西亚成文宪法,就必须成立一个横跨南中国海的东马与西马、掌握两地的政治分歧的过渡性中央政府。

隐议程

瓦达慕迪强调,这次与沙巴和砂拉越活跃份子签署谅解备忘录,并没有涉及任何隐议程。他更进一步指出,沙巴和砂拉越依仗着他们丰富的天然资源,包括土地,独自生存将会更好。当前的情况是,由于布特拉再也所实施的内部殖民政策,他们加入马来西亚使他们深陷贫穷的困境中。

瓦达慕迪说,“兴权会占据了沙巴和砂拉越的道德制高点。1963年,汶莱在最后一刻决定拒绝加入新的联邦,而在1965年,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联邦。看看这些国家现在成为了东盟成员国的情况,再想想沙巴和砂拉越的情况。这两个婆罗洲州属,如果脱离马来西亚,有朝一日也可能如新加坡或汶莱般达到高度的发展水平。”

与此同时,兴权会表示,他们所采取的相关策略,是根基于沙巴砂拉越脱离马来西亚,将冲击马来西亚半岛政权,从而希望迫使马来西亚当权集团理智地认真处理国内的种族歧视与种族两极分化的尖锐课题。

兴权会承认,如果两个婆罗洲州属脱离马来西亚,将会削弱布特拉再也统治精英的政治与经济规模,这对兴权会有利。

瓦达慕迪说,“我们也将协助婆罗洲困境基金会将沙巴和砂拉越遭遇的课题带入设立在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纽约的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尤其是华盛顿的美国国务院。我们拥有国际联络网,方便安排这些会谈。但是,我们对沙巴和砂拉越的内部事物及其动态,不会进行任何形式的干预。”

兴权会主席补充说明,兴权会将协助婆罗洲困境,使它能和瑞士的布鲁诺•曼瑟基金会等组织共同合作,处理源自沙巴和砂拉越的洗黑钱活动的紧要课题。

瓦达慕迪表示,“特别在911事件之后,已有国际法对付公共财产的偷窃,以及将见不得光的资金运出国外的活动。我们将想办法促使国际社会向涉嫌洗黑钱者与他们的家人、朋党和代理人发出国际逮捕令,并将他们的不义之财充公。之后,再促使联合国为相关财产设立国际信托基金,用以照顾沙巴和砂拉越人民。”

瓦达慕迪继续说,“上述的谅解备忘录也写明,一旦沙巴和砂拉越退出马来西亚联邦,还有其他方面的共同合作事宜。”

在还原马来西亚两重联邦基本性质的斗争中,瓦达慕迪认为应努力改变思维方式,引导人们重新认识。

拒绝布特拉再也

活跃份子异口同声表示,他们要布特拉再也(权贵们)远离沙巴和砂拉越。

丹尼尔说,“无论是在沙巴,砂拉越,或者是在马来半岛,我们不要布特拉再也(权贵们)插手干扰州内事物。我们不要他们来到我们的州内指指点点,或给无益的规劝,或向我们说教、或提种种要求,或对非法移民许下一些承诺,只为了获取他们的选票,并继续压迫和奴役我们。”

保罗表示,“布特拉再也不应该从各州属中获取他们不应该得的,或取得太多,或继续贪得无厌。如果布特拉再从各州属中获取他们不应该得的,或取得太多,那相关州属将变得非常贫穷。因为布特拉再也如殖民主义者般贪婪,如吸血鬼、寄生虫和水蛭般吸光了我们的非常有活力的血液,沙巴和砂拉越才会变成现在马来西亚最贫穷的州属。”

保罗哀叹道,国阵统治集团经常喋喋不休,说“把发展带给人民”,可是,我们看不到他们所谓的“发展”。如果有发展,为什么我们的沙巴和砂拉越会成为马来西亚国内最贫穷的州属?”

瓦达慕迪也同意布特拉再也(权贵们)应该在沙巴和砂拉越事物上有所表现,不能让我们光听他们高喊口号的声音。

瓦达慕迪说,“州内的资源属于州内的人民,不属于其他任何人。联邦政府万万不可为了贪婪而贪婪,或者是贪得无厌。马来谚语有云,‘别只顾喂乳给森林里的猴子,却把自己的孩子给饿死了’。”

第三势力

关于第三势力在马来西亚国会崛起的议题上,瓦达慕迪仅表示,一切尚在进行之中,但是,有关的活跃份子都承诺,他们将努力促使在沙巴和砂拉越的少数民族、保持中立者、原住民、基督徒与在马来(西)亚半岛的被压迫阶级团结起来,在国会内发出共同的心声。

在丹尼尔与保罗先发制人与附和下,瓦达慕迪否认有人可能批评,谅解备忘录是一份矛盾重重的文件。

他们认为,谅解备忘录具有灵活性,优先顺序处理各类斗争、大家为共同目而相互合作,根据下列原则工作:具有竞争性的不同选择,以先到先得为根基。

丹尼尔解释,“如果沙巴和砂拉越能够在马来西亚的情境内取得其应有的地位,我们可以重新考虑回到当时1963年7月22日,以及1963年8月31日,沙巴和砂拉越各自自决(Self-determination)的地位。但是,机遇正好相反,特别是由于在选民名册上的非法移民的缘故。调查沙巴外来移民的皇家调查委员会完成其报告之后,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将处理这个课题。


丹尼尔强调,在选名冊上出现非法移民为选民,那是布特拉再也对沙巴与砂拉越进行内部殖民统治的政策,目的是为了把真正的公民,尤其是原住民犯罪化、妖魔化、去人性化、中立化、边缘化、消灭、“灭绝”等,以便把他们排除在主流社会之外。

保罗附和丹尼尔的看法,呼吁沙巴和砂拉越人民团结起来,不应再任由布特拉再也和在马来西亚半岛的既得利益者分而治之。他们通过沙巴和砂拉越两地的本地代理人和傀儡为他们办事。

瓦达慕迪表示,“在道义上,我们找不到任何理由反对沙巴和砂拉越选择继续留在马来西亚联合邦。这意味着,我们(意指兴权会)只有靠着我们本身的努力,并寄望通过与沙巴砂拉越合组第三势力,为被压迫的贫困阶级的权利和尊严而奋斗。”

2012年8月14日(星期二),兴权会人民力量、马来西亚之下的婆罗洲困境基金会以及马来西亚平等宪法运动发布以上联合声明。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对下届大选意见书
英巫文译稿将在此陆续贴出

作为坚守“独立自主”和“与民同在”的立场的一个民间组织,人民之友在上个月对即将来临的第14届全国大选投票,发表了一篇以华文书写的意见书,题为:投票支持"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候选人": 反对巫统霸权统治!莫让马哈迪帮派"复辟"!。

这篇意见书的英文译稿,将在近期内在本部落格贴出。马来文译稿将在下个月内贴出。敬请关注!

我们希望,我们在意见书内所表达的对下届大选的立场和观点,能够准确而又广泛地传播到我国各民族、各阶层的人民群众中接受考验,并接受各党派在这次全国大选斗争和今后实践的检验。


The English and Malay renditions of Sahabat Rakyat’s opinions about next election will be published here consecutively

As an NGO which upholds “independent and autonomous” position and "always be with the people" principle, Sahabat Rakyat had released a Chinese-written statement of views with regard to the voting in the upcoming 14th General Election, entitled “Vote for candidates who are against State Islamisation: Oppose UMNO hegemonic rule! Prevent the return to power of Mahathir’s faction!”

The English rendition of this statement will be published in our blog in the near future whereas the Malay rendition will be published next month (November). Please stay tuned!

We hope that our position and views pertaining to the next General Election expressed in the statement will be accurately and widely disseminated and also examined by the popular masses of various ethnicities and social strata through their involvement in the struggle of the next General Election carried out by various political parties and their practices in all fields in future.


Akan datang: Penerbitan penterjemahan pendapat Sahabat Rakyat mengenai pilihan raya ke-14 dalam Bahasa Inggeris dan Bahasa Melayu

Sebagai sebuah pertubuhan masyarakat yang berpendirian teguh tentang prinsip "bebas dan berautonomi" dan “sentiasa berdampingan dengan rakyat jelata”, Sahabat Rakyat telah menerbitkan kenyataan tentang pandangan kami terhadap Pilihan Raya Umum ke-14 yang akan datang yang bertajuk "Undilah calon yang menentang Pengislaman Negera: Menentang pemerintahan hegemoni UMNO! Jangan benarkan puak Mahathir kembali memerintah! "

Penterjemahan Bahasa Inggeris kenyataan tersebut akan diterbitkan dalam blog kita dalam waktu terdekat manakala penterjemahan Bahasa Melayu akan diterbitkan pada bulan hadapan.

Kami berharap pendirian dan pandangan kami berkenaan pilihan raya kali ini yang dinyatakan dalam kenyataan tersebut dapat disebarkan dengan tepat dan meluas untuk diuji dalam kalangan rakyat semua bangsa semua strata sosial melalui penglibatan mereka dalam amalan pelbagai parti politik dalam pertempuran pilihan raya umum kali ini mahupun masa depa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