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3 January 2007

柔佛州“人民之友工委会”成立宣言


柔佛州“人民之友工委会”成立宣言
200199


【“大马人民之声”新山支会在2001年9月9日宣布第一届柔州人民之友工委会正式成立。

第一届工委是冯国华、赖运鸿、韩佑平、陈炳新、陈辛、陈传兴、罗明亮、许日义、姚和洋、谢映红、陈青、林文发、王志龙、王为胜、朱信杰、郑舒涵、吴振宇、陈顺杰、黄贵文、杨敦祥、罗家梁以及邓晓璇,共22位。工委会推举吴维湘与杨培根为顾问。

所有工委在当晚正式宣誓就职,并宣读以下宣言全文,准备在今后献身推动大马民主人权的工作。】


人权运动在18、19世纪局限在欧美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到20世纪扩展到世界各国,尤其是发展中国家。1948年《世界人权宣言》发表以来,成为国际人权运动的一面旗帜,把各种不同的人权运动,汇合成一股强大的潮流。半个世纪以来,我国的一些政党和民间组织在各个不同领域,推展各种各样争取人权的工作与斗争。到了1994年,国内才有超过50个积极先进的非政府组织,经过一番努力,联合签署了《马来西亚人权宪章》,为维护和发展大马人权工作而共同奋斗!

1965年2月13日, 是老一辈维护民主与人权的大马进步人士尤其是前劳工党人难以忘怀的日子。许多老一辈人士都还记得,当时的联盟政府为了维护与巩固对大马的统治,不断剥夺人民基本权利(也就是“人权”),不断采取逮捕和镇压行动。因此,当时主要由劳工党与人民党所组成的马来亚人民社会主义阵线(简称“社阵”),适应形势要求,而定下2月13日为“争取人权日”, 发动和领导了全国党员干部和群众,从各地集中到吉隆坡,在当天展开一场激动人心的示威游行,表达了人民长久以来积压在心头的不满和愤恨,创造了大马群众斗争的一个光辉范例。

20世纪60年代末,在联盟政府全面镇压的情况下,当时作为改革运动主要领导者的劳工党,决定抵制1969年全国大选。虽然没有明文交代,这个决定和行动,实际上等于是放弃议会斗争。基本上,大马的改革运动在“5•13”事件以后,进入一个相当漫长的低潮时期。这个时期,正是国阵政府在政治、经济、 文化、教育以及社会领域,贯彻种族主义与种族歧视政策的大好时机。这个时期,也就是以巫统为中心的统治集团实施和延续“新经济政策”的几近30年的漫长时间。

1997年金融风暴以后,马来族群普遍上有了新的醒觉,他们看清了新经济政策实施了30年,最大的得利者是统治精英和他们的朋党,这些人掌控国家资源,利用最好机会,累积钜大财富,无顾人民死活。马来中下层也跟其他族群一样,生活一天比一天难过。他们不得不怒吼了!巫统的根基于是动摇!

今天,以巫统为主导的国阵政府面对挑战、处境艰难,已有迹象显示,他们的统治精英正在部署,朝向独裁专制道路,一步一步走下去。在国外表现“反对霸权主义”的国家领导人,早已脱下外衣,露出他的霸权主义本色。近来,人们不断听说,“反对政府是犯法行为”、“游行示威不是我国文化”、“有人阴谋暴力推翻政府”等等,看来还有更多跟这种论调相配合的行动在后头。相信大马人民不会愿意看到,60年代的全面专横镇压、堵塞宪制道路的事件,又一次在国内重演。

尽管当权者耍弄恐吓、讹诈和欺骗等等伎俩,在一些情况下,能使他们的计谋得逞,其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政策,由于跟广大各族人民利益相对应,势必遭受越来越广泛、越来越激烈的反抗和斗争,最终一定彻底失败。这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事实和发展规律。

针对大马的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大马人民之声”主任柯嘉逊博士,今年2月间在国内非政府组织举行的会议上发表了一篇工作论文。《当今大马》电子报(Malaysiakini.com)在3月27日与28日,以《大马景观中的种族性的丑陋东西》(Racial eyesores on the Malaysian landscape)为标题,分为两个部分上网。

柯嘉逊博士这篇文章,是为了配合联合国在南非的德班(Durban)举行反对种族主义世界大会而写的,主要目的是,向全世界各个国家和人民,表达我国人民的明确合理的意愿和诉求。柯嘉逊博士在文章中,明确指出:当权者实行已久的“种族固打制”,是完全违反我国宪法精神的措施。柯嘉逊博士在文章中,提出关于政治制度、经济发展、社会发展、教育以及文化五大部分,总共35点意见和主张,希望所有渴望和平与自由的大马人民共同努力,反对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争取非种族性的解决方案。

“大马人民之声”是在1987年政府进行逮捕镇压 (总共扣留106人的所谓“茅草行动”)下的产物。它是由当时的政治被扣者家属支援团,联合一些被释放的政治被扣者以及人权工作积极分子,在1989年成立、旨在废除内安法令的一个组织。经过逾10年的努力和考验,这个当初始於单一课题活动的组织,如今已发展为大马人权工作和社会运动的其中一个领导组织, 在国内和国外受到肯定和认同。

70年代是我国学生运动的高峰时期,他们凭着满怀的热忱与理想,为当时的弱势族群及被压迫者请命。然而,这场运动却在联盟政府的高度打压下,面对了挫折。1974年 实施的大专法令,就是那个年代下的产物,也是这场运动的结束。由于当时的学运是一种突发性的不满运动,并缺乏长远性与组织性的策略,导致学生运动无法持续 发展及面对断层的问题。之后,学生运动经历了一段漫长的冬眠时期,一直到最近几年才出现一些较前进的学生组织。他们走出象牙塔,接触社会,并进行一些社会 批判与建设工作。这批新生代普遍上受到当时正蓬勃发展的非政府组织运动的影响。这些组织纷纷提出了建立自觉自主的公民社会运动,以壮大人民力量、制衡国家 政府。 一些相信以社区人民为主的草根性学生组织开始成立,并积极推动社区自觉自立的人民自救运动。

1998年 的烈火莫息改革运动,更进一步提升各族学生组织的团结,批判国家的贪污滥权及腐败。学生在这事件上目睹了执政集团如何滥用国家机关(警察、法庭、媒体等) 来打压政敌,凸显出政府的不民主以及严重侵犯人权法治黑暗的一面。学生也从中认识到有关加强人民组织工作(包括学生本身)的重要性,作为推动更长远的社会 运动的必要基础。一些学生组织也在回到校园后提出了有关结合学生运动与社会运动的需要性。他们也认为学生运动必须要以人民为主、以社区为基础,才能发挥实 际的力量。

除了“大马人民之声”的努力以外,一股来自工艺大学活动圈正成长中的学生力量更扮演了推动柔佛州“大马人民之声”的主要推动者。“大马人民之声”(新山支会)自成立以来,已推动了许多有关民主人权的活动,并协助那些受压迫者争取他们的权利。

为了适应当前形势的需要以及发展草根组织的工作,“大马人民之声”经过一个时期的酝酿与筹备今天在柔佛州正式成立了一个“人民之友工委会”。 这个工委会的成员,包括了前劳工党人、前政治扣留者、前职工运动者、华教工作者、社会民主人士以及大专知识青年。它的成立,意味着许多曾经积极参与、付出 不少代价(甚至准备献身)的老一辈的社会改革工作者,摆脱过去的迷思与苦闷,确定今后的方向和出路,一如既往继续进行他们尚未完成的工作;这也意味着许多 勇于追求正义、敢于改革社会的新生代,有着老前辈的扶持和帮助,今后必定更稳健成长壮大,而发挥更高的智慧和更大的力量。

“大马人民之声”(新山支会)谨此宣布:

(一) 这个工委会将会根据联合国通过的《世界人权宣言》及国内非政府组织联合签署的《马来西亚人权宪章》所规定的共同标准,并且按照世界人民在实践中发展起来的现代人权理想所确立的指导原则,为争取人权实现、推进人权运动作些努力。

(二) 这个工委会将会根据州内各地的客观形势和客观条件,先后成立一些“人民之友联络所”作为发挥带动作用的工作和活动基地;暂时没有条件成立“联络所”的地区,成立“联络站”(没有会所,借用住家或办公室或公共场所),作为各个地方(市、县或乡)人民之友联络中心,以便交流讯息;广泛吸收愿意为人 权而工作的人士,正式登记(填写申请表格)成为“人民之友”,作为“大马人民之声”和非政府组织的生力军。

(三) 工委会赞同“大马人民之声”主任柯嘉逊博士在《反对大马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争取非种族性的解决方案》这篇工作论文所表达的意见和主张;工委会赞同这些意见和主张,作为“大马人民之声”以至全国非政府组织及支持者的初步拟议的行动纲领;工委会将会跟全国非政府组织及支持者站在一起,继续努力,为丰富和发展这个初步拟议的行动纲领,作为应有的贡献。

这就是我们的宣言。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