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5 August 2012

瓦达慕迪的回归 振奋兴权会 Waytha's return rejuvenates Hindraf

 瓦达慕迪的回归 振奋兴权会 
——《自由今日大马》对甘尼申专访(二)
Waytha’s return rejuvenates Hindraf

作者:K Kabilan (July 31, 2012)
译者:徐袖珉(August 11,2012)
来源:http://www.freemalaysiatoday.com/category/nation/2012/07/31/waythas-return-rejuvenates-hindraf/

八打灵再也讯:流亡伦敦将近五年,兴权会主席P瓦达慕迪安排于8月1日(星期三)回归国土。

星期日深夜, 他从伦敦抵达新加坡, 目前他身在新加坡。新加坡马来西亚最高专员公署发给他一本马来西亚护照,方便他在归国途中, 免得面对障碍。

瓦达慕迪相信, 他一踏上国土, 很可能会被当局逮捕。由于他长期不在本国, 他的归国亮相重新唤起了兴权会支持者的强烈信念。

大部分支持者认为, 目前, 马来西亚正紧锣密鼓地迎接大选, 瓦达慕迪这时回国,正合时宜。这时机恰好让印裔族群的困境得以再次成为全国性议题。

兴权会顾问N.甘尼申在最近《自由今日大马》访谈中说,瓦达慕迪的回归预示着一名威望强大与意志坚定的领袖的崛起,他将领导印裔族群迈向更好的未来。

他说,“目前, 兴权会领导层不幸地出现严重的真空状态”。

他补充,“他回归国土,将振奋兴权会活跃分子的核心团队。”

甘尼申认为,在2007年11月28日,兴权会组织了吉隆坡街头大规模游行示威之后三天,瓦达慕迪就离开了国土. 他回国后将能 “说出被边缘化的印度族群处在目前的贫穷地下境況的真实故事”,尤其是他将能使全国广大被边缘化印裔群众相信他的述说。

“他的回归是超然于政党政治的,因此将受到人民热烈欢迎,更提供显著的机会, 团结广大的马来西亚印裔同胞。”

访谈中,甘尼申否认兴权会内部闹摩擦的传闻。他也解释了兴权会与人权党之间的关系。人权党是由瓦达慕迪的哥哥乌达雅古玛所掌舵的政党。

以下是甘尼申(左图)接受《自由今日大马》专访的内容摘要:

瓦达慕迪在8月1日回国, 将带来怎么的冲击?他在流亡期间有什么成就?

首先,他不是自我流放,他是被迫流亡的。他只是利用了那段流亡期间,替兴权会带来了巨大的利益。他此时此刻回国是合乎逻辑的, 并且也可考验政府继续逼迫他在海外流亡的意志。

瓦达慕迪的回归预示着一名威望强大、意志坚定、独立、有尊严且英明而值得信赖的领袖崛起,他将领导印裔族群迈向更好的未来。目前兴权会领导层不幸地出现严重的真空状态。

那些认识瓦达慕迪的人都认同, 他充满个性。他重归国土,将振奋兴权会的活跃分子的核心团队。设计与执行计划的后勤工作将更为顺利。他深刻了解先辈们的经历如何导致当今被边缘化印裔群众的贫穷处境. 他在这方面的深厚知识有助于兴权会说服人们,特别是全国被边缘化的印裔群众。他的回归将超然于政党政治,将受到人民热烈欢迎,更有显著的机会团结广大的马来西亚印裔同胞。

国阵与民联对兴权会起诉英国政府的事件,以及瓦达慕迪宣布回国的消息, 一直保持缄默。这点值得注意。这不表示他们对这些事不感兴趣。他们其实对这些事件非常关注。在最近2012年7月20日的烛光请愿活动中,举国上下要求政府发出护照, 让瓦达慕迪回国。当时所有的请愿集会, 都出现了人数不少的政治部便衣警员。有这必要吗?

兴权会主席P. 瓦达慕迪与兴权会实权领袖P. 乌达雅古玛, 各自扮演什么角色?

乌达雅古玛一直以来只是兴权会的法律顾问。在瓦达慕迪流亡国外期间,乌达雅古玛被本地媒体冠以“实权领袖”的称号。乌达雅古玛将继续担任兴权会的法律顾问兼人权党筹委会的秘书长。瓦达慕迪是兴权会的主席,领导和指示兴权会的一切活动。

兴权会内部是否闹分裂?

答案是清楚的: 不是,兴权会内部没有闹分裂。兴权会如其他团体一样,总会有意见分歧的时候。媒体总爱为此忙得不亦乐乎。

看看卡巴星(行动党主席)在回教国课题上的 “除非我死了” 的言论,再看看行动党所有的资深华裔领袖却对此保持缄默——难道他们內部闹分裂了吗?

看看最近伊斯兰党精神领袖聂阿兹,他恭贺巫统议员建议在柔佛州对所有种族实施断肢法。不久后,哥打拉惹国会选区伊斯兰党议员西蒂玛丽亚医生,在一项评论中提到,民联也将会为兴权会的目标斗争, 但是, 不从种族角度进行。兴权会的其中一项主要斗争目标是, 消除国家赞助的宗教至上主义政策。这点是跟伊斯兰党精神领袖要对各族群实施断肢法的愿望背道而驰的。那么,伊斯兰党內部是不是已闹分裂了?

在同一个课题上,马华总会长蔡细历抨击巫统柯美拉议员阿育拉末建议对柔佛州所有种族(穆斯林与非穆斯林)实施断肢法。国阵內部闹分裂了吗?

一直以来传闻, 慕尤丁和纳吉之间, 在巫统党内,对许多议题都唱着不同的调调。那么, 巫统是否已闹分裂,或者, 巫统党争即将爆发?

这个问题之所以会抛向兴权会,那是因为对兴权会进行诽谤者希望, 兴权內部会闹分裂和内讧。对这些人来说, 这样做会让他们觉得日子好过许多, 他们也就不必兑现他们许下的承诺, 而轻易取得印裔选民的选票。兴权会不会让他们得逞. 这只不过是他们的痴心妄想。

兴权会, 兴权会人民力量和人权党三者之间,有什么关系?

“兴权会”( Hindraf)是原名; “兴权会人民力量” (Hindraf Makkal Sakthi)是 “兴权会” 被政府宣布非法后使用的名称。两者之间没有不同,就如巫统与新巫统一样。

兴权会是由瓦达慕迪所领导的母会。人权党是兴权会的政治臂膀,由乌达雅古玛领导。兴权会已作出决定, 走独立自主的道路。

这是短期的措施, 为的是解决近期显露出来、采取不同策略的意见分歧。兴权会相信,时间将会证明不同的策略带来不同的成效或失误。事实上,瓦达慕迪归来后,兴权会将茁壮成长, 变得更加强大。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