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8 August 2012

兴权会领袖瓦达慕迪成功回归国土 继续为被压迫族群权利和尊严奋斗——组图(附:CJ.MY新闻视频报导)

兴权会领袖瓦达慕迪成功回归国土
继续为被压迫族群权利和尊严奋斗


组图 / CJ.MY新闻视频报导


当兴都权利行动力量(以下简称兴权会)今年7月初宣布,从2007年11月底开始流亡在英国的领袖瓦达慕迪主席,5年来在国外一直努力争取国际社会对兴权会及其斗争的关注和支持,7月2日完成了在伦敦法院的入禀程序,向英国政府追讨在马来西亚被边缘化的印裔族群的权益和尊严之后,他决定在8月1日回归国土。

此外,还有一份印上瓦达慕迪声明的传单,在印裔社会尤其是贫困阶层中流传。传单上写着“兴权会希望具有远见和无所畏惧的被边缘化印裔族群的领袖瓦达慕迪安全回归!”以及“新民主革命继续下去!”这样的不寻常的词语。

全国各族人民和各个党派于是都在密切关注两个问题:(1)瓦达慕迪是否能安然回归国土? (2) 瓦达慕迪回国之后,他本人和他所领导的兴权会今后走向又将如何?

今年8月1日中午12时许,瓦达慕迪和其妻女,在全国及柔州多名领袖和众多支持者的陪同下,一行20人分乘5辆轿车,从新加坡进入新山关卡回国。



【图1】左图显示瓦达慕迪离开新加坡,进入马来西亚前,在关卡柜台回答官员询问时留影。右图显示瓦达慕迪(右二)和妻女在新山关税及免疫大厦里等候出入境管理局官员归还护照时,转头与兴权会顾问甘尼申(左一)交谈留影。照片显示出入境管理柜台人员在检查瓦达慕迪护照之后说,“你是政府通缉人物”并要求他到办公室接受高级官员问话。瓦达慕迪断然拒绝之后被令下车等候发落,
该官员拿着护照离开柜台请示上司去了,瓦达慕迪此刻特意换上兴权会特制的橙色T裇。约莫30分钟后,回来把护照还给瓦达慕迪,让他顺利回归马来西亚。



【图2】瓦达慕迪进入柔佛新山之后,当天下午3时在甘尼申(中)和兴权会全国总协调杉卜林甘(右)陪同下,在新山奥斯丁山高尔夫球俱乐部(Austin Hills Golf Resort)召开新闻发布会。他在会上宣布,7月29日飞抵新加坡,翌日(30日)前往我国驻新加坡最高专员署,再一次向政府申请,而成功取回其国际护照,让他可以有尊严的回国。

瓦达慕迪表示,政府重发护照给他的事实证明,过去政府宣布兴权会是恐怖主义组织是毫无根据的指控,政府宣布兴权会非法是错误做法,应该立即纠正过来,让兴权会合法存在和运行。他在会上这么表示,“作为在马来西亚出生的印度后裔,我并不觉得我是一个独立自由的人,独立就是自由的意思,自由就意味所有的自由;作为一个第五代马来西亚印度后裔,我感觉到,我们的祖辈在1957年又遭遇由东姑阿都拉曼领导的巫统所主导的联盟政府的新殖民统治。”在瓦达慕迪看来,国家独立了半个世纪之后,印裔族群还是一直处在被压迫被奴役的悲惨困境(点击以下链接观看新闻发布会视频1:http://hindraf.org/news-statements/639-hindraf-1st-chapter-closed.html)。

瓦达慕迪还表示,随着他的回归国土,兴权会的斗争将进入第二阶段,也就是把重点放在要求政府正视我国印裔族群的困境,并迅速落实有效的解决方案。瓦达慕迪当下所说的政府,指明是国阵政府和民联政府。他说,两个政府都必须立即真正落实,协助广大被边缘化的印裔族群摆脱悲惨困境的政策和措施(
点击以下链接观看新闻发布会视频2http://hindraf.org/news-statements/641-2nd-chapter-begins-finding-the-cure.html)。



【图3】当天下午6时,柔佛州兴权会在哥打丁宜路边的乌鲁地南卡鲁玛廉曼(Karumariamman)兴都庙举行了一个约有400人欢迎瓦达慕迪回归国土的小型集会。在下午4时许,在庙前空地上已有兴权会的支持者张拉了多张自备的横幅以及兴权会的旗帜,准备迎接这名具有远见且无所畏惧的领袖——瓦达慕迪的胜利归来。其中横幅写着“兴权会是为被压迫、被压制和被边缘化的无声族群说话 ——我们关心他们应有的人权,不是统治集团的施舍” “我们要求平等的权利与尊严:给我们平等的机会吧!”、 “我们觉醒了,停止压迫和种族隔离”等标语,明确表达了兴权会和被压迫者的正义立场合理诉求



【图4】本工委会7名工委(皆为华裔)偕同“大红花之友”两位印裔代表也在欢迎会举行之前赶到,并准备了两条写上“柔佛州非政府组织:为被压迫族群权利与尊严奋斗!”的中英文大字的长形横幅,在现场张拉开来。这项决定和行动,除了表达对瓦达慕迪这名领袖及其所领导的维护被边缘化的印裔族群的权利和尊严的斗争的支持外,我们也希望通过与瓦达慕迪及其他兴权会领袖见面的可贵机会,传达我们作为一个在柔佛州为民主人权而奋斗的草根组织,对瓦达慕迪和他所领导的兴权会的一些期望。

虽然我们的力量非常薄弱、智慧也非常有限,我们诚恳地表示:我们希望能在柔佛州范围内,尽力配合兴权会在柔佛州以及全国所展开的维护被压迫族群权利和尊严的正义斗争,为我国各族人民(当然包括印裔族群)的新民主革命,提出我们的思考和意见,从而作出我们的努力和贡献。

虽然兴权会展开斗争的动机和目的,从开始到目前阶段,仍然受到一些党团或一些群众的质疑、排斥、诅咒、对抗甚至打击,我们诚恳地表示,我们希望兴权会能沉着、主动争取与所有反对巫统霸权统治、反对种族压迫、反对种族歧视,争取民主人权、争取民族平等的党团和个人的合作与团结,共同为维护被边缘化的印裔族群的权益和尊严而努力,也同时为受尽压迫的其他族群的权益和尊严而奋斗。只有这样做,兴权会才能兴旺起来,各族人民才能团结起来。



【图5】在下午5时30分,瓦达慕迪一行人抵达现场,这名久违了的领袖立即受到兴权会的成员与支持者的热烈欢迎,纷纷涌上前问好以及同他握手拍照。瓦达慕迪走到我们张拉的两条横前面,热情地同在场的工委们逐一握手和问好,我们大家都祝贺他胜利归来,场面显得非常温馨。遗憾的是,欢迎会即将开始,没有更多跟他谈话的时间。



【图6】欢迎会在6时左右开始,由兴权会柔州协调委员会主席Y.莫汉(中间站立着)主持,全国总协调杉卜林甘(左2)、全国主席瓦达慕迪(右3)与兴权会顾问甘尼申(右2)三人先后致词。其余二位为兴权会在英国的代表律师苏列斯Suresh Grover(右1穿黑色T裇者)以及拉姆纳拉雅南 Ram Narayanan(左1穿白色T裇者)。

全程都是以淡米尔语进行。



【图7】瓦达慕迪向与会群众简述了他在国外的一些工作情况、印裔同胞贫困悲惨的祸根以及兴权会面对的挑战。以下是摘自大红花之友代表P.Santa用英文记录、整理的讲话内容要点:

瓦达慕迪说,兴权会在2007年11月25日在吉隆坡向英国专员公署呈交关于马来西亚印裔族群困境备忘录,却遭到国阵政府的残暴镇压,是因为国阵政府害怕全世界人都知道马来西亚印裔同胞的悲惨处境。他到国外继续进行兴权会的斗争也是被逼出来。从2007年印裔觉醒行动以后,兴权会已经发展为一股强大的群众力量。

他说,在过去的三年里,他从印度南部、英国以及其他国家,收集到很多证据,这些证据说明居住在印度南部的先辈们是如何被欺骗而被带来马来亚的。举例来说,殖民者对印度先辈们说是带来马来亚、在种植园工作,但是,当他们来到这里之后,却被遣送去砍伐森林或建设基本设施。多数人死于过度劳累、贫病交迫。

他进一步说,英国殖民者向印度先辈们承诺他们可以分得至少5英亩的土地,但是,英国殖民者没有履行诺言,还借口先辈们来到马来亚的航行费用,必须从他们的微薄工资中扣除。为了长久留住这些移民,英国殖民者在垦殖区内建造了小小庙宇、简陋学校、托儿所以及卖椰花酒店铺。印度人的最低工作年龄从18岁降低到12岁。甚至,国家独立后,并没有任何人关注这些贫困的印度族群的存在和前途。

他最后说,虽然印度族群从英国殖民统治中解脱出来,却落入一个马来西亚的(殖民)统治中去。印度族群无法直接要求政府解决他们的困扰,他们唯有依靠他们的领导(如族群领袖)给予帮助。兴权会的斗争,唤醒了印度族群,并给他们以勇气。国阵政府却把兴权会描绘成恐怖组织,但是,印度族群不会接受政府的这种指控。现在,我们已经认识到我们痛苦的祸根,下一步就是由兴权会采取步骤加以处理。

瓦达慕迪最后指出:目前,国阵和民联,都在掌握政权。因此,现在是他们提升印度族群的责任的时候。媒体的期待,跟印裔族群的期待,是不相同的。媒体要知道,兴权会在来临的大选中将会支持谁,但是,印裔族群正在期待兴权会将会如何解决他们的问题。




【图8】欢迎会在7时左右结束。与会者都站立起来,合唱兴权会的会歌。这首印度歌曲(Tholvi nilayena ninaithaal)源自一部1986年的淡米尔电影 "Oomai Vizhigal",歌曲的内容如下:——

如果你认为失败是不变的,那么你怎么面对日后的生活?为什么我们践踏我们的先辈的梦想,认为这样的生活是一种沉重的负担?

我们也许已经失去了我们的权利与财产,但我们怎么能失去我们的精神与意志? 我们怎能忘记激励我们的精神和增长我们的智力的梦想?

日出(光明)就在不远地方,为什么你的心情那么沉重,在你的心中充满勇敢,为什么你的眼睛湿了呢?

那里有战争,那里就有流血,但你不应改变你的路线,让奔腾的热血,驱走所有的恐惧,我们的原则不能放弃。


唱完了歌,大家都依依不舍的离开会场。



【图9】最后,瓦达慕迪与兴权会在英国的代表律师苏列斯和我工委会部分成员及我们不认识的部分兴权会支持者一同在“柔佛州非政府组织:为被压迫族群权利与尊严奋斗!”横幅前拍照留念。左三起:吴志鸿、严居汉、梁碧琴、吕雅蕾、陈辛、瓦达慕迪、洪佩珊、苏列斯。

瓦达慕迪与其他兴权会领导表示非常高兴看到我们出席当天的欢迎大会,尤其是我们还准备了显眼的华英语横幅。他们也感谢本工委会对于兴权会的斗争的认同以及给予他们的支持,并表示希望大家日后可以更紧密的合作。来自英国的律师苏列斯也高度赞赏本工委会于7月23日发表的声明《瓦达慕迪被迫滞留国外,政府理应让他安全回归》

我们本来设想有机会跟瓦达慕迪进行较长时间的谈话,进一步了解兴权会当下提出的“新民主革命”的具体内容是什么,并在可能的情况下,提出我们在这些方面的思考和意见,给瓦达慕迪或兴权会参考;我们也希望能进一步跟瓦达慕迪交换一些关于国内被压迫民族如何在消除分歧、加强团结的基础上,更有效地反击巫统主导的国阵统治集团所实行的民族压迫、民族同化政策等问题的意见。我们认为,巫统主导的国阵统治集团,是我国各族人民(包括印裔族群)在当前阶段的社会政治运动的主要斗争对象,所有反对巫统霸权统治的族群、阶级、政党、团体或个人,不论肤色、宗教、性别或地位,都是可以团结的对象。我们应该旗帜鲜明地团结最多的人来反对巫统国阵霸权统治!

因为瓦达慕迪一行人还要驱车赶回芙蓉家园,出席另一场集会,我们无法跟他多谈,唯有等待另一次见面的机会。


CJ.MY相关新闻视频报导


注:请点击以上按钮()以观看视频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