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1 January 2009

董总应回到华教运动的正确道路上来!

作者:陈成兴

柔佛州两个民间组织,即柔佛州华校校友联合会与柔佛州人民之友工委会,在2008年12月21日在新山联合举办了一个“新纪元学院会否变质”论坛。这个论坛邀请董总主席叶新田或董总代表、前董总领导人刘锡通、年轻政治学者潘永强、年轻文化学者庄华兴以及资深律师杨培根,对有关议题发表他们的见解。

董总主席叶新田代表董总,拒绝了《论坛》工委会的邀请。叶氏在回应工委会邀请的亲笔签署的12月18日公文中说,“所谓‘新纪元学院会否变质’问题根本不存在,讨论该问题不具有任何现实意义”。董总拒绝派出任何代表出席有关论坛”发表意见,又不解释“新纪元学院会否变质问题根本不存在”的理由,让论坛参与者、华教工作者以及关心新纪元学院和华教前途的各界人士,感到失望和遗憾。

尽管如此,论坛的其中两位主讲人不约而同提出新纪元学院变质与董教总变质的不可分割的关系,以及后者比前者更为关键的独特观点和见解。
刘锡通说,“我个人认为,应从董教总目前扮演的角色去切入这个课题。我所以会从原来的议题,稍作调整为‘董教总会否变质’这角度去讨论,原因是: 董(教)总是整个华教(包括新纪元学院)的主导机构,只要董教总不变质,或自愿让其属下的新院变质,新院就不会变质”(引自其论文《新院母体之一的董教总会否变质》)。
潘永强说,“事变至今,现在问题不在于新院会不会变质,而是董总自身是否已经变质。如果在叶新田领导下的董总继续为所欲为,违章乱纪,偏离华教运动的利益与共识,那么未来变质的何止是新院,更可能是这一支国内历时最久远的母语教育平权运动,进一步呈衰败与分裂之势。届时不只董总将被一群社会边缘人所挟持,保守的政治力量也必定长驱直入,前景狼藉堪虞” (引自其论文《华教主权在民,董总不能垄断》)。

董总是否已经变质,伴随着新纪元学院会否变质的议题,成为我国华人社会和华教运动当前必须面对和解决的另一个更为重要的问题了。



一、董教总成为我国华教运动领导机构

董总,是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的简称,是马来西亚维护与发展华文教育的全国领导机构。它成立于 1954年8月22日,目前是由全国13州的华校董事联合会/董教联合会所组成。各州董联会的会员是州内的华文独中董事会及华文小学董事会。

在独立之前,我国各地华人社区,通过组织学校董事会创办及管理学校,在董总领导下,为了传承中华文化与捍卫民族教育,作出不可磨灭的巨大贡献。在独立之后,各社区的华校董事会继续在董总的领导下,抗拒联盟政府与国阵政府实施的单元教育政策和民族同化政策,为捍卫和发展母语教育与争取民主人权而艰苦奋斗。

50多年来,各州董联会和教师会团结在董总和教总的旗帜下,联合华人社会的各政党、团体以及各阶层人士,积极争取华教的生存与发展以至其他方面的民族权益。董总和教总,紧密配合,并肩作战,逐渐形成一个合称为“董教总”的中心组织,不仅作为我国华教运动的颇具权威的领导机构,而且在70年代以后,成为我国反抗种族霸权、争取民主人权的其中一个颇具影响、形象鲜明的非政府组织(也就是和“政府组织”相对的“民间组织”)的领导机构。

我国华教运动可以说从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至今,从未停止过反对政府在各个阶段提出的旨在消灭华校的报告书(如《巴恩报告书》、《拉萨报告书》、《拉曼达立报告书》、《阿兹士报告书》、《1997年内阁教育报告书》,反对政府在各个时期旨在落实“最终目标”(民族同化)的单元教育法令与相关政策的实施。在运动中,教总提出的“三大方针”,就是:一、合理的要求:要求本身应享的权利,绝不侵犯别人;二、合法的步骤;遵循法律,反对破坏;三、坚决的态度:不达目的,决不罢休。这三大方针,成为董教总长期秉承的抗争理念和路线方针。

在广大华人社会的支持和许多华教工作者的配合下,在林连玉、沈慕羽、陆庭谕、胡万铎、林晃昇、莫泰熙等人领导下,董教总这个华教堡垒在“维护华小,发展独中,申办华文大专院校,建立一个从小学、中学到大学的完整的华文教育体系”等等斗争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并取得了不小的成果。这个堡垒,遭遇敌人从内部进行分化和破坏,以及从外部展开围剿和进攻,经历了整整50年的光辉岁月而没有被摧毁。


二、叶新田入主董总“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叶新田从2005年6月担任董总主席之后,打着“调整组织结构”的旗号,对董总行政部和董总全国华文独中工委会及其属下的学务委员会,进行所谓“精兵简政”的以下措施:

1、 2006年初成立人事征聘小组,取消莫泰熙作为首席行政主任的职权,尔后以莫泰熙“已达退休年龄”为由不予续聘,并通过组织手段对内对外抹黑莫泰熙,以期断绝他继续为华教作出贡献的机会。

2、 让“临时三人小组”取代莫泰熙掌管董总行政部长达半年之久,尔后聘请已逾退休年龄的邝其芳担任首席行政主任听命行事。粗暴无理的处理手法造成行政部士气低迷和人才流失。

3、 2007年底起,超过半数主任先后离职,考试局、体育局、课程局、师资教
育局、学生事务局、技职教育局及人力资源局呈现群龙无首,严重打击独中教改的推展。

4、 直到如今,考试局主任之职仍然悬空,体育局惨遭撤除,技职教育局由助理替任,课程局由原庶务局主任接管,师资教育局、学生事务局、电脑局由新人上任,人力资源局由财务局主任兼顾。

叶新田成功迫使莫泰熙和他重点提拔以推行独中教改的一批年轻行政主任离退之后,就把他的“改革矛头”指向新纪元学院院长柯嘉逊以及行政与学术主任,主要步骤如下:

1、 在2008年6月14日第三次理事会仪中,通过法律顾问饶仁毅根据新院理事会章程,理事会议没列明行政与学术主任得以列席会议,宣布各主任不准列席会议,把14名主任赶出会议室,从而取消新纪元学院各主任历来都列席理事会议的传统,破坏已经确立的校园民主参与的惯例。

2、 在新纪元学院要求召开理事会议的当天(即2008年11月8日),迳自召开董教总教育中心执行董事会议,越过新纪元学院理事会作出以下决议:1、委任6名博士成立“院长遴选委员会”。这个“院长遴选委员会”竟然在短短5天内作出潘永忠博士出任院长的推荐,由董教总教育中心在11月13日发出文告宣布委任即刻生效,并从2009年1月起履新。这个决议,就是赶走柯嘉逊的决议。

3、 董教总教育中心董事会议议决,收回新纪元学院理事会对支票签名权的决议,而且没有照会理事会,破坏了10年来院方和董事会双方联暑、互相制横的财务管理机制。

叶新田入主董总以后的行径,套用一句华人常用成语来形容,就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说白了就是:叶新田表面上打着“收回董教总主权”的旗号,实际上干着从华教最高堡垒清除华教运动的忠贞领导人和干部的勾当。


三、前老左及代表人物极力维护叶新田

叶新田的上述行动,引发了一场至今历时已逾半年的“新纪元学院风波”。这场风波,开始是董总主席叶新田与署理主席邹寿汉和他们的跟班、文棍,利用有关事件的“表面现象”和“枝节问题”大做文章,或捏造“新院发生令人不安的财务状况” 等虚假消息,刻意让人们误以为新纪元学院发生了雇主与雇员之间的“合约纠纷”,或让人们怀疑是新纪元学院发生了以叶新田为首和以柯嘉逊为首的两个派系之间的“权力斗争”。

随着事件的深入发展,学生、家长、校友、赞助人以及许许多多关心新纪元学院和华教前途的社会人士,逐渐认识到这场风波,涉及放弃或坚持新纪元学院已经确立的“学术自由、校园自主、学生自治”的办学理念之争,涉及放弃或坚持新纪元学院作为反对单元教育和民族同化政策的民办高等学府之争,涉及放弃或坚持新纪元学院作为我国华文高等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争。它显然不是什么人所谓的“校园闹剧”,而确实是另一波具有更大且深的社会意义的华教运动的开始。

尽管有些人处心积虑,把这场风波说成是几个人胡搞的“闹剧”,并期待它早日“收档”,或者说这是华教的“内部纠纷”,主张董教总“有权处理”,这场风波却不按照这些人的意志而“收档”或“平息”,反而因为它是攸关今后我国华文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前途的一件大事,加上国内华文报章和网站以及电视华语新闻节目的不断的报导与评论,已经引起我国华人社会的广泛关注和巨大反响。

眼看着叶新田为首的董总当权派一意孤行,柯嘉逊和他的团队含冤离去,或将造成华教面临一个可悲局面,由我国华人社团的最高领导机构——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总会(华总)领航,扩大到数个与华教相关的团体和个人,在2008年12月29日组成了一个名为“华总新院事件委员会”,并宣布:这个委员会,除了响应华教元老沈慕羽的号召外,希望通过与双造的当面坦诚讨论,厘清事实,并对发展新纪元学院提供建设性的意见。至于能否落实委员会所设订的工作目标,让我们拭目以待。

这次的新纪元学院风波与前老左(这里当然还可以区分为真左和假左)有着密切关系,因而导致我国华裔左翼自上个世纪60年代因斗争路线分歧而决裂和分化之后,在现阶段再一次决裂和分化。这种特殊情况,已引起我国华社华团领导人的关注和重视,也引起了一些政治和社会学者的研究和探索。

一些前老左在新纪元学院风波中有着怎么样的表现?只要看看那些由前老左主导、先后在各地组织的所谓“捍卫董教总主权行动委员会”所发表的言论和所展开的行动,就能完全明白。这些人的言行,散见于国内各大报章和《独立新闻在线》、《当今大马》网站,其中的主要文件资料,也已由自诩为“民间文史工作者”的万家安收集、编撰、印制成册,名为《怎么看》,至今已出版一、二集,大量免费派送。在这里无须赘述。

值得一提的是,编写马共历史和主持“21老友”网站言论的方山,特地为新纪元学院风波事件,写了一篇题为《平息风波,迎接华教发展新时期》的文章。 这篇文章,已经在他们内部流传了一些时日,对21老友和一些前老左来说,无疑是一份重要的“指导性文件”。经过反复思考和修改,它终于在2008年12月9日《独立新闻在线》,以“特约评论”的专栏形式发表,旨在对全国党团和华教人士发挥其影响作用。两天之后(即2008年12月11日),一名受人(尤其是老友们)尊敬的民权工作者和专栏作家李万千,在《当今大马》的专栏上,发表了题为《叶新田的辩护士》的文章,对方山的那篇言论作了猛烈的批判。

李万千坦率指出,方山无视叶新田等人破坏及分裂华教的客观事实、无视舆论界对叶新田等人的诸多批判,反而把叶新田等人美化为“务实路线”的执行者。“挺叶”挺到这种地步,简直令人不敢相信!

作为前老左的一个代表人物,方山竟然如此为叶新田辩护————

1、 闭门造车,杜撰虚拟的办学理念的争论

事实显示:新纪元学院风波,是反映新纪元学院是否需要“改弦易辙”?也就是说,新纪元学院原本的办学路线和方针,是否必须放弃或作出改变,去迎合政府的政策和需要?华社必须作出决定”。这是自新纪元学院成立以来一直不断面对的“单元教育政策下的老问题”,不是方山所说的 “新时期出现了新问题”。

方山脱离实际,作出违反事实的分析和判断,闭门造车,杜撰所谓“办学理念的争论”,说什么“(以柯嘉逊为代表的)一方认为必须突出政治,以便把高等学府办成搞社会运动的政治平台;(以叶新田为代表的)另一方则主张包容各种思潮,钻研各门学术的高等学府理念,采取‘关心政治,超越政党’的华族本位的务实路线”、说什么“这就是新纪元学院风波爆发的一个深层的原因”。

方山还说,“当今,如果想在学府之内突出政治,甚至强调建立党派色彩的行政团队,以此展开‘社会运动’,其后果将会如何,必须三思!” 柯嘉逊或其团队成员之中,什么人、什么时候提出过在新纪元学院“强调党派色彩”的办学主张?请列举事实、拿出证明来吧!实际上,根本就没有发生过像方山所虚拟的那种“办学理念的争论”!

方山竟然胡说八道到如此地步!他这样做—— 一方面往柯嘉逊等人身上抹黑,另一方面在叶新田等人脸上贴金,居心何在,不言而喻。

2、故意歪曲,贬损华教硬骨头的坚贞形象

实践证明:已把半生时间和精力献给华教的董总前首席行政主任莫泰熙,在领导独中工委会和独中教改,以及参与华教运动的其他工作,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柯嘉逊作为一个纯受英文教育的社会学者,也像莫泰熙一样,把他一生最宝贵时间献给华教,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协助发展全国独中,为独中生到外国升学开辟管道,90年末接任新纪元学院院长,为发展新纪元学院成为华教完整体系中的高等学府,为贯彻新纪元学院作为华社民办学院的办学理念,为确保新纪元学院不会变质成为一间以营利为目的的私立学院,而鞠躬尽力,其功绩也是有目共睹、不可抹杀的!

实践证明:因为莫泰熙和柯嘉逊两人始终坚持他们绝不妥协的三大原则:一、捍卫母语教育;二、争取民主精神;三、维护基本人权。为此,近10年来,他们两人,一直被国阵特别是巫统霸权集团,列为巫统和国阵政府的“眼中钉”,非拔除不可。

方山却非常露骨地宣扬他的妥协主义精神,说什么“即使华教运动过去在为基础教育、中等教育而斗争的激荡时期,前辈们也不是抱着‘一概不妥协’的态度。其实,‘一概不妥协’,很难说是‘硬骨头’,在很多时候它还会有反效应,不能顾全大局,无法忍辱负重”。

方山还特别强调,“争取朝野各种力量(包括来自执政的国阵、民联、在野党、非政府组织、友族人士)的支持”、“在为此目标而奋斗时,要灵活运用既有‘争取’又有‘妥协’的两手,不能‘一概不妥协’”(以上两节引文,见于其文《平息风波,迎接华教发展新时期》)。

在方山眼里,莫泰熙和柯嘉逊等人都是只会抱着“一概不妥协”态度的大傻瓜。难怪李万千嘲讽说,“好像这些人被清除是活该,只好含冤认命,才算是‘顾全大局’、‘忍辱负重’”。方山为了推销他的“不能一概不妥协”论,而故意歪曲华教老前辈的斗争精神,贬损华教硬骨头的坚贞形象。真是可悲!

3、回避事实,为董总当权派的言行辩护

方山为了让人相信和接受他的“平息风波,迎接华教发展新时期”的主张,回避以下事实:

(1)叶新田“排除异己”:在2006年迫使莫泰熙和他的团队离开董总,以及在2008年迫使柯嘉逊和他的团队离开新纪元学院,从而打击和破坏了华教运动的有生力量,铲除和消灭华教堡垒坚贞领袖。

(2)叶新田“刚愎自用”:拒绝调解小组的工作和建议;漠视两位董教总顾问沈慕羽和张雅山提出的 “维持原状,继续调解”的和解方案;漠视其他华教元老胡万铎、陆庭谕等人,以及全国各地许多有代表性的团体和个人支持和解方案的苦心和努力;漠视新纪元学院学生、家长和教职员和校友的愿望与诉求。

(3)叶新田“违规操作”:迳自召开董教总教育中心执行董事会议,决定成立“院长遴选委员会”。由 “院长遴选委员会”推荐潘永忠博士为院长人选,再由董教总教育中心宣布委任潘永忠博士为院长,即刻生效,并从2009年1月起履新。这个越过理事会作出的“聘请潘永忠,赶走柯嘉逊”的董事会决定,违反了《新纪元学院管理规章》。

(4)叶新田“引狼入室”:上任不久即委任身为马华党要、州行政议员的一名律师,为董总的法律顾问;在新纪元学院风波期间,默许或指使邹寿汉公开邀请马华在政府高教部的副部长插手干预新纪元学院学术认证与相关事务,以赶紧迎合政府实施的单元教育政策和民族同化政策。

(5) 叶新田“借刀杀人”:董教总教育中心2008年9月26日发文告说,如果有人要歪曲事实,董事部考虑发表有关资料,把课程和财务管理方面令人不安的一些事实公诸于众;默许或指使邹寿汉在11月2日董总特大会议当天,先与出席的各州代表举行会议,宣布新纪元学院有一笔930万零吉款项不知去向,还有一笔280万零吉存款利息不知进了谁的户头而影响、促使各州董联会代表通过决议赶走柯嘉逊。

(6)叶新田“盗名欺世”:挂着为人诟病、受人质疑的“博士X3”(借用评论人杨善勇的“专用语”)的“学术资格”——被美国法院判定不合法的野鸡大学,美国Kensington University的哲学博士学位(1991)、教育博士学位(1993)以及在极短时间内取得澳洲Southern Cross University企管博士学位(1998),却毫不羞愧、硬撑到底;面对学生家长、社会人士发出 “不要炫耀假学历的人来教育我们的下一代”、“不要没有道德诚信的人来领导我们的学府”的呼声,却装聋作哑、默不吭声。

方山回避以上事实而极力为董总当权派的言行辩护,主张“平息风波,迎接华教发展新时期”终究只是一句没有意义的空话。实践已经证明:方山从革命的知识人,变成“陈老总”(前马共同志对党总书记陈平的一个称呼)的辩护士;实践将会证明:方山从“陈老总”的辩护士,沦为叶新田的辩护士。


四、叶新田等人背离华社办学路线方针

以叶新田为首的现任董教总领导人在背离华社办学路线方针上,有哪些具体表现呢?

1、强调“学术认证”,迎合政府制定的政策和法律

前董总领导人、资深律师刘锡通说,“这次董教总教育中心以及新纪元学院出现的争论,主要源头是一小部分现任董教总领导人在行为、举止、言论以及思维上,明显地表露出,他们很想乖离董教总的传统理念和价值观,去迎合政府制定的政策和法律的要求”(见于刘锡通《董教总领袖乖离传统理念》,载于2008年10月20日《东方日报》名家版)。

当年华教人士为了争取和落实华文高等教育的目标,被迫接受1996年私立大专院校法令(Akta 555)及1996年国家学术鉴定局法令(Akta 556),成立新纪元学院。法令规定,除了中文系课程用中文教学外,其他课程须以英文教学。有关法令还规定学院颁发任何证书(sijil)、文凭(diploma)或学位(ijazah)必须取得国家学术鉴定局规范的最低认证(2007年改为必须取得最高认证akreditasi penuh)。一切都遵守或顺从现有法律和政策,以后的新纪元学院,必然像我国现有的“华文”国民型中学变成国民中学一样,也必然像昔日的新加坡南洋大学(南大)变成南洋理工大学一样,完全失去它原来的作为民办华文学府的精神面貌。

10年来,柯嘉逊一直都遵循华社和董教总的传统办学理念,为新纪元开办新课程,柯嘉逊也一直不愿迎合国阵政府单元教育政策的需要,不敢忘记新纪元是作为母语教育完整体系的高等学府,尽心尽力奉行多语政策、按部就班开设适当课程,与国外许多大学取得联系,为新纪元学院毕业生畅通更多管道,他们不仅可以将学分转移到西方国家的大学,也能到中国(包括台湾)的顶尖大学深造。

刘锡通说得好,“如果法律是公平合理,其背后没有不良的政治动机,我们就应该遵守。相反的,如果法律是与社会正义和基本人权背道而驰,我们就有权力出来反对和抗议”。他举例说,“法律要求我们学术上必须维持某种水平,以及教职员应具某种资格和比例,我们就应该遵守;如果法律要求我们放弃母语教育的基本人权,我们就万万不能接受。”。他还说,“为了坚持这信念,我们的先辈即使牺牲公民权或遭遇牢狱之灾也在所不辞”(见于刘锡通《董教总领袖乖离传统理念》,载于2008年10月20日《东方日报》名家版)。

以叶新田为首的一小部分现任董教总领导人,为了争取政府对新纪元学院各种科系的承认和早日升格为大学,他们不惜放弃董教总成立50年来一直坚持的立场,不惜动员一些别有居心者污蔑柯嘉逊非法办学(指某些课程不申请认证)损害学生、家长的前途和利益,以及捏造事实,指责柯嘉逊扣压一封由高教部长拒绝新纪元升格为大学的信,召开新闻发布会大事渲染,误导社会人士声讨柯嘉逊,掩盖他们(这一小部分现任董教总领导人)顺从和遵守政府高教部的所有指令和安排、全面接受课程认证的不合理规定,彻底改变新纪元学院作为多元文化的民族教育高等学府之一的地位,准备把我们的传统文化支解破坏的丑恶行为。

2、 凸显“功利思想”, 促成新纪元学院走向商业化

刘锡通说,“现在董教总领导层出现的问题,主要是由于他们的功利思想太过浓厚,认为只有受政府承认或认证的学科,学生才有出路,学院才能赚钱;有了钱,学院才能生存、才能发展。因此,他们主张符合商品市场的办学方针,迎合消费主义的口胃,依循政府制定的法律规章行事”。

刘锡通还说,“一些不管政治性目的的商人,用商业性的目的去与政治性目的配合,尽力迎合消费市场以获取巨利,自然就能把硬体和软体建设做得好,使到董教总领导人凡心蠢蠢欲动,也要走教育商品市场化的路线” (以上两节引文,见于刘锡通《董教总领袖乖离传统理念》,载于 2008年10月20日《东方日报》名家版)。

理解刘锡通的上述分析,就不难明白以下事件所包含的意义:

(1)2001年丰隆集团献议捐赠其属下公司在雪邦的其中100英亩土地,作为发展为新纪元大学校园之用。丰隆集团的这个捐赠计划,在当时华人社会的确振奋人心,却因遭遇国阵政府的阻扰而被迫取消了。到2005年末双方就此搁置了关于捐献土地发展新校园的会谈。叶新田入主董总之后不久,迳自与丰隆集团属下公司开始了新的谈商。

(2)在2008年大选前,作为董教总主席的叶新田,一方面宣布董教总在这次大选中,不提诉求,保持中立,另一方面却率领董教总其他董事成员,在马华公会时任会长黄家定的安排下,到马华大厦与丰隆集团总裁郭令灿所率领的其集团公司代表,签署内容至今尚未公开的备忘录。据说该备忘录约定双方关于发展雪邦新纪元校园的合约将在3个月内签署。叶新田等人不愿向新纪元学院理事会、院长和教职员作出交代,引发成为新纪元学院风波的其中一个争论问题。

(3)叶新田当时身为董教总主席,在国州大选即将举行的关键时刻,竟然毫不含糊作出违背华人社会意愿和华教运动立场的举动,其目的显然是,让华人社会看到马华与董教总已摈弃前嫌互相合作,从而使华人选票投给国阵(马华)。除此之外,也使一些有识之士对叶新田等人热中雪邦新校园的表现,产生以下“另类”联想——

“新纪元学院在未来可能沦为私立和盈利丰厚的“学店”,一班人正在深谋远虑,为新院“淡化”华教色彩,为新院“边缘化”其衔接独中统考文凭,为“转型”铺路,建立一个教育大企业的产品为目标”。

“与此同时,丰隆捐献大片沼泽新校地,预计需要“特别”庞大经费,华裔社群恐难支撑的情况下,更有合理化的说辞邀大企业“共同”发展,加速“学店”化的进程水到渠成”。

“这块沼泽地充满‘商机’,单是清理沼泽地段,除草填土、打桩、建校等工程,皆是千万上亿令吉工事,任何人掌握这项发展权,都有‘十年工程,百年收益’的‘看头’”(以上三节引文,见于林风《新院风波“另类”联想》载于2008年10月8日《东方日报》龙门阵)。

难怪华社目前普遍流传着这样的说法:叶新田好像是跟丰隆集团谈判和签署发展新纪元校园的“联营协议”;以叶新田为首的董总领导包揽一切,正在为新纪元学院走向商业化,为实现他们(董总一小部分领导人)最终与大财团联营发展新纪元大学的梦想,从中谋取巨大利益和财富,蛮干到底。

“不管以后历史怎么写,我是一定要这样做下去的!”这正是叶新田在目前阶段的内心写照。所有关心新纪元学院风波和华文教育前途的人们应该怎么办呢?


结语:董总应回到原来的正确道路上来!

答案很简单————

叶新田从2005年6月担任董总主席以后,如上所述,排除异己,刚愎自用,违规操作,引狼入室,借刀杀人,盗名欺世,已使我国华教运动的堡垒遭遇了前所未有的、从内部发动的严重破坏。

为此,叶新田必须马上下台!董总应回到原来的正确道路上来!选出有远见、有原则、有魄力而又“众望所归”的领袖,新纪元学院风波才能平息,华教运动才能发展,华文教育才有前途。

本文的上述结语,也许就是关心新纪元学院风波和华文教育前途的人的共同心愿!个人衷心希望:这个众人心愿,能够早日实现,善莫大焉!
(2009年1月初完稿)

本文是作者在主持2008年12月21日(星期日)假新山统一大酒店举办的“新纪元学院会否变质”论坛之后,针对该论坛所议论的其中关键问题而发表的论述。作者申明:本文仅为个人见解,并不代表任何团体单位的意见。
陈成兴 / 2009年1月6日

http://chenxin5588.blogspot.com/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