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30 August 2014

谁拥有林清祥手稿的版权?

 谁拥有林清祥手稿的版权?

陈华彪律师

【《人民之友》编辑部按语】本部落格张贴《林清祥<答问>遗稿片段》遭遇林清祥的弟弟林清如委托律师发出将会采取法律行动对付的消息,不仅引起了国内民主党团和民主人士的关注和议论,而且也引起了许多被新马统治集团驱逐出境或因政治流亡而散居国外(主要是香港、中国、英国、澳洲等地)的民主人士的留意和反响。

上世纪70年代流亡英国、现居伦敦执律师业的陈华彪,日前通过电邮发出一篇以英文撰写的题为《谁拥有林清祥手稿的版权?》(Who owns the copyright to Lim Chin Siong’s writings? )的文章,表达了他对有关事件的关注和意见。在他看来,这是一件非常不幸的事,因为社会人士的注意力被引到手稿的版权课题上,不去讨论林清祥手稿的内容。

陈华彪是出生在如切(Joo Chiat)新加坡人。他是20世纪70年代时期的学生领袖。 1974年任新加坡大學學生會主席。因支持裕廊工人争取权益、反对人民行动党控制工会,被控煽动刑事罪而在1975年陷身囹圄。1987年被人民行动党政府诬告為“馬克思主義陰謀"的幕後主謀,而被迫流亡国外。在他流亡期间,他的公民权(新加坡国籍)被取消。时至今日,他仍然被禁足于新加坡。

以下是陈华彪撰写的《谁拥有林清祥手稿的版权?》全文的华文译文。此译文若与原文(英文)的含义有差异或抵触,则以原文(英文)为准。

马来西亚《人民之友》部落格(以下简称人民之友)与林清如之间关于转载已故林清祥手稿的争端是十分不幸的事件。这是因为这件事情极有可能玷污新加坡最负盛名和备受尊敬的左派偶像的集体记忆。

林清如是已故林清祥的胞弟。他宣称,人民之友转载其已故兄长林清祥的一篇手稿是侵犯他(林清如)的版权。

报道引述林清如的话说,他花费了十万新元出版这本442页的回忆录,其中还另外包含(即附录)了林清祥的手稿。这本书总共印了八千本。中文版的《我的黑白青春》在2014年7月出版发行。

作为版权的拥有者,如同所有的产业业主,在法律上是可以积极地去维护本身的利益的。因此,当他发觉《林清祥<答问>遗稿片段》未经他的允许就转载于《人民之友》网站时,他的律师马上发出将会採取法律行动的警示。

从法律的角度来看,林清如或许有“请求权”(cause of action)。但采取诉讼的方式未必是最审慎的做法。我本身是一名律师,我常常会劝告客户尽可能避免诉讼。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版权纠纷。双方的动机並不为了錢财。林清如宣布将把卖书所得的利润捐给在马来西亚的母校。作为出版商和作者,他对未经授权就转载林清祥手稿会对书本销路产生不利影响的顾虑是理所当然的,也是可以理觧的。

然而,在另一方面,即使人民之友具有宣传林清祥遗稿的一个狭窄目的,它也是一个具有同样的利他主义的非营利网站。双方所争执的就是这名在政治生涯全盛期被预定为新加坡首位总理的林清祥的知识产权的处理。不幸的是他的政治生涯因遭遇不经審讯的监禁、流放而缩短。从他回返新加坡之后,一直保持沉默,直到他撒手人寰。即使在他逝世之后,他的战友们也不得不在吉隆坡为他举行追悼会。

不管生前还是死后,林清祥都遭受新加坡政府的诋毁中伤。大约在1992年,当他拟好这份手稿时,他对一位挚友谈起,这份手稿一旦发表,他可能会再次被流放,然而手稿最终没有发表。直到他逝世十八年后的今天,这份手稿终于和世人见面。当手稿出现在林清如的书中,人民之友就捉紧时机转载並注明来源,但没有得到林清如的许可。人民之友的座右铭似乎是 :发表后被赞及 / 或发表后被控。

大众对林清祥手稿传播的兴趣远远超过对林清如回憶录的可能的兴趣, 我希望这样的说法,不会被当成对他不敬。政治性回憶录的销路,尤其是中文版,一般上不超过2000千本。把他自己的回憶录和他兄长的手稿合併在一本书里,林清如的书便能有更广泛的读者群。这是出版商精明而令人称道的行销策略,更何况两篇文章又是互補的。凭着自身的能力,在50与60年代,林清如身为学生及后来当上工运领袖,他付出了贡献和作出了牺牲,並遭遇不经審讯的拘留长达九年。他的传奇故事对了觧新加坡和左翼运动历史是一样重要的。

人民之友是从公共集体权利和正义的角度来辯解。他们主要的论点是:林清祥是马来亚(包括新加坡)反殖民族觧放运动的领袖。林清祥的著作是这历史遗产不可分割的一部份,因此应该让大众广泛分享。人民之友的论点在政治上是极具吸引力的,但法律和公正往往是不同的两回事。虽然人民之友的论点令大多数律师紧皱眉头,却是被新马那个重要时代的许许多多政治参与者,以及之后继续深深拥护林请祥的支持者所认同。对林清祥以往的同志和忠诚的支持者而言,版权法的细节不外是资本主义的概念,而林清祥则是左翼、倾向社会义运动的领袖。

只要林清如能证明拥有他兄长手稿的版权,人民之友若以政治遗产共有权来抗辯将不会在法庭得到好处。如果林清如真的把他的威胁落实並提出控诉,除非奇跡显现,人民之友或将遇到麻烦。

在现今的网络空间的年代,网民倾向爱好自由与免费资讯。法庭的步伐却慢得像蜗牛一样,反之在网络空间,资讯是不可阻挡的,运转迅速而自由,有时难以捉摸,任何阻挠这类资料传播的企图必遭到网民迅速和严酷的批判。

就举个例子,不久前,以伦敦为基地并在过去一直极负盛名的左翼出版商劳伦斯与威徳哈(Lawrence & Wishhart)发了一封类似的律师信給美国的一个激进的非营利性质网站,要求他们将五十部Lawrence & Wishhart多年拥有、精心翻译、曾在1970年代出过精装版並于日后数码化的马克思与恩格思全集的电子文档撤下后,遭到超过四千封恶意郵件的轰炸。法侓是站在Lawrence & Wishhart的那边,而且他们还是很先进的出版商,但还是遭到他们想服务的读者群不公平的谩骂。幸运的是,林清如不像Lawrence & Wishhart那样需要依靠收入来维持他们的骨干职员。林清如所关心的並不是錢财。

林清如目前的苦恼虽然可以理觧,通过法庭觧决问题或许正好激发出类似劳伦斯与威徳哈所面对的那种不受欢迎的回应。

林清如正面临着这样的难题,一位受过良好教育的林清祥支持者本应购买这本书,却被这法律诉讼威胁所激怒而发誓不买这本书,转而向图书馆借。这应该不是发泄忿怒的孤立例子吧。我相信林清如会注意到这不只会使到这本书有偏离主要读者群市场的风险,採取法律行动将被理觧为他已越过“细白线”(Thin White Line)了。这亊件也会给林清祥家族成员带来不安与尴尬。

很多人巳经在问,林清祥在这情况下又会怎样做呢?首先,那手稿是为新加坡电视访谈而準备却沒能实现,原因是当时林淸祥坚持节目必须现场广播而不是如建议中的亊先錄音。他的动机纯粹从政治出发,他希望得到最大的公众影响。当时与他讨论此事的友人並沒想起他有提过仼何的报酬。他所关心的只是他传达的信息的完整、诚信,不会被他的政敌偷梁换柱。

这也引发了将纠纷闹上法庭是否会对手稿作者的信誉与威望造成损害的问题。人民之友与林清祥的遗产无关,他们无法引用这论点在法庭上抗辩。即便真的能用上,它也末必能获得法庭接受。但是奇怪的事有时会在诉讼过程中发生,我们还是等着瞧吧,但愿这一过程不会玷污这位备受人们爱戴的政治偶像。当然,撤销诉讼对各方都有好处。

与此同时,非常不幸的是我们的注意力被引到手稿的版权课题上,不去讨论林清祥手稿的内容。让我们思量,关于李光耀,林清祥说了些什么?

陈华彪
伦敦
2014年8月27日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