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9 March 2019

敢说“与前独裁者共事令人心碎” 努鲁依莎会成为烈火莫熄火种吗?

 敢说“与前独裁者共事令人心碎”
 努鲁依莎会成为烈火莫熄火种吗?

作者 / 来源:黄泉安 / <透视大马>

努鲁依莎日前说,她对希盟政府的改革进度缓慢感到失望,而马哈迪回应时,也意有所指地说对某些人也很失望。(档案照:透视大马)


作者黄泉安,网络科技人,1997年开拓社区网络系统,2003 年开始拓荒部落格平台,曾受邀赴美国、英国、荷兰、突尼西亚、印尼等地演讲,推广网络自由媒体。2008-2018连任两届国会议员,近年专研中南半岛边城经济与国防科技。 

作者于上世纪80年代毕业于马来西亚理科大学(文学士),90年代毕业于澳洲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国际管理企管硕士),现与友人经营网络保安及大数据事业,业务分布东盟中南半岛各国。


刊登于2019年3月28日07:00  更新于同日09:00


<透视大马>申明,本文乃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透视大马>立场


原标题:努鲁依莎和老马难解的心结

政治人的承诺能值多少钱?这个老问题,现在要用来拷问人民公正党公主努鲁依莎。

三届国会议员努鲁依莎,今年38岁,被时评家美誉为铿锵玫瑰,不像漏夜赶路急着下车的人。509大选前她对大马人许下蛮多愿景,不管国家大事或年轻人崇尚的闲娱,她都插上一脚。但能够实现的允诺,至今不算很多。

至少,有个2013大选许下但从未实现的的诺言,她刻意在2018年大选前夕旧事重提,喊话“承诺就是承诺”,答应变天后必会实现她给年轻人的小愿望,安排把摇滚乐团Radiohead 请到吉隆坡演出。但这个案,至今仍是未能兑现的空头支票。

现在,她突然宣布下届大选不再上阵,并以“和前独裁者马哈迪共事令人心碎”为副题,隔夜掀起政治波浪;Radiohead演唱会也绝口不提了,“承诺就是承诺”这句针对年轻人许下的矢言,是否依旧掷地有声?政治背包就能从此置之不理吗?

当然,安排Radiohead来我国演唱毕竟是很琐碎的东西,举国上下还有太多希盟政府解决不了的奇难杂症要根除,多了一个努鲁依莎会怎样,少了一个努鲁依莎又会怎样?

若从社交媒体的舆论来看,努鲁依莎毅然放下政治担子,人们比较在乎的课题,似乎在问:努鲁依莎走了,烈火莫熄的火种还在吗?

努鲁伊莎一连串动作,都是烈火莫熄续篇的前奏

“烈火莫熄”是上世纪1998年努鲁父亲兼时任副首相安华被马哈迪拔除、后然身陷牢狱的斗争保温运动,主旨是要通过依法追究和街头请愿两步骤寻求释放安华。整个斗争前后20年,509大选后,安华不但获得释放,也因马哈迪安排最高元首宽赦,得以取回一世英名。

“烈火莫熄”是上世纪1998年努鲁父亲兼时任副首相安华被马哈迪拔除、后然身陷牢狱的斗争保温运动,主旨是要通过依法追究和街头请愿两步骤寻求释放安华。整个斗争前后20年,509大选后,安华不但获得释放,也因马哈迪安排最高元首宽赦,得以取回一世英名。(档案照:透视大马) 

同样的,整个20年烈火莫熄的折腾与熬煎,也把少女努鲁磨练成烈女努鲁,爱恨分明,讲话不必顾及马哈迪的老人感受。

所以,努鲁过去10个月的一连串动作,都是烈火莫熄续篇的前奏,好戏还在后头,先看一下努鲁的动作脚本,不难看到她带有驾驭天时人和地利的心机。

去年公正党党选,原任署理主席阿兹敏保全原位,成功抗制政敌拉菲兹攻势。去年12月17日,努鲁宣布辞卸公正党国州级所有党职,并获得父亲安华的谅解。

本月22日,努鲁忽又宣布辞卸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成员职,同时宣布不会在下届大选上阵,理由是希盟政府的改革进度缓慢,她对希盟的现在很失望,对希盟的未来没信心。

对此,马哈迪的回应只是轻描淡写,“是咯,我也对某些人非常失望。”

努鲁辞卸公账会成员职,是事有缘由。之前,土团党广招巫统国会议员跳槽希盟,原属国会公账会主席的沙巴巫统议员罗纳建迪跳槽后竟获马哈迪默许,留任公账会主席。

努鲁表明,她反对执政党成员继续担任公账会主席职,希盟不能藐视本身的竞选宣言,反而应该贯彻委任在野党为公账会主席的矢言,确保行政权问责。

努鲁的立场,赢得党内年轻派的赞同,其中公账会成员兼公正党梳邦区国会议员黄基全扬言,若马哈迪坚持己见,他将追随努鲁依莎辞职。

在反对声浪下,马哈迪无奈而同意遴选适当的反对党议员替代罗纳建迪。这时,反对党阵营的三名公账会成员已与努鲁站在一起,同时辞职,造成公账会瘫痪,形同虚设。

努鲁表明,她反对执政党成员继续担任公账会主席职,希盟不能藐视本身的竞选宣言,反而应该贯彻委任在野党为公账会主席的矢言,确保行政权问责。(档案照:透视大马) 

努鲁伊莎对新加坡媒体的专访引爆希盟内部矛盾

3月24日,努鲁依莎与新加坡《海峡时报》的专访出街,话题尖锐引起议论纷纷。这篇专访引述努鲁的随性言谈,把马哈迪形容为“前独裁者”。努鲁说,马哈迪曾压制其父亲安华,导致安华入狱;如今马哈迪却是希盟政府领导人,需他一起共事,因此感到难以接受。

她的话非常直截了当:“我的意思是,和造成许多破坏的前独裁者共事,不仅关乎我们的生活,也跟制度有关。”

这句话是引爆点,引爆希盟内部矛盾多时的压力锅,一发不可收拾。

首先,经济部长兼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在推特若有所指,讲明马来西亚需要肯斗争到底的人,而不是发牢骚者。

阿兹敏的推文这么写:“这个国家需要准备咬紧牙关一路坚持到底的实干家,不是爱哭宝宝(cry babies)。无论如何,我们都要确保它可行。如果你熬不住热,就离开厨房。”阿兹敏虽没指名道姓,但大家相信这是他在影射努鲁的《海峡时报》专访。

过后,公正党斯迪亚旺沙国会议员聂纳兹米同样未点名式反驳阿兹敏的言论,推文这么写:“女子表达立场时,就称她为爱哭宝宝?低劣,很低级。”

随即,马哈迪政治秘书阿布巴卡挺身发言,直指努鲁不应在新加坡媒体《海峡时报》里,对首相敦马哈迪进行负面评论,断定这是不成熟、不理智及情绪化的做法。“努鲁依莎不应该以个人的视野,去看待首相及希盟政府近期的所作所为,他应该从人民及国家的整体利益角度去审视。”此外,他提醒努鲁,由马哈迪出任首相,是希盟主席理事会的集体决定;而政府所有的决策,都是内阁成员的集体议决。

马哈迪通过政治秘书传话,当然也引发努鲁父母必须即刻发表“政治正确式”(politically-correct)回应。

安华身为努鲁父亲兼公正党主席,随即在国会走廊对媒体说话,促请阿兹敏保持“冷静”,别把异议者讽刺为“crying babies”,反而身为经济事务部长,更应该去关注更重要的课题。

当时,安华语中带骨地说:“有人要捍卫自己的理念和原则,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去捍卫自己的立场,所以请考量他们的观点。”

安华也借机重申,不管是他本人或家人,都支持首相马哈迪的领导。他同时表示,本身非常理解也关心努鲁的看法,认为努鲁的专访并非特别针对马哈迪一人,反而是回应外界各种批评和攻击希盟的声音。

努鲁的决定和动向,对于安华与阿兹敏的政治角力产生一定的影响。(档案照:透视大马) 

随后,安华又在Instagram发文感性地指出,身为父亲,大女儿努鲁的快乐和幸福排在第一。“虽然如此,作为父亲我也有义务告诉我的孩子,不管他们选择任何道路,他们都会面对挑战和失望。”

他说,努鲁有权发表自己的看法。我们一家人会继续专注马来西亚的前景,一起为马哈迪领导的希盟服务。”

随即,阿兹敏又在推特文留言,但没有任何点名,只是“哈哈哈”(Hahaha)几字,招致网民猜测,不知是否他在回应安华促请他保持冷静的言论。

3月26日,副首相旺阿兹莎身为努鲁依莎母亲,也出来捍卫女儿,对网媒称,既然连马哈迪也认同努鲁对政府表现的失望,因此她女儿的言论并没有问题,乃建设性的善意批评,旨在改善政府的表现。

努鲁重申,她称呼马哈迪为独裁者,并非新鲜事

同一天,努鲁在国会走廊重申,她早在净选盟3.0、4.0大集会以及509大选前,就以“前独裁者”一词称呼首相马哈迪,因此并非新鲜事。她也坚称希盟政府确实改革缓慢,她只是不明白,为何在不同平台讨论同一个讯息,竟会被人当成议题。

其实,阿兹敏在推特发表“爱哭宝宝”论后,巫统林茂国会议员凯里已抢先在推特上见缝插针。他批评阿兹敏缺乏愿景和方向,无法解决大马经济不景的问题。

随后,土团党青年团团长赛沙迪也在推特发文,调侃凯里忙着为前首相纳吉制作视频时,阿兹敏已在担任雪州大臣期间交出出色的政绩。

赛沙迪给人的印象是闹剧高手,顿时,努鲁的专访要旨,差点被他转移视线模糊化。

努鲁在国会走廊重申,她早在净选盟3.0、4.0大集会以及509大选前,就以“前独裁者”一词称呼首相马哈迪,因此并非新鲜事。她也坚称希盟政府确实改革缓慢,她只是不明白,为何在不同平台讨论同一个讯息,竟会被人当成议题。(档案照:透视大马) 

其实,阿兹敏背弃安华转而靠拢马哈迪,已是不争的事实。他之所以会对努鲁出招冷风热潮,相信是因政治皮影戏在作祟。项庄舞剑,志在沛公,阿兹敏针对的目标,不外是候任首相安华。

之前,阿兹敏在希盟连输2场补选后,表示希盟须加强推动土著议程,但却引来安华公开唱反调。这口气,阿兹敏显然很难吞得下。

3月4日,安华公开提醒希盟政府的政策应该以民为本,而不是走种族主义路线。

他说,加强推动土著议程只是阿兹敏的个人看法,公正党及希盟会以《希盟宣言》的精神为依据。

安华强调,尽管希盟竞选宣言写明“不会边缘化马来人及土著的利益”,但希盟政府要推动的政策不应该涉及种族议程,而必须以民为本,帮助贫穷及被忽略的群体,而这批人大多数是马来人。

安华未当首相之前,努鲁的烈火就不会快熄灭

“我们都是一家人”是安华的政治口号,努鲁是烈火莫熄养大的孩子,安华未当首相之前,她的烈女烈火就不会这么快熄灭。阿兹敏没有理由看不出来。#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英文版已于10月26日贴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已于10月26日贴出。点击以下链接即可阅读——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在9月30日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