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 February 2019

美国想"收拾"委内瑞拉, 肯定是留下另个烂摊子

美国想"收拾"委内瑞拉,
肯定是留下另个烂摊子

采访 / 来源:元峰 、甄言 / <多维新闻>



原标题:美国出兵委内瑞拉可能性有多大
作者:元峰 、甄言

(上图与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 导 语 ]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1月23日谴责反对派在美国支持下试图发动“政变”,宣布与美国断绝外交关系。随后委内瑞拉反对党成员、议会主席胡安·瓜伊多当天早些时候在一场集会上自封“临时总统”,随即获美国、巴西、阿根廷等国承认。

双方目前仍然持续僵局。虽然委内瑞拉军方仍然表示效忠马杜罗政府,但不排除面对压力放弃马杜罗的可能。在这一切变化中,美国扮演着事关重要的角色。事实上两国矛盾并非“新闻”,但为何此时出现重大变化?这是偶然,亦或是美国全球战略中的一环?

对此,<多维新闻>专访到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全球治理研究中心学术委员刘志勤(右图)。以下为访谈实录。

委内瑞拉与美国断交是矛盾激化的结果

多维新闻:近日,美国与委内瑞拉断交。随之委内瑞拉国内进一步动荡,政局持续变化。首先,你如何看待委内瑞拉与美国的此次断交。

刘志勤:严格的讲,这个消息并不出乎意外,美国和委内瑞拉关系长期以来不和,长达十多年甚至二十多年的时间,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之所以这样原因很简单。委内瑞拉作为美国的后院国家,按说应该走美国模式,或者听从美国指挥。但是恰恰相反,这让美国人感到百思不解。另外,为什么美国的模式在拉美没有得到的成功,包括古巴。美国不反思自己的政策问题,反而是把整个仇恨放在当地所谓反美的势力上。其实这是美国政策或者美国价值观在拉美的失败,这就是根本原因。

具体来说,有两个原因:——
  • 其一,拉美国家对美国的排斥的,我觉得不一定是排斥价值观,而是排斥美国的霸权主义,而且这是拉美国家普遍的心态。这应该是引起美国深思,而不是其他国家的考虑,但是美国在这方面缺少自我反省的能力,所以造成了这种很奇特的现象,这种现象美国应该反思。所以此次断交并不意外。
  • 其二,另外据我们了解,特朗普曾经千方百计想要出兵的。即包括军事胁论。人们都在担心特朗普会出很多怪牌,包括在委内瑞拉问题上。委内瑞拉除了在政治上与美国有点格格不入以外,最大的问题是,委内瑞拉是世界上第一石油大国,然而却没有服从于美国。可以说,这是美国外交的失败,让美国很没面子。美国内心无法释怀,所以才千方百计把委内瑞拉视作作为眼中钉、肉中刺。

其实我觉得在委内瑞拉问题上,美国应该负主要责任。美国缺少大国风度,对委内瑞拉这样的小国家,几十年进行各种各样的排斥和封锁,甚至干涉其内政,支持其国内反对派,造成国家分裂和政治上的严重对抗。所以这才是他们之间产生这个矛盾的根源。也是我认为他们之间断交是必然结果,并不太特殊的原因。

美国对待委内瑞拉是“政治上幼稚变态”

多维新闻:此次断交,我认为对中国有三点启示:第一,颜色革命并没有远去,在很多的国家还有可能发生。习近平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也提到对于颜色革命的警示。第二,是经济问题关键。委内瑞拉的经济很糟糕,经济一旦出现问题,整个国家的稳定就会有很大的问题。第三点,就如此前彭斯演讲表现出的那样,美国门罗主义深入骨髓。您对这三点有什么看法?

刘志勤:我觉得不能单纯的说颜色革命,因为美国与委内瑞拉的矛盾在颜色革命之前就存在。“颜色革命”是十几年前才发生的,而美国与委内瑞拉的矛盾,与南美的矛盾至少有三十年的历史,所以根本不存在“颜色革命”的问题。

实际上,美国发展到一定阶段以后,它的帝国心态没有改变,欺凌和霸凌的心态没有彻底放弃。二次大战以后,特别是冷战结束以后,美国独尊的心态始终主导了其外交行动。严格说美国已经不是一个正常的资本主义国家了,它已走上了极端,这对当前的时代是很危险的。

中国判断,现在是个大变革时期,意识到国际上会出现这种变态的行为,所以一定要随时做好充分准备。德国默克尔一再提示,战争离我们并不远,这不是空穴来风,因为她从内部能够感受到这种战争威胁,虽然很多人还在麻痹。可以说,从中共最近开的会议看出,习近平已经对未来可能发生的战争做好思想准备了。而且这个会议是紧急召开的,是打破常规,打破任何时间安排紧急召开的。

我前段时间写了篇文章,最后一个观点是“美国现在已经完成了战时内阁的组成”。可以看到,他把所有反对战争的,或者所有要保持友好的态度的内阁成员都排斥了出去,美国防长马蒂斯辞职就是个很重要的信号。我形容美国内阁现在是“成年人都给走了,只剩下孩子在那儿玩了”。意思是说特朗普周围目前是一群政治上非常幼稚的人。所以,在委内瑞拉的不是“颜色革命”,是美国在政治上幼稚变态的产物。

美国想"收拾"后院,肯定留下另个烂摊子

多维新闻:如果会有战事发生,最有可能在哪里开始?

刘志勤:这个不好预测。因为我认为美国特朗普已近似于疯狂,疯狂的人是不会冷静考虑的,而且他会过高估计他的力量,甚至会愿意在全世界多处进行挑衅。台海局势中国能控制局势,俄罗斯问题上美国也未必能控制,于是只有“后院”委内瑞拉是有可能采取动作的。而且因为在整个南美,委内瑞拉始终是挑头反美的。美国把委内瑞拉“收拾”了,那么其他的国家就好“收拾”。正如美国在中东地区采取的方式,首先解决了反美的伊拉克。所以我认为美国在拉美采取“中东政策”。

多维新闻:美国其实给中东留了一个烂摊子,若将“中东政策”运用在拉美国家,也可能同样留下一个烂摊子。

刘志勤:从政治学来讲,未来肯定是个烂摊子,因为美国的方式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而是制造矛盾的方式。

美国一直认为,冷战的结束是美国的功劳。然而这恰恰是它的判断错误。冷战结束,苏联倒台,不是美国“颜色革命”和美国思想的胜利,而是由于苏联自身体制出的问题导致。于是美国误判认为自己是世界上软实力最强的国家,这种误判导致它会对包括对周边形势、周围环境的误判。所以要恢复到历史真相,苏联倒台不是美国价值观的胜利。

如果美国判断正确的话,就无法解释为什么冷战后近30年来美国没有任何进展?为何在国际上没有取得任何外交上的真正的胜利?伊拉克、阿富汗都没有取得胜利,如今美国要在拉美点把火。

美国与俄罗斯的冲突我认为会始终在外交层面上示威做文章,包括实质性的冲突,而在拉美国家问题上是可以轻而易举的。所以可以理解认为,美国可能打算先把“后院”打扫干净,再解决“前院”和旁边的事。

中国与委内瑞拉的未来关系将会是啥样

多维新闻:马杜罗去年9月份来访中国,中国也在委内瑞拉有一些经济层面的援助。你觉得中国在委内瑞拉和美国的这场交战之中会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刘志勤:中国在委内瑞拉有很多投资甚至有很多合作项目,我觉得首先大可不必担心,任何政府上台后首先要执行政府协议,一般不会轻易否认前任政府所承担的债务和合同,除非疯了。因为从长远看,政府若不承担和履约,其在国际上的损失会更大。

第二,我认为恰恰是美国会让委内瑞拉认清,谁是真朋友,谁是假朋友。与美国走近的国家,表面上美国会给予各种资源,但美国绝对会有条件,甚至是带有政治条件的。所以我觉得这只是个时间问题,最多三五年,新任政府会继续保持跟中国的友好合作。况且,中国与委内瑞拉的合作也只是在能源问题上,不存在高科技问题,所以不存在更加敏感的领域。而在能源问题上,中国早已从委内瑞拉转移到了其他地区,而早在10年前中国就已经做过各种风险评测,对它的经济风险和财政风险都已经有了预控。

此前中国与伊拉克关系很好,很多人说伊拉克政府更迭后会欠钱,但事实上没有,伊拉克人之后的政府都跟中国恢复了很好的关系,并且都有履约。所以我不担心委内瑞拉新政府上来以后会与中国关系变坏。

所以可以说,中国在国际中的援助是实实在在,而且不带有任何政治条件和制约条约的,是让人感到舒服的合作。美国的合作表现上会很“高大上”,但实际上是很不舒服的。形象的比喻,美国最多陪你跳个华尔兹舞,感觉很高雅,但是为华尔兹舞,这个国家将付出更大更痛苦的代价,比如政治改革,NGO的建立,对反对派的培养,导致政治不稳定。

历史证明,一个国家政府更迭后,可能短期会影响与中国的关系,但一般国家忍不到三五年便会与中国加紧联系,因为这些国家看到,只有从中国才能拿到实惠,获得真正的经济援助。

因此,我不担心委内瑞拉与中国未来的关系。

中国将会采取“不干涉他国内政”原则

多维新闻:面对美国这样的对手,中国在外交上应该注意些什么?

刘志勤:我觉得中国在这点上已经很成熟了,已经足够成熟处理比较复杂的多变关系,特别是与美国的关系。

第一,中国不挑拨美国与其他国家之间的关系;第二,也不介入美国与其他国家之间的矛盾。第三,中国不选边站。这三条能保障中国会受到双方的尊敬,在国际上就能站的住脚。例如,在美朝之间关系上就很说明这一点。因为中国的这三个原则,最后美国发现确实离不开中国解决朝鲜问题,而朝鲜确实发现离不开中国解决它跟美国的关系问题。

多维新闻:不过也有说法,称中国虽然口头上说不介入他国内政,但在罗兴亚人问题上,中国是有介入的。你如何看?

刘志勤:什么叫介入?是介入它的政治组阁?还是强求其他国家选择某种政治道路?我认为介入分两种,一种是明的介入,一种是暗地帮助。

例如,有人要我评价另一个人好或者不好。我没有说这个人的坏事,这本身就是一种介入,但是这种做法恰好是帮助了这个人。因为如果我要说句坏话,可能是另一种结果。

对选择什么体制,选择什么道路,选择什么发展方向等政治原则方面,中国不会提建议。但是实际到项目选择,比如“一带一路”的态度问题上,中国会提出建议方针。这不叫干涉。所谓的干涉是涉及它的内政和核心利益。

干涉可分为政治干涉和武力干涉。中国基本上不会参与到其他国家政治和核心集团和核心利益当中。所以我觉得在这个问题,还真是没有太多可担心的,中国一定会坚持这套原则。

说实话,中国首先不想干涉他国,其次中国也没有能力干涉,因为中国对很多的国际上的一些规则并不是特别熟悉,干涉他国内政也不是外交会、多维会上说两句话,发两句言就能解决的。#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英文版已于10月26日贴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已于10月26日贴出。点击以下链接即可阅读——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在9月30日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