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p%2BRestoration%2Bof%2BMahathirism.png

Bersatu padu, mempertahankan reformasi demokrasi tulen, buangkan khayalan, menghalang pemulihan Mahathirism.

Stop%2BRestoration%2Bof%2BMahathirism.png

Bersatu padu, mempertahankan reformasi demokrasi tulen, buangkan khayalan, menghalang pemulihan Mahathirism.

 photo 2019.png

人民之友恭祝各界2019新年进步、万事如意!在新的一年里,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

 photo 2014-03-08KajangByElectionPC.jpg

2014年加影州议席补选诉求 / Tuntutan-tuntutan Pilihan Raya Kecil Kajang 2014

 photo ForumKrisisPerkataanAllah.jpg

“阿拉风波•宪法权利•宗教自由”论坛 / Forum "Krisis perkataan Allah • Hak berperlembagaan • Kebebasan beragama"

 photo LimChinSiongampArticle.jpg

林清祥《答问》遗稿片段

 photo 513StudentMovement.jpg

新加坡“5•13学生运动” 有/没有马共领导的争论【之一】与【之二】

 photo the-new-phase-of-democratic-reform-reject-state-islamization.jpg

马来西亚民主改革的新阶段 / The New Phase of Democratic Reform in Malaysia / Fasa Baru Reformasi Demokratik di Malaysia

 photo Bannerv2blue_small.jpg

 photo Banner%2BForum.jpg

 photo Banner_WorkReport2016.jpg

人民之友为庆祝15周年(2001—2016)纪念,在2016年9月上旬发表了最近5年(2011—2016)工作报告(华、巫、英3种语文),并在9月25日在新山举办一场主题为“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的论坛。

 16 Anniversary.PNG

人民之友16周年纪念,针对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发表专题文章,供给我国民间组织和民主人士参考,并接受我国各族人民民主改革实践检验。

509.png

人民之友根据2017年9月24日发表的《人民之友 对我国第14届大选意见书 》的内容与精神以及半年来国内和国外的政治形势,对5月9日投票提出具体意见,供全国选民参考。

Hindraf.png

《人民之友》2019年国际劳动节发表对2007年兴权会游行示威的重要领袖乌达雅古玛(Uthayakumar)的专访(第一部分)。这次专访的主题是:兴权会的主要斗争对象乃是马来霸权统治集团。

Tuesday, 26 February 2019

Joint Statement by 42 NGOs: Ensure Transparency on Land Use Classification & Cease Destruction of Sungai Pulai Mangrove Forest! / 42民间组织联合声明: 当局应确保土地使用分类透明, 并立即停止破坏埔莱河红树林!(2月26日晚 9点40分 更新)

Joint Statement by 42 NGOs:
Ensure Transparency on Land Use Classification &
Cease Destruction of Sungai Pulai Mangrove Forest!

25 February 2019

The satellite image in Google Maps (dated 26 February) shows that huge tracts of mangroves along Pulai River have been destroyed.

(Source of Picture: 《Malaysiakini》

According to a special report published by Malaysiakini on the 14th of February, Sungai Pulai Wetland, long reputed as “the largest remaining intact riverine mangrove system in Peninsular Malaysia”, has been ravaged by the hands of the controversial Forest City real estate development, in which a golf course and hotel development project equivalent to the size of 1200 football fields, known as Forest City Golf Resort, will eventually take up a part of this mangrove reserve.

We, as concerned NGO’s, urge the state’s Menteri Besar Osman Sapian, and the state Executive Council to undertake this issue seriously and investigate immediately the dubious reclassification of the land use. The state government are also responsible for clarifying the dual designation of “Forest Reserve Land” and “Development Use” of this mangrove reserve area at the same time, as outlined in the District Local Plan (RTD) for Johor Bahru and Kulai 2025 (Replacement). The current land categorisation of this mangrove reserve area must also be clarified. Furthermore, the state government must ensure transparency on land use categorisation and resort to public consultation before making any amendments, as well as provide the access to public records pertaining to land status.

This issue surfaced in just merely two months after the media reported the de-gazettement of Pulau Kukup’s national park status. It is very obvious that the state government do not response positively on both issues and shows little or no effort to ratify the underlying issues. In our opinion, the new state government should demonstrate the administrative boldness to the public, and to rectify any misconducts of the previous regime. We stress that the state government must take immediate and stern action to halt further development and provide the public a full account of the current situation and future plans for preservation of both mangrove reserve lands.

We also call upon the intervention of the federal government on these incidents. Should the Pakatan Harapan (PH) Government choose to do nothing or remain silence on the sacrifice of mangrove reserves in the name of development, not only the approval ratings and public confidence on the PH Government will be severely affected, but also tarnishes the reputation of our nation.

We also strongly oppose the irresponsible remarks made by Water, Land and Natural Resources Minister Xavier Jayakumar, claiming that the federal government doesn’t have the right to intervene. The federal government are well within their rights to cite the National Heritage Act, and declare the mangrove forest along the riverine of Pulai River as a national heritage and stop further development of the area.

Mangrove forests are irreplaceable and have major ecological importance to humans and wildlife. We must unite to protect this beautiful land that we are living on and prevent further encroachment of the nature reserve lands.



42民间组织联合声明:
当局应确保土地使用分类透明,
并立即停止破坏埔莱河红树林!

2019年2月25日


(图片来源: 《当今大马》)

《当今大马》在2月14日的专题报道中揭露,具有“马来西亚半岛最大并且最未被破坏的湿地”美誉的埔莱河红树林湿地已被森林城的巨手破坏,被发展为占地超过1200个足球场的 “森林城市高尔夫球度假村”。

作为关心柔佛的公民组织,我们呼吁柔佛州务大臣 - 奥斯曼和柔佛州行政委员会认真看待此事,应立即彻查这种不透明改用土地用途的作业模式,以解决公众疑虑。

柔佛州政府需要交待:为何这片土地在《2025年新山县与古来县计划(替代版)》中同时具有"森林保留地"和"发展用地"的双重身份?这块土地目前的用途组别是什么?柔佛州政府应该确保土地使用的透明度,包括改用土地用途前咨询公众、让公众能够获得土地的官方记录等。

此前,同为红树林保护区的龟咯岛被取消国家公园地位,柔佛州政府未积极回应,此事再没有下文。事隔两个月后,经媒体再曝出此事,柔佛州政府却始终保持缄默。柔佛州政府应向人民展示行政魄力,以纠正前朝所遗留的问题。柔佛州政府应立即采取行动,停止这项发展,并且交待两个红树林保留地的现况与去向。

我们也呼吁联邦政府介入此事,希盟联邦政府若对此事袖手旁观,任由国家级地位的红树林湿地被沦为发展计划,会打击希盟政府的国际形象与民意支持度。我们也强烈反对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长西维尔所发表的"联邦政府无权介入"的不负责任言论,联邦政府有权援引《国家遗产法令》(National Heritage Act),将埔莱河红树林申报为遗产区,制止这项计划的发展。

红树林湿地是保护动植物与人类不可替代的自然生态。作为生活在这片土地的一份子,我们应组织起来,共同关心这块土地,以避免再有自然保留地受到商业发展项目的侵害。

联署单位/Endorsing NGOs :

1. 柔南黄色行动小组 Johor Yellow Flame (JYF)

2. 群议社 Agora Society

3. 业余者 Amateur

4. 原住民关怀中心 Center for Orang Asli Concerns

5. 独立新闻中心 Centre for Independent Journalism, Malaysia

6. 槟城消费者协会 Consumers Association Of Penang

7. 居銮益人社会服务中心 Eden Welfare Charity Society Kluang

8. 愿景工程 ENGAGE

9. Free Tree Society Kuala Lumpur

10. 草根 Grassroots

11. 之间文化实验室 In Between Cultura

12. 马来西亚世界女性和平组织 International Women's Peace Group (IWPG) Malaysia

13. 柔佛人民行动小组 Johor People Action Group, JPAG

14. 隆雪华堂社会经济委员会 KLSCAH Socio Economic Committee

15. 吉隆坡不要焚化炉行动委员会 Kuala Lumpur (KL) Tak Nak Insinerator (KTI)

16. 隆雪华堂青年团 Kuala Lumpur and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 Youth Section

17. 隆雪华堂妇女组 Kuala Lumpur and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Women Division

18. 大马反死刑与酷刑组织 MADPET (Malaysians Against Death Penalty and Torture)

19. Malaysia Christian for Justice

20. 马来西亚居士协会Malaysian Buddhist Kulapati Association, MBKA

21. 森美兰中华大会堂青年团 Negeri Sembilan Chinese Assembly Hall Youth Section

22. 槟城论坛 Penang Forum

23. 槟城古迹信托会 Penang Heritage Trust

24. 大红花之友 Persahabatan Semparuthi

25. 芙蓉般若佛教会Persatuan Agama Buddha Prajna Seremban

26. 环境之友行动者协会 Persatuan Aktivis Sahabat Alam - KUASA

27. 森美兰乡联青 Persatuan Belia Xiang Lian Negeri Sembilan

28. 雪隆社区关怀协会 Persatuan Komuniti Prihatin Selangor dan KL, PRIHATIN

29. 森美兰潮州会馆青年团 Persatuan Pemuda Teochew Negeri Sembilan

30. 雪兰莪妇女之友协会 Persatuan Sahabat Wanita Selangor

31. 森美兰华人益赛会 Persatuan Tiong Hua Negeri Sembilan

32. Pertubuhan Alam Sekitar Sejahtera Malaysia @ Grass Malaysia

33. 优昙生命关怀协会 Pertubuhan Kebajikan Udumbara Malaysia

34. 社会主义党努沙再也支部 PSM Cawangan Nusajaya

35. 大马自然之友 Sahabat Alam Malaysia

36. 人民之友 Sahabat Rakyat மக்கள் தோழர்கள்

37. 芙蓉基督教卫理公会 Seremban Chinese Methodist Church

38. 人民之声 SUARAM

39. 向日葵选举教育运动 Sunflower Electoral Education Movement

40. Tanjung Bungah Residents' Association (TBRA)

41. 大马新青年 University of Malaya Association of New Youth

42. 马来西亚妇女发展组织机构(八打灵分会) Women Development Organisation Malaysia Petaling Jaya New Town Branch

Thursday, 21 February 2019

土团党指巫程豪言论如同叛徒,巫程豪称是行使国人民主权利

 土团党指巫程豪言论如同叛徒,
巫程豪称是行使国人民主权利

来源:<当今大马>malaysiakini.com/news/464843

发表于 2019年2月20日下午2点43分  更新于同日下午2点47分 

    
原标题:
团结党反击“马哈迪下台论”,柔行动党与巫程豪切割

上图与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柔佛行动党州委巫程豪昨日呼吁首相马哈迪下台,招致土著团结党领袖非议。但巫程豪坚持己见,还指这番言论是行使国人的民主权利,就像当年马哈迪促请首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辞职一样。

事缘巫程豪昨日发文告批评,马哈迪在去年7月指希盟宣言非圣经,没法一一遵循,而马哈迪应当扛起全责引咎辞职。

法益斯抨击巫程豪言行,乃是背叛行径

随后,团结党最高理事法益斯(Faiz Na'aman)发文告抨击,巫程豪犹如协助政敌攻击希盟,乃是背叛行径。

“希盟领袖挨批并不反常,但请有礼及用合理管道。政府内部公开攻击首相,等于提供子弹予对手,如同叛徒!”

巫程豪:马哈迪也曾呼吁首任首相下台

对此,巫程豪反驳“叛徒论”,而且重提马哈迪要求东姑阿都拉曼下台的旧事。

“1969年,马哈迪呼吁东姑阿都拉曼下台。这两者毫无分别•,而且我们都行使民主权利,在不同时空要求最佳领袖领导国家。”

他反指法益斯无需继承巫统旧文化,摆出“我比你圣洁”的姿态批评他人粗野及叛徒。

“尽管我不认同其理念,但马哈迪治理国阵巫统政府22年,如今治理希盟政府9个月,我尊重这名资深领袖。“

“但当年马哈迪及巫青团呼吁东姑阿都拉曼下台,这也是民主一部分。”

马哈迪经常现出违反希盟共识的言行

巫程豪进而批评马哈迪,时常发表违反希盟共识的言论,进而破坏希盟公信力。

他也不满马哈迪的“多变政治”(mobile politics),可能与巫统及伊党合作,而此事并没获得希盟成员党认同。

“马哈迪与伊党主席哈迪阿旺的个人协议应当公开透明。但这个协议并没有在希盟主席理事会商谈。”

柔州行动党:巫程豪言论并非代表党

巫程豪昨日的言论引起团结党反弹后,柔佛行动党宣传秘书谢奥马昨晚发文告强调,巫程豪言论代表个人立场,并非行动党立场。

“这个肤浅的立场,没有反映出希盟齐心协力,要带领新马来西亚摆脱国阵遗留下来的各种危机,发展国家迎向更美好的框架。”

谢奥马指出,巫程豪具备丰富经验,应该能够提供更好的进言,而不是发表这样没有深思熟虑的看法。

“从逻辑上来说,马哈迪如果辞去首相职,接下来是否所有的问题和压力就能轻易解决?这就是一名在政海浮沉多年的领袖,所能提供的解决方案?”

“假如在首相职悬空后,出任新首相的人选,如果依然无法迎合巫程豪的标准,履行宣言,这名继任者是否也一样要辞职下台?这样的方程式何时才有成效?”#

马哈迪重新执政后典型背信作为, 拷问希盟原3党"政治改革"立场——<人民之友>综合国内媒体报道

  马哈迪重新执政后典型背信作为,
拷问希盟原3党"政治改革"立场
<人民之友>综合国内媒体报道


以上两张图片所示内容,是巫程豪提出的“马哈迪应迅速下台”论的两大重点,刘镇东却不作回应

巫程豪:马哈迪执政后背信, 应迅速下台

<中国报>2月17日刊出了一则“巫程豪(左图)促马哈迪引咎辞(总理)职”震撼性的报道。这项报道传开后,迅速受到民间的广泛关注和争相议论。<中国报>是引述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委巫程豪在16日晚邀请媒体记着出席家庭联欢会发表的谈话,作出这项报道,重点如下:

• 针对马哈迪不久前发表“希盟的竞选宣言只是指南,不是‘圣经’ ”的言论,巫程豪认为,“马哈迪身为国家领导道出这番话,这是一个很大的丑闻”,这意味着马哈迪对自己的领导没信心,既然对自己的领导没信心,就应引咎辞职;巫程豪也认为,一些希盟领袖指在没有马哈迪支持下,就不能促成改朝换代,是愚蠢和自我矮化的说法,这种说法证明他们领导无方,这些领袖应该也引咎辞职。

• 针对土著团结党不尊重希盟领导层早前曾经商讨并达致“不鼓励(接受)中选议员跳槽”的协议,而迫不及待接受7名前巫统国会议员跳槽的事件,巫程豪认为,希盟中央领导层应表明立场。巫程豪认为,鼓励(接受前国阵的)中选议员跳槽(土著团结党或其他希盟成员党)的做法是走回前朝国阵老路,最可恶的是跳槽背后的议程不为人知,可能涉及金钱、官位或(犯罪)免控作为交换条件,这些做法已违反希盟要做清廉政府的基本改革原则。

• 最令人担心的就是若有巫统或其他国阵成员党议员此前涉及贪污,只要靠拢执政的希盟,就将会相安无事——腐败政客涌入希盟,对人民打击非常大,人民势必因此丧失信心;马哈迪逼降纳叛,也会拖希盟原3党下水,对希盟影响非常大。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和国家诚信党有必要跟“腐败政客涌入希盟”与“马哈迪逼降纳叛”划清界限。巫程豪表示,希盟当初让土著团结党来领导柔州希盟,是最大的败笔!他庆幸他因为不接受马哈迪的领导而没有上阵。

刘镇东:把马哈迪当改革敌人是误判

<东方日报>19日报道: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局主任兼柔佛州主席刘镇东(左图)今日在他发表的一篇题为《与马哈迪的歷史性大结盟》的文告中指出,最近有些舆论,把马哈迪视为希盟的问题根源,把首相敦马哈迪当作改革的敌人。刘镇东认为,“我们不必把马哈迪当作没有瑕疵的圣人,但把马哈迪当作改革的敌人则是一种误判。”

刘镇东称,对于与马哈迪的歷史性结盟,可以回到以下的基础:

• 第一是马哈迪因素。如果没有与马哈迪和土著团结党结盟,希盟在三角战之下,不会有执政的可能。刘镇东认为,对纳吉的民怨当然促成了509的改朝换代,但也因为希盟有马哈迪与安华以及土著团结党与民主行动党、国家诚信党等的歷史性大联盟,移动15%至20%的马来选票,才可打破前首相纳吉与伊斯兰党布下的三角战。

• 第二是马哈迪—安华政府。希盟原有政党(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和国家诚信党)与土著团结党的歷史性结盟,经歷长时间的艰巨谈判和整合。刘镇东认为,从一开始,马哈迪和土著团结党领袖知道,不与希望联盟原政党结盟,绝对无法动摇纳吉的地位。刘镇东表示,土著团结党与希盟原政党结盟,意味著马哈迪和土著团结党同意,希盟成立的政府是马哈迪—安华政府,缺了马哈迪的土著团结党,或没有安华领导的希盟原政党,纳吉將继续执政。因此,刘镇东认为,马哈迪清楚这是马哈迪—安华政府,安华也清楚这是安华—马哈迪政府。

• 第三点是土著团结党与行动党的歷史性大联盟。刘镇东认为,民主行动党与土著团结党的结盟,应该承认两者之间的差异性和共同创造新局面的可能性。

<东方日报>也报道,刘镇东在当晚出席士姑来社区新春团拜活动的谈话,重点是:(1)希盟和柔州人民必须承认因为巫统分裂,让民主行动党与马哈迪及其掌舵的土著团结党有了歷史性的合作,才能在第14届大选创造改朝换代的奇蹟;(2)在改朝换代后,希盟成员党最主要的工作是如何维持政党联盟,並必须获得各族选民的支持,才能建设新的马来西亚。

刘镇东发表上述文章和谈话,似乎是在回应近日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委巫程豪发表首相马哈迪应引咎辞职的言论。

刘镇东回避巫程豪提出的两个重点内容

在有政治觉悟的人民群众和独立自主的民间组织看来,巫程豪提出马哈迪应迅速下台的言论和主张,反映了人民对509改朝换代的失望和愤懑,而刘镇东的文告和谈话,尽是政治谋略和政治宣传的花言巧语,实际上没有针对巫程豪所提出的马哈迪在执政后的背信作为和逼降纳叛这两个重点作出正面的回应,也就是说,马哈迪在执政后的背信作为和逼降纳叛,还是非常尖锐拷问着希盟原3党(即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和国家诚信党)领袖们和领导层的“政治改革”立场。


Monday, 18 February 2019

数字时代西方代议民主制危机

数字时代西方代议民主制危机

作者 / 来源:蓝江 / <红旗文稿>(中国)

▲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 Ltd)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

本文原载于中国今年出版的第2期<红旗文稿>。作者蓝江(左图),现为中国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主要从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尤其是当代法国和欧洲大陆激进左翼思想研究。

网络资料显示,蓝江1977年9月生于中国湖北省荆州市,2004年在华中师范大学政法学院获法学博士学位,2007年在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从事博士后研究。2004年至2012年任教于中国武汉理工大学文法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

网络资料也显示,本文作者是对当今社会经济政治发展进行敏锐观察和深刻思考的一名中国青年学者,近年他提出中国在大数据时代的优势地位将会进一步推动中国的理论建设和社会进步的论说,在中国国内受到学术界的赞扬。

作者的这篇文章的论说,对我国民主人士思考我国议会民主制度的实施,尤其是在当前网络时代利用各种媒体进行竞选宣传的操作,以及理解我国广大人民对第14届全国大选“改朝换代”结果的疑惑,或许会有所帮助。

作者在本文的结语中说:“在今天经济全球化背景下,每一个人越来越难以将自己孤立于世界之外,所有的个体实际上都成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部分。这就呼唤一种理论创新,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出发,探索走出西方代议民主制困境、建设未来全球社会的可能性,而中国与世界各国正在谋求建立一种新型的国际关系,或许这是走向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条可行之路。”

作者提出的这个见解,值得我国民主人士重视和研讨。

....................................................................................................................................................................................

《红旗文稿》2019年第2期
2018年3月17日,英国《观察家》报纸突然披露了一条重磅新闻,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叫做“剑桥分析公司”的机构访问了5000万份Facebook的个人信息,该公司对这些用户的喜好、诉求等信息进行有效的分析和甄别,在美国大选期间为用户推送有可能影响其选择倾向的信息。很多人认为,这些有政治倾向性的推送,实际上影响了选举。虽然2018年5月剑桥分析公司已宣布破产,但这件事隐含的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是,如果剑桥分析公司的数字技术已经成为大数据时代的一种普遍性现象,那么它所冲击的就不只是个人隐私安全这样的简单法律问题,在根本上,可以认为剑桥分析公司事件已经撬动了自霍布斯、洛克、卢梭等人开创启蒙运动以来的政治哲学根基。今天,作为启蒙哲学的政治制度体现,西方代议民主制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

以新自由主义为根基的民主制是永恒的吗?

首先第一个问题是,从启蒙运动以来建立的现代民主政治是否是无条件的?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西方民主制作为一种所谓自然正确的制度,被认为是实现政治公正和发展的最理想的制度。尤其是在新自由主义的框架下,由于冷战和意识形态斗争的胜利,西方的一些学者如美国学者弗朗西斯•福山、丹尼尔•贝尔曾高呼“历史终结了”,认为以新自由主义为根基的民主制成为了一种永恒的政治类型,而美国学者罗尔斯、德国学者哈贝马斯等人所提出的政治自由主义和商谈政治,都是在这个模式下试图建构一个永恒不变的程序性框架。

然而,西方对民主制的认识,并不是一直如此。民主制(democracy)的词根在古希腊城邦中实际上是“普通人”之意。不过,这个“普通人”并不是泛指所有城邦的成员,而是与另一批人(贵族)相对立。与民主制对立的概念是贵族制,即认为一个城邦应该有极少数具有政治能力的精英来统治。在雅典,长期就存在着平原派、山岳派和海岸派的区别,普通人大多属于山岳派或海岸派,而精英多为平原派。亚里士多德在他的《政治学》中,区分出三种制度类型,即君主制、贵族制和共和制,并且认定这三种政体都有堕落的可能性,尤其是作为多数人统治的共和制可能会堕落为democracy。亚里士多德说:“寡头政体以富户的利益为依归,平民政体则以穷人的利益为依归。”这说明,在古希腊甚至在后来的古罗马,民主制中普通人的构成成分都是带有现实指向的,也就是说,平民或人民这个身份并不是城邦或共和国的全部人口,而是处于一定社会地位的人群的总称。

以此为参照会发现,自霍布斯、洛克、卢梭等人创造的以社会契约论为基本框架的现代民主政体,与此具有完全不同的意蕴。尽管霍布斯等人的结论并不完全相同,但是他们都给出了一个自然状态的假定,这个假定中设定了一种人的存在状态,而所谓的社会契约论,正是从这种人的假设出发得出的。也就是说,现代民主制根基与古希腊和古罗马不同,它的理论假设从一开始就没有指向某个具体的人群,而是将所有人都还原为一种自然状态下的人的假设。按照马克思的说法,这是一种抽象的人,因为在自然状态的假设中,人被抽离了具体的历史,这种抽象的人的模型恰恰是一种现代的创造。一方面,这种人被认定具有一定的自律性,他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他是一个自由的人,能够决定自己的行为;另一方面,他们决定自己的行为的根据不是随意的,而是依赖于理性算计的法则,类似于一种政治算术。在启蒙思想家的假定中,所有这样的抽象的人都具有高度的自律和理性,能够自主地做出合理判断,并采取相对应的行为。契约论的合理性奠基于这样的理性而自由的人的设定之上,而这种人的模型,基本上就是以产业资本主义崛起初期资产阶级的形象刻画出来的。这样,现代民主制的根基与其说来源于正确的理性,不如说来自于抽象的人的设定。这种被抽象化的能够理性算计的个体,十分明确在政治决策中如何作出对自己有利的判断和选择,尽可能地在政治抉择中为自己牟取最大的利益。正是在这种利益的权衡和制约下,达成了以契约为基础的共同体结构。很显然,这种共同体是利益制衡的共同体,即便是在罗尔斯等人的新自由主义框架下,资本主义民主制的基础仍然是这种抽象个体利益和利益博弈所构成的契约。

从古希腊的带有实质内容的民主制,到现代启蒙运动以抽象的人的模型为基础的民主制的转变,不仅仅是理论基础的转变。在亚里士多德那里,古代民主政体是有可能堕落为暴民政治的,罗马共和国晚期的格拉古兄弟之乱,充分说明了古代民主政体的缺陷。由于现代西方民主制的基础不是实质的对象,而是一种抽象的人,这种抽象的人被设定为具有普遍性,从而超越了具体的历史时代,在许多政治哲学家看来,这种人的设定不存在堕落的可能性。也正因为如此,他们坚信,当代民主政治在理论架构上已经超越了古代的框架,当代民主政体,尤其是以代议民主制为典范的民主政体,不存在堕落和崩溃的可能。康德所谓的“人为自然立法”一说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确立的,而笛福笔下鲁滨逊的形象,俨然就是这种理性而自律的人的代表。事情真的是这样吗?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明确指出,鲁滨逊的形象实际上带有市民社会的绅士阶层痕迹。(《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4卷,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第94-95页)这样,当代西方代议民主制的前提是,当绝大多数人能够按照鲁滨逊的方式,或者说,按照启蒙思想家关于人的假定来思考和行为时,这种民主制就能够保持它的效力,相反,一旦许多人不再依从于这种模式来行事和思考,它就有崩溃的危险。

现代西方民主制的政治哲学基础发生了动摇

今天的问题是,在出现了剑桥分析公司这样的大数据公司的前提下,在实际的政治行为中,是否仍然存在着能够进行理性自主判断的民主主体?对于这个问题的分析,需要先看看大数据在商业领域中的应用。例如,在电子商务网站(如美国的Ebay或中国的淘宝)上购物的行为,购物主体看起来是自律的,能够经过自己的判断来选择自己需要的产品。但是,这是古典政治经济学的假设。数字时代的问题是,在数据公司收集到某个用户足够多的购买信息之后,它可以利用所谓的“算法”,通过数据分析判定这个顾客的购买偏好是什么,于是在对应的购物网站上,给出与该顾客偏好相近的链接。这是一种比模拟时代的广告更有效的营销方式,在这种偏好链接方式的推进下,一个之前只准备买一只鼠标的顾客,可能会购买全套电脑设备和诸多外设。而其中的关键是,数据公司通过分析和推送,有效地控制了顾客的购买行为,并且使顾客依然认为自己的购买行为是在完全自主的情况下进行的。

这种在商业领域广为应用的数据分析策略,显然已经延伸到政治领域。根据《观察家》披露的信息,剑桥分析公司并没有什么神奇的魔法,而是将我们平常看似没有太大价值的信息加以收集和分析,由此就产生了十分有价值的结果。大数据公司表示,他们只需要根据Facebook上的用户5个点赞信息,就可以比较准确地判断出该用户的政治倾向,如果该用户有发言,或者有更多的互动行为,则能为分析公司提供更丰富的材料,可以帮助分析公司判断,发送何种推送可以对该用户产生影响,来动摇或巩固他的某一政治立场,来控制他相应的政治情感。

美国学者罗伯特•麦克切斯内(Robert McChesney)在他的《数字断链:资本主义如何用互联网来反对民主》一文中,已经看到了互联网时代数据安全对于民主制的冲击。在他看来,一旦大资本家掌握了足够多普通用户的数据,能够分析出具体公民的政治立场、倾向和偏好,是可以对他们的政治选择行为施加影响的。也就是说,大数据公司用一条看不见的线,牵动了网络用户的政治行为和倾向。这类似一种数字时代的提线木偶演出形式,在无形的数字操纵背后,形成了数字时代民主的独特悖论:如果需要对各个候选人的政策倾向和立场做出理性的判断,就必须掌握更多的资料,但是,一旦用户接受网络上的资料(在数字环境下,一般用户不会特意寻找十分专业的资料,而是仅仅满足于各种信息平台的推送),就意味着他们成为了数据和推送公司的提线木偶,他们的政治倾向和偏好成为了可塑的产品,并且在重复的推送和影响下,这种偏好和倾向变得越来越巩固。简言之,在数字时代,用户接触的某一类型的资料越多,就意味着他倾向于受到某一特定集团的操纵,他们就越容易丧失能够做出自主判断的能力。

西方代议民主制能否走出数字时代困境

如前文所述,当代西方代议民主制的政治哲学基础是一种抽象的行为人的模型,如果这种模型受到挑战,势必意味着这种民主制的根基遭到威胁。以2016年的美国大选为例,部分Facebook用户在接收到相关推送消息之后,改变了自己的政治选择和偏好。但并不是说,所有美国公民都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而是说,一些大的数据公司可以通过某种方式来控制此前并不可控的选民行为。这样,因为一些选民的政治选择变得更加可塑,此前以个体利益制衡为基础的契约共同体遇到了危险。英国脱欧事件也说明,情绪性和煽动性推送对选民投票能够产生直接作用,即选民不是纯粹按照理性自我算计来做出自主判断,而是在不知不觉中把自己变成受特定倾向的公司和集团控制的一枚棋子。由此,西方代议民主制的根基遭到了冲击,它不再是启蒙思想家们所设定的能够理性思考的主体之间的利益制衡,而是逐渐蜕化为一种新数字寡头制。

在今天的数字时代,谁拥有更多的数据,谁就拥有更多的权力。与其说今天的西方代议民主制依赖的是现代理性主体的政治参与行为,不如说今天的政治已经成为各种大数字寡头势力的角力场,而少数的理性选民已经在他们的铁蹄下被压成了齑粉。西方代议民主制能否走出数字时代的困境,化解数字民主的悖论,最为关键的问题,是能否倚靠建立在理性人假设之上的利益制衡的契约共同体。如果理性主体在数字时代不复存在,那么不仅需要重建数字时代理性化的主体,更重要的是要重塑共同体的概念。从这个意义上讲,从单纯个体性主体出发的模式显然已经难堪重任。

在今天经济全球化背景下,每一个人越来越难以将自己孤立于世界之外,所有的个体实际上都成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部分。这就呼唤一种理论创新,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出发,探索走出西方代议民主制困境、建设未来全球社会的可能性,而中国与世界各国正在谋求建立一种新型的国际关系,或许这是走向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条可行之路。#

Sunday, 17 February 2019

<当今大马>2月15日撰文阐述, 509后各党国会议席比例的演变

<当今大马> 2月15日撰文阐述
509后各党国会议席比例的演变

作者/来源:李龙辉/<当今大马>


原标题:后509国席仍多变,这里让你一次搞懂
(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虽然第14届大选的尘嚣已远,但5月9日之后,基于补选、政党合纵连横、议员退党等原因,各党在国会的议席比例却仍不停地变化与消长。

国阵在第14届大选拿下79个国会议席,但它经历的成员党出走、议员跳槽后,如今只剩下41个议席。

《当今大马》尝试透过本网页,记录和厘清众多议员的政党身份变化,以及各党目前在国会下议院的权力平衡。

509后国会议员跳槽的状况

以下图表所示跳槽的国会议员,是根据跳槽日期的先后,分为“半岛”、“沙巴” 和“砂拉越”三个组别而排列。

半岛

沙巴

砂拉越

全国

至今,因跳槽而蒙受最大损失的政党乃巫统,共16名国会议员离它而去,而其中5人来自沙巴。

第一波:巫统党选前,2名国会议员退党

巫统于去年6月举行高层领导选举,而在此之前两名来自霹雳州的国会议员,就以党选执行问题为由,率先离开巫统。

这两名叛将是峇眼色海国会议员诺阿兹米(Noor Azmi Ghazali)和武吉干当国会议员赛阿布哈欣(Syed Abu Hussin Hafiz Syed Abdul Fasal)。

第二波:巫统党选后,4名国会议员退党

阿末扎希中选为党主席的巫统改选成绩,激起另一波退党潮。这次,马日丹那国会议员玛丝(Mas Ermieyati Samsudin)于党选隔天,即2018年7月1日退出巫统。

接着,日里国会议员慕斯达法(Mustapa Mohamed)、金马尼士国会议员阿尼法阿曼(Anifah Aman),以及纳闽国会议员罗兹曼(Rozman Isli)也陆续退党。

玛丝和慕斯达法最终加入土著团结党;而罗兹曼则加入民兴党。这两个政党都是执政党。

第三波:去年杪巫统10名国会议员退党

时至2018年12月,巫统第三度爆发退党潮,而且是至今最严重的一次,10名巫统国会议员(沙巴4人,半岛6人)表明不满党领导而退出巫统。

这次的大地震导致巫统主席阿末扎希被迫告假,把党领导棒子交给其副手莫哈末哈山。

2019年2月,团结党接纳拉律国会议员韩沙再努丁(Hamzah Zainudin)、乌鲁登嘉楼国会议员鲁索(Rosol Wahid)、丰盛港国会议员拉迪夫(Latiff Ahmad)、打昔牛汝莪国会议员沙布丁雅亚(Shabudin Yahaya )、沙白安南国会议员法西亚(Mohd Fasiah Mohd Fakeh)及丹那美拉国会议员依克玛希山(Ikmal Hisham Abdul Aziz)。


 
东马(砂拉越、沙巴)国阵相继瓦解

早在2018年6月12日,4个砂拉越成员党已宣布退出国阵,导致自1974年组成的砂拉越国阵一夕间瓦解。

如今,这4个政党,即土保党(PBB)、砂人联党(SUPP)、砂人民党(PRS)与民主进步党(PDP)另组政治联盟,即砂州政党联盟(GPS),掌握19个国会议席如下。


不过,沙巴国阵本身也业已瓦解,它原有的成员党,即沙巴团结党、沙巴人民团结党(PBRS)和民统党(Upko)出走。

沙巴团结党与沙巴人民团结党,跟沙巴立新党(Star)组成新的联盟——沙巴团结阵线(Gabungan Bersatu Sabah,简称沙团阵)。而这个联盟掌握3个国席。

至于掌握1个国席的民统党,则跟民兴党在州级结盟。

虽然国阵在砂拉越不复存在,但巫统在沙巴仍有两名国会议员,即邦莫达(京那巴当岸)以及亚玛尼(实必丹)。

现今在朝政党与在野政党的对峙

目前,希盟和民兴党一共掌握134个国会议席。他们距离修宪的国会三分之二议席的优势地位只差14个议席。

不过,离开沙巴国阵的4名无党籍国会议员已宣示支持希盟,而民统党则是民兴党的盟友。

在朝(现今)


在朝(2018大选)


另一边厢,国阵和伊党总共掌握59个国席,而第二大的在野党联盟则是砂州政党联盟(19席),接着是沙团阵(3席)。

在6名无党籍议员当中,两人尚未表明支持哪个政党联盟,他们即阿尼法阿曼(金马尼士)和赛阿布哈欣(武吉干当)。

在野(现今)


在野(2018大选)


虽然巫统通过509大选拿下54个国席,而成为国会最大党,但巫统目前已落后于公正党和行动党,仅剩38名国会议员。

至今各党的国会议员人数的变动

截至 2019年2月12日,各个政党所掌握的国会议员人数变化如下:


除了巫统,国阵只有另外3名国会议员,马华和国大党各占一名,刚在补选获胜的金马仑高原国会议员南利(Ramli Mohd Nor)为国阵直属候选人。

此外,在第14届大选有3人以独立人士身份赢得国席,他们是即如楼国会议员孙伟瑄、峇都国会议员巴拉卡兰(P Prabakaran)和魯勃安都(Lubok Antu)国会议员祖卡(Jugah Ak Muyang)。

不过,他们3人在大选不久后就全数加入公正党。

沙巴民统(UPKO)在大选后隔天退出沙巴国阵,该党目前有一名斗亚兰(Tuaran)国会议员。

在退出巫统的16名议员中,9人已加入团结党、1人加入民兴党,其余的维持无党籍议员身份。目前国会的无党籍议员皆是源自巫统。#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英文版已于10月26日贴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已于10月26日贴出。点击以下链接即可阅读——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在9月30日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