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p%2BRestoration%2Bof%2BMahathirism.png

Bersatu padu, mempertahankan reformasi demokrasi tulen, buangkan khayalan, menghalang pemulihan Mahathirism.

Stop%2BRestoration%2Bof%2BMahathirism.png

Bersatu padu, mempertahankan reformasi demokrasi tulen, buangkan khayalan, menghalang pemulihan Mahathirism.

 photo 2019.png

人民之友恭祝各界2019新年进步、万事如意!在新的一年里,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

 photo 2014-03-08KajangByElectionPC.jpg

2014年加影州议席补选诉求 / Tuntutan-tuntutan Pilihan Raya Kecil Kajang 2014

 photo ForumKrisisPerkataanAllah.jpg

“阿拉风波•宪法权利•宗教自由”论坛 / Forum "Krisis perkataan Allah • Hak berperlembagaan • Kebebasan beragama"

 photo LimChinSiongampArticle.jpg

林清祥《答问》遗稿片段

 photo 513StudentMovement.jpg

新加坡“5•13学生运动” 有/没有马共领导的争论【之一】与【之二】

 photo the-new-phase-of-democratic-reform-reject-state-islamization.jpg

马来西亚民主改革的新阶段 / The New Phase of Democratic Reform in Malaysia / Fasa Baru Reformasi Demokratik di Malaysia

 photo Bannerv2blue_small.jpg

 photo Banner%2BForum.jpg

 photo Banner_WorkReport2016.jpg

人民之友为庆祝15周年(2001—2016)纪念,在2016年9月上旬发表了最近5年(2011—2016)工作报告(华、巫、英3种语文),并在9月25日在新山举办一场主题为“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的论坛。

 16 Anniversary.PNG

人民之友16周年纪念,针对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发表专题文章,供给我国民间组织和民主人士参考,并接受我国各族人民民主改革实践检验。

509.png

人民之友根据2017年9月24日发表的《人民之友 对我国第14届大选意见书 》的内容与精神以及半年来国内和国外的政治形势,对5月9日投票提出具体意见,供全国选民参考。

Hindraf.png

《人民之友》2019年国际劳动节发表对2007年兴权会游行示威的重要领袖乌达雅古玛(Uthayakumar)的专访(第一部分)。这次专访的主题是:兴权会的主要斗争对象乃是马来霸权统治集团。

Thursday, 29 November 2018

南大人盼华裔馆大楼使命继承者,设立以陈六使命名的南大纪念馆

 南大人盼华裔馆大楼使命继承者,
设立以陈六使命名的南大纪念馆

作者/来源:陈昌荣/<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南洋大学至今已被关闭38年了。上图为原南洋大学图书馆的外貌。这栋有着中国传统建筑特色,常让南大人和许许多多南洋华人缅怀的建筑物,在南大被当时的李光耀领导的人民行动党政府关闭以后,改为“华裔馆”(见下图),负起它的新使命。


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2018年11月28日刊出校友陈昌荣对“华裔馆大楼使命”的继承者提出“在“华裔馆”设立一个以“陈六使”命名的南大纪念馆,通过文字、照片和文物等,记载那个时代出现在南大舞台一些熠熠生辉的人物和可歌可泣的事件,让后人谨记先人奋斗史”的请求。这个请求,不仅代表了南大人的愿望,而且代表了许许多多南洋华人的愿望。

以上两张插图和说明以及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以下是作者刊载于<南大站>的全文内容(包括两张插图)。



原标题:设立南大纪念馆
作者:陈昌荣 

有着中国传统建筑特色的行政楼是南大关闭后,唯一一栋外观没改变的标志性建筑物,它易名为“华裔馆”后负起新的使命,摇身一变成为海外华人历史的博物馆。对南大生来说,华裔馆和我们在情感上没有任何的联系,所以至今,我还是不愿改口,仍习惯称它为“行政楼”。今日的年轻人或新移民也许只知华裔馆而不知行政楼,如若谈起,我会不厌其烦地之告知这座古色古香的传统中国建筑的前世今生。

这栋和南大生有着千丝万缕的感情联系的建筑物,最早是南大的图书馆,直至新图书馆取用后,便改为行政楼。当年,除了办理选科、考试或学籍,以及缴学费、申请奖、助学金等等事宜之外,南大生一般都不需要到行政楼,然而它富丽的外观和宏伟的气派,是南大精神的象征,足以令南大人引以为荣和永远怀念。故而每一次重游云南园,我在踏上大楼门前被日晒雨淋了半个多世纪,已露出些许侵蚀痕迹的阶梯,并在仰望大楼琉璃蓝绿色屋顶时,庆幸印着“南大”字样的瓦当滴水,没有落得和云南园八角亭屋顶成为残垣败瓦的下场,但心中仍不免有物是人非的感慨。

南大恩人身后竟遭此屈辱,怎不叫人悲愤?

走进行政楼,一眼便能看见大堂内侧登楼处,置放着南大创办人陈六使先贤的铜像。据说这座铜像在70年代中已置放在同一个位置,在南大被关闭后边便不知去向,直至千禧年初,时任南洋理工大学徐校长把它重新置于原处。从徐校长当时那句“我们已把陈六使先生的铜像,从华裔馆一个不显眼的地方,移到楼下大堂,让每一个进出华裔馆的人,都能向他致敬。”话可以相信,在1980年到2003年,这座尘封了二十多年的雕像,是被遗弃在某个角落,也许还遭受尘埃蛛网的肆虐,想想南大恩人身后竟遭此屈辱,怎不叫人悲愤。


陈六使先贤是建立南大第一大功臣,也是南洋许多华族子弟的大恩人。从大处说,他创办南洋大学传承中华文化、培养华文师资,让南洋华族子弟有机会圆满读大学的愿望,此壮举足以名流青史。从小处说,他也是我个人的恩人,因为有了陈六使奖学金,我才能顺利地完成大学课程,所以,在陈六使铜像前鞠躬致敬,是我走进行政楼必做的事。

陈六使的公民权冤案未雪,怎不令人揪心?

为了纪念这位民族企业家和表彰他对本地文化教育的贡献,南洋大学毕业生协会设立“陈六使中华语言文化教授基金”,基金每年邀请国际著名学者前来举办公开演讲和学术讲座,而在讲座上受邀贵宾也多次认可陈六使的丰功伟业。然而,吊诡的是,像这样一位得到广大民众敬仰和爱戴的伟人,竟在有生之年被夺走了作为公民的权利,且至今还沉冤未雪,怎不令人揪心。


在2015年巴厘岛南大全球校友联欢会上,校友们都接到一张南洋理工大学为“韩素音翻译研究奖学金”筹款的表格,同学们就此谈论一番。有一位同学很无奈地说了一段语重心长的话:“陈六使捐巨资热心办教育是我们的楷模,照理捐钱支持教育事业,我们不应犹豫;况且,韩素音老师热爱南大之心天地可鉴,她是南大学子敬仰的老师,捐款理应毫无疑义。但是,陈六使丧失公民权和南大被关闭是我心中两道坎,至今无法逾越,我无法说服自己装作若无其事地出钱。”诚然,不论这种心态是不是被理解为狭隘,但这的确是多数南大生无法解开的两个心结。一般都认为,既然今日朝野都认可陈老先生的贡献,加上时过境迁,上一代的恩怨不该留给下一代,居庙堂之高者大可审时度势、顺应民意,适时补过拾遗、以正视听,则南大生必能释怀,届时何愁经费不足!

向“华裔馆大楼使命”继承者提个请求

南大行政楼连同建校纪念碑和南大牌楼在上个世纪被列为国家古迹,这是一件令南大生欣慰的事。大凡被列为古迹者都必须符合特定的条件,或是独特的建筑风格,或该建筑与重要的历史事件或重要人物挂钩。行政楼的建筑特色和曾经在这里出现过人物、发生的事件都是一个时代的记忆,作为古迹绝对是当之无愧。可是,今日的“华裔馆”,除了外观之外,馆内的某些设置似乎没能反映作为古迹在精神层面的特点。譬如在大堂的右侧,有一个“华裔馆”捐款超过50万新币者的芳名匾,上面记录是从1995年开始,而这座建筑物在是在1955年建成,“华裔馆”前身是图书馆和行政楼,这一段历史是不是应该显示在捐款匾上。如果根据现有的芳名匾,观者也许就只知道“华裔馆”而不知有“图书馆”和“行政楼”,对大楼的历史无从知晓或有误解,如此不但对过去的捐款者不敬,更严重的是大楼的历史在此被硬生生地切断。古人说“以古为鉴,可以知兴替”,也说“不尊重历史的人,注定要重犯历史的错误”,如果后人不知道这一段历史,如何能珍惜得来不易的民族文化成果,又凭着什么精神和意识以延续传承呢?

走笔至此,我认为作为大楼使命的继承者,应该在“华裔馆”设立一个以“陈六使”命名的南大纪念馆,通过文字、照片和文物等,记载那个时代出现在南大舞台一些熠熠生辉的人物和可歌可泣的事件,让后人谨记先人奋斗史,纪念馆宜置于二楼和现有的“何谓华人展览馆”相对应,如是则“展览馆”展现的是一部中华民族波澜壮阔下南洋和筚路蓝缕为生存的血泪史,而“纪念馆”则是为华侨振兴教育和维护民族尊严而谱写的奋斗史诗,两者的情感是延续相通的、精神是一脉相承的,看完了“展览馆”再看“纪念馆”,一气呵成,让参观者在了解海外华族社群和华文教育方面多所裨益。

不签署<消除种族歧视公约>显示:希盟政府没有消除种族歧视意愿

 不签署<消除种族歧视公约>显示:
希盟政府没有消除种族歧视意愿

马来西亚23个民间组织联合声明
2018年11月23日发布


原标题:
不签ICERD是新马来西亚的倒退一步

(本文译自英文书写的声明,若华文含义与英文含义有所差异或抵触,则以英文为准)

我们,下面签署的23个民间组织,对希盟政府宣布取消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 (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on the Elimination of all Forms of Racial Discrimination .简称ICERD)及其引起的逐步上升和扩大的反应感到失望。

希盟政府对这个课题的处理不当,以及无法采取统一行动对抗ICERD反对者的蓄意胡说和制造误解,这就导致了对有关课题的反应逐步上升和扩大。首相办公室宣布不认同ICERD是走向“新马来西亚”的倒退的一步。在联合国大会,以及在最近的全球季度评估会议上,我国代表已向世人和国人作出保证,创造一个包容温和而受全球尊敬的马来西亚。但是,希盟政府如今已经被ICERD反对者叫嚣所吓倒!

我们希望,这只是(希盟暂时)向后退一步,以找出办法继续前进,使到所有各方同桌商议最终认同ICERD之后向前迈进。

我们重申,认可ICERD会给国家和人民带来许多好处。它对促进一个包容、和谐、进步、繁荣、公正和公平的国家而不受任何形式的种族歧视的干扰,是至关重要的。这是符合<希盟宣言>的第5支柱,旨在创建一个包容温和而受全球尊敬的马来西亚的目标的。ICERD不仅帮助政府制定反对种族主义的政策,而且促进种族之间的了解与融合。在我们看来,这是马来西亚族人(Bangsa Malaysia)的理想愿景。

胡说和误解掩盖了ICERD各种好处

不幸的是,ICERD反对者蓄意的胡说和制造的误解,掩盖了这项人权文书的各种好处。

第一,ICERD不仅符合伊斯兰教,而且符合许多宗教及其教义。许多人被误导,批准ICERD会破坏伊斯兰教的地位。事实上,先知穆罕默德谴责种族主义。先知在阿拉法特山的Dhul Hijjah 10AH(3月9日)的最后一次讲道(Khutbatul Wada')强调伊斯兰教从根本上反对任何形式的种族歧视,无论他们是否是穆斯林;

全人类都来自亚当和夏娃,除了(对阿拉的)虔诚和良好的行动,在其他方面,阿拉伯人不会比非阿拉伯人有任何优势,相反的,非阿拉伯人也不会比阿拉伯人有任何优势; 一个白种人不会比一个黑种人有任何优势,相反的,一个黑种人也不会比一个白种人有任何优势。
[Al-Bukhari, 1623, 1626, 6361, Muslim 98,
Imam al-Tirmidhi 1628, 2046, 2085, Iman Ahmed Hanbal, Masnud 19774]

这也反映在世界上许多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包括伊斯兰合作组织(Organisation of Islamic Cooperation ,简称OIC)如约旦、巴勒斯坦和沙特阿拉伯等国家批准了ICERD。 <伊斯兰合作组织1972年宪章>第11(A)条规定的ICERD的主要体制目标是消除“种族隔离和种族歧视”。


第二,ICERD和马来西亚<联邦宪法>是相互包容的。许多人误以为,通过认可ICERD,<宪法>第153条文必须在达到预期目标后予以删除。实际上,第153条文与ICERD的目标并不矛盾相悖,因为ICERD的第1(4)和2(2)条文旨在实现有效而实质的平等,而不是徒有形式或表面的平等。起草第153条文的这种性质的暂行特别措施与ICERD的规定没有直接冲突。只有当第153条文的规定(错误)被解释为永久保卫“马来人权利”或“土著权利”时,才会与ICERD的目标是相悖的。一旦第153条文达到预期目标而落后群体享有其权利,就不需要维持他的存在。

第三,ICERD不会破坏国家元首(Yang di-Pertuan Agong)和各州苏丹(Sultans)的权力。但是,人们正被引导去相信ICERD必将破坏君主的权力。事实上,ICERD第2条文第(2)款关于“实质平等”的概念,承认(缔约国)政府在适当情况下可以采取特别具体措施,确保某些种族群体或个人得到充分发展和保护。因此,从<联邦宪法>的完整性来看,国家元首和各州苏丹都受到保护的。

不幸的是,ICERD反对者蓄意的胡说和制造的误解,没有受到(政府的)适当对待。这种胡说和误解使到马来西亚社会结构遭受侵蚀。

我们敦促希盟政府坚持真正改革议程

作为日常生活的人,我们必须对种族主义和极端主义进行反击。我们绝不能让偏执顽固者和极端主义者的声音继续支配和煽动恐惧......

ICERD努力消除种族歧视......加入ICERD之列是符合马来西亚<联邦宪法>所载明的精神和基本原则的。我们必须加强对抗ICERD反对者所散播的错误信息。我们敦促希盟政府坚持真正改革议程,兑现它在其宣言中所作的建设一个新马来西亚的承诺。

着眼于不让任何一个人掉队的可持续发展目标,这是至关重要的事:希盟政府决不能被其反对者(持不同政见者)压倒,必须坚持其确保人人平等、没有歧视和社会公正的承诺。现在是严正要求新上台的希盟政府,实现其“新的马来西亚”的宣言承诺——建立一个包容温和和受全球尊重的国家的时候了。

2018年11月23日发布

联署单位:
  1. Pusat KOMAS
  2. Persatuan Sahabat Wanita Selangor
  3. SUARAM
  4. Komuniti Muslim Universal
  5. Jaringan Kampung Orang Asli Semenanjung Malaysia (JKOASM)
  6. University of Malaya Association of New Youth (UMANY)
  7. SAVE Rivers
  8. Sisters in Islam (SIS)
  9. PACOS
  10. BEBAS
  11. Society for Rights of Indigenous People (SCRIPS)
  12. aringan Orang Asal Semalaysia (JOAS)
  13. Society for the Promotion of Human Rights (PROHAM)
  14. Community Action Network (CAN)
  15. The Kuala Lumpur and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KLSCAH)
  16. Youth Era
  17. Rise of Sarawak Efforts ( ROSE)
  18. Freedom Film Network (FFN)
  19. Malaysia Muda
  20. People Like Us Support Ourselves (PLUsos)
  21. Malaysian Atheists and Secular Humanists (MASH)
  22. Justice for Sisters
  23. Sahabat Rakyat / 人民之友 / மக்கள் தோழர்கள்


Wednesday, 28 November 2018

Joint Statement by 23 NGOs: Not Ratifying ICERD Shows that Pakatan Harapan Government Has No Will to Eliminate Racial Discrimination / Kenyataan bersama 23 NGO: Tidak Meratifikasikan ICERD Menunjukkan Kerajaan Pakatan Harapan Tiada Keinginan Untuk Membasmi Diskriminasi Kaum

Joint Statement by 23 NGOs:
Not Ratifying ICERD Shows that Pakatan Harapan Government Has No Will to Eliminate Racial Discrimination

Original title: Not Ratifying ICERD A Step Backwards for New Malaysia

23 November 2018

中文译文:不签署<消除种族歧视公约>显示:
希盟政府没有消除种族歧视意愿

(All pictures below are added by Sahabat Rakyat Editor) 

We, the undersigned civil society organizations, are disappointed by the escalation of the ICERD reactions that have led to Pakatan Harapan’s announcement to call off the accession to the 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on the Elimination of all Forms of Racial Discrimination (ICERD).

Pakatan Harapan’s mismanagement of the issue and the lack of a unified front to counter the myths and misconceptions made by the opposers of ICERD have led to the rise and the escalation of the issue. The announcement by the Prime Minister’s Office to not ratify the ICERD is a step backwards for the new Malaysia. After promising the people and international audiences at the United Nations General Assembly (UNGA) and the recent 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 (UPR) to create a Malaysia that is inclusive, moderate and respected globally the Pakatan Harapan government has fallen to the call of ICERD dissidents.

We hope that this is only a step back to reflect on the way forward that will bring all parties to the table to move forward with the eventual ratification of ICERD.

We reiterate that the ratification of ICERD brings many benefits to the nation and the people. It is essential for the promotion of an inclusive, harmonious, progressive, prosperous, just and equitable nation, free from any forms of racial discrimination. This is in line with Pillar 5 of the Pakatan Harapan’s manifesto which is aimed to create a Malaysia that is inclusive, moderate and respected globally. ICERD not only helps a government to enact policies against racism but also promote understanding and empathy among races. In our context, it is the aspirational vision of Bangsa Malaysia.

Unfortunately, myths and misconceptions overshadowed the benefits of this human rights instrument.

Firstly, ICERD is in congruence with not only Islam but many religions and teachings. Many were led to believe that ratifying ICERD would undermine the position of Islam. In fact, the Prophet Muhammad denounced racism. The Prophet’s last sermon (Khutbatul Wada’) on 9 Dhul Hijjah 10AH (9 March 632) at Mount Arafat, emphasized that Islam is fundamentally against any forms of racial discrimination, regardless of if they are Muslims or not;

All mankind is from Adam and Eve, an Arab has no superiority over a non-Arab nor a non-Arab has any superiority over an Arab; also a white has no superiority over black nor does a black have any
superiority over a white, except by piety and good action.

[Al-Bukhari, 1623, 1626, 6361, Muslim 98,
Imam al-Tirmidhi 1628, 2046, 2085, Iman Ahmed Hanbal, Masnud 19774]

This is also reflected where most of the Muslim majority countries of the world, including Organisation of Islamic Cooperation (OIC) countries such as Jordan, Palestine and Saudi Arabia have ratified the ICERD. The primary institutional objective of ICERD as stated in Article 11 (A) of the OIC Charter 1972 is to eliminate “racial segregation and discrimination”.


Secondly, ICERD and the Malaysian Federal Constitution is compatible with one another. Many are under the misconception that by ratifying ICERD, Article 153 will have to be removed once it has achieved its intended objectives. In actual fact, Article 153 is not inconsistent with the aims of ICERD as Articles 1(4) and 2(2) of ICERD seeks to bring about effective or substantive equality, and not merely formal or superficial equality. Temporary special measures of this nature, in which Article 153 was drafted are not in direct conflict with the provisions of ICERD. It is only when the provisions of Article 153 are (mis)interpreted as permanently entrenching “Malay rights” or “bumiputera rights” would it be inconsistent with the aims of ICERD. Once the communities who have been left behind enjoy their equal rights, Article 153 will meet its intended objectives.

Third, ICERD does not undermine the power of the Yang di-Pertuan Agong and the Sultans. People are led to believe that ICERD would undermine the powers of the monarchs. In fact, ICERD recognizes the concept of ‘substantive equality’ in Article 2(2) where in appropriate situations, the Government can take special and concrete measures to ensure adequate development and protection of certain racial groups or individuals; hence the integrity of the Federal Constitution, the Yang di-Pertuan Agong and the Sultans are protected.

It is unfortunate that these myths and misconceptions were not adequately addressed. Such myths and misconceptions have led to the erosion of the social fabric in Malaysia.

As everyday people, we must push back against racism and extremism. We must not let the voices of bigots and extremists to continue to dominate and instigate fear ...

ICERD strives to eliminate racial discrimination. The accession to ICERD is in line with the spirit and the fundamental principles enshrined in the Malaysia Federal Constitution. It is essential for us to step up and counter the misinformation spread by the dissidents of ICERD. We urge the Pakatan Harapan government to stay true to the course of its reform agenda and deliver its promises of a New Malaysia, as stated in its manifesto.

In light with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of leaving no one behind, it is imperative for the Pakatan Harapan Government not to be overpowered by dissidents and stick to its commitments to ensuring equality, non-discrimination and justice for all. It is now time for the new Malaysia to commit itself to the promises of its manifesto to build a nation that is inclusive, moderate and respected globally. 




Kenyataan Bersama 23 NGO:
Tidak Meratifikasikan ICERD Menunjukkan Kerajaan Pakatan Harapan Tiada Keinginan Untuk Membasmi Diskriminasi Kaum

Tajuk asal: Tidak meratifikasikan ICERD satu langkah kebelakang bagi Malaysia Baru

23hb Nov 2018

(Semua gambar ditambah oleh Editor Sahabat Rakyat)

Kami, pertubuhan-pertubuhan masyarakat sivil yang dinamakan di bawah, kecewa dengan tahap peningkatan reaksi terhadap ICERD yang membawa kepada pengumuman oleh kerajaan Pakatan Harapan untuk membatalkan penerimaan Konvensyen Antarabangsa Mengenai Penghapusan Segala Bentuk Diskriminasi Kaum (ICERD).

Salah urus pihak kerjaan Pakatan Harapan, tanpa suara bersepakat untuk menentang mitos dan tanggapan salah yang dibuat oleh penentang ICERD telah membawa kepada kebangkitan dan peningkatan reaksi terhadap isu tersebut. Pengumuman oleh Pejabat Perdana Menteri untuk tidak meratifikasikan ICERD adalah langkah kebelakang bagi Malaysia Baru. Selepas berjanji kepada rakyat dan seluruh dunia di Perhimpunan Agung Pertubuhan Bangsa-Bangsa Bersatu (UNGA) dan di persidangan Kajian Berkala Universal (UPR), untuk membina Malaysia yang inklusif, moderat dan gemilang di persada dunia, kerajaan Pakatan Harapan telah tunduk di bawah suara-suara penentang ICERD. 

Kami harap ini hanya langkah kebelakang untuk mencerminkan arah ke hadapan yang akan membawa semua pihak ke meja rundingan di mana hasilnya adalah ratifikasi ICERD di masa akan datang.

Kami ulangi bahawa ratifikasi ICERD membawa banyak faedah kepada bangsa dan negara. Ia satu keperluan untuk membentuk sebuah negara yang merangkumi semua, majmuk, progresif, berjaya, dan adil, tanpa apa-apa bentuk diskriminasi terhadap mana-mana kaum. Ini selari dengan tunggak kelima manifesto Pakatan Harapan yang ingin membina Malaysia yang inklusif, moderat dan gemilang di persada dunia. ICERD bukan hanya menolong kerajaan untuk melaksanakan polisi menentang perkauman tapi ia juga menggalakan pemahaman dan empati di antara kaum di Malaysia. Di dalam konteks kami, ia wawasan aspirasi ke arah Bangsa Malaysia.

Malangnya, mitos dan tanggapan salah telah menyelindungi faedah-faedah instrumen hak asasi manusia ini.

Pertama sekali, ICERD selari dengan bukan hanya Islam tetapi banyak lagi agama-agama lain. Ramai yang percaya bahawa ratifikasi ICERD akan menjejaskan posisi Islam. Sebenarnya, Nabi Muhammad (SAW) menentang perkauman. 

Khutbah terakhirnya (Khutbatul Wada) pada 9 Dhul Hijjah 10AH (9 Mac 632) di Gunung Arafat, menekankan bahawa Islam pada asasnya menentang apa-apa bentuk diskriminasi kaum, tanpa mengira jika seseorang itu Muslim atau tidak;

Ketahuilah bahawa manusia adalah dari Adam dan Hawa, seorang keturunan Arab tidak lebih baik dari yang bukan keturunan Arab dan sebaliknya;
juga seorang yang berkulit putih tidak lebih baik dari seorang yang berkulit hitam, dan sebaliknya; kecuali dalam taqwa dan beramal soleh.

[Al-Bukhari, 1623, 1626, 6361, Muslim 98,
Imam al-Tirmidhi 1628, 2046, 2085, Iman Ahmed Hanbal, Masnud 19774]

Ini terlihat di kebanyakan negara majoriti Muslim sedunia, termasuk negara-negara Pertubuhan Kerjasama Islam (OIC) seperti Jordan, Palestin dan Arab Saudi yang telah meratifikasikan ICERD. Objektif perdana ICERD tertera di dalam piagam OIC 1972, di Artikel 11 (A) iaitu untuk menghapuskan “pemisahan dan diskriminasi kaum”.
  
Keduanya, ICERD serasi dengan Perlembagaan Persekutuan Malaysia. Ramai percaya bahawa ratifikasi ICERD dan perlaksanaan objektif-objektifnya akan menghapuskan Artikel 153. Sebenarnya, Artikel 153 selari dengan tujuan ICERD, kerana mengikut Artikel 1(4) dan 2(2) di dalam ICERD, ia bertujuan untuk membawa kesaksamaan yang substantif dan berkesan; dan bukan hanya yang formal dan superfisial. Tindakan khusus sementara di mana Artikel 153 telah ditulis, tidak bercanggah dengan tujuan ICERD. Ia hanya apabila Artikel 153 difahami sebagai tindakan khusus tetap sebagai “Hak Melayu” atau “Hak Bumiputra” ia akan menjadi tidak konsisten dengan tujuan ICERD. Setelah kaum yang tertinggal menikmati kesaksamaan, Artikel 153 akan memenuhi objektifnya.

Ketiga, ICERD tidak menjejaskan kuasa Yang di-Pertuan Agong dan Sultan-Sultan. Ramai yang percaya ICERD akan menjejaskan kuasa mereka. Sebenarnya, ICERD menghormati konsep ‘kesaksamaan substantif’ di dalam Artikel 2(2) di dalam situasi yang sesuai, pihak kerajaan boleh mengambil tindakan khusus dan kukuh untuk memastikan pembangunan yang sesuai dan perlindungan bagi kaum dan individu-individu tertentu; oleh itu keutuhan Perlembagaan Persekutuan, Yang di-Pertuan Agong dan Sultan-Sultan akan dilindungi.

Malangnya mitos dan tanggapan-tanggapan salah ini tidak dihuraikan dengan baik. Ia telah menyebabkan gangguan kepada susunan masyarakat di Malaysia. 

Sebagai rakyat biasa, kita perlu menentang perkauman dan ekstimisme. Kita jangan biarkan suara-suara yang taksub dengan perkauman dan ektremisme, terus mendominasi dan mendesak…

ICERD bertujuan untuk menghapuskan perkauman. Penerimaan ICERD selari dengan jiwa dan prinsip Perlembagaan Persekutuan Malaysia. Kita perlu berani bersuara menentang fitnah-fitnah yang ditular oleh penentang ICERD. Kami menyeru kerajaan Pakatan Harapan untuk tidak menyimpang dari agenda reformasinya dan kotakan janji-janji Malaysia Baru, seperti yang tertera di manifestonya.

Berdasarkan Matlamat Pembangunan Mampan kearah kesaksamaan untuk semua, kerajaan Pakatan Harapan tidak boleh terlalu dipengaruhi oleh pihak yang membangkang, dan taat kepada komitmen-komitmennya untuk memastikan kesaksamaan, anti-diskriminasi dan keadilaan untuk semua. Sudah sampai masanya Malaysia Baru kotakan janji-janji manifestonya untuk membina negara yang inklusif, moderat dan gemilang di persada dunia.


Statement Endorsed by / Kenyataan disokong oleh:
  1. Pusat KOMAS
  2. Persatuan Sahabat Wanita Selangor
  3. SUARAM
  4. Komuniti Muslim Universal
  5. Jaringan Kampung Orang Asli Semenanjung Malaysia (JKOASM)
  6. University of Malaya Association of New Youth (UMANY)
  7. SAVE Rivers
  8. Sisters in Islam (SIS)
  9. PACOS
  10. BEBAS
  11. Society for Rights of Indigenous People (SCRIPS)
  12. aringan Orang Asal Semalaysia (JOAS)
  13. Society for the Promotion of Human Rights (PROHAM)
  14. Community Action Network (CAN)
  15. The Kuala Lumpur and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KLSCAH)
  16. Youth Era
  17. Rise of Sarawak Efforts ( ROSE)
  18. Freedom Film Network (FFN)
  19. Malaysia Muda
  20. People Like Us Support Ourselves (PLUsos)
  21. Malaysian Atheists and Secular Humanists (MASH)
  22. Justice for Sisters
  23. Sahabat Rakyat / 人民之友 / மக்கள் தோழர்கள்



Tuesday, 27 November 2018

林务局无能解决加州山火, 是美国政治衰败典型案例

 林务局无能解决加州山火,
是美国政治衰败典型案例

作者 / 来源:林子人 /<界面文化><观察者网>


原标题:
加州山火困局难解:福山为什么说美国林务局是政治衰败的典型案例?

作者:林子人

根据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最新消息,截至当地时间19日晚10时25分,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坎普山火(camp fire)造成的死亡人数已经升至79人,失踪人数由周末报道的逾千人降至699人。到周日晚间,山火已经烧毁了15.1万英亩土地,70%火势受到控制,超过4700位消防人员正在与大火战斗,政府预计要到11月30日才能完全被控制住。加州气候干燥,历年来都备受山火威胁,气候变化更使得加州山火形势变得更加严峻。今年这新一轮山火已经成为加州历史上破坏性最强的大火。

加州坎普大火

当地时间11月10日一早,美国总统特朗普发推特称加州森林管理不善,威胁停止发放联邦基金。他认为,“加州没有理由发生这种代价高昂的大规模致命山火”,都是因为“森林管理严重不当”。据美联社报道,到当天傍晚,特朗普的态度发生了变化。他在另一篇推文中指出,“我们时刻牵挂着灭火队员,已疏散了52000人,还有11名遇难者的家人。”


特朗普10日推特截图

美政府花巨额税金却无法扑灭山火

在里根担任总统的第一个任期内,联邦政府每年拨出几十万美元用于扑灭山火。今年美国联邦政府计划拿出22.5亿美元用于扑灭山火,但实际控制山火所需要的全额预算有可能最终超过50亿美元。尽管如此,森林火灾造成的损失仍然每年激增。

自1980年代早期以来,每年被森林大火烧毁的美国土地面积都以1000%的速度递增。对森林火灾束手无策,真的是因为森林管理部门失职吗?更多资金投入是否能使加州免于火灾?这个巨大的问号不仅是时刻面临山火带来的生命财产威胁的加州人的苦恼,也使得美国林务局长久以来置身于撕裂的局面与救与不救的悖论之中。

一方面,控制野火从根本上来说不符合科学林业管理的准则。森林火灾是一种自然现象,在维护西部森林的生态中有重要功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气候变化与森林火灾权威专家帕克•威廉姆斯(Park Williams)将山火比作“以燃烧为动力的飓风”,他坦言人类没有能力控制森林火灾。

(详见今天二条)“我们总是觉得我们人类完全应该有能力控制住山火,然而现实情况是:我们做不到。虽然我们已经能够把人送上月球,我们也能够创建起连接全球的计算机网络,我们还是控制不了山火。

森林大火是一种自然现象,就像海洋的存在一样威力无边,山火一旦燃烧起来,就远远超出了人类的控制能力。”他希望每个美国人民都能清楚,更努力地灭火却每次都以失败告终“真的不是因为我们没有尽力”,“哪怕我们心里明明知道与每一场山火都进行搏斗是一种愚蠢的指挥政策,我们仍然这么做了,而且每次我们都尽了最大的努力。”

这一做法在经济层面上也很可能得不偿失,为了保住部分房产和土地,政府往往要付出几倍甚至数十倍于这一价值的资金用于扑灭森林火灾。

但另一方面,1910年的爱达荷州大火(Great Fire of 1910)损失和影响巨大,引起了强烈的政治抗议,这一事件迫使美国林务局将森林可持续利用的初衷调整成了以森林火灾防救调整为业务重点,延续至今。此外,加州人口增长,越来越多民众搬到林区附近生活,为了保护自己免遭山火威胁,居民们通过选举议员代表向国会施压,继续给林务局拨款以控制野火。

由此,林务局内部被不同的目标和不同的外部利益集团撕裂,它面临着一系列彼此矛盾或无法实现的任务,在大量浪费纳税人税金的同时,对森林火灾束手无策。2014年,以“历史终结论”闻名的斯坦福大学政治学家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一书中,通过梳理美国林务局的发展历程指出,僵化的认知和彼此矛盾的政治利益集团之间的结合阻碍了制度创新,造成政治衰败,这也正是美国林务局常年深陷森林火灾困局的深层原因。

11岁的Jacob Saylors位于加州天堂镇的家被坎普大火烧毁,他的家曾在10年前在这同一个地方被大火毁掉

帕克•威廉姆斯说,“在美国西部,发生森林大火的次数持续增多是一件无法避免的事情,这种趋势还将无可避免地继续下去。如果公众能够明白到这一点,那么他们就会对目前被认为是过于冒险或无情的管理策略表现得更加宽容。”而当这一宽容的共识到来之前,美国林务局在滔天山火与利益集团之间的挣扎,或许还将持续很久。

林务局曾是美国政府部门的标杆

美国林务局(The United States Forest Service)隶属于美国农业部,目前管理150多个国家森林公园和超过200万英亩的土地。林务局的前身是成立于1876年的农业部林业处(Forestry Division)。在那之前,美国人没有保护森林的概念,森林更多被认为是木材资源或西部移民们的障碍,滥伐毁林的现象极其严重。

到了20世纪初期,新英格兰等美国最早的定居地区已罕见森林踪影,很多人担心再过一代人,美国大多数森林就将完全消失。因此,恢复林地成为了林务系统的重要职责。

美国林务局标志

在20世纪上半叶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美国林务局被认为是美国最成功的官僚机构之一,为此立下汗马功劳的是1898年接任林业处主管位置的吉福德•平肖(Gifford Pinchot)。平肖毕业于耶鲁大学,毕业后在欧洲师从德国森林专家迪特里希•布兰迪斯(Dietrich Brandis)爵士,后于1890年回国投身森林管理事业,广科学林业。

在林业处出任主管的头三年里,平肖将林业处提升为林务局,加大预算并扩招员工。值得一提的是,在1883年《彭德尔顿法》确立择优官僚体系之前,美国政府奉行依附式体系,其中的公共职位由政党分配。而林务局一直以来的用人原则是才能和技术专长优先,其雇员大多为大学毕业的农学家和护林员。平肖为全国林务人员创建了一个培训和交流的中央体系,以专家、无党派和职业的森林管理为原则,保护多方利益。

他认为,林务局的存在目的不仅是养护森林,还有对森林资源的合理开发利用,在可持续的基础上获得经济利益,因此他提出了各种新方案,旨在帮助私营森林业主实施更加科学的森林管理措施。

平肖在美国林务系统的最大成就,是他帮助林务局赢得了农业部与内政部之间的土地管理权限之争,将联邦拥有的森林从内政部土地办公室转到了林务局的管辖范围之内。当时的土地办公室深受庇护主义影响,其人员变动和日常运作与共和党的利益深度绑定,土地办公室对自己的定位和林务局大相径庭,即向希望获得公共土地的私人开发商提供服务。

支持内政部管辖联邦森林的主要政客是众议院议长、共和党保守派代表乔•坎农(Joe Cannon),他对环保持强烈反对态度,声称自己“不会为风景花一分钱”。

为此,平肖调动了各种资源,在政府内部和外部结盟,以求新法案的通过。首先,他在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还是纽约州长时就和他结下了深厚友谊,罗斯福本人是一位户外活动家,对环保事业有极强的认同感,因此在成为总统后支持林务局主管的计划。

其次,平肖与利益团体、报纸编辑和科学会社发展了良好的关系,在媒体、学术界和科学界获得了很多声援力量。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还积极游说了坎农的盟友、来自怀俄明州的众议员弗兰克•蒙代尔(Frank Mondell),在陪同蒙代尔前往黄石地区的途中说服了对方转而支持林务局。最终,国会两院于1905年通过了将土地管理权转给林务局的法案。

“森林在私人业主的手中没有获得妥善管理,国家公共土地的分配又变成贿赂和腐败的巨大来源。在这两种情形下,国家需要公正的监管部门,不受强大利益集团的操纵。”福山写道,在平肖的带领下,林务局转变为了一个由专业人士带领的、为公众的长期利益着想、不轻易为政治利益集团和民主舆论动摇的、享有较高自主权的政府机构。

森林大火是如何成为林务局难题的?

令人遗憾的是,时至今日,林务局已经成为了一个高度功能失调的官僚机构,它失去了许多曾经拥有的决策自主权,国会和法院下达了名目繁多且经常相互矛盾的任务,它不可能同时满足,但又在这个过程中浪费了纳税人的大量税金。

在这个过程中,森林大火逐渐演变成了林务局最棘手的难题。

1910年的爱达荷州大火造成了爱达荷州和蒙大拿州300万英亩的林地损失,导致85人死亡。大火引起了强烈的政治抗议,迫使林务局将森林火灾防救调整为业务重点。到了1980年代,这已经成为林务局最重要、负担最重的职能,当时林务局的常设员工增加到了30万人,在高峰年间还要额外雇佣几万名消防员,拥有大量飞机和直升机,每年花在灭火任务上的支出高达10亿美元。

1910年爱达荷州大火之后的洛洛国家森林公园

平肖在创建林务局时的初衷——对森林资源的可持续利用(木材采伐)——退居次要位置。在1990年代国家森林每年的木材收成从120亿板英尺下跌到40亿板英尺(注:一板英尺为一英尺长、一英尺宽且一英寸厚的木材体积)。

这里固然有环保意识开始深入人心,天然森林应当保护起来的社会共识逐渐形成的因素,但即使是在采伐木材方面,林务局也表现差劲。由于未能对木材进行合理定价,林务局的木材销售价格远远不能收回运营成本。

那么在森林防火方面,林务局又做得怎样呢?事实上,控制野火从根本上来说就不符合科学林业管理的准则。森林火灾是一种自然现象,在维护西部森林的生态中有重要功能。巨型西黄松、北美黑松和红杉树需要火灾来定期清理林地,以便新树的萌芽再生(北美黑松甚至需要通过火灾来传播种子)。一旦野火受到控制,森林就会受到诸如花旗松等外来物种的入侵。

长年累月,这些森林积累下茂密的树木和大量的干柴,使得火灾一旦发生就变得格外有破坏性。直到1988年的黄石大火才让公众注意到这一后果:那场大火烧毁了近80万英亩的林地,过了好几个月才得到控制。由于生态学家开始质疑野火控制的成效,林务局于1990年代中期开始转向“任它烧”的策略。然而多年来错误政策和认知的累积无法在一朝一夕间扭转,此时的西部森林已经成了一个巨大的不定时炸弹。雪上加霜的是,西部人口增长,越来越多的居民搬到森林附近,森林野火对居民人身和财产安全造成了巨大威胁。

为了保护自己,居民们又通过选出的议员代表转而向国会施压,继续给林务局拨款以控制野火。虽然在经济层面上这样的做法可能得不偿失——政府可能要花上100万美元的救火费用来保住价值仅10万美元的家——但民众利益和政治压力不得不顾。

1988年黄石大火

至此,林务局内部被不同的目标和不同的外部利益集团撕裂:木材消费者、环保人士、房屋业主、西部开发商和寻求临时消防员工作的年轻人。为了保住预算和工作,官员们只得在各路依附者之间斡旋,让林务局在摆脱了19世纪以党派为基础的依附式政治体制后又陷入了利益集团、游说集团的漩涡,再度丧失专业自主和政策一致性。

在福山看来,美国林务局是一个政治衰败的典型案例:一方面,人类有时对已有制度、观念的非理性坚持导致政策实施过程中会丧失远见(美国林务局盲目地相信控制野火是“科学”的);另一方面,新利益集团的出现打破了现有制度的平衡(林区居民对防火的诉求及环保人士对保护森林的诉求)。“政治衰败的根源就是因为制度无法适应变化的情况——即新社会群体的崛起及其政治诉求,”福山说。

[参考资料]

《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从工业革命到民主全球化》,(美)弗朗西斯•福山著,毛俊杰译,理想国/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9月


美国加州南北地区山林大火: "人祸"加剧了"天灾"杀伤力

美国加州南北地区山林大火:
"人祸"加剧了"天灾"杀伤力

作者/来源:陶短房/<多维新闻>博客
     


11月20日新华视频:

(以上插图、视频和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原标题:
美国北加州大火,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作者:陶短房


如今已成为北美乃至全球媒体头条的加利福尼亚州北部山林大火究竟是从哪一天开始的,如今已无人知晓,《洛杉矶时报》调查发现,北美紧急情况综合电话热线“911”最早是在11月8日,即著名的千橡市枪击案发生不到24小时后,发出了 “巴特县发生山林火灾”的首个官方警告,随后,巴特县成为加州山火的重灾区,以“养老重镇”著称的天堂镇则成为悲剧的中心舞台,这场火灾被美国人称作“坎普火灾”(CampFire 或 ButteCountyCampFire)。

加州历史上最具破坏性的火灾

如今这场“天堂火灾”已成为加州历史上最具破坏性的火灾:截止北美太平洋时间11月20日的统计,“天堂火灾”过火面积达151272英亩,烧毁建筑物15573幢,确认死亡79人,超过了去年10月刚刚创造的“索诺玛火灾”纪录(过火面积36807英亩,烧毁建筑物5636幢,确认死亡22人)。

至少30万当地居民在接到通知后匆忙撤离家园,其中许多人只有几分钟时间用于逃离,他们不得不抛弃住宅、财产和汽车“净身出户”,曾经风光无限的天堂镇距离旧金山东北仅约两小时车程,如今却已是一片过火后的废墟,一副末日景象。

最初宣布的失踪人数超过1000人,但随着更多失踪者恢复联系,这一数字已大大下降,但具体数值仍在不断波动中。

因火灾而变成末日景象的远不止天堂镇或巴特县:事实上早在夏秋之交加州已是野火遍地:早在8月6日,当地应急部门官员就已通报称,该州山火过火总面积高达28.3万英亩,已接近整个洛杉矶县的面积--这一数据事实上已是迄今“天堂火灾”总过火面积近两倍,但并未引起足够重视。

事实上在如今的加州,小规模山火不计,仅规模较大的就有好几场——由于动了许多好莱坞明星的“奶酪”,从文图拉县肇源的南加州的“伍尔西火灾”一度引起人们更大关注(火灾波及洛杉矶西郊明星别墅云集的马里布)。

尽管早在11月10日就宣布灾区进入紧急状态,但美国联邦和加州两地的救灾应急动作仍然饱受诟病:最初的火场、火情控制不力,最早在公共平台“广而告之”的,竟然是无线电发烧友托马斯.戈登(JessWeihe)的个人推特账户@VCScanner(该账户也是首个公开发布“千橡枪击案”准确消息的消息源)--第一位抵达现场的新闻记者,洛杉矶时报的杰西.威赫(JessWeihe)正是从这里得到信息,并迅速采取行动的,很显然,根据官方渠道信息做出反应的部门“慢了一拍”,而这其中似乎也包括应急部门。

截至目前投入一线山火扑救的消防人员共计1.4万,有关部门调动了几十架大型飞机助战,但人手、装备依然缓不应急。加州官方宣布已动员数百名服刑犯人“志愿”参与救火,但每小时仅1美元的时薪恐怕会在这个北美意识形态冲突最激烈的州引发未来无穷的预后烦恼。

加州山火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

“天堂火灾”、或广而言之加州山火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

一些分析家认为是天灾:近年来整个太平洋西海岸气候格外干燥,加州已连续干旱四年之久,这导致森林覆盖率高达18%的加州火情频仍。由于地处西海岸,气候特定的是冬季低温多雨,夏季高温干燥,每年秋季都成为“干柴烈火时段”,仅2017年加州就发生大小山火8747场,其中就包括破坏力仅次于“天堂火灾”的“索诺玛火灾”。不仅如此,不约而至的圣塔安娜飓风也让各地山火(尤其南部的伍尔西山火)蔓延速度加剧,令消防应急部门措手不及,而干燥的气候则加大了扑救的难度。

但更多人则认为,“人祸”加剧了火灾的杀伤力。

由于产业转型和政策吸引,加州人口较上世纪70年代翻了一番,许多开发商和个人开始越过消防警戒线,在靠近密林的山地建造木结构房屋,“养老经济”和“娱乐经济”导致一些居民点居民结构畸形(如天堂镇,人口25%在65岁以上),应对紧急情况能力不足;预算缺乏和急功近利导致消防和护林工作不到位,人力、物力不配套,大量消防隐患不能被及时清除(有消息称电力公司的不谨慎可能是部分地区山火的肇源),而从宏观看,气候的变旱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人祸”的一部分。

由于外来人口比例畸高,而管理又跟不上趟,人为因素造成的火情占比逐年大幅提高。

"政治家们"忙于选举而忽略防火

更要命的是,作为美国国内政治博弈最激烈的州,许多必要的应急措施却被政治上的扯皮和互斗给耽误了:原本今年稍早,有州议员提出,连年干旱导致逾1.3亿株树木枯死,若旧不清理将构成严重火灾隐患,但这一议案却因为州议会在“环保议题”上的僵持不下胎死腹中——如果这些枯树能得到哪怕部分及时清理,今年秋冬之际的加州,至少不会在山火面前狼狈至此。

对此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Trump)曾犀利指出“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然而许多死里逃生的加州人毫不客气地指出,这位喜欢发推特的总统也是“七分人祸”之一:他不仅在应对“天堂火灾”方面乏善可陈,动作既迟缓又“小气”,且直到11月18日才亲赴加州火灾现场视察,更要命的是,他在视察现场把火灾重灾区“天堂镇”(Paradise)念成了“快乐镇”(Pleasure)。

一些批评者指出,政治家们忙于11月6日投票的中期选举,忽略了包括防火在内的日常要务,更在火灾发生后应对蹒跚,令火灾未能在第一时间得到及时控制。不仅如此,出于“名人效应”,当“天堂火灾”和伍尔西火灾一北一南几乎同时发生之际,大量注意力和资源被吸引到灾情明显轻得多、但住满了名人的文图拉县和洛杉矶县,而明明更需要支援的巴特县却“灯下黑”了。

回到火灾本身。

截止11月19日,消防部门宣布已控制火场面积65%,并表示“争取尽快达到70%的控制比例”。

问题是如何达到?

不论联邦或州,似乎都未能表现出对消防应急能力的自信,官、民的希望都寄托在“天”上,期待11月下旬北加州的雨水如期而至——问题是,伴随雨水而来的低温,又会给刚刚失去家园的灾民带来诸多烦恼。



Saturday, 24 November 2018

●联合国激辩“废死”决议草案 ● 各国立场不同,无法达成共识, 委员会表决结果通过了修正案

 ●  联合国激辩“废死”决议草案  ●
各国立场不同,无法达成共识 ,
委员会表决结果通过了修正案

作者 / 来源:王世纯 / <观察者网>


  原标题:
联合国激辩死刑 各国难以就废死达成共识

作者:王世纯
(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观察者网综合】各国又为死刑问题吵起来了。据联合国官方网站11月21日消息,11月13日,60多个国家在联大第三委员会共同提交了《暂停使用死刑》决议草案。以欧洲国家和天主教国家为主的34国在草案中要求暂停死刑。

针对这一草案,包括中国在内的34个国家代表提出了一项修正案,修正案认为,死刑是主权问题和司法问题,并非人权问题。双方随后就死刑问题进行了辩论,各国均难以达成共识。

随后,草案和修正案均获得通过。此次辩论也反映出目前各个国家对于死刑的态度。

第三委员会 (本文图源如无说明均来自联合国)

60多国提交《暂停使用死刑》决议草案

提案国包括阿根廷、澳大利亚、奥地利、比利时、巴西、加拿大、智利、芬兰、法国、德国、希腊、匈牙利、冰岛、爱尔兰、意大利、墨西哥、蒙古、荷兰、新西兰、尼加拉瓜、挪威、波兰、葡萄牙、斯洛伐克、西班牙、瑞典、瑞士、乌克兰、英国和委内瑞拉等。

草案认为,没有任何确切证据可证明死刑的威慑作用,而施行死刑方面的任何审判不当或不公都是无法逆转和补救的。草案对继续使用死刑深表关切,促请所有国家尊重就保护死囚权利所规定的国际标准,具体内容包括:

  • 确保死刑的适用不是基于歧视性法律或任意适用法律的结果,呼吁逐步限制死刑使用;
  • 对未满 18 岁者、孕妇或精神或智力残疾者所犯罪行,不得处以死刑;
  • 减少可判处死刑的罪名,包括为此考虑取消死刑的强制适用;
  • 暂停执行处决,目标是废除死刑;
  • 促请已废除死刑的国家不再恢复死刑;
  • 鼓励暂停使用死刑的国家保持这一做法,并分享它们在这方面的经验;
  • 促请尚未加入或批准《旨在废除死刑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项任择议定书》的国家考虑加入或批准该议定书。
巴西代表提案国对决议草案进行了说明。他表示,草案对拟议的措辞进行了调整,使其进一步符合国际人权法和相关趋势。经过调整的措辞试图解决一个敏感问题,即尊重各国对死刑采取自己立场的权利。

△巴西代表发言

34个国家针对这一草案提出一项修正案

针对这一草案,34个国家提出一项修正案。这些国家包括新加坡、孟加拉国、中国、朝鲜、埃及、印度尼西亚、伊朗、科威特、巴基斯坦、卡塔尔、沙特阿拉伯、阿联酋、越南等。修正案建议在执行部分第1段之前插入一个新的执行段落,案文如下:“重申所有国家都享有按照其国际法义务制定本国法律制度、包括确定适当法律处罚的主权权利”。

新加坡代表表示,修正案不对决议草案的实质内容采取立场,也不对各国的政策提出质疑或作出判断。相反,它重申了所有国家都拥有制定自己法律制度的主权权利的原则。这与决议草案是一致的,它没有为死刑辩护,但它尊重在这个问题上的不同观点。

△新加坡代表发言

新加坡代表:
“暂停死刑的决议存在严重的缺陷和不平衡,因为它没有承认国际法允许在正当程序下对最严重的罪行使用死刑。它没有承认死刑是一个刑事司法问题,而不是人权问题。我们对该决议草案对一个微妙的问题采取‘一刀切’的做法、将对世界的一种看法强加给其他人表示失望。修正案旨在表明对多边体系的尊重。它重申主权平等的基本原则,确定暂停死刑的决定事关主权,各国之间需要相互尊重。”
巴西代表表示,由于在磋商进程之前、期间和之后解释的实质性和系统性原因,修正案中的措辞是不可接受的。试图找到妥协方案无法弥合差距。他要求对修正案进行表决。

委员会表决结果通过了修正案

委员会随后以 96 票赞成、73 票反对、14 票弃权的记录表决结果通过了修正案。根据其条款,大会将重申所有国家根据其国际法义务制定本国法律制度的主权权利,包括确定适当的法律惩罚。

智利代表在表决后就投票进行解释性发言时表示,智利对修正案投了反对票,因为增加的一段削弱了人权的逐步发展,类似提议在其他论坛上已遭到拒绝,他对修正案获得通过表示遗憾。

△智利代表发言

沙特阿拉伯对决议草案投了反对票,但对修正案投了赞成票。沙特代表表示,每个国家都应该能够制定自己的法律。

“经过透明的审判,沙特阿拉伯的死刑只适用于最严重的罪行。沙特阿拉伯将投票反对该决议草案,因为一些国家试图将自己的价值观强加于其他国家这一事实是不可接受的,社会和宗教价值观是主权的支柱。”

△沙特阿拉伯代表发言

委员会最终表决通过了修正的决议草案

委员会随后以123票赞成、36票反对、30票弃权的记录,表决通过了经过修正的决议草案。

埃及代表在就投票进行的解释性发言中表示,埃及对该决议草案投了反对票,因为它未能减轻埃及对主权原则的关切。

“一些国家已经决定废除死刑,另一些国家暂停执行死刑,还有一些国家在宪法和刑法中保留了这种做法,其中一种做法并不比另一种做法更正确。两者都没有错。双方都决定选择一条符合其社会、文化和法律需求的道路。反对死刑的论点侧重于罪犯的权利,但这种看法必须与受害者及其家人的权利相权衡。”

△埃及代表发言

越南代表表示,保留或废除死刑是一项主权权利。关于暂停死刑的讨论不应成为人权辩论的一部分。他说,令人遗憾的是,许多关切没有包括在内,越南为此投了弃权票。

日本代表表示,日本对修正案投了弃权票,并对整个决议投了反对票。她强调了认真考虑各种因素的重要性,如公众舆论。她表示:

日本不对18岁以下的罪犯适用死刑,其做法符合《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要求。

△日本代表发言

伊朗代表表示,在法律框架内,各国拥有制定本国法律制度的主权权利。任何暂停或废除行动都被视为一项自愿措施。

缅甸代表表示,缅甸允许判处死刑,但自1988年以来就没有执行过。她说,各国应该制定自己的法律制度,缅甸对整个决议草案投了弃权票。

△缅甸代表发言

美国代表表示,美国不能同意普遍暂停死刑,因为关于死刑的决定应由每个国家决定。

“国际人权法已经确定,会员国可以使用死刑这种形式的惩罚。但我们敦促各国支持该决议草案,因为必须要对死刑罪犯进行公平审判。”
△美国代表发言

新西兰代表列支敦士登和瑞士发言,表示反对任何情况下的死刑。该代表强调死刑与生命权这一基本自由无法调和。他指出,死刑是一种酷刑。

奥地利代表欧洲联盟发言,对尽管决议草案案文列入了主权原则,但没有达成共识表示失望。他表示,指责该决议草案相互矛盾等同于在质疑案文反对者的真正目的。#

Friday, 23 November 2018

<早报>发表署名时事评论: 马国悲情华人投错票?(附:<人民之友>编者按语)

<早报>发表署名时事评论:
   马国悲情华人投错票?

作者 / 来源:陈春安 /<联合早报>

马来西亚全国大选,华人受骗投错票了,让马哈迪主义复辟!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新加坡<联合早报>继11月20日发表题为<阿兹敏配安华的微妙关系>的社论之后,今日(22日)又刊出了一篇署名陈春安的作者所撰写的题为<马国悲情华人投错票?>的时事评论,足见新加坡政府及其媒体高度关注着跟它隔着一个狭窄海峡的邻国——马来西亚的政治发展动态。

作者在这篇评论主要强调:(1)华人在马国一直扮演着悲情角色,这是因为“人微言轻,人少气不壮”;(2)马国华人的政治处境向来都是可悲的!他们只能“无可奈何”,没有别的选择。

作者提出了“马国悲情华人投错票”(这主要是指这次全国95%的华人选票投给了马哈迪率领的希盟)的论断,却没有解答这次华人投票真正错误何在,以及为何又犯上这次具有无比危害性的错误的疑问。

(2017年9月24日发表的《人民之友对我国第14届大选意见书》)
<人民之友>,在全国大选前,发表了《对我国第14届大选意见书》,又在大选后,发表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主张和言论,但是,我们人微言轻,起不了什么作用,而一些急于夺取政权当官做老爷的希盟领袖及许多对希盟领袖有幻想和期盼的谋士们,他们极力倡导“骑马杀鸡,改朝换代”(即利用老马倒纳吉,入主布城做政府)的思想和谋略,利用铺天盖地的政治宣传攻势,骗取了95%华裔选民的支持,而让马哈迪成功入主布城,从而造成马哈迪主义(马哈迪特色的马来霸权主义)复辟的当今局面——这就是华人的悲情所在!

以下是<马国悲情华人投错票?>的全文内容——

马来西亚的政治在“5.09大选”后,真是尘埃不落定,波谲云诡。

随着巫统议员、前贸工部长慕斯达法退出巫统,并加入土著团结党,而土团党最高理事卡迪贾辛随后爆料称,将有40名巫统国会议员退出巫统,并加盟土团党,无疑令马国的政治局势,更形错综复杂。

有评论已担心,巫统会否“借尸还魂”,成为希望联盟政府的老大?并且坐地分赃,瓜分政治利益?那么,华人在“5.09大选”努力使马国“变天”,改朝换代,推翻了种族主义、朋党主义、贪腐政治的一切,将付诸东流,一切都打回原形。

有华社评论者甚至带嘲讽语气说:“自以为有智慧的华人,一心只想消灭万恶的巫统,却没料到他们翻一个筋斗又骑在你头手,改名土团党。而土团党正是由95%华人亲手接生的怪胎。”

觉得华社评论者对华人的“又投错票”少了怜悯,也语多苛责。须知华人在马国一直扮演着悲情角色,人口所占比率从独立时的40%,跌到目前只剩下23.7%,人微言轻,人少气不壮,能不悲情么?要求政府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犹如乞怜。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的地位与权益受损,节节败退。华人子弟考11个A,仍然因为“大学入学固打制”而被拒于大学门外。国家文学奖,永远没有马华作家的份。

马国郭鹤年是华人首富,在他自传里,坦承要让出稻米生意、糖生意给土著,从此亚洲糖王名衔不再。在政治领域,代表华人的马华只剩一席国席而残喘;而今马华在野,更是残喘中奄奄一息。

翻阅历史,华人何曾有得选择?

人口高踞40%的时代,都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了,低于23%的时代,还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马国华人曾经为了改变政治格局,票也投给了倡导神权治国、断肢法的伊斯兰党;为了改变政治,票也投给了那位曾经派了“不识华文,到华小担任高职”的,后来写过“我们都是一家人”的安华。

为了改变,票也投给了“当官不当权”的马华,还有谁不能投?只要能带来“变天”一线希望的都投过了,当然包括那位骂过“华社犹如共产党”,茅草行动抓了华教分子、环保分子、破坏司法公正的93岁老爷爷啦。

并非华人自觉有“超群智慧”,而是无奈,没有别的选择。

你以为那95%在“5.09”投票使政权变天的华人,会没预料到马哈迪的土团党会壮大,变成巫统2.0?但即使预料到又如何?形势所逼,当时还是会投给希盟一票。

马国固然是民主政体,但华人大概是全世界最可怜、最可悲、最没有自主权、最被动、最卑微的选民了。但愿“悲情华人”,继续有老天庇佑,并且自强不息。#

Wednesday, 21 November 2018

<早报>2018-11-20社论: 安华配阿兹敏的微妙关系

 <早报>2018-11-20社论:
安华配阿兹敏的微妙关系


安华(Anwar,左)与阿兹敏( Azmin,右)

人民公正党最近的党选的结果,恰如一些政治观察者和时事评论人所意料,出现了阿兹敏配安华的局面,备受国人的关注和议论之外,新加坡政府的喉舌报——<联合早报>于11月20(星期二)日针对我国现阶段(今届国会议员人数最多)的第一大党——人民公正党进入“安华配阿兹敏”时代及其后可能出现的相关课题,发表了一篇题为<安华配阿兹敏的微妙关系>的社论,全文如下(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安华上个星期日正式接任马来西亚执政联盟最大成员党人民公正党主席,而备受关注的署理主席之战,则由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胜出蝉联。担任公正党主席20年的旺阿兹莎,亲自将党主席委任状交给丈夫安华,象征公正党进入“安华配阿兹敏”时代。

安华脱离政治圈子期间,因势利导造就了阿兹敏,让后者在公正党内累积强大的基层实力,在20个票选最高理事中,有15人就属于阿兹敏阵营。安华誓当强势党魁,而副手阿兹敏拥有强大支持度,两人接下来的互动关系备受关注。

这次署理主席之战为党争再起埋下伏笔

公正党在这次党选中的署理主席之战非常激烈,候选人拉菲兹突然在16日承认落败,并表示这么做是为了避免公正党陷入内斗,进而影响候任主席安华未来出任首相。不过,党选委员会主席拉昔丁没有公布胜选者票数,只宣布最终当选进入公正党最高理事会的名单。因此阿兹敏与竞争对手拉菲兹最终票数差距多少,是否如拉菲兹所声称,阿兹敏以不足1%的多数票胜出,均不得而知 。 这可能为公正党日后党争再起埋下伏笔。

当党选还未结束前,54岁的阿兹敏在一则文告中以“2018-2021年公正党署理主席”署名宣告胜选。对于阿兹敏抢先宣布已当选署理主席,并感谢所有党员支持真正的“烈火莫熄”议程,71岁的安华随后不甚高兴地指出,宣布成绩是党选委员会的工作。由于团队拿下绝大多数重要党职,阿兹敏会不会及如何全力配合安华,对安华的忠心是否依旧如同当年安华落难时,还是会转为他的最大挑战者,还有待这个拥有最多国会席位政党的内部变化而定。

安华应该感觉到党内潜伏的斗争气氛

公正党内斗一触即发,也可从安华在党大会上强调会当个强势主席,并警告所有党员,若不遵守党的纪律,在党内制造骚乱或在外面唱衰党,他会持零容忍态度看出。安华应该感觉到党内潜伏的斗争气氛,因而他过后也在记者会上说,不急于取代马哈迪的首相职位,而要专注于维护党的纪律,把在党选时呈现极大分裂的公正党拉回原位。

安华说他要协助马哈迪展开多项改革与转型,将重点放在强化希望联盟政府,但他与马哈迪之间的微妙关系,更重要的是能否如愿在两年后接任相位,一直是各界猜疑的议题。安华在1998年遭马哈迪撤除副首相职位,并开除巫统党籍后,随即发动“烈火莫熄”运动并成立公正党,过后一再被捕及遭提控。虽然经历这么多的政治斗争和政治交易,清楚政治内斗对国家社会所造成的伤害,马哈迪和安华能否放下过去恩怨,专注于国家经济的发展及社会建设,仍无从断言。马哈迪说会将相位传给等待已久的安华,中间仍存许多变数,阿兹敏便是变数之一。

希盟必须减少内耗,马国人民才有希望

此外,希盟的成员党之间存有不同看法及意见,如何维系内部的团结,让各成员党继续携手合作,对这个刚掌权六个多月的执政联盟是个不小的难题。希盟来势汹汹掀起“马来海啸”,终结以纳吉领军统治马国长达60年的国阵,一切百废待兴,却无法兑现大半竞选承诺,而且一直反反复复,把一切都归咎于前政府,如何用政绩取信于民,也是希盟政府的一大挑战。

政治稳定对于马国在各方面的发展极为关键,希盟和各成员党必须减少内耗,才能为马国人民带来新希望。希盟要落实振兴经济、稳定货币、削减国家债务等承诺,必须设法维持一个稳定的政治环境,不过现在看起来,争夺权位仍将是马国政党无法避开的政治现实。

摆在安华前面的再战政坛的繁重任务

而阔别三年后,安华再次参与公正党全国代表大会,并正式以党主席身份,领导这个他20年前一手成立的政党,摆在他前面的再战政坛之路,有多重的繁重任务。他必须先维持和经营他与马哈迪和阿兹敏之间的微妙关系,必须化解外界对该党的任何批评和指控,显示自己有能力管好自己的党,并展现公正党团结一致的局面,更让人相信他有出任下一任首相的能力。#

Tuesday, 20 November 2018

陈亚才评论公正党新形势:阿兹敏的势力已然膨胀, 安华无法主宰党的未来

   陈亚才评论公正党新形势:
 阿兹敏的势力已然膨胀,
安华无法主宰党的未来


(上图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原标题:
党选显示阿兹敏势力膨胀 陈亚才:平衡派系成安华最大挑战

作者:陈水源

(刊登于20 Nov 2018 7:00AM ·最后更新9:00AM)

人民公正党党选终于在一片争议声中尘埃落定,领导公正党20年的前任主席旺阿兹莎功得圆满退位,公正党正式进入安华时代。

不过,公正党这个为着安华而诞生的政党,在经历了20年的历炼与浮沉之后,即便是安华如今已堂堂正正的成为党主席,但是也已经无法牢控全党上下,主宰党的未来。

安华终于得偿所愿,在这次党选后坐上了他所领导创立的人民公正党的主席座位,如今他却要面对党内的新形势。

陈亚才说,阿兹敏的实力似乎已经超越拉菲兹与安华家族成员,这个对安华来说是一个相当大的挑战。
(摄影:Afif Abd Halim)

时事评论员陈亚才向《透视大马》说,如果从党选成绩来看,这次是一个非常激烈及尖锐的选举,尤其是署理主席职的成绩,它算是一个实力非常接近的结果,虽然拉菲兹败选,但是他的得票也不少,因此未来就要看安华如何去让拉菲兹派系的人马,尤其是拉菲兹本人有发挥的空间。

“如果拉菲兹派系没有妥善安排,它就会像一个定时炸弹一样,随时会引起党内分化。这也是在党选过后,安华所要面对的一大挑战。他必须想方设法将两派的裂痕,在最快的时间内修补。”

阿兹敏的实力已经超越安华家族

他也说,从这一次的党选结果也可以看得出,阿兹敏的实力似乎已经超越拉菲兹与安华家族成员的实力,这个对安华来说是一个相当大的挑战。

“从署理主席、副主席,到最高理事阵容中,阿兹敏的人马都占了近一半,所以这在未来情势来看,包括坊间谣传可能进行内阁改组,其改组名单恐怕也不是安华一个人说了算。如果名单没有得到阿兹敏派的同意,应该也出不去,即使出去了也会引起党内的分歧。”

他说,虽然阿兹敏在这次党选中发表的谈话不多,但是从党选成绩来看,他在党内的实力还是很强的,这也就是说阿兹敏在党内的话语权也是蛮高的。

询及安华时代的公正党与旺阿兹莎时代会有什么不同时,他也指出,如果与旺阿兹莎相比,安华在政坛的经验及政治谋略,都比旺阿兹莎强很多。以往旺阿兹莎虽然有心,但是能力稍有不足,无法有效处理党内的分歧,包括有效抑制阿兹敏实力的扩张,也无法有效协调不同派系之间的矛盾。

“现在安华所面对的挑战很大。在党外他必需面对首相马哈迪是否会如期交棒,而在党内也面对如何协调阿兹敏与拉菲兹两大势力之间的矛盾。这些都是安华必须去做的工作。”

党选弱点是必须解决的重要课题

另一方面,他也认为,改善党选制度也是公正党未来必须解决的重要课题。

他指出,公正党党选中采用的电子投票系统,在大马应该算是最先进的选举制度,而让前党员来投票也是最先进的做法,但是在过程之中,除了技术上的出问题之外,人为的干扰也很明显,如果这方面的问题在未来不能克服,那么公正党党选的公信力将慢慢令人产生怀疑。

“这次的公正党党选中,虽然观念和想法都是走在时代的尖端,但技术和人为的干扰似乎也不小,这将影响选举的公信力,使到输得一方输得不甘愿,而赢的一方也得不到大家尊重。”

Monday, 19 November 2018

马哈迪说签ICERD要先修宪,希盟政府是不可能做到这事的!

 马哈迪说签ICERD要先修宪,
 希盟政府是不可能做到这事的!

来源:<当今大马> malaysiakini.com/news/452468

发表于 2018年11月18日21:32 时分   更新于 同日21:36时分

马哈迪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出席亚太经济合作组织经济峰会,在会议之后向马来西亚媒体重申,他理解ICERD对马来社群而言是个敏感课题。

与此同时,公正党主席安华在沙亚南出席党大会后召开记者会表示,希盟政府现阶段无需签署公约,而应优先改善施政。

原标题:

签ICERD须达修宪门槛,马哈迪坦言“几乎不可能”

(上图说明与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巫统和伊党下个月将联手上街抗议,反对政府有意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的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之际,首相马哈迪坦言,要签署公约“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马哈迪说,签署公约须先修改宪法,而希盟政府几乎不可能在国会,取得足够的朝野议员支持,通过修宪的门槛。

“惟有获得在野党的支持,我们才有可能达到三分二的多数门槛。而且,前朝政府议员也未必会支持(签署)。”

“所以,我认为,要达到三分二(来修宪),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马哈迪:签署ICERD是马来人敏感课题

《马新社》报道,马哈迪今日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出席亚太经济合作组织经济(Apec)峰会后,向马来西亚媒体重申,他理解ICERD对马来社群而言是个敏感课题。

不过,他说,政府并阻止民众表达他们的看法。

“我们明白这件事对马来人来说是敏感的。我在联合国(大会)演讲中提过落实ICERD的复杂程度。所以,我们并没有承诺一定会落实。”

马哈迪驳斥签署ICERD将引发骚乱论调

另外,《马来邮报》报道,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昨晚警告,政府若签署ICERD将引发马来人骚乱。

针对此,马哈迪则回应,此说法无中生有,除非阿末扎希本人挑起事端。
“除非是阿末扎希挑起事端,否则不会出现骚乱。”

12月8日,巫统与伊党将联手上街集会,以反对政府有意签署联合国《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上周,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在国会形容,ICERD是一个“欺压”伊斯兰和土著的国际公约。

安华认为应注重改善施政,不应签ICERD

政府计划将在明年首季签署反歧视公约,而外交部长赛夫丁也在10月15日向国会提呈动议,把首相在联合国大会演讲确立为大马外交政策框架。

这引起部分马来党团的抗议。 昨晚,巫统与伊党宣布12月8日于吉隆坡举办反ICERD集会。

此外,新任公正党主席安华也认为,政府现阶段不应签署ICERD,而应专注在改善施政。

网民的留言反映了群众对希盟失望的心理

<当今大马>刊出上述先问报道后,留言板上很快就出现网民的一针见血的强烈批评如下——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英文版已于10月26日贴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已于10月26日贴出。点击以下链接即可阅读——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在9月30日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