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6 October 2018

年轻媒体人蓝志锋<东方网>点评安华:上世纪论述或无法满足当前需要, 领袖应有觉醒, 民众皆有所期待

年轻媒体人蓝志锋<东方网>点评安华:
 上世纪论述或无法满足当前需要,
领袖应有觉醒,  民众皆有所期待

来源:<东方网> orientaldaily.com.my/s/265010#

最后更新 2018年10月25日 18时49分 


原标题:安华与马哈迪的双重矛盾

作者:蓝志锋——电台的內容和新闻工作者
(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安华贏得波德申补选后,以王者胜利姿態重返国会,进一步强化他接棒为第8任首相的正当性。交棒计划看似已启动,但什么时候完成?过程是否顺利?当中有很多变数和不確定因素。他与马哈迪的互动將被媒体放大解读。

民眾担心,两人关係恢復又回到1998年9月2日,安华被马哈迪革职之前?民眾普遍以谨慎乐观心態,看待两人的关係。

交棒计划的开始,也意味著安华与马哈迪的关係进入双重矛盾阶段,两人即合作又竞爭,即互补也角力。预料安华的首相之路不会平坦,但能够走到权力巔峰。

20年前敦马革除安华,把他关入监狱;20年后,敦马让安华从牢里走出来。这种爱恨交织的关係下,安华对敦马的心情是复杂难懂的。

马哈迪和土团党收割了"变天"肥美成果

敦马强悍独断性格没有变,变天后的高人气把他捧上最高峰;相对的安华自特赦获释后一直卡在被动位置,处处受制于敦马和他的执政路线。

安华的挑战来自內外两处。这也是未来两年他的主要战场所在。对內的最大挑战是目前进行中的蓝眼党选,牵涉严重的派系斗爭,阿兹敏和拉菲兹两大阵营激烈廝杀。

安华家庭倾向拉菲兹,这对安华塑造中立形象没有帮助。党选成绩也影响蓝眼日后的稳定。一旦拉菲兹派係获胜,安华会否提出內阁改组?若敦马不愿配合,抑或改组的效果与安华的人事安排落差太大,安华如何向党员交代?蓝眼还有阿兹敏派系的容身之处吗?他们会出走吗?

换个角度,若阿兹敏胜出,如何安置拉菲兹阵营的人?落选者的的平台在哪里?拉菲兹会否另有动作?安华如何约束这匹经常脱韁的野马?

对外,安华要应付公正党与土团党在政治资源的竞爭,他与马哈迪则在舆论及公共议题上比拚。敦马善于打造论述,从70年代的“马来人困境”到90年代的2020年宏愿及大马国族理念,这些都是一套说得通、做得到的政策路线图。

过去20年,安华在牢內蹲了10年,他对政改的付出和贡献远远超越敦马。不过,安华却无法收割烈火莫熄的成果,让敦马捡了便宜,最肥美的果实也被土团党拿了。公正党是希盟最大党,官职分配却无法凸显蓝眼的老大地位。蓝眼憋在內心的有苦自知,又不好意思发作,以免被视为权力狂。

安华必须为接棒铺路并区隔马哈迪思维

安华必须在这两年內建立起本身形象和国际地位,提出一套符合当代社会价值观的论述,拉抬个人形象,为接棒铺路,同时也区隔他与敦马的思维。

安华在1996年推出的《亚洲的復兴》著作,表达他对亚洲政党领导层转型的观点,认为亚洲应该走民主自由的路线,尊重法治和良好施政。他的观点和当时亚洲国家习惯的专制与强人领导,特別是马哈迪和李光耀提出的“亚洲价值观”有明显衝突。

安华的思维代表著理性温和,攻击性不强,强调以对话解决矛盾分歧。这套论述听在西方舆论耳中比较顺耳,也相对温顺和耐听。当年他在东盟国家的领袖中,与相对注重民主自由的领袖维持良好关係,如印尼的哈比比。

安华在国內提出回儒对话,强调伊斯兰和儒家文明对话的重要性,以对话取代衝突。

他邀请哈佛大学著名儒家学者杜维明来马与大马学者詹德拉对谈。安华也在那个时候提出“我们都是一家人”口號,儘管政治味道浓郁,这个口號確实让华社对安华有改观。

此外,安华在1995年提出“公民社会”(Masyarakat Madani)观点,当时是非常前瞻性和有远见的论述。他以民主自由论述包装自己,把本身的格局上升到国际舞台。

不管是“亚洲的復兴”、“文明对话”,还是“公民社会”概念,这都反映安华的政治和文化思维,也把他的国际形象和地位推到高峰,西方媒体和学者高度评价安华。这也间接导致安华后来失势后,被主流媒体標籤为“西方国家代言人”。20年后的今天,安华必须摆脱马哈迪的影子,走出一条自己的路。他可以把大马塑造为东盟的多元与中庸典范,百花齐放的民主自由国度。

安华必须以自信姿態勾勒大马未来前途

90年代中期开展的论述,或许无法满足当下时局需要,领导人需要这份醒觉。东盟国家的民主化步伐不一,有些走得比大马还快,如泰国、印尼和菲律宾。环境变迁,民主自由的核心价值不会改变。

安华必须以自信姿態勾勒大马的未来,关注经济永续发展、强调多元中庸,以及族群平等共治之间取得平衡。两年后的安华必须与今天的安华不同,他是候任首相,民眾期待他把大马带入另一个盛世,一个值得马来西亚人骄傲的国家。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英文版已于10月26日贴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已于10月26日贴出。点击以下链接即可阅读——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在9月30日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