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 July 2018

《南大站》发表商丘羊评论: 从倪可敏不被任用谈起

《南大站》发表商丘羊评论:
从倪可敏不被任用谈起

作者/来源:商丘羊/ 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倪可敏                              马哈迪

(本文插图与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原标题:从倪可敏不被任用谈起
── 商丘羊 ──


马哈迪不用倪可敏,据说是他发表了种族主义言论,同时诅咒老马早死。然而这些都不是问题,倪可敏在竞选期间,使出浑身解数,希盟里头找不出第二个人,这个先锋角色,老马是看在眼里。可是就因为角色如此,老马对他产生顾虑,这样一个敢于诅咒自己早死的人,也是希盟里头找不到第二个,因为他看到了老马背后的身影。倪可敏的遭遇,不是冲撞,不是触犯,而是忌才。

有人对马哈迪感动得热泪盈眶

挑选一个林冠英担任财政部长,把眼下最糟糕的财政难题抛给华人处理,处理得好是利用了华人的智慧,处理得不好华人部长必须承担,林冠英不是临危授命,而是涉险赔命。大凡局势动荡之际,有许多人被委以任务,一些对旧政权不满的人会对新任务感动得热泪盈眶,郭鹤年对着老马说“你救了国家”就是例子,林冠英被委任财政部长又是另一个例子。

其实马来西亚变天是政治人物的移形换位,本质并无改变,这只要看看掌大权者尽是来自原巫统班底就可知晓。而且巫统党员不断跳槽希盟,希盟快要成为不挂巫统名称的巫统了。马哈迪最近批评华社过于聪明令华社踊跃捐款的人士大跌眼镜,大家似乎有点清醒,似乎看见了过去的倒影。这其实是一件好事,至少让一些人明白,变天不是轻而易举之事,民主不会马上到来,种族主义的幽魂还在眼前徘徊不去,天上的乌云吹走了一些,紧接着还会再来。

“慷慨义士”还以为那火是真的

对于那些急不急待高喊变天的慷慨义士,仅此表示遗憾,他们虽不至于像鲁迅在秋夜看到扑火的飞蛾一样,可是还是以为那火是真的。用过去的话说是缺少“政治觉悟”,这么多年了,经风历雨,还是不能觉悟!是不是应该去看看中华民国初年袁世凯控制国会的闹剧历史,看看迷恋议会制度的宋教仁怎样惨死在车站!马来西亚变天,天未变,人先变,一切还得看人的变化,还得看希盟内部的民主思想是否压得住极端思想,不让污水回流,在政治、经济、教育、种族各方面,摆脱极端思想的控制!

倪可敏不被任用,是希盟的损失,人才不可多得,古今皆同。或许倪可敏具有独到的眼光,两年后也许时来运转,大展身手!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英文版已于10月26日贴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已于10月26日贴出。点击以下链接即可阅读——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在9月30日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