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4 June 2018

中国《草根网》评论:马哈蒂尔学美国“退群” 马国在关闭开放的大门?

中国《草根网》评论:
马哈蒂尔学美国“退群”
 马国在关闭开放的大门? 

作者 / 来源:邱林 / 草根网  (中国)


上图取自马来西亚<南洋商报>/<南洋网>6月9日新闻报道与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表示,发展中小国享有某种形式的保护主义是“正当的”,因为它们无法与贸易大国平等竞争。在6月11日访问日本期间,马哈蒂尔在东京的一次会议上呼吁各方重新审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因为目前TPP的条件对马来西亚这样的小型经济体十分不利。

马哈迪向推动和参与TPP的国家泼冷水

事实上,马哈蒂尔对TPP并无好感,因为这是前总理纳吉布与TPP其他成员国合作的成果,与马来西亚新政府没有关系。正当“退群”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待价而沽,伺机卷土重来之时,马来西亚“退群”之意直击其软肋,也让心心念念要复活TPP的日本首相安倍脸上无光。

一直以来,在推动TPP上,安倍可谓是“不遗余力”,即便是美国“退群”之后,安倍也在力推TPP并挑头组织除美国之外的11国继续推进TPP谈判。并且,日本参院去年6月1日起已经正式开始审议由日本等11国签署的TPP的相关法案。为使TPP协定早日生效,日本政府希望其他成员国批准相关法案。

2016年1月,时任总理纳吉布提交给马来西亚议会的TPP议案,获得了议会的通过,从法律上批准了TPP。在当时的审议中,127名议会议员投票赞成,84名议员投票反对。但马来西亚新政府对此不削一顾,一方面让日本情何以堪,另一方面给其他成员国留下负面影响,对希望加入TPP的国家也泼了一盆冷水。

当然,马来西亚打算退出TPP绝非个案。一股“退群”的“逆全球化”之风正席卷世界:2016年6月23日,英国举行全民公投,退出欧盟;同年11月6日,意大利修宪改革失败,总理伦齐下台,再度引发欧盟震荡;而就在特朗普就任第一天(2017年1月20日),他就宣布美国退出过去由美日牵头的TPP。

其“退出主义”也都是“退出纳吉主义”

一般国家领导人换届后,现任对于前任多会进行政策上的否认,但是像马哈蒂尔这样着急“动手”的确实不多。同时也反应出,马哈蒂尔要废除前总理纳吉布的政治遗产不是一句空话。 这一点从马哈蒂尔就职后召开的记者会上就可以看到,他对于纳吉布政府政策进行了全面攻击,而且在就职后动作非常迅速。

反对TPP,说明马哈蒂尔带有浓厚的意识形态色彩。他的“退出主义”也都是“退出纳吉布主义”,他反对其纳吉布留下的内政外交遗产。他的理由是,这项协定必须考虑到各国的发展水平。“小型与弱势经济体必须获得保护其产品的机会,我们必须重新审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经济领域之外的“退出主义”,体现了马哈蒂尔对国家利益的认知,带有较强的个人色彩。退出马新高铁(又称新隆高铁)计划,在马哈蒂尔看来,这个计划对马来西亚没有好处,马来西亚必须支付庞大的费用,而这计划无法带来回酬。但退出这一计划,马方可能为此须赔新加坡5亿令吉(约合8.1亿元人民币)。

马哈迪的一系列“退群”举措给人的印象

不过,这条高铁修通将连接新加坡和吉隆坡两座最发达城市,沿途经过人口和经济重镇,会极大促进马来西亚西海岸经济带的发展,每年至少有上万亿美元的收益。然而,这条高铁如果修通,将拉动沿途经济,华人与马来人的经济发展差距将进一步拉大,矛盾也就更加升级。借助土著等反对党力量与马来人的“巫统”竞争上位的马哈蒂尔,这似乎是不可接受的,至少是目前不可接受的。

马哈蒂尔上台短短一个多月,像美国那样,采取了一系列“退群”和紧缩政策措施,并要求民众集资“救国”——24小时内民众的捐款总额就达到了701万林吉特(约合176万美元),从 表面上看,是在降低马来西亚的财政风险,但却给人留下的印象是,马来西亚正在关闭开放的大门,将投资者拒之门外。#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