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5 June 2018

美防长香格里拉对话发重话, 美国再难控制亚洲人心

美防长香格里拉对话发重话,
美国再难控制亚洲人心

来源:《环球时报》(中国)

美国防长马蒂斯2日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会上,指控中国在南海岛礁部署武器的目的是“恐吓与胁迫”周边国家。
——上图说明与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本文原为<环球时报>6月3 日社评,标题:香格里拉对话,美国难控制亚洲人心。全文如下——



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大酒店举行的亚洲安全峰会因为有美国的捧场和支持,逐渐做大,产生广泛影响。而香格里拉对话也成为了美国唱主角,一些盟国附和它,宣扬美国亚洲战略的得力场所。随着华盛顿对华态度转向强硬,五角大楼把利用香格里拉对话抹黑中国安全政策做得越来越认真,起劲。

美国防长马蒂斯在今年的香格里拉对话上再次攻击中国的南海政策,宣称中国在南海岛礁上部署武器的目的是“恐吓与胁迫”(周边国家)。他还表示,美国将继续提供对台军事设备及服务。

非常有意思的是,如果中国在南沙岛礁上部署防御性武器是属于“恐吓与胁迫”,那么美国作为域外国家,不时把航空母舰这样的战略性进攻平台派到南海来,又属于什么性质的行动?

今年美方在论坛上得到的响应比往年低

马蒂斯在今年香格里拉对话上说的话相当重,不过今年美方在论坛上得到的其他国家代表的响应反而比往年要低一些。

首先,印度总理莫迪受邀在论坛上做主旨演讲时,以与美国不同的解释谈了印太地区,似乎有意抽掉了华盛顿埋在印太战略中针对中国的咄咄逼人的东西。

南海已经被美国搞成香格里拉对话上的“热搜词”,不过今年东南亚国家代表对南海问题谈得都比较笼统,没有一个国家的高官在论坛上点名批评中国。美方不久前刚宣布因为南海问题取消对中国参加环太平洋军演的邀请,它很希望香格里拉对话出现对中国的口诛笔伐,但这一愿望显然是落空了。

中国在最近两年与东南亚国家成功降低了南海问题的热度,恢复了发展与合作、而非领土争端作为这个地区的主题。在中美冷却南海争议和炒热争议的竞赛中,华盛顿没能占到新的便宜。

中国扩大与东南亚国家合作影响了局势

事实证明,中国用扩大与东南亚合作来冲淡南海主权争议的政策符合域内国家的共同利益。在保持各自声索和共同推动区域合作之间寻求平衡,这逐渐成为中国与相关南海主权声索国之间的政治默契。这种默契发酵出越来越大的能量和牵制力,影响了局势。

美国以提供战略平衡力为由涉足南海事务,这对一些国家有一定吸引力,但当华盛顿试图冲击南海出现的缓和势头、明显把它与北京开展战略博弈放在首位时,对美警惕就会在这个地区上升,与美国南海政策保持距离甚至与之切割,就会扩散开来。

中国改善与南海国家关系的愿望是真诚的,我们也有这样做的能力和手段。建设岛礁在南海地区是普遍现象,它引起一些争议,但这种争议并没有主导地区局势,中国与相关国家努力促成了该问题的降温。

没有铁心跟班,美国南海搅局孤掌难鸣

美国以它现在对东亚的综合力量投入,显然主宰不了这个地区的一切。它尤其动员不了这个地区的国家跟它一起组成遏制中国崛起的统一战线。它只能搞一些挑拨离间的动作,但其结果当然是破坏性的。

中国很难劝说美国以一种建设性姿态发挥其在南海地区的作用,除了不与美主动对抗,我们的更多精力应当用在改善与域内国家的关系上,加快南海行为准则的磋商进程。只要没有域内国家铁了心跟着美国的南海政策跑,美在南海搅局就将孤掌难鸣。#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