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3 June 2018

美朝峰会“四点声明” 让东京失落北京欣喜

    美朝峰会“四点声明”
让东京失落北京欣喜

作者 / 来源:田边杉 /《多维新闻》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难掩对特金会的失望之情
(图源:VCG)


美朝之间的世纪峰会已经结束,特朗普在这次会谈中的表现获得了好评,而金正恩不出意外地再次让世界眼前一亮。如何评价作为会谈成果的美朝联合公报?特朗普记者会承诺的停止美韩联合军演将如何影响半岛局势?后续地美军撤离朝鲜半岛是否很快瓜熟蒂落? 围绕这些问题,以及美朝会谈中的一些细节,多维新闻记者采访了美、韩、中、日四方学者,由他们来全面解读这场世纪峰会。本文访谈对象为日本资深媒体人幸内康。幸内康认为,特金会达成的四点声明表明,美国在与朝鲜的谈判中全面让步,东京难掩对特朗普的失望,而北京则成为最大受益方。

特金会落下帷幕,美朝双方达成四点声明。多维新闻记者采访了日本资深媒体人幸内康,请他分析美朝此次达成四点声明对未来半岛乃至东北亚地区安全局势将产生何种影响。幸内康认为,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此次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达成的四点声明对美国在这一地区的盟友来说绝对不能算是一份“理想协议”,而北京则是这份协议的最大受益者,而对日本来说最重要的日本人绑架问题没有写入协议则让东京失落不已。 

“从协议内容看,美国在明确了确保朝鲜体制安全。”幸内康说,朝鲜追求的体制绝对安全在此次特金会上获得了美国的承诺,特金会声明4条,一二两条的内容都是对朝鲜体制的保障,金正恩无疑获得了一定程度的胜利,这种对朝鲜安全保障也可以解读为对中国周边安全保障的一种承诺,这意味着美国将不会对朝鲜采取武力措施,这种情况无疑是中国乐见的。 

而在关键的弃核问题上,特金会声明的表述却让人感到有些“倒退”,此前美日首脑确认朝鲜无核化目标CVID(全面的、可查证且不可逆地废弃核),但此次特金会声明却仅表述为“全面弃核”,这种模糊化的表述让人感到了美国在与朝鲜进行去核谈判过程中的“妥协”。至此中朝勾勒的“阶段性弃核”与美日韩此前确认的“CVID”两种弃核之路正在逐渐偏离美日韩或者说日韩的期待。 

幸内康说,在记者见面会上,特朗普感谢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超越国界,协助朝鲜完成这一历史性的会晤”的举措,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在特金会上也显现无疑,他将中日韩都拉了进来,强调美国只是“抛砖引玉”,他希望外界明白半岛和平能否真正降临绝对不能仅仅看美国和朝鲜,中国、韩国、日本也应该承担起响应的责任,尤其中国更是“责任巨大”。 

特朗普在记者会上甚至提及从朝鲜半岛撤走美军的想法,他还提及朝鲜实现去核后韩日应承担的对朝经济援助的责任。幸内康认为,从特朗普的意图来看,未来东北亚地区政治经济安全平衡上,韩日将承担起更多责任,而美国撤出留下的空间对于中国来说,无疑是一个天大好消息,中国将通过各种途径,占领美国腾出的空间,半岛和东北亚格局将迎来半个世纪以来最大的变局,中国无疑是这场以特朗普为代表的美国孤立主义者导演的“大撤退”历史大戏中最大的受益者。 

至于日本所处立场,幸内康说,此前日本在朝核问题中被边缘化的局面已成定局,而此次特朗普并未向承诺的那样将日本人绑架问题作为重点在特金会上谈论,更没将人质绑架问题解决写入特金会声明。对这一点,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之后的记者会上对这一情况难掩失望之情,安倍指日本今后必须独自面对朝鲜,解决人质绑架问题。从结果来看,与特朗普见面两次的安倍得到的只是特朗普的空头支票而已。#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