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2 June 2018

美朝首脑会晤新加坡 半岛无核化且看今朝


美朝首脑会晤新加坡
半岛无核化且看今朝

来源:新华社 / 观察者网(中国)

特朗普                                                         金正恩

原标题: 
美朝会晤倒计时   最后一刻再磋商

美国和朝鲜领导人定于12日在新加坡会晤。朝鲜媒体11日首次提及会晤议题:改善朝美关系、建立朝鲜半岛和平机制、实现半岛无核化。 

会晤前一天,美国前驻韩国大使金成和朝鲜外务省副相崔善姬在新加坡再次磋商,试图在最后一刻缩小分歧。 

三大议题

朝鲜中央通讯社11日一早连发三篇消息,详细报道最高领导人金正恩10日为参加朝美领导人会晤离开首都平壤、抵达新加坡和会见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朝鲜劳动党机关报《劳动新闻》头两版刊登相关报道,配上16张照片。 

报道提到,金正恩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将在12日上午举行“历史性首次会晤和会谈”。 

朝鲜媒体通常在金正恩视察、访问、会见等活动结束后播发报道,提前报道活动行程、尤其是到国外访问,非常罕见。美联社说,朝媒报道速度之快,可以视为朝方表露对新加坡会晤将进展顺利的信心。 

朝中社说,朝美领导人将在“全世界格外关心和期待下”会晤,就“顺应时代变化要求建立崭新朝美关系、建立朝鲜半岛持久巩固的和平机制、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以及其他共同关心的议题”广泛深入交换意见。 

会晤筹备期间的交锋中,朝鲜几次重申反对单方面无核化。路透社报道,依照以往表述,朝中社所提“无核化”的定义包含美国收回对韩国、日本“核保护伞”。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11日在社交媒体“推特”写道,美方“致力于完全、可验证、不可逆的朝鲜半岛无核化”。 

图片来源:新加坡外长(左一)社交媒体账号,6月11日晚 

双方阵容

蓬佩奥陪同特朗普来到新加坡。他从中央情报局局长转任国务卿前便开始负责会晤筹备,曾两次访问朝鲜。 

参加会晤的美方高级官员还包括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白宫办公厅主任约翰•凯利、白宫新闻秘书萨拉•桑德斯。 

作为“鹰派”,博尔顿先前要求朝鲜按照“利比亚模式”弃核,惹恼朝方,按照路透社的说法,险些让会晤“脱轨”。 

特朗普上周说,美朝领导人会晤将有助于形成“良好关系”并启动“最终达成交易”的“进程”。不过,启程前往新加坡时,特朗普说,会晤是和平的“一次性机会”,他第一时间就会知道会晤能否达成协议,“如果我知道谈不成,就不会浪费时间”。 

10日下午抵达新加坡后,特朗普回答媒体提问时说,对会晤即将举行感觉“非常好”。 

朝鲜方面,多名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和朝鲜国务委员会成员陪同金正恩前往,包括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兼统一战线部长金英哲,分管国际事务的副委员长、前外务相李洙墉,外务相李勇浩,人民武力相努光铁,党中央第一副部长、金正恩的胞妹金与正。 

金英哲曾任朝鲜人民军侦察总局局长,与蓬佩奥“对接”美朝会晤前期磋商。本月1日,作为18年来访问美国的最高级别朝方官员,金英哲到白宫拜会特朗普,会晤重回正轨。 

最后努力

朝方代表团下榻瑞吉酒店,距离特朗普一行所住香格里拉酒店大约5分钟车程。 

特朗普11日会晤新加坡总理李显龙。韩国媒体报道,金正恩当天没有外出安排,可能在酒店专心“备战”。 

崔善姬和美国驻菲律宾大使、前驻韩大使金成当天上午10时率队在丽思卡尔顿酒店继续工作层面磋商。 

两人各自率领工作组5月27日至6月6日在板门店6次会面,讨论无核化方案、美方对朝方安全保证等会晤内容。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美方官员说,11日磋商显然是作最后努力,说明双方前期磋商就弥合无核化界定等分歧进展不大。 

据韩联社报道,尽管时间有限,崔善姬和金成仍将努力就无核化方式、时间表等缩小分歧。一些分析师猜测,为使美朝领导人会晤发表一份成果性文件,双方正就措辞字斟句酌。 

不过,韩国青瓦台发言人金宜谦说,相比工作层面磋商安排好一切、两国领导人只需签署声明,会晤结果更可能由特朗普和金正恩“面对面坦率对话”的“最后谈判”决定。 

按照一名美方官员的说法,特朗普带着“乐观感觉”和同等的“怀疑态度”来到新加坡。“不论发生什么情况,我们都不会吃惊。” 

12日上午9时,特朗普和金正恩将在圣淘沙岛嘉佩乐酒店开始会晤。#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