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 June 2018

叫停马新高铁的背后, 少不了美国那支手

  叫停马新高铁的背后,

少不了美国那支手


作者 / 来源:邱林 /《草根网》(中国)


本文插图与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马来西亚新政府诞生后,其重要事项就是对“前朝”的许多投资项目进行重新审查,马新高铁(又称新隆高铁)是否修建成舆论关注的焦点。5月28日,马新高铁的结果出来了。当天,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在吉隆坡的一个记者会上表示,政府确定要终止马新高铁计划。


马哈迪:一定要终止马新高铁计划

他强调,这是最终的决定,而马方可能为此须赔新加坡5亿令吉(约合8.1亿元人民币)。马新高铁只是短程的建设,整个车程只有一个小时。这个计划对马来西亚没有好处,马国必须支付庞大的费用,而这计划无法带来回酬。

2016年12月13日,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两国在吉隆坡签署马新高铁双边协议。根据协议,全长约350公里的马新高铁2019年上半年动工,2026年结束前投入运作,到时往返新加坡和吉隆坡最快只需90分钟。

对于马来西亚新政府的决定,中国企业感到失望。之前,从各方反馈的情况看,中国公司拿下马新高铁的可能性较大,因为中方的总报价将比日本建造价格低近一半。除此以外,中国高铁技术比日本只强不弱,拥有世界最大的高铁网络,建设经验优于日本。

在中日的博弈中,新加坡倾向于引进日本新干线技术,马来西亚则对中国高铁情有独钟。由于高铁是一种高技术、高投入的项目,具有高度的政治敏感性和公众关注度,中国高铁走出去,最大的风险是政治风险,能否在国外争取到高铁项目似乎与价格无关。例如,印度首条高铁(孟买至艾哈迈达巴德,全长505.8公里),印方就选择日本新干线,而放弃比日本报价低得多的中国公司。



新马高铁对中国,有什么重要?

新马高铁对中国有多么重要?首先,直接关乎到马六甲海峡的货物运往东南亚的大工程,先前中国企业已拿下了泛泰铁路的东线、西线、中线,实现了中国昆明去往泰国、老挝、越南、缅甸四国的无缝连接。其次,新马高铁作为泛泰铁路计划的最南端,也是直接通往马六甲海峡的港口处——新马高铁可连接到在建中的皇京港。

2016年,中国公司在马来西亚投资约430亿人民币建设全新的深水港——皇京港。该深水港开通后,60%通过马六甲海峡的货物,比如石油、石化等能源都将从新加坡港转到皇京港,而最先到达的将是中国商船,中国将彻底从对新加坡港的过分依赖中摆脱出来。

取消新马高铁可能有的背后玄机

马哈蒂尔宣布取消新马高铁,其背后的玄机可能是美国有意阻碍中国获得该项目。马前政府把皇京港交给中国建设时,口头承诺连接皇京港的新马高铁也相应交给中国公司。这引起新加坡的不满,因为皇京港的存在导致新加坡港地位的下降。

显然,新加坡拉拢美国制造舆论压力,质疑皇京港的军事企图,试图干扰其建设进程,结果无疾而终。现在,美国的机会终于来了,他们利用马来西亚新政府的产生,对该项目插上一手——防止中国染指新马高铁,避免新马高铁与皇京港实现无缝对接。

所以,美国、新加坡最不希望看到中国在拿下皇京港后,又取得新马高铁项目。由于马方取消了该项目,从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到皇京港物流、人流将受到严重影响,皇京港的作用也将大打折扣。这正是美、新两国愿意看到的。更奇葩的是,新加坡还将意外地获得马来西亚一笔巨额赔偿金。

若是针对纳吉,一些项目就可能叫停

有人说,马哈蒂尔要求新马高铁项目停下来,主要针对的是马来西亚前总理纳吉布,而不是中国。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但既然是针对纳吉布,那么,中国在马来西亚的一些项目可能被搁置,乃至强行中止。

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们只能理解为,中国在马来西亚的投资“冒犯了别人的蛋糕”?从美国要求马新政府叫停新马高铁来看,中国高铁进入马来西亚,已引起他们的异样情绪。不排除在操作上,美国与马新政府在唱双簧,其目的是要搅黄这笔交易,不让中国介入马来西亚以及东南亚的基础设施建设。#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