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8 May 2018

《南洋网》独家报道: 蔡熯锟:社会尊崇权威, 选后反应源自奴性表现 ——检视社媒运作 透视选民反应 (上篇)


《南洋网》独家报道:
蔡熯锟:社会尊崇权威
选后反应源自奴性表现

——检视社媒运作 透视选民反应 (上篇)

作者 / 来源:黎添华 /《南洋网》


土著团结党新邦令金国会议员马智礼受委教育部长时,华社普遍的反应在1 0小时内如过山车般起伏。


由于他曾在约旦深造、专于分析中东政局、回教思想,甚至有国际回教大学政治学系助理教授的背景,让华社第一时间内出现莫名的感受。然而,这些反应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出现了急转弯。

首先,马智礼的母亲是华裔,这让华社心暖了;他一家人会讲华语也被广泛讨论,甚至他的中文译名也被称具有中华文化的“智慧礼仪”之意……就这样,华社从开始的不安到接受,甚至推崇至将他讲华语的旧短片找出来热议。最后,华社对马智礼出任教长的肯定,已经超过建立在他的政治理念或未来的教改上了。

同样的反应也表现在风靡国人的首相敦马哈迪医生的霸打鞋和维他命的热卖上。

为何社会会出现如斯反应?华社的这种表现究竟是建立在怎样的一种精神缺失上?《南洋商报》从政治包装学、新媒体运作、社会结构,以及种族文化基因的角度,来解析选后的种种吊诡现象。做好准备了,接下来你可能看到连自己也不愿正视的论述。分析选民的选后反应,或许可尝试从各族的文化基因着手,其中,各族不同的文化背景会呈现不同的异化反应。但是对马来西亚理科大学社会学讲师蔡熯锟博士来说,无论什么族群,社会本来就存在着一种“至尊领袖”的意识,更直接的说法是,那是一种奴性表现。他指出,单从检视华社而言,华裔在儒家思想熏陶下,对权威的屈服与崇拜已经是多数华裔的基因,这使得许多人对权势会不自主地服从,甚至不自觉地屈服于权威之下。





自我意识不高

“这样的民众不太能独立思考,自我意识也不高。所以会不自主地尊崇权威。” 这也解析了社会为何会对“拿督”等勋衔、高职权威人士或领袖等相当地遵从。一旦这些权势人物拥有与本身相同的特质,例如使用一样的东西、说同一种语言,来自同一背景,我们就会表现得十分雀跃,反之则觉得有隔阂。华社对马智礼的过敏与欣喜就是一个例子。

蔡熯锟在接受本报访问时说,虽然我国教育制度没有儒家纲要,但在华裔的文化基因、教育底蕴,甚至是语言和思考模式中,长辈早已潜移默化地将三从四德、三纲五常、长幼尊卑等观念灌输在孩子身上。

领袖平民化,符合民众心理需求

值得注意的是,蔡熯锟点出,儒家思想下的君主形象必须是“君要仁”,所以,一旦大众发现自己崇拜的领袖有平民化的表现,就会马上予以极大的正面回响。早前,林冠英坐廉价航空的经济舱时也获得异曲同工之妙的反应。

“瞧,我是你的领袖,但我不坐头等舱。潜词就反映‘仁’。这符合社会大众对仁德形象的要求。相较刚下台的前首相一家人的表面表现,这样的对比更是鲜明强烈。”

不允许他人批评

这样的例子在国外不是新鲜事。台湾总统蔡英文就在面对支持率下降之际,由公关团队在社交媒体上放出数张蔡英文在小贩中心吃饭、蹲下洗碗,以及在地铁站等候时阅读的照片,试图以亲民形象来一洗颓势。不过,由于照片中的鞋子被发现是意大利名贵品牌,因此反而陷入另一场更大的公关危机。


蔡熯锟也点出,当人民还有奴性表现时,政治人物、公众人物或明星们的这些举动,会令社会大众更爱戴他们,甚至不允许他人批评他们。尤有进者,民众可能还会合理化对方的一些行为。

“比如,首相不能兼任任何职务是宣言里的承诺,但是还有人发起联署来呼吁让马哈迪兼任教长。

“人们甚至觉得是马哈迪救了整个国家,而绝非是我们靠手中一票扭转局势的,足见我们还没成熟到能意识到是自己在制衡。”

他提醒,别以为通过选票来改朝换代,就等于本身没有奴性,因为奴性是不自觉的,可从其他方面显现。

对领袖崇拜极讽刺,部分华裔极端矛盾

华社对领袖的崇拜也极讽刺。网上流传的一张漫画一针见血地点出这个尴尬。

漫画的上端是马哈迪义正言辞地说: “我不是马来人首相,是全民首相。”台下的华人拍烂手掌,纷纷叫好;然而当林冠英说本身不是华人部长,而是全民部长时,台下的华裔就出现两极表现,包括攻击及赞扬的声音,攻击者指承认自己是华人很丢脸吗?有关漫画反映的正好是部分华裔极端且矛盾的心理状态。

中华情意结作祟

蔡熯锟认为,华社这样的尴尬与矛盾是很复杂的一种中华情意结作祟之余,更多是基于本身的自卑感。恰巧,奴性的本质就是自卑情结。

“我们对自己没有信心,所以需要一个不在你文化圈内的人来肯定自己,这样我们就会觉得自己的文化很棒。这也是为何当我们看到洋人说中文、玩华乐时,我们会很惊叹,但是,西方世界鲜少因为我们会讲英语,玩交响乐而惊讶。这是因为西方文化的优越感,与我们的自卑心作祟。 ”

不过,他说,尽管是同样的政治教育体制下长大,然而因大家接触面不同,所以并非所有人会呈现这样的自卑表现。

英国保留王室制度,维持民众对权力尊崇

如果说华社因为文化基因而出现对权势不自主的服从,那巫裔社会究竟又是怎样的状况?

蔡熯锟认为,马来社会是较特别的,因为无论是封建制度,或现今的王室制度,苏丹就是一种权力的表征,成功地在社会中制造了不同的阶级,其中,深明这道理的英国人就在殖民时期保留王室制度,以方便管控民众。

“英国人很巧妙地通过保留王室制度,来维持了民众对权力的尊崇。”

勋衔制造社会阶级

另外,他也指出,任何国家的勋衔封赐制度,也是制造社会阶级的一种方式,这让社会出现等级,进而培养出向权势膜拜或屈服的社会。

“举例,我们会称呼我们选出来的代议士‘YANG BERHORMAT’(尊敬的),可是却忘了他们其实是人民的公仆。我们的集体精神意识认为‘拿督’比我们高一 等,但平权概念下,大家的关系其实是对等的。”

他强调,通过阶级来维持权威的崇拜没有所谓对与错,它也确实是目前的社会现象,同时更是当权者试图巩固权位运作的实况。

不允许阶级分裂

他指出,这样的发展下,君臣关系是不能允许继承人挑战当权者,而马来社会的集体意识里头,也不允许阶级的分裂。

“马来友族的文化基因中不允许大逆不道,篡位更是不被允许的。巫族就倾向和平权位交接,就算里面有矛盾,最多是内部呈辞,因为大家都喜欢保持表面的和谐。”

这正好说明为何当年身为副首相的安华在对抗马哈迪时,得不到多数巫裔的支持,而如今巫裔却对马哈迪反攻纳吉没有多大的反弹,反之纳吉攻击马哈迪,则在马来社群中相对不讨喜。

他表示,欧美确实也有类似的制度或文化背景,来巩固权力与阶级的运作,但是他们更相信人人平等,反观我国却制造了社会的分层,然后通过各种方式来巩固它。

值得省思的是,了解这种社会心理学的公众人物,会善用民众的精神缺失来做出相对的策略部署,而当社媒出现后,不少公众人物比过去更懂包装自己,甚至随意操纵社会大众情绪,进而达到本身目的。

[相关新闻]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英文版已于10月26日贴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已于10月26日贴出。点击以下链接即可阅读——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在9月30日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