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6 May 2018

学者庄迪澎《早报》撰文: 马哈迪们与巫统政权重生

学者庄迪澎《早报》撰文:
马哈迪们与巫统政权重生

作者 / 来源:庄迪澎 / 《联合早报 》

    左:马哈迪与土著团结党标志                 图右:本文作者庄迪澎

以上插图与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庄迪澎5月16日发表于<联合早报>的评论全文如下——

2 016年12月,我曾在台北举行一场观众以马来西亚学生为主的分享会,题目是《“厕纸”的宿命?马哈迪、反对运动与公民社会》,提出马哈迪靠拢在野党和公民社会,仅为推翻纳吉的权宜之计,达到目的后便会将在野党和公民社会当做厕纸,用后即丢。迄今,我仍然相信这个判断,只不过希望联盟(希盟)在5月9日大选推翻国阵政权之后,“马哈迪们”重返巫统的方式可能稍有不同,但结局可能相同。
       


我原来的判断有两个可能性

我原来判断有两个可能性:
  • 一、假使希盟败选,即便马哈迪的土著团结党(土团党)赢得若干议席,迟早也会重返巫统,因为习惯了有无穷资源吃香喝辣的前巫统“马哈迪们”,难忍在野吃粗茶淡饭。四六精神党解散前各级领袖先后重返巫统是前车之鉴。
  • 二、假使希盟胜选,土团党虽赢得若干议席,但无法成为希盟的主导政党,甚至被人民公正党和民主行动党左右掣肘,迟早会与巫统谈判,重返巫统,既让巫统重新执政,也让马哈迪(或他的儿子)重掌大权。
希盟胜选执政祛除了第一个可能性,第二个可能性还存在,只不过重返巫统的“定义”和“方式”稍有不同。

马哈迪们会重返巫统的因素

为何我认为马哈迪们会重返巫统?

首先,从推翻阿都拉到推翻纳吉,马哈迪要斗垮的目标都是个人而非巫统。在阿都拉任内,他虽一度退党,但不为在野党助选;在纳吉任内,在他的爱子慕克力丢了吉打州务大臣官职之前,即便民行党的林吉祥疾呼“三敦救国”(马哈迪、慕沙希淡和阿都拉),马哈迪始终嗤之以鼻。马哈迪也曾声明,志在推翻纳吉,而非打垮巫统。

其次,马哈迪始终不肯为他在22年(1981年至2003年)首相任内的过失道歉,不论是1985年吉打州默马里(Memali)警民流血冲突、1987年茅草行动、1988年司法危机、1998年安华事件,他都不认为自己有错,反将责任推托给伊斯兰党、警方、国家元首、总检察署等;甚至在本届大选前夕接受媒体访问时,还指责公民社会要他道歉只是为了羞辱他。马哈迪坚持不道歉,虽说反映了他独裁者的性格,更重要的是他知道,道歉等于否定了那些年他和巫统治理的正当性。

第三,凭着反帝反殖创党的“巫统”,才是马来人政治权力的“正统”象征,许多马来人在本届大选投选希盟,是反纳吉更甚于反巫统。马哈迪愿意当巫统的救星,更甚于当巫统的毁灭者。巫统现在失去政权,还不至于毁灭,让巫统重新掌握政权,马哈迪就是救星了。

第四,土团党是新党,虽然马哈迪可以借助相继回锅的运财五鬼和朋党来累积党库,可是要累积至等量齐观的党产旷日费时(马哈迪曾透露,他在2003年退休时巫统党产有14亿令吉,现在肯定不止此金额),接收巫统党产才是低成本、高回酬之途径。马哈迪当年就曾修法,让“新巫统”轻松接收被法院宣判为非法组织的“巫统”之党产;而如今何其巧合的是,巫统因展延党选超过18个月,在大选前遭党员入禀法院,申请宣判巫统为非法组织。选前虽有社团注册局背书,但选后换了政府,巫统处境不妙。

希盟各党在本届大选所得议席依次为公正党47席、民行党42席、土团党13席、国家诚信党11席。土团党所得议席在希盟排第三,竞选53席仅得13席,胜选率(25%)敬陪末座。若非选前四党协议,马哈迪根本无法以小党党魁的身份出任希盟主席和首相。选后五天,西马和砂拉越共三位独立议员加盟公正党,使得该党议员人数增加至50人,更是拉大了公正党和土团党的议席差距。

马哈迪动向有两个可能的局面

马哈迪是不折不扣的独裁者,他要的是一夫当关,选后五天里已经显见他利用“特赦安华”和“林冠英有案在身”来掣肘公正党和民行党,以及延缓宣布完整内阁名单和部长宣誓就职仪式,让他借机独断重大决策。这还只是开始而已,未来有两个可能的局面:

  • 一、马哈迪逐步招兵买马,收买巫统和其他国阵议员跳槽土团党(或结盟),使之成为希盟最大党,他则高枕无忧地一夫当关,使希盟成为土团党一党坐大的“国阵2.0”。事实上,议员跳槽和成员党背弃国阵的戏码已经相继上演,柔佛州三名巫统州议员跳槽土团党,使后者从诚信党手中抢走州务大臣的管治;沙巴民统党和沙巴人民团结党(各一个国会议席)退出国阵,沙巴巫统(七个国会议席)宣布解散加入沙巴团结党(一个国会议席),后者跟着宣布退出国阵;拥有13个国会议席的砂拉越土著保守党也宣布退出国阵。马哈迪未来会持续策动国会议员(包括公正党和诚信党)跳槽土团党。
  • 二、壮大之后的土团党不仅能压制公正党和民行党,背弃让安华接任首相的承诺,也有更大的筹码和巫统谈判,解散土团党或以任何可行方式让土团党成为巫统,进而强势回归巫统,马哈迪(或其爱子)重掌巫统领导大权,巫统重返国家权力殿堂。届时马哈迪就成了让巫统“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救星,反正亲马哈迪的媒体会配合宣传。公正党和民行党只能选择追随巫统继续享受权力的春药,抑或在一夜之间下野。

马哈迪93岁了,我们无法预测他还有多少寿命,但是只要他还活着,上述两个可能性恐怕不是两者任一,而是巫统政权重生的两个阶段;其中的变数是假使马哈迪未来得及完成这两个阶段的部署便已百年归老,其他马哈迪们有没有能力完成未竟之业。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