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2 May 2018

《多维新闻》评马哈迪对华强硬言论: 为反对纳吉而反对,并非直指中国

《多维新闻》评马哈迪对华强硬言论:
为反对纳吉而反对,并非直指中国

作者 / 来源:田爽 /《多维新闻》

马哈蒂尔带领反对党“希望联盟”在马来西亚大选中获胜 (图源:Reuters)


原标题:马来西亚新总理对华发表强硬言论 中马会变天吗?


马来西亚反对党候选人马哈蒂尔以92岁的高龄成功反转,再一次登上了总理的宝座,也为反对党在60年后赢来了首次胜利。马来西亚将迎来新的政局,未来马来西亚会走向何方备受关注。 

同样受关注的还有中马关系。马哈蒂尔(Mahathir Mohamad)在他胜选后的记者会上表示或将就“中资”与北京进行谈判,检讨中资铁路等所有项目。

在大选期间,马哈蒂尔也对纳吉布(Mohammad Najib Abdul Razak)的“中国元素”进行了批判,称纳吉布大量引入中资,“抢了本地人饭碗,马来人没有从中国投资中赚得任何好处”,并表示“马来西亚不欢迎这样的投资”。

在纳吉布时期,马来西亚与中国的关系保持了向前发展的态势,纳吉布也多次表示支持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如今,新总理上台,会不会对中马关系造成影响?在分析人士看来,恐怕不会。 

首先,从中马贸易分析。中国自2009年开始也是马来西亚最大的贸易伙,2017年中马贸易额占马对外贸易总额的16.4%。2016年10月,马拉西亚与中国签署总值355亿美元的商业交易,并向中国采购了四艘巡航护卫舰;两国2017年时又签订了一项340亿美元的投资项目,让中国一跃成为了马来西亚最大的房地产投资国。大量的中资流入马来西亚,对恢复马来西亚“疲软”的经济起到了积极影响,其经济增长率在2017年达到5.9%,高于2016年的4.2%。

纳吉布(右)在2008年上台担任总理,而马哈蒂尔可谓其启蒙老师(图源:VCG)

中国在马来西亚的经济发展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马来西亚近年来一直面临着物价上涨,货币贬值和资本外流的经济困境。马哈蒂尔上台后,这些问题都是他的当务之急。稳定中马双边贸易是马来西亚解决经济问题的一大辅助,与他之后的政绩也密切相关。此时与中国发生争执并非良策。

其次,从马哈蒂尔历届任期对华政策分析。在前次任期(1981年至2003年)中,对华态度友好,分别在1985年11月、1993年6月、1994年5月、1996年8月和1999年8月7次到访中国,与纳吉布的访华次数不相上下。就连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也表示,马哈蒂尔曾为中马关系做过重要贡献。中方官方的回应,也侧面反映出对中马未来关系上的预判。

另外,马哈蒂尔执政期间,也很少因南海问题与中国发生冲突。为维稳南海局势,马来西亚1992年连同东盟十国与中国签订了《东盟南海协议》;2002年11月,还与中国再签署了《南海各方宣言》。此后,中马关系一直以来都十分稳定,即使在中菲越在为南海主权争论不休时,马来西亚也一直坚持“安全”路线。与中国在南海问题上保持一定的距离,避免发生争端。马哈蒂尔在2016年时也曾表示,南海问题不能对抗,必须通过谈判找到和平解决的办法。

92岁的马哈蒂尔成为世界上最年长的民选产生的国家领导人(图源:VCG)

由此看来,对于中马南海关系,马哈蒂尔仍坚持“和平、稳定”的政策。此次大选期间他虽表示有意重启南海问题谈判,但从马哈蒂尔此前的执政方式判断,即使他重启南海谈判,也不会轻易触及到中国的底线,打乱南海现有的稳定。毕竟就南海问题与中国发生争执,并不利于马来西亚在南海石油及贸易发展上的利益。

再有,马哈蒂尔在记者会上已经明确表示,支持中国的"一带一路"的倡议,他也重申,这并非针对中国,而是将研究所有计划,包括中资东海岸铁路计划及新马高铁计划等。如今,东南亚各国都积极与中国改善关系,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就连此前在南海问题上与中国冲突最大的菲律宾、越南也早已和中国“休战”。马来西亚若此时针对中国,并不明智,这一点马哈蒂尔自然清楚。

所以,他在大选期间斥责中资及重提南海的举动,可能更多的是考虑为选举造势,得到选民的支持,为反对纳吉布而反对,并非直指中国。中马关系也很难因为他的上台而发生实质性的变化。 #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