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1 May 2018

学者潘永强东方专页点评:纳吉无法扭转国阵已崩溃局势, 可能面对法律诉讼或流亡国外


学者潘永强东方专页点评:
纳吉无法扭转国阵已崩溃局势,

可能面对法律诉讼或流亡国外


来源:马来西亚《东方日报》、东方网

国內 最后更新 2018年05月11日 13时27分

潘永强接受马来西亚<东方日报>专访

本文是5月11日刊出的专访报道,原标题:时事评论员:巫统袖手旁观让纳吉败选,“纳吉可能流亡海外”


(吉隆坡10日讯)时事评论员潘永强表示,第14届全国大选成绩出炉,在希盟组中央政府之际,国阵面对“树倒猢猻散”的崩解状况,可能造成东马政党考量利益和权力等各种因素,决定退出国阵,加入希望联盟新政府,以留在执政的阵营。

“国阵瓦解后,巫统失去权力,相信巫统议员会出现大量出走和倒戈,令巫统议席进一步减少。”

他指出,纳吉在竞选期间,已有很多巫统人士跟他切割关係,或是袖手旁观让他败选。

潘永强预测,纳吉接下来可能面对的情况,包括辞去巫统党主席、涉嫌爭议性案件而面对法律的诉讼,或是与新政府谈判和交易,获得新政府有条件式的放他一马,要求纳吉离开政坛或流亡海外,这类交易条件在东南亚的政治环境並不稀奇。

国阵败局已定,纳吉无法扭转乾坤

他说,巫统在今届大选的得票率大幅度下降,仅夺下79个国会议席,比上届大选的反对党席位更少,国阵败选已成定局。

他认为,今届大选的民意决定清楚明確,无论纳吉做出什么尝试,都不会阻止新政府和新首相的诞生。

潘永强表示,纳吉昨日的记者会发言,表示承认国阵在选举中失利,不过,纳吉的谈话语带玄机,並在宣佈中没有祝贺竞选对手获胜,或是坦白败选,显示纳吉试图努力达到转机或翻盘的可能。

潘永强昨日下午3时在本报面子书专页直播点评大马政局时表示,马来西亚独立建国60年以来,在第14届全国大选首次迎来政党轮替,由希盟以取得最多议席取胜,基於民意决定明確,基本上有“大局已定”,无论纳吉做出什么尝试都无法扭转乾坤。

“美国和新加坡祝贺新政府成立,国际社会陆续承认和接受马来西亚的新政府。”

选举结果出乎意料,却在情理之中

他也说,军警在全国大选中表现中立,並没有做出影响大选结果的动作,显示重要的国家体制愿意面对政权转移,不少公务员转向支持希望联盟,所以巫统失去多数马来票。

至於国內外媒体纷纷以“震惊”与“意外”来形容大选结果,潘永强表示,选举结果出乎意料,却在情理之中。

他说,马来西亚经歷过去20年的政治转型和“烈火莫熄”,我国民主政治的局势发展已造成国阵在前两届的得票率下降。

潘永强在面子书直播中,回应部分网民提问希望联盟会长敦马哈迪前往国家王宫宣誓就任为新首相的仪式展延一事,他相信国家元首和马来统治者有经验及有宪政体制去处理政权转移,保障君主立宪精神並接受选民的决定,尊重新政府的诞生。


国阵倒台不代表大马种族政治终结

国际媒体指种族政治强烈的国阵倒台,意味大马种族政治的终结,潘永强则认为,如果凭这次的选举结果,断言种族政治终结,言之过早。

他说,本届大选的全民海啸確实跨越族群,没有马来选民的转向,不可能让巫统兵败如山倒,但是,这种现象不代表种族政治的终结。

他预料,未来的种族性质可能不会那么尖锐、衝突及粗暴,但希望联盟的不同政党具有族群和宗教特色与差异,分配资源也会按照族群身份考量,相信大马种族政治特徵,不会在短期內改变和消失。

马华剩下1个国席,但不至於消失

他也说,马华在今届大选剩下1个国会议席,虽然没有份量可以发挥,但不至於消失,因为马华还有很多党產和生存资源,也有强大的组织网络,可让马华继续支撑下去,或许新政府在未来10至20年表现不好,当人民需要制衡的政治力量时,马华有可能再度崛起。

该直播视频时间长约1小时,本报在面子书发佈视频后的18小时內,已累积逾18.5万点击率、约3200人按赞、超过1400人留言及近1000次分享。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