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7 April 2018

马哈迪是一个失势的马来政治枭雄, 其反华亲美的面目终究是会暴露的! (5月4日更新:英文版主图说明)

马哈迪是一个失势的马来政治枭雄,
其反华亲美的面目终究是会暴露的!


上图:马哈迪在马来西亚执政22年(1981—2003)的历史事实已经证明:马哈迪是一个罪大恶极的种族主义者,马哈迪也是马来西亚变成贪腐国家的最大祸根。林吉祥在上届(2013)大选时大选时还视马哈迪为“死不悔改的种族主义分子”,而在这届(2018)大选时,却把马哈迪推上希盟盟主和未来首相的宝座——马哈迪会得到各族人民的大力支持吗?马哈迪率领下的希望联盟会上台执政吗?这两个问题的答案就在5月9日全国选民投票的结果和大选以后的政治博弈。

人民之友在上周六(4月21日)夜晚发表了我撰写的题为《马哈迪为何激烈"反对中资"? 其言论对今届大选有何影响? 》的拙文,我在文末作出推断:“马哈迪“反对中资”言论对希望联盟(特别是民主行动党)赢取国州议席,必然产生(不外3个)不利影响”,其中包括“最后的结果集中表现在民主行动党或将因此在一些国州议席竞选失败。如果不幸发生在民主行动党“重要领袖”上阵的选区,更令人扼腕叹息!” 。隔天(22日)傍晚我从网络上看到《东方日报》萧德驤所作的对民主行动党实权领袖林吉祥专访报道,林吉祥谈话重点如下:

  • (1)对于民主行动党近期在士姑来州议席的人选安排(这里指排挤巫程豪出局而委派陈泓宾上阵)引发爭议,林吉祥无意猜测是否最终会发生党同志“自相残杀”的局面,但他无奈坦言,上述爭议引发的衝击,甚至有可能令自己输掉国席。
  •  (2)对于他与马哈迪的合作关係,以及让马哈迪领军希望联盟的问题,林吉祥表示:他同意马哈迪当政期间的施政是一切乱象的开始。但林吉祥不会让马哈迪为他(马哈迪)过去的所作所为辩护。他可以理解华裔选民的心理负担。但是为了国家未来,应该超越针对他(马哈迪)个人而发生的情感问题。
  • (3)对于有人提出马哈迪和纳吉都是一丘之貉的问题,林吉祥表示,但是马哈迪与纳吉的作为,是不能相提并论的,纳吉如今已將国家带到崩溃的边缘——如果国家未来无法纠正,大马政治將往流氓式民主方向发展,这不是所有国民所愿看见的方向。我相信,联合马哈迪以打倒纳吉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东方日报》专访照片和报道标题截图

林吉祥的专访谈话,让人产生一些疑惑

林吉祥在上述专访的谈话,很容易让人产生以下疑惑:

  • 其一是,怎么林吉祥只是担心因党内同志在士姑来州议席的人选安排的争议所造成的冲击,有可能令他输掉依斯干达公主城(前称振林山)国会议席,而完全没有想到“跟马哈迪合作”“让马哈迪挂帅”会给希盟的原3党(特别是民主行动党)造成不利的影响?怎么民主行动党高层领袖可以依照林吉祥所说的“为了国家未来,应该超越针对马哈迪个人而发生的情感挣扎,联合马哈迪以打倒纳吉”,却不能遵循基层所盼望的“为了推动党的正常发展,为了有效反对霸权统治,应该包容和接纳持有不同意见但已有群众基础、还有满腔热情的同志、继续不断地作出贡献?
  • 其二是,林吉祥巧妙地说“马哈迪当政期间的施政,是一切乱象的开始”而“纳吉如今已將国家带到崩溃的边缘。”但他与马哈迪合作,不会让他为过去马哈迪的所作所为辩护。”但林吉祥没有(在此之前也不曾)举出事实或证据,来证明马哈迪长达22年祸国殃民、贪污腐败的“施政”(这是林吉祥的明确用语),比纳吉的横征暴敛、盗窃国库的“罪行”(这是林吉祥的说辞含义),前者危害轻微,后者罪不可恕。广大人民(特别是非马来穆斯林)亲身感受从独立以来长达60年的马来霸权统治而已经深切认识马哈迪和纳吉都是“一丘之貉”(换句话说,都是重要的马来霸权统治集团的代表人物),而领导各族人民进行所谓“改革”的政党领袖们却告诉那些期待“改朝换代”的群众:把纳吉赶下台去,让马哈迪当回锅首相,就能“拯救马来西亚”——这怎么不会令人疑惑呢?
  • 其三是,林吉祥可以很有用心地分别出马哈迪和纳吉在他们各自掌控巫统政权的不同时期的施政表现和两者差异,并以他本身的判断来制定由民主行动党首先提出而后由人民公正党和国家诚信党先后接纳,然后再由民主行动党的宣传家大力推动和鼓吹“骑马杀鸡,入主布城”的策略和战略。林吉祥和民主行动党的策略谋士们为何不会花些时间和精力,认真思考纳吉在面对西方国家经济走向衰退我国再也不能依赖它们,各族人民尤其是劳动阶级甚至小资产阶级生活越来越困苦,而政府官员滥权寻租贪污腐败越来越严重,以及统治集团派系争权夺利的斗争越来越剧烈的情况下,他会采取什么治国策略来起死回生(这里指避免政权崩溃)?

    作为主要反对党联盟(在这里指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和国家诚信党)的领袖们为何没有制定一个有效的应对策略呢?他们眼巴巴看住纳吉抓住时机把我国推上中国启动“一带一路”(这里指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发展列车,除了一些基层党员发出“一带一路,马华带路”没有多大意义的嘲笑之外,只见马哈迪不断发表“反对中资”言论,甚至狂妄放话“希盟掌权会检讨中资,会停止借贷等等。”人们看到民主行动党两名年轻领袖早先跟着马哈迪唱一样的歌,在大选来临之际却不再唱了。马哈迪的言论究竟是不是代表希望联盟(特别是民主行动党)的立场?林吉祥(以及安华和末沙布)是不是应该迅速作出明确的表示?

“一带一路”是中国在2013年开始推动的国家发展的长久战略之一。 “一带”是陆路,“一路”是海路,都是以中国为起点,陆路是从东到西,海路是从北到南,建立贯通的大通道,把整个欧亚大陆联系起来。上图橙黄色圆圈所示之处,就是位于马六甲海峡的皇京港(MELAKA GATEWAY)位置,中国已投下大量资金、正在快速建设这个对马中两国都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世界大港。这个海港完成之后,或将取代新加坡成为地区中的第一大港。

马哈迪激烈“反对中资”的原由和背景

我在《马哈迪为何激烈"反对中资"? 其言论对今届大选有何影响? 》拙文中指出,马哈迪反对中资的真正目的有两个:第一个是骗取马来选票上台执政;第二个是阻扰马中两国战略部署。以下是我进一步说明马哈迪和他的集团之所以在此时此刻激烈反对中资和阻扰马中两国战略部署的原由和背景。

(一)马哈迪之所以反对中资,是由于他本身、他的家族、他的朋党以及他所扶持的马来官僚资产阶级财团的地位和利益所决定的——

马哈迪掌握我国政权长达22年(1981—2003)之久,这个阶段,也是巫统霸权统治的黄金时代。他在掌权的时期里,极力贯彻了所谓“土著优先”(实质是马来人至上)的经济政策,成功扶植了一些马来资产阶级财团和企业。尤其是,( 1)在国家事业私营化借口下,让他的家族和朋党掌控那些重要领域的收益大而风险小(甚至毫无风险)的商业,以累积巨大财富;( 2)在扶植土著企业家借口下,替他的家族、朋党随心所欲地掠夺许多华裔长期艰辛经营起来的大企业,甚至像郭鹤年这样的富豪所掌控的大企业,也不能幸免,更遑论其他的华人企业了。总之,马哈迪支配下,肥了其家族和朋党,苦了其他商人[主要是华商(无论大中小),也包括中小马来商人和极少数的印裔商人]。

纳吉乘上了中国推动的“一带一路”(这里指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南下的发展列车,获得中国企业投下了,并且将会继续投下大量资金在我国的基础设施诸如马六甲皇京港、关丹的深水港和巴生的第三港以及即将展开的连接巴生、关丹两港,再从关丹北上,直通吉兰丹的哥大巴鲁的东海岸铁路交通项目,这些建设使到我国经济因此有了新的转机。有人因此传出“纳吉出卖主权给中国”、“我国境内出现了中国‘飞地’”、“经济学家说是‘白象计划’”的论调——这显然是一些别有居心的职业政客所发出的“打击纳吉,破坏中国”政治宣传。尽管如此,广大各族劳动人民、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对中国的投资建设,都会是有所期待的。 只有马哈迪和其家族、朋党以及依旧靠他支撑或庇护的财团企业人士,才会因中国投资而恐慌。他们深怕中国投资我国基础建设以及随之而来的两国经济的更大发展和两国关系的更加紧密,将会使到依靠西方国家经济的地位受到威胁甚至动摇,他们既得的利益泉源从而受到损害甚至消失。他们甚至更担忧纳吉当权统治集团在赢得第14届大选上台执政之后继续对他们采取赶尽杀绝的行动——这就是马哈迪拼着老命也要披甲上阵大声疾呼“打到纳吉,反对中资“的原由和背景。

(二)马哈迪之所以阻扰马中两国的战略部署,也是由于他作为马来官僚资产阶级的重要代表,长期以来贯彻执行他所提倡的马来霸权主义和国家伊斯兰化所形成的反动性以及他在失势之后仍然表现其政治枭雄心态的顽固性所决定的——

我国各族(主要是华族、印族)人民经历了马哈迪长达22年的统治和压迫,基本上已经认识和体会:马哈迪是一个种族主义者。即使今天口口声声“为了国家未来,应该超越针对马哈迪个人而发生的情感挣扎”的林吉祥,在2013年民联还存在的阶段,不但认定马哈迪是跋扈专制的种族主义者,而且视他为“死不改悔”的种族主义者。对于华裔族群来说,马哈迪从来就是一个惯于利用华人经济和华文教育课题煽动马来人的仇华情绪以巩固马来霸权统治的政治枭雄。马哈迪1999年压制《全国华团大选诉求》手段的恶劣粗暴以及在大选之后2000年对华团领导的秋后算账(公开指控他们有如“共产党”,暗里进行不能见光的迫害),让人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对于印裔族群来说,马哈迪更是一个善于掌握他们(印裔族群)的弱点,残酷无情把他们彻底边缘化的恐怖恶魔。其他的少数族群的遭遇就更不必说了。

马哈迪在2003年下台,由阿都拉继位。阿都拉自有主张和打算,非常果断取消马哈迪别有用心制定的用以衔接新加坡的“马新湾桥”等等项目。马哈迪期待阿都拉实施他(马哈迪)所有计划的梦想破灭。2009年纳吉继阿都拉之后执政,非常明智地设法摆脱西方支配而跟中国加强联系合作,并在2013年提升到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这对马中两国政府和人民都是一件大好事!可是,对马哈迪和其家族、朋党以及靠他支撑或庇护的财团来说,就不会是一件大好事!反而是一项致命的打击!

眼看着纳吉成功领导我国与中国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马哈迪自然会这么想——

(1) 如果让马中战略伙伴关系开花结果,马中两国经济很快红火起来,“打倒纳吉”就要走上更艰辛更长远的路程,甚至根本无法实现。
(2) 从当今的形势来看,马中战略伙伴关系是纳吉及其执政集团生存和发展的关键,想要“打倒纳吉”就必须首先破坏马中战略伙伴关系。

 ——这就是马哈迪及其团伙跟班正在进行阻扰甚至破坏马中战略伙伴关系的原由和背景。


结 语

我在这里做个结语如下——

  1.  马哈迪长期以来对广大各族人民实行他的种族主义霸权统治,已经把他和他的集团放在跟广大各族人民的对立面去了。这已经决定了马哈迪和土著团结党无法获得各族人民(包括广大的马来群众)拥护和支持(当然还会有一些马来群众继续被他欺骗和误导)。无论如何,马哈迪要当“回锅首相”的梦想是无法实现的!
  2. 马哈迪已经是一个被巫统霸权统治集团排挤出来的一个失势的马来种族主义政治枭雄。如今他为了保护本身和家族、朋党以及靠他支撑或庇护的财团企业的利益,而破坏马中战略伙伴关系和破坏马中两国经济发展。这已经决定了马哈迪和他的集团走上跟中国对立的地位,马哈迪“反华亲美”的面目终究是会暴露的!

2018年4月26日稿于新山


作者相关文章链接:
  1. 马哈迪为何激烈"反对中资"? 其言论对今届大选有何影响? (更新:插图与说明)
  2. 倒纳吉旨在:夺回政权 马哈迪之心,路人皆知



1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