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1 April 2018

马哈迪为何激烈"反对中资"? 其言论对今届大选有何影响? (更新:插图与说明; 更新:英文版与马来文版(链接))

马哈迪为何激烈"反对中资"?
其言论对今届大选有何影响?

作者:陈成兴 (人民之友工委)

英文版:Why is Mahathir strongly against "China's investments"?How does his remark affect the upcoming election?
马来文版: Mengapakah Mahathir “Menentang Pelaburan dari China” Sekeras-kerasnya? Apakah Kesan Kenyataan tersebut terhadap PRU-14?


在我国第14届大选即将举行(4月28日提名,5月9日投票)之前,被希望联盟领袖推举为希盟政府首相的土著团结党总裁马哈迪于4月18日接受《美联社》专访时表示:
  • (1)马来西亚(现政府)大量向中国借贷,以致可能无法偿还这些债务。马哈迪援引斯里兰卡租借汉班托塔(Hambantota)港口给中国99年的事例,并认为这是由于无法偿还中国债务的结果。马来西亚应以此为鉴。
  • (2)希盟一旦执政,将检讨中国的贷款和投资计划。马哈迪说“我们认为,我们会停止借贷。我们会尝试重新谈判贷款条件。就各项的发展计划而言,我们必须研究是否继续它们,或者放慢速度,或者重新谈判其条件。”

马哈迪反华言论引证,主观武断用意阴险

马哈迪的上述言论,无疑就是马哈迪和希望联盟反对中资的政治立场的反映。马哈迪提出斯里兰卡政府“由于无法偿还中国的债务,被迫把汉班托塔港口租借给中国99年”的说法,是主观武断的,是用意阴险的!

其实,斯里兰卡政府已经清楚表明,港口经济对斯里兰卡来说非常重要。汉班托塔港项目是斯里兰卡史上最大的一笔投资,交由其他国家对整个港口地区进行投资和管理,为的是将汉班托塔港建成一个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国际大港。斯里兰卡港务局主席 帕拉克拉玛表示:汉班托塔港将来的发展是要辐射整个南亚,甚至超越南亚,影响力远及中东和非洲大陆,它将变成斯里兰卡的重要经济引擎。我们目前有科伦坡这个经济中心,而汉班托塔将会依托港口发展成另一个经济中心,两个中心互相呼应。现在有中国公司的资本和管理加入进来,这是汉班托塔港稳步发展的保障和动力。

去年7月中国与斯里兰卡签署汉班托塔港特许经营协议,到了年底(12月)斯里兰卡政府正式将汉班托塔港的资产和经营管理权移交给中国招商局港口控股有限公司——这个公司是世界第二大港口营运公司。两国政府合力打造这个港口,将给发展滞后的斯里兰卡南部地区带来经济腾飞的希望。中国驻斯里兰卡大使 易先良说“对中国‘一带一路 ’而言,我们这一个关键项目取得突破性进展应该有巨大的示范作用,同时对我们与印度洋地区国家合作,与南亚地区国家的合作,也是有巨大的示范作用。”


上图橙黄色圆圈所示之处,就是斯里兰卡(首都哥伦坡)和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马哈迪反对中资言论,就是主要指向中国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在马六甲海峡和印度洋之间的两个重要战略部署——皇京港和汉班托塔港。

马哈迪“反对中资”,为的是骗取马来选票

资料显示:马哈迪在他当首相时期的1997年2月25日,接受《亚洲周刊》总编辑邱立本和时任驻吉隆坡特派员祝家华专访,主题是:为亚洲力争富裕自强。马哈迪针对《亚洲周刊》所提“你不同意西方国家提出的’中国威胁论’为什么?”的问题,回答如下:“当今国际上确有威胁,但不是中国。西方强国才是世界的威胁.........如果我们能和曾经支配我们、曾经对我们实施殖民统治的人合作,我看不出为什么我们不能和不曾支配、不曾对我们实施殖民统治的中国合作。”(见《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演讲集》,世界知识出版社,1999年出版,页343)

而发表上述言论的马哈迪,在15年后为了实现他当“回锅首相”的美梦,竟然自食其言,作了180度的转变,一再高唱“反对中资”,几乎把中国资本和企业、中国政府和人民视为“马来西亚的主要威胁”。马哈迪从1981年起掌握首相权位22年直到2003年,下台之后为了保护其既得的巨大财富,继续纠集朋党先后跟以阿都拉为首以及以纳吉为首的巫统当权集团较劲,以便扶持其子慕克里兹迅速上位当首相。他父子俩和他们的朋党跟巫统当权派纳吉集团的矛盾因此激化到不可收拾,最后被纳吉毫不留情地踢出巫统统治集团。

马哈迪父子及其朋党别无选择,只得被迫组织一个以维护马来人主权和利益为号召的新政党即在2016年成立土著团结党,并跟3个反对党(即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国家诚信党)结盟来应对纳吉当权统治集团的打压。因此,“打倒纳吉”便成为马哈迪父子和他们所组织的土著团结党最迫切的政治任务。国人也都心知肚明:马哈迪要“打到纳吉”,并不是要“终止马来霸权”,而是他要做“回锅首相“和复辟马哈迪(主义)政权。

但是,马哈迪要“打倒纳吉”,并不是轻而易举的事!这是因为:在马哈迪下台以后,西方国家的资本主义经济开始走下坡路,到了纳吉继阿都拉之后上台执政,他(纳吉)面对着国家经济长期仰赖西方、政府官员贪污腐败以及巫统内部倾轧斗争所造成的困境,不得不为国家经济找寻一条新的出路。他明智及时地选择了乘搭崛起的中国所驱动的“一带一路”列车,中国的大量资金因此开始投放到我国的基础设施诸如海港、铁路等领域,两国政府也建立了前所未有的战略伙伴关系,使我国经济出现新的生机,有望摆脱西方国家的支配、走上自力更生的发展道路。我国各族人民(包括长期受到种族主义宣传迷惑的马来族群)对国家走上这条新开创的发展道路都会有所期待。普罗大众有谁不期待国家经济的发展带来人民生活的改善呢?

马哈迪“反对中资”的“真正目的”有两个

如今,马哈迪在我国第14届大选即将举行的时期里,为了证明他对马来族群仍然可以发挥强大的政治影响,为了巩固他在他已经成功取得由4党(即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国家诚信党和他本身筹组的土著团结党)所组成希望联盟的统帅地位,他高喊“打倒纳吉”的同时,不忘提出“反对中资”课题——依我之见,马哈迪提出“反对中资”课题,显然就是在搞种族政治。马哈迪极力向国内人民(特别是马来族群)巧妙灌输“纳吉的做法就是把国家的主权和人民的利益,出卖给了中国企业和中国政府”以及“纳吉和他的政府跟中国企业和中国政府勾结损害马来西亚并从中获取巨大利益”这样的思想概念。他这样做的真正目的显然是:

  • (1)误导广大各族人民(马哈迪的主要对象是马来族群)相信他的宣传,相信他(马哈迪)才是“拯救马来西亚”的救世主,希望全国选民(马哈迪的主要对象是马来选民)投选他和他所领导的政党联盟(最重要的政党当然是土著团结党)上台执政,以实现他当“回锅首相”的梦想。如果全国选民不幸接受了这样的误导而投选了他和他的政党上台执政,那么我国马来霸权统治肆虐和国家伊斯兰化状况,肯定不会减弱,反而更加令人担忧惶恐——这是全国人民(特别是非马来穆斯林)必须加以警惕的;
  • (2)马哈迪“反对中资”的另一个目的,就是阻扰马中战略部署。纳吉上台以后,在他面对西方国家和国内人民给他带来的政治和经济困境的关键时刻,有幸遇上中国启动“一带一路”(这里指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基础建设的恰好时机,而马来西亚又是具有战略地位的国家,中国可以考虑注入大量资金以发展马来西亚的海港和铁路等基础设施,从而促进马来西亚的经济发展,以及加强与中国和东南亚国家之间的贸易往来和经济联系。马哈迪“反对中资”显然就起着阻扰马中战略部署的作用。

马哈迪反对中资言论对今届大选所起的作用

马哈迪”反对中资”言论,对今届大选能起着什么作用?这是我国各族人民(特别是华人社会)所关注的问题。

马哈迪“反对中资”言论,普遍上引起对中国有情义或好感的华人社群对马哈迪和土著团结党的反感和厌恶,以及对希望联盟(特别是民主行动党)的失望和不满。完全依靠华人选票的民主行动党应该首先感受到“反对中资”言论所引起的反响。在去年下半年,民主行动党的年轻领袖如潘伟、刘镇东也先后跟着马哈迪,发表相类似的“反对中资”言论,但是今年以来,民主行动党领袖惟恐失去华人选票大都不提这个课题,只见马哈迪在这方面大演独角戏——这是因为马哈迪被捧为希望联盟的统帅,负有争取马来选票以及一些对中国或中共有成见的选民的支持的特殊任务。

马哈迪“反对中资”言论对希望联盟(特别是民主行动党)赢取国州议席,必然产生不利的影响;不利的影响,不外是:
  • 1、本来想要投选希望联盟(特别是投选民主行动党)的华人选民,改变为“不去投票”或“去投废票”。
  • 2、最糟糕的情况是:对希望联盟(特别是民主行动党)有所失望或不满的华人选民,索性投选国阵成员党或其他反对党。
  • 3、最后的结果集中表现在民主行动党或将因此在一些国州议席竞选失败。如果不幸发生在民主行动党“重要领袖”上阵的选区,更令人扼腕叹息!


2018年4月21日稿于新山

作者相关文章链接:
倒纳吉旨在:夺回政权 马哈迪之心,路人皆知
马哈迪是一个失势的马来政治枭雄, 其反华亲美的面目终究是会暴露的!

1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