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1 March 2018

中国《观察者网》报道: “剑桥分析”是专业利用金钱美色, 贿赂政客以操纵某些国家的政治

中国《观察者网》报道:
“剑桥分析”是专业利用金钱美色,
  贿赂政客以操纵某些国家的政治

作者 / 来源:郭光昊 /《观察者网》(中国)



上图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以下是《观察者网》3月20日刊出的报道和插图。作者是郭光昊(左图)。

原文标题是:金钱和乌克兰美女:这家助选特朗普的公司怎样操纵全球200场选举?

全文内容如下——

西方的民主似乎有了新前线。 选举如今已经演变成一场线上信息战。在这场战争中,一只看不见的手收割你所有的个人信息,挖掘出你内心深处的希望和恐惧,以攫取最大的政治利益。

而在战场的中心,是一家你以前闻所未闻的英国公司——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脸书史无前例的5000万用户数据泄露就是他们的“好戏”。媒体已经揭露他们在2016年特朗普竞选美国总统和英国脱欧公投中发挥了巨大作用,但他们的战果并不仅限于此。

英国电视四台(Channel 4)在3月19日播出专题报道。大量暗访视频揭露剑桥分析公司暗中参与了世界各国超过200场竞选,并且毫不忌讳使用乌克兰美女或者金钱等肮脏手段制造对手丑闻。业务甚至“开始”扩展至中国。

20日晚间,在视频中被提及的马来西亚率先做出回应。总理纳吉布否认现政府曾与剑桥分析合作,同时指控其政敌、前首相马哈蒂尔之子才是与剑桥分析合作之人。


视频制作/观察者网 刘楚楚

电视四台记者伪装成外国政治掮客,找到了剑桥分析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大•尼克斯及其团队,想让他们帮助一位斯里兰卡富商赢得选举。从2017年11月至2018年1月间,双方共会面四次,记者全程暗中摄影存证。

“剑桥分析”透露他们所使用的“脏手段”

在最后一次会面中,剑桥分析CEO尼克斯亲自出面。他毫不讳言在选举中使用“脏手段”攻击对手。

操纵选举最“有效”方法就是制造对手的黑材料:“我们会找些女孩送到送到竞选对手家里,我们做这种事有年头了。”

“只是打个比方啊,我们可以带一些乌克兰女孩过去度假。你懂的。她们都很漂亮,我发现这招很好使。


剑桥分析高层人物:CEO尼克斯(右),特恩布尔(左)

在最后一次会面中,剑桥分析CEO尼克斯亲自出面。他毫不讳言在选举中使用“脏手段”攻击对手。

“突然之间,你就有了他们搞权钱交易的视频证据了。”


英国电视四台(Channel 4)“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说完这些,尼克斯似乎顾及了下自身形象:“当然这些话你不用太往心上去,我只是给你举些例子,让你知道我们能做什么,做过什么。”

“听起来很可怕,但这些事情并不一定非要是真的,只要有人相信就行了。”

颇为讽刺的是,当时坐在尼克斯身旁的是剑桥分析另一位高层马克•特恩布尔。

特恩布尔在此前的会面中还言之凿凿地对卧底记者表示:“我们的生意不是做假新闻、也不是玩谎言、更不是设圈套。我们不会找一个漂亮女孩去色诱政客,然后在卧室里拍一段视频,传到网上。的确有公司是这么干的,但我们是有底线的。”

但显然,所谓的“有底线”也仅仅是一种话术而已。一旦发现客户不满意,他们随时能拿出“更有效”的方案。

在前三次会面中,马克•特恩布尔和公司首席数据官埃里克斯•泰勒不厌其烦地介绍了他们的理念:网络传播要能影响人,关键在于让民众知道何为希望,何为恐惧。

他们的工作就是唤醒人们心底深处被隐藏的恐惧情绪。“只立足于事实打选举战是不明智的,毕竟事实上一切都是情绪化的。”

在这个过程中,除了自己动手制造丑闻,他们还大量使用私人调查机构,打探客户对手的底细。特恩布尔坦言:“我们和一些专业组织都有合作关系,能做‘那种事情’。你会知道你对手是什么样的人,他们的秘密、他们的策略。”

“我认识一些以前在军情五处和军情六处工作的人,他们现在为私人组织干活。他们会悄无声息摸清你的对手所有不为人知的秘密,然后给你一份报告。”


他还举例,在之前某个东欧国家的选举过程中,剑桥分析雇佣的私人调查组织发挥了巨大作用。“悄无声息地潜入进去,把工作做完,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

“你不能让人觉察到那是一种宣传。一旦人们意识到那是宣传,紧接而来的问题就是:这是谁搞的?所以我们必须小心翼翼不要让人察觉。”

“我们可以换一套假名,使用不同的皮包公司,到时候就没人知道我们跟这事有关了。”另据CEO尼克斯所说,他们的“合作伙伴”除了英国人,还有以色列人。 一旦获得了所需的信息,下一步就交给网络。通过搜集而来的用户数据,他们能勾勒出用户肖像,细化目标群体,向他们“投喂”精心选择的宣传品,“之后就能坐观(流言)扩散了。”

剑桥分析的这两位高管十分自信地向客户夸耀公司业绩:“我们在美国用过这套,在非洲也是。墨西哥、马来西亚都这样……我们在巴西也开展业务了……还有澳大利亚和中国。”

听到这里,卧底记者多少有些惊讶地问道:“还有中国?”

“在中国刚开始,不涉及政治议题。”


电视四台在节目中提到,剑桥分析至少参与了各国超过200场竞选,其中包括尼日利亚、肯尼亚、捷克、印度和阿根廷。

去年的肯尼亚大选险象环生,中间肯尼亚最高法院曾裁定大选结果无效,要求进行重选。有超过90%的肯尼亚民众都表示他们看到过各种各样有关于选举的假新闻。但剑桥分析极力否认自己与肯尼亚选举中出现的那些煽动视频或任何负面政治宣传有关。

在公开场合,他们对自己在肯尼亚的作用只字不提,但私下却把肯尼亚选举视作样板向客户宣传。


“在2013年和2017年的选举中,我们都帮助过在职的肯雅塔竞选。我们把整个政党形象重新定义了两次,帮他们起草选举宣言,做了两轮共5万份调查。所有的演讲稿都是我们写的,整个选举都是我们策划的。”

节目播出的当晚,电视四台就收到了剑桥分析公司发来的声明。声明中如此写道:“我们完全否认任何对剑桥分析及其附属公司从事贿赂、色诱或是设圈套的指控。”他们坚持表示:“剑桥分析从没有使用过虚假材料。” 剑桥分析注册于美国,实际运营于英国。电视四台认为,该公司的所作所为已经违反了《英国反贿赂法案》和《美国反外国腐败法》。

马来西亚朝野政党的“罗生门”

节目一经播出后,被提及的马来西亚立刻做出反应。包括《海峡时报》、亚洲新闻台在内的多家东南亚媒体在剑桥分析网站上发现,有单独介绍马来西亚项目的页面。

网站介绍,剑桥分析自2008年起就为马来西亚现执政党联盟“国民阵线”在吉打州提供定向宣传服务,主要宣传该党在改善学校方面的政绩。2013年马来西亚第13届大选中,“剑桥分析帮助国民阵线重夺吉打州,在吉打州议会和吉打州国会席位上都领先人民联盟,取得了压倒性胜利。”

国民阵线和人民联盟分别是马来西亚国内的两大政党联盟。国民阵线长期执政,其中又以马来人为主的巫统独大。


剑桥分析网站截图

马来西亚在野党“马来西亚土著团结党”很快就此问题发起质疑。20日晚间,马来西亚政府发言人在给《南华早报》的电子邮件声明中表示:“剑桥分析及其母公司SCL集团,不管在过去、现在还是将来,都没有与国民阵线、总理办公室或任何政府部门以任何形式签署过合同、存在雇佣关系或是支付过酬劳。”

当然剑桥分析的记录并不是空穴来风。发言人解释,“当时找到剑桥分析的是前总理马哈蒂尔之子慕克里个人。”马哈蒂尔于1981年至2003年任马来西亚总理长达22年,他本人正是出身于吉打州。2013年,带领国民阵线夺回吉打州的就是马哈蒂尔之子慕克里。

不过在此之后,退休的马哈蒂尔多次抨击纳吉布,还要求其下台。时任吉打州国务大臣的慕克里声援其父,最后被“国民阵线”逼迫下台。2016年父子二人双双退出巫统,成立了反对党“马来西亚土著团结党”,正是本次率先发难的党派。

发言人补充:“SCL代表也确认,慕克里本人直接听取其汇报并支付其酬劳,并不经过国民阵线或政府。”

慕克里此前在周一(3月19日)称,他并不知道剑桥分析参与了2013年选举。“我当时作为国民阵线吉打州选举负责人所使用的战术战略均不是来自剑桥分析的建议。有可能他们是为总理办公室或者国民阵线党总部提供咨询。”《南华早报》称,尚未联系到慕克里做出最近回应。

剑桥分析澳洲分公司迅速更改了商号名称

另据《卫报》20日报道,剑桥分析在澳大利亚的海外公司已经在周一晚间更改了自己的商号名称(business name)。在网站上被注明为负责人的阿兰•洛林(Allan Lorraine)对卫报澳大利亚版否认自己是剑桥分析驻澳公司的总经理。还说要不是出了新闻,他早就忘了还有这回事。

剑桥分析母公司SCL集团网站介绍,此前曾拥有一家小型汽车咨询公司的洛林在2015年加入了“全球公司行列”。洛林也承认了剑桥分析澳大利亚分部和SCL集团澳大利亚分部这两个实体是一个东西,注册地址都是洛林自家。但洛林表示自己与英国那边根本没联系,也不知道他们在干吗。他最近给总部发邮件,英国那边也不回复。最近潮水般涌进的记者采访提醒了他——该换个名字了。

《卫报》提及,包括现任社会服务部部长丹•特汉(Dan Tehan)在内的多名自由党议员曾在去年4月与剑桥分析代表见面。但自由党和工党都否认曾使用过剑桥分析的服务。

5000万脸书用户数据泄漏与美国大选

在此前脸书5000万用户数据泄漏事件中,《纽约时报》等外媒就认为数据之后被剑桥分析使用。美国总统特朗普竞选期间的战略顾问斯蒂芬·班农曾经是剑桥分析公司董事,前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迈克尔·弗林2017年8月披露他曾是这家企业的顾问。长期为美国共和党捐款并支持特朗普竞选总统的私募基金经理罗伯特·默瑟曾经向剑桥分析公司注资1500万美元。

种种迹象使人怀疑剑桥分析利用这些数据帮助特朗普竞选成功。但剑桥分析声明称,没有在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使用任何科根提供的数据。

特朗普竞选团队17日在否认使用剑桥分析数据的同时,还淡化剑桥分析公司曾经发挥的作用,声称仅雇用过这家企业做电视广告,与这家企业最有经验的一些数据员有过合作。

显然剑桥分析在伪装上更胜一筹,在民选制度的背后悄无声息地行动。只留下脸书在光天化日之下接受公开调查。#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