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4 March 2018

特朗普发动美中贸易战: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特朗普发动美中贸易战: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原标题:中美贸易战针锋相对 美国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作者 / 来源:洁来 / 多维新闻网

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动贸易战,却惨遭“美国钢铁”重锤的打击。特朗普8日宣布对进口钢铝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关税措施将于23日正式生效。
——插图原载美国政治漫画网,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中国不愿看到的中美贸易战还是打响了。3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宣布对中国实行关税,涉及价值越500亿美元的商品,细节将在未来15日之内公布。

很快,中国商务部发布了相应地反制措施。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3月23日在记者会上也表示 “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们会奉陪到底。”

这意味着中美正式打响了贸易战,接下来中美到底会如何反制对方将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可是,中国外交部多次强调贸易战将会两败俱伤,美国此次重手打击中国对美国出口的货物,那么,美国在这场贸易战中到底会有多少损失?

从具体的数据来看,根据中国商务部2018年3月7日发布的有关2017年美国货物贸易及中美双边贸易概况,2017年全年,美国自中国进口5,056.0亿美元,其中,美国自中国的进口商品以机电产品为主,2017年进口2,566.3亿美元,占美国自中国进口总额的50.8%;家具玩具则位居第二位,进口额为389.9亿美元,而这些都是特朗普可能加收关税的对象。

拿风靡全球苹果手机(iPhone)来说,苹果公司在美国国内只有4万多雇员,但是员工之外,另有70万人在设计、制造和组装苹果产品,在海外生产的零件占90%,而组装地点大多在中国。苹果公司的分析师曾表示,在中国生产苹果手机大大减少了供应链、人力甚至是时间成本。特朗普对机电产品的关税,无疑会将苹果及其他类似企业的成本扩大。

另外,“中国制造”的电子产品,也不一定都是完全在中国制造出口的,如果像苹果手机这样商品在美国销售减少,那么实际减少的是美国零部件的销售。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San Francisco)的一项研究发现,美国消费者在“中国制造”的商品上花费的每1美元,都有55%落到了销售、运输和为这种产品做推广的美国人手中。

据彭博社报道,苹果公司(Apple Inc.)、谷歌(Google)及其他美国高科技巨头的领袖人物本周末(3月24日至25日)将前往中国。可见在中美贸易战危机下,这些企业已经感受到保护自身利益的压力,希望与中国维护关系。

从对整个美国社会和经济的影响来看,美国皮德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在2017年对特朗普贸易战的后果分析,如果向中国和墨西哥进口商品征收45%和35%的关税,一旦受到采取反制措施,美国进出口萎缩,国内物价上升,消费和投资将下降2.9%和9.5%,而美国将进入经济衰退,失业率将在2020年上升至8.6%。(现在美国的失业率是多少,有个对比,效果更好)。当特朗普一再表示“美国优先”,要提供更多就业机会的时候,这样的结果想必也不是他所乐见的。

中国反制措施,或将使特朗普面对政治动荡

当然,美国出手,中国也不会让步。中国商务部已经发布的针对美国进口钢铁和铝产品232措施的中止减让产品清单,暂定包含7类、128个税项产品,按2017年统计,涉及美对华约30亿美元出口。征收关税的产品清单中包括鲜水果、干果和坚果制品、葡萄酒以及猪肉制品等大量农产品。

近年来,美国农产品向中国出口逐年增长,而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背后,正有许多农业财团的支持。去年,美国出口的62%大豆、14%的棉花都是销往中国。 美国出口的高粱也有3/4进入中国市场,而由于贸易摩擦,中国已经对美国高粱进行反倾销调查。如果中国对以上产品采取反制措施,那么特朗普所面对的则不止是贸易战带来的经济损失,还有可能的政治动荡。

从2017年特朗普征收太阳能板和洗衣机的关税后,国内的商界政界都反对声音不断。面对美国国会中期选举的压力和本就分裂的国内政局,特朗普在继续对华进行贸易施压时,也不得不考虑他可能付出的政治代价。 一场贸易战,伤敌多少,损兵多少,是否值得,相信中美双方都在各自计算。3月初,特朗普宣布对钢铝产品抬高关税,面对暴跌的股市和各派人士对不良后果的警告,特朗普说“那只是一点小小的代价”。可以肯定的是,美国在贸易战中付出的代价并非想象的那么小。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