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6 March 2018

新加坡船东破产“拖累”中国船厂, 7艘共逾10亿元(¥)的海工船或被弃

新加坡船东破产“拖累”中国船厂,
7艘共逾10亿元(¥)的海工船或被弃

作者 / 来源:《 国际船舶网


不堪巨额债务和市场的持续低迷,新加坡知名海工船东Otto Marine的现金流可能仅够再生存两个月就将面临破产的绝境。Otto Marine破产的影响也许并不大,但是却再次拖累中国船厂,其在武船集团建造的7艘超过10亿元的海工船或将面临弃船的风险。

背负8.77亿美元债务即将面临财务崩溃

一年多前,新加坡上市海工船建造商和运营商Otto Marine面临困境,董事长自己掏钱拯救企业,然而,Otto Marine近期再次面临困境,不得不向新加坡高等法院申请破产保护。

目前,Otto Marine背负着8.77亿美元的债务,该公司在2月20日向法院提出接管申请,希望在法院的监督下扭亏为盈,并且在重组债务的同时避开债权人。执行总裁丘志肖(Yaw Chee Siew,下图) 称,他不会继续承担公司债务并为公司注入新资本。

图:丘志肖是Otto Marine的执行总裁及大股东
文件显示,丘志肖在2016年10月全面控制了这家境况不佳的企业,成为最大的债权人,目前有2.08亿美元债务归于丘志肖及附属公司。他表示,除非高等法院提供喘息空间,否则Otto Marine即将面临财务崩溃。

而其子公司澳大利亚海工船东Go Marine Group与其子公司Go Offshore已经于去年年底进入破产管理程序,成为又一家在此次市场衰退中破产的海工企业。

根据法庭文件,Otto Marine去年年底拥有8.69亿美元的资产,其中大部分不太可能全部收回。丘志肖表示,根据现金流,该公司可能会再生存两个月。该公司已聘请PRP律师事务所,并打算从KordaMentha Pte任命一名司法经理。据悉,目前该公司已经从一家匿名公司获得了投资意向书,如果符合某些条件,这家匿名公司愿意投资Otto Marine。

新加坡上市船东曾在武船订造10多艘海工船

图:2016年5月,武船为OTTO Marine建造的PX121H型船4艘船已全部实现下水节点。
Otto Marine成立于1979年,2008年在新加坡上市,目前已从新加坡证券交易所摘牌退市。据国际船舶网了解,丘志肖(Yaw Chee Siew) 是Otto Marine的执行总裁及大股东,曾经一度跻身新加坡富豪榜第22位。丘志肖还是Perdana Parkcity的董事长,该公司在吉隆坡开发房地产,隶属于其父旗下的三林集团(Samling)。

据国际船舶网了解,2014年8月,武船重工(位置 评论 新闻)和Otto Marine签订了4+4艘平台供应船(船型 船厂 买卖)订单,交付期定于2016年,这8艘船采用Ulstein的PX121型设计。武船未公布船价和具体合同细节,但按照当时行情,单价约2800万美元左右,4艘生效订单总金额约1.1亿美元,合计约7亿人民币。另外,Otto Marine在武船重工订造了4艘AHTS,单价1750万美元,合计7000万美元,约合4.4亿人民币,总计11.4亿元人民币。

Otto Marine旗下目前在运营船 29艘,拥有未交付手持订单8艘,PSV 4艘,AHTS 4艘,其中7艘是在武船建造尚未交付,包括4艘PSV和3艘AHTS,总金额超过10亿人民币。而这7艘海工船目前看来交付的可能性很小。

原油价暴跌导致订单合同枯竭,Otto Marine是众多油服公司中不能履行债务的企业之一。根据彭博社汇编的数据,过去五年中,东南亚至少150亿美元的债券和贷款陷入困境,Otto Marine、Swiber Holdings、Ezion Holdings和Ezra Holding涉及其中一半债务。

达拉斯Haynes & Boone LLP律师事务所称,自2015年以来,油价暴跌至少迫使134家北美石油生产商破产。随着2017年油价从底部上涨约50 %,这一速度已经放缓。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