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8 February 2018

《东方网》言论版专栏作者廖明安 撰写来临大选两个焦点问题评论

《东方网》言论版专栏作者廖明安
  撰写来临大选两个焦点问题评论

作者 / 来源:廖明安 / 马来西亚《东方日报》


“马哈迪主导了希望联盟”与“人民投废票是否正当有用”已经成为即将来临的马来西亚第14届全国大选颇受国人密切关注并引起了激烈争论的两个互相关联的焦点问题。

马来西亚《东方日报》言论版专栏作者廖明安近日先后发表了两篇颇有针对性、基本上符合民意的短评,受到许多采取独立性、非党性立场的民间组织和个人的赞赏。

以上插图说明和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所加。廖氏的两篇有关短评全文内容如下——


別对马哈迪有幻想

作者/来源: 廖明安/ orientaldaily.com.my/s/228327

林吉祥曾在2012年7月间发表一篇题为“我根本不恨马哈迪,但我反对马哈迪主义”的文告。文中“在敦马治理国家的时代,贪污更严重发生,不只不民主,压迫人民的举止更囂张。”字里行间尽显对马哈迪主义的抗拒。

林吉祥更强调要確保马哈迪主义不会回归我国政坛。当时鏗鏘有力的发言,而今360度回转,可以没有政治原则,可以不坚持信念,拥护马哈迪,替老马摇旗吶喊,让马哈迪主义借尸还魂,支持老马出任下一任首相,比天方夜谭还要离谱,匪夷所思。

反对党气数大不如前,却说“骑马杀鸡”

反对党从替阵,到民联乃至希盟,歷经20年,依然无法栽培年轻领袖,为国家注入新的气息,这是严重缺乏政治管理和策略所导致。这样鬆散且没有政治信念的联盟,如何作战?十年黄金期,从鼎盛走向衰弱,反对党的气数大不如前。

曾发表过“不偷不抢就不怕伊刑法”的行动党领袖陆兆福,这一次又说“不管小马老马,打到纳吉就是好马”。行动党为何如此热衷拥戴马哈迪?当火箭认同马哈迪回归政坛,在一定层度上,就是要人民“从宽”马哈迪,淡化老马种种不光彩的过去。网络枪手也尽一切力量误导网民,撰文合理化马哈迪回归的离谱现象。没有马哈迪,马来西亚就不会有新的政治局面?“骑马杀鸡”不过是投机主义的遮羞布,並非“救国”如此大义鼎然。

马哈迪主义已经开始渗透反对党机制

此外,马哈迪主义就是种族主义,威权主义及资本主义的概称。土著团结党是实实在在的种族主义政党,如果马哈迪真的是诚心要与反对党救国,他大可以选择加入任何一个反对党並肩作战,土著团结党成立至今,也有不少异议份子被剷除,再再显示老马牢牢控制该党的独裁作风。

当老马创设一个种族主义政党,主导希盟的政治斗爭,我们还可以相信马哈迪主义不会復辟?我们还相信没有长远政治策略的希盟可以驾驭马哈迪这强势的独裁领袖?加入希盟以后,种种跡象显示,马哈迪主义已经开始渗透反对党机制,最为明显就是推举马哈迪为希盟会长,以及首相人选的决策。

希盟领袖仰赖马哈迪争取“民主胜利”

倘若希盟执政,也要依照一切法律程序,逐步让安华重返政坛,其中要司法审核,元首批准,製造补选等等。安华出狱后,极大可能出现的局面就是,老马派將和安华派上演一场混战,因为老马不可能听命于安华,也不可能受控于希盟其他领袖,无论执政与否,希盟再一次分裂是可以预见的。有人说老马若不让位可以投不信任票,难道老马就不会与巫统结盟,粉碎希盟?

我们的民主曾被老马蹂躪,他的回归,我们还奢望什么“乾净民主”的国度,还奢望什么改革制度?我们寄望两线制制衡霸权,却无法走出霸权者的魔掌,甚至仰赖独裁腐败的前领袖爭取不知所谓的“民主胜利”,还阻止人民投废票的权利,这样的民主,是畸形的民主。政客都一副视民主高于一切的模样,却恰恰是这些人,玷污了民主的洁白!#


废票是一种政治表达

作者/来源: 廖明安/orientaldaily.com.my/s/230962

砂州行动党埔奕州议员陈长锋指“投废票的人民,是民主社会的败类”,当这位被指持双重国籍的州议员发表这样不民主的谈话,他本身就已经“践踏民主的真义”,甚至扼杀民主制度里人民自主的权利。

既然是民主社会,为什么人民不能有“以上皆非”的民主意识?我们看看那些满口“民主”的政客,还有政党的爪牙,是怎样对支持投废票人士进行语言暴力,及网络上的霸凌。最近,投废票运动成员兼社运分子玛丽安李的演说短片在社交媒体流传后,对她的攻击性言论杂沓而至,而这些网络霸凌者多数是反对党支持者。

反对党与人民的心声越走越远

当玛丽安李被霸凌的事件经过媒体报导后,希盟各党领袖方才“有所动作”谴责网络霸凌的行为,並呼吁支持者停止骚扰玛丽安李。火箭郭素沁更表示,“希盟领袖可能过于繁忙,而没有即时留意到网络的霸凌事件。”这样的態度令人不敢恭维,也证明反对党与人民的心声越走越远,甚至漠视了少数一群的民意。

很多论者认为之所以会引发投废票的舆论,是因为人们痛恨马哈迪,不满反对党没原则的与马哈迪合作,但这只是其一。希盟的政纲至今无法给予我们明確的方向,十年来没有敲定影子內阁,这是其二。其三,人民投废票的意愿早在民联瓦解时已经萌生,人民对反对党的结盟问题感到失望,那时候已经有民调显示不愿意出来投票的民意上升,最终在累积更多的不满与失望后,演变成投废票。

“投废票”,是人民的政治自由

投票与否,不登记做选民,投哪个政党,甚至投废票,这是人民的政治自由。投废票之所以被反对党,尤其行动党大力討伐,原因不外就是害怕废票影响了反对党的胜算。这就好像当初国阵威胁人民不要投反对党一样的道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表明投废票的人士,往往被诬蔑,冠上“国阵走狗”、不爱国、不尽公民责任等等罪名,似乎十恶不赦。

政党要人民不投废票,那就请拿出更好的政论来爭取选票,而不是妖魔化投废票的动机。“民主政治是自作自受的政治”,我们希望国家的改变,但应拒绝,政治搞不好,拚口水骗术的政党。如果我们的政党依然走不出旧格局,不在政治正確上做出重大且宏观的改变,我们的民主,就是自作自受无误,甚至是自作孽。

投废票就是“表达不满与失望”

投废票是民主机制下自由选择之一,只有威权统治及野蛮政治才不允许人们投票自主。有人说投废票不如不投票,这是不正確的。不投票,政党会以各种主观因素解读,例如无法回乡投票,天气不好,被对手恐嚇等等,但投废票则可以明確表达对竞选政党的不满与失望。倘若一个思想开明进步的政党,就会正视废票的讯息,爭取废票成为投选他们的一票。

投废票,虽然改变不了大局,但是民主国度应该接受,包容及正视的声音。少数的声音不应该被忽略,这是民主最可贵之处。#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