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8 February 2018

西方政客不支持“一带一路” 但银行家们争先恐后要融资

西方政客不支持"一带一路"
但银行家们争先恐后要融资

作者 / 来源:周远方 /《观察者网》


【编译/观察者网 周远方(左图)】西方政客还在指指点点,银行家们已向“一带一路”跑步前进。 

英国《金融时报》2月26日刊出作者马丁·阿诺德(Martin Arnold,ETF证券公司的高级研究分析师)的文章称,尽管西方政治领袖仍然拒绝支持“一带一路”倡议,但囊括了65个沿线国家的“新丝绸之路”贸易走廊显然很有吸引力,英国和美国的大银行正为中国抛出的的投资机会一拥而上。 

中国已承诺向中亚、东南亚、中东、非洲和欧洲的贸易和基础设施项目上投入数千亿美元,这让花旗银行(CitiBank)、汇丰银行(HSBC)和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等老牌西方大银行对这些地区的业务产生了浓厚兴趣。 

渣打银行首席执行官比尔•温特斯(Bill Winters)表示,“(机会)是巨大的——如果这一切真的发生,就会吸引大量的私人投资跟进,我们的工作就是把来自不同方面的资源整合到一起,因为一些当地的融资也是必须的。”

这些银行巨头们已召开了关于“一带一路”的会议,纷纷任命最资深的银行家为他们在“一带一路”中争取有利位置,还成立了专门委员会来协调各家银行的行为和利益。他们表示,这些努力正在取得成果,并列出了已经达成的数十项与“一带一路”有关的融资交易。

渣打银行CEO比尔·温特斯(彭博社图)

花旗集团亚太区企业银行业务主管格里•基夫(Gerry Keefe)表示,“我们的跨国客户——无论他们来自美国还是在亚洲——都把‘一带一路’视为一个扩大业务规模和范围的机遇。”

当然,尽管西方银行家们热情高涨,他们还是对“一带一路”能否立即带来大量收益心存疑虑。

西方政府对“一带一路”的立场与这些大型银行形成了矛盾。英国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在上月访华期间,拒绝签署两国关于“一带一路”合作的谅解备忘录;美国总统特朗普将中国列为“战略竞争对手”,因此美国也持怀疑态度。

“一带一路”的模糊性也招致了怀疑,一位西方银行家表示,“这是相当宽泛的,根据中国政府所发布的内容,‘一带一路’覆盖了半个地球。这只是中国对外宣传政策的一部分,我不认识任何一个‘一带一路’的银行家,我甚至不知道他们是什么。”

不少西方银行高管表示,他们把大型国有基础设施项目留给本地银行和金融机构,而把重点放在辅助性业务上,比如向跨国公司提供外汇、贸易融资、利率互换或现金管理等等。

花旗集团为中国银行(Bank of China)和北京天然气集团(Beijing Gas)发行了大量债券,为它们参与的“一带一路”项目融资。花旗还获得了多家世界500强企业的现金管理业务和外汇对冲合约。

渣打银行将在27日公布年度业绩时,着重强调该集团在“一带一路”项目中的强势地位,因为这是该集团实现收入增长目标和10%以上的股本回报率的关键环节。渣打银行列出了过去四年中与“一带一路”相关的20笔融资交易。其中包括在中国担保下,为赞比亚的一家发电厂提供5.15亿美元的项目融资;为一家中企建设孟加拉国发电厂提供2亿美元项目贷款;在中国承保下为斯里兰卡天然气港建设提供4200万美元出口信贷服务。

渣打银行大中华区和亚洲北部业务主管本•洪(Ben Hung)表示,投资者需要耐心等待。他说,“你必须拥有10年到20年时间跨度的视野——事情不会在一两年内发生。”

他说,“人们以往过于关注是否能够直接得到整个项目融资业务,但现实中的很多事情需要一步一步来,担保、外汇、托管账户等等业务同样对中国参与者非常重要。”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