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4 February 2018

"设计李光耀王赓武谢罪跪像"再议

"设计李光耀王赓武谢罪跪像"再议

作者 / 来源:商丘羊 / 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插图说明与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图片说明:中间为至今依然留存在南洋理工大学校园的南洋大学(1955-1980)建校纪念碑;左边照片为南大创办人陈六使,右边照片为本文所指的关闭南大的两个罪人:李光耀与王庚武。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 本文是南大站昨日(2月2日)刊出的一篇声讨李光耀、王庚武联手关闭南大罪行的贴文,作者是署名“商丘羊”的南大人。经查,南大站在2015年5月6日发表过此文,题为<设计李光耀王赓武谢罪跪像刍议>。

作者或许有感于两年8个月之后的今天,尤其是面对新加坡政府处心积虑地歪曲南大历史(也就是别有用心地把“南洋理工大学”说成是已被关闭的“南洋大学”的延续和发展)以继续蒙骗国人和世人的时刻,他的这篇“刍议”还是有很大的现实意义的。作者在原文之后,加上了一段“将‘李光耀王赓武谢罪跪像’按真实比例布置在槟城、吉隆坡、马六甲、新山各地,供人参观”的建议,作为补充和“再议”,在<南大站>发表,期待南大人和热心者有所反应。

以下是作者的“再议”的全文内容——

悠悠世间追思英魂扬忠骨;炤炤天日再建汉阙跪罪人。

李光耀消灭南洋大学,撰写报告书的王赓武是帮凶,两人是最直接的刽子手。今李光耀已死,王赓武尚在,其罪行无论在生或死,都不能宥免,必须给予严惩。李光耀死后,南洋大学校友发表声明绝对不能原谅他关闭大学的罪行,同样的,在李光耀指示下炮制《王赓武报告书》的王赓武也绝对不能原谅。南洋大学创办于1953年,关闭于1980年,云南园就是它的陵园。如今园内只有一座牌楼,一座纪念碑,校园内景物改变,牌楼多次移位,唯有纪念碑尚存,鸠占鹊巢,面目全非。

在目前条件下,制造两人谢罪跪像纪念品

近日从杭州岳王坟得到灵感,应该将消灭南洋大学的罪人铸像跪置于纪念碑前谢罪,让后人牢记他们的罪行。可是以目前的条件,雕塑罪人塑像跪置于纪念碑前不能办到,只有退而求其次,制造罪人的跪像,称为“李光耀王赓武谢罪跪像”。

此像以南洋大学开幕纪念碑为主体,配上李光耀和王赓武两人的跪像。纪念碑原为古代阙碑样式,具有中华文化的象征意义。纪念碑连基座按原体缩小,高20公分,前面原来开幕题词不变,背后刻有“千古罪人”四字,基座前面,加上“1953-1980”字样。李光耀与王赓武跪像低头俯首,坦胸露背,双手反剪,高6公分,两人背后各有姓名。有链子拴系颈项,另一头系在纪念碑两侧,李光耀在左,王赓武在右。拴系链子,除了揭示两人之罪,又可防止跪像丢失。

跪像用硬质塑料制成,锦盒装载,盒上印有南洋大学校徽和“1953—1980”字样。盒子中间印有“李光耀王赓武谢罪跪像”,内附有中、英、法、俄、西、阿六种文字的说明书,简介南洋大学成立与被关闭经过以及设计跪像之缘起。

纪念品让消灭南大的两名罪人永受惩罚

本跪像可以定价卖给全球南大校友以及公众人士,扣除制作成本,剩余者可以捐给南大校友会或其他团体。此外,还可以赠送给全球的著名大学,图书馆,文教机构等,让更多人知道南洋大学的沧桑历史。本跪像除了可以当成纪念品,还可以当成馈赠品,馈赠给具有正义感的人士。

本刍议所涉及的一切没有专利权,希望获得商家同意制作,尤其是引起南洋大学从事商业的校友的兴趣。这是一件不难制作的工艺品,但是意义重大,它或许能让刽子手李光耀王赓武永远受到惩罚。

附言:前此有人提议在印度尼西亚民丹岛重建南洋大学,倘若成真,可否在其中另立同样纪念碑,并以铜浇铸李光耀、王赓武跪像置放于前。

再次提议在4大城市设置李王谢罪跪像

再附:南洋大学是新马以及世界各地华人共同捐助建立的大学,被李光耀关闭至今38年,历届毕业生逐渐老去,记忆逐渐模糊,复校呼声渐稀,为了让新马人民以及后代记着它的短暂而又光辉的历史,记着它是怎样被消灭,再次提议将“李光耀王赓武谢罪跪像”按真实比例布置在槟城、吉隆坡、马六甲、新山各地,供人参观。秦桧陷害岳飞,铸像成百上千,西湖铸像,风打雨淋,棒击棍打,已经铸造十二次,犹未能消除人们之恨;汪精卫卖国,跪像处处。李光耀消灭华文教育,罪恶更深,必须让他下跪谢罪,永世不赦!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