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4 February 2018

“印太战略”将何去何从? 需要当事4国认真考虑

“印太战略”将何去何从?
需要当事4国认真考虑

 作者/来源:吴敏文/《中国青年报》《环球视野》

“印太战略”正式成为特朗普政府国安外交战略的一部分。

最近两个月,特朗普政府紧锣密鼓地推出三个重磅战略文件:《国家安全战略》《国防战略》和《核态势评估》报告。三个报告从整体国家安全、国防和核三个视角确立了美国的战略和政策,它们将对美国正在加紧实施的“印太战略”提供指导和支持。

2017年11月初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东亚之行,宣示“印太战略”成为美国新政府的亚太战略。美国实行“印太战略”的目标,即在印度洋-太平洋区域,采取包括政治(民主价值观)、外交(拉帮结派)、军事(军演、军售等)等综合手段,遏制中国的崛起,削弱中国影响力,以维持、确保和巩固美国的霸主地位。

在“印太战略”的美、日、印、澳核心四国中,美国是“盟主”,日、澳在美国亚太同盟体系中被称作“北锚”和“南锚”,而印度则是美、日正大力拉拢的对象。这一战略切合了一些区域国家对中国发展的焦虑和不适,从而引发了一系列反应。

美国:要联盟,也要利益

早在2007年,安倍就提出建立针对中国的美、日、印、澳“四国集团”的倡议,但因故被搁置。2018年1月18日,区域防务论坛“瑞辛纳对话”在印度首都新德里举办,虽然这是一个学术论坛,但也从某种程度上实现了美、日、印、澳“四手联弹”式对话。

与此同时,美国与区域其他国家的军事合作,也在全面推进。

印度尼西亚在地理上处在印度洋-太平洋的两洋交汇之处,因其国土分布包括多个贯通两洋的海峡,从而得到美国的高度重视。1月23日,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访问印尼,表示美国希望印尼在南海及太平洋安全上扮演“关键支点”角色。对此,印尼国防部长的回应是一枚“软钉”:“南海局势已经降温,我们致力于保持这一有利势头,以维护区域共同利益。”

越南的国土分布对于监控南海天然有利,是美国“印太战略”的重要抓手。为此,美国抓紧改善与越南的关系。2017年5月,美国决定把美国海岸警卫队退役的“汉密尔顿”级远洋执法舰“摩根索”号赠送越南。今年1月25日,马蒂斯抵达河内访问,双方商定美国航母2018年3月访问越南。这将是1975年越南战争结束后,美国航母首次访问越南。

新加坡在美国“印太战略”中是关键一环,新加坡樟宜基地是美军在东南亚的唯一立足点。2017年10月21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访美,特朗普在会见李显龙时表示:“过去几十年我们保持了良好的关系,但从没像现在这样密切。”

通过组建一个联盟去实现美国利益,这是美国的基本行事模式。无论海湾战争还是科索沃战争,美国都是这么干的。但商人出身的特朗普谋求利益,表现得更加直接露骨。首访日本,特朗普不仅批评日本在双边贸易中占了美国很大便宜,而且要求日本在安全上承担更多。在访问第二站韩国,特朗普同样要求韩国承担更多安全支出,甚至威胁要对美韩自贸协议进行重新谈判。

2月5日,美国国务院负责军火销售的官员、政治军事事务局代理助理国务卿蒂娜•凯达诺抵达新加坡,参加新加坡航空展。在对中国进行了一番攻击之后,凯达诺将真实意图和盘托出:美国武器优势更强,美国将“竭尽所能”向东南亚国家提供美国武器,比如F-35战斗机。这种为了自己卖武器而拉人垫背的做法,过于赤裸裸,也不厚道。

日本:能力有限,多结外援

日本首相安倍是“印太战略”的最先提出者,也是最为积极的推动者。安倍和日本民众根深蒂固的不安全感、忧患意识,来自其民族性格和历史文化深处。由于朝鲜的核、导试验等原因,无论是安倍还是日本舆论,都认为日本正面临急迫和巨大的“国难危险”。美国的保护伞是日本国家安全的基石,为了拉住美国笼络特朗普,日本必须积极跟进甚至牵引“印太战略”的实施,这在日本被当成确保国家安全的“救国伟业”。

为此,日本积极推进美国在日本部署先进武器,如F-35隐形战机。目前,F-35在日本的部署地包括冲绳美军嘉手纳基地、山口县美军岩国基地和青森县三泽基地。到2021年,仅三泽基地部署的F-35A将达80多架。日本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表示,部署拥有卓越性能的F-35在日本安全保障上具有重大意义。

同时,日本正积极寻求更新现有的导弹防御系统。2017年12月9日,日本政府确定部署陆基“宙斯盾”反导系统,还积极要求部署“萨德”系统。另外,美日联合军演也在不断加强。2017年11月16日至26日,在名为“2017年度演习”的美日海上军演中,美方派出约1.4万名官兵,参演的美国军舰包括“里根号”航母以及多艘“宙斯盾”驱逐舰,演习在冲绳附近一带水域举行。2018年2月5日,日本陆上自卫队和美国海军陆战队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举行以“夺回离岛”为想定的联合演习。

在加强美日一体化作战的同时,日本在军事合作上瞄准澳大利亚、印度和越南等,多结外援。澳大利亚地处泛洲跨洋的枢纽位置,与其合作将显著增强日本在南太平洋和东印度洋的军事活动能力。2018年1月18日,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访问日本时表示,澳日两国将会有更多的联合演习、信息共享和国防工业合作。

日本和印度的防务关系也在不断加强。2017年9月13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印度并与印度总理莫迪会晤。安倍和莫迪就高铁、贸易、防务等多个领域的合作进行了对话。印度计划购买日本US-2水上飞机,印日核能合作项目也将动工。

印度:己有所短,怨人之长

这些年来,中国成了印度发展核武、开发导弹、引进先进武器的假想敌“专业户”。中国实行以“一带一路”倡议为主导的“走出去”战略,在巴基斯坦建设瓜达尔港和中巴经济走廊,没有任何针对印度的含义,但印度却感到了“威胁”。

为了加重印度的“被中国包围妄想症”,有的美国媒体别有用心地渲染所谓中国围堵印度的“海上珍珠链战略”。此类论调拿准了印度的心病,产生了杯弓蛇影的效果。印度海军参谋长苏雷什•梅赫塔自愿“中招”:“这条串上的每颗珍珠都是中国海军存在链条的一个环节,中国可能控制了世界的能源咽喉。”

2017年9月26日,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访问印度。马蒂斯此行除了提升双边防务关系,另一大任务就是推销武器。为了替代即将退役的“米格”系列战斗机,印度计划购买70架美制F-16 Block 70和F/A-18“大黄蜂”舰载机,耗资高达150亿美元。过去10年,印度已经从美国购买了价值150亿美元的武器。

新加坡与印度的友好关系超乎想象。1964年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李光耀立刻呼吁印度进行核试验来“平衡”中国。2015年李光耀去世后,印度政府不仅旋即宣布莫迪总理将参加李光耀的国葬,还把新加坡举行国葬的3月29日定为印度的国家哀悼日。

莫迪上台后,将印度的“东向”政策落实为“东进”战略。新加坡即是印度“东进”战略最得力的伙伴。2007年,两国签署了《空军双边协定》;2008年,印新签署《陆军双边协议》;两国海军自1994年就定期开展联合演习。2017年11月29日,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访印,与印度国防部长西塔拉曼女士签署两国海军合作协议,内容包括海洋安全合作、举行联合演习、短暂使用对方海军设施并提供后勤支持等。黄永宏表示:“新加坡欢迎印度海军常来,樟宜军事基地对印度随时开放。”

印度摆开与中国进行地缘政治竞争和军事竞赛的姿态,这完全是对中国战略意图的误解或曲解。毛泽东曾表示:“印度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不是中国的敌人。”这一判断和表态今天仍然适用。中印都是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发展经济和改善民生是两国面临的主要任务。因此,地区和平是双方最为关键的共同利益,中印应该展开务实合作而不是军备竞赛。

澳大利亚:两面下注,不可持续

澳大利亚将成为“中等强国”作为基本战略目标,希望在国际政治中占据一席之地。但由于人口稀少、经济军事实力不强,综合国力有限,在世界地缘政治中扮演的角色并不突出。为了增强在国际社会的话语权和影响力,澳大利亚的对外关系主轴是发展与美国的特殊关系。这一诉求决定了它不会缺席“印太战略”。

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长期依赖美国的亚太霸权体系,其自我定位是以民主自由价值观为基础的西方国家。国家安全利益和价值观导向使澳大利亚在军事和外交上更加靠近美日。其经济也很依赖美国。据澳大利亚外交与外贸部2016年的数据显示,美国在澳大利亚的投资存量近万亿澳元,约为中国对澳投资存量的10倍。但中国自2010年以来一直是澳大利亚第一大贸易伙伴。2016年,中澳贸易额达到1078亿美元,澳大利亚顺差超过335亿美元。2016年,中国游客在澳消费额高达460亿元人民币。

巨大的经济利益与价值观和安全感上的南辕北辙,使澳大利亚产生了抉择上的两难。2017年11月23日,澳大利亚政府发表14年来第一个外交政策白皮书,一面表示澳方“致力于同中国发展强大和建设性的关系”,一面渲染中国崛起带来的挑战,强力呼吁美国维持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存在。对此,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休•怀特认为,澳大利亚这种“依靠中国使我们富裕、依靠美国使我们安全”的想法幼稚可笑,也不可持续。

“印太战略”的理论基础和行为模式,都是以意识形态、敌我阵营划界的冷战思维的反映,这与全球化大潮中经济一体化、文化包容化、政治多元化、利益共享化等时代诉求背道而驰。在人员交流日趋活跃、经济活动渗透融合、文化心理日益开放的社会形态里,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难分难舍的利益交织中,已经很难做到你彼我此阵线分明,这恐怕是美国在近期三大战略文件中将中国的“成分”定得很“高”,但在实际操作层面却又强调彼此合作的原因所在。

对于紧锣密鼓展开、弓满弦张呈现的“印太战略”,我们不可疏忽大意,但也不必莫名紧张,完全可以从容应对。只要国际局势错综复杂、利益交织盘根错节的现实不变,各方力量优胜劣汰、此消彼长的博弈规律不变,无论中美、中日,抑或中印、中澳,和则两利、斗则俱伤的基本法则就不会改变。因此,在任何一对双边关系中,拓展共同利益和寻隙觅仇,孰优孰劣高下立判。那么,“印太战略”何去何从?这真的需要当事四国认真考虑。#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