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6 February 2018

日薪18新元,还被拖欠工资, 新加坡海外劳工挣钱难

日薪18新元, 还被拖欠工资,
新加坡海外劳工挣钱难

作者 / 来源:唐莎莎 / 《观察者网》(中国)

以上图片取自网络,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以下图片为刊载于《观察者网》的原文的全部插图。

【文/观察者网 唐莎莎】建筑工人萨达尔专门从孟加拉国到新加坡打工挣钱,一开始被承诺每月1600新元(约人民币7700元),最后到手的工资却是每天18新元(约人民币86元),其雇主甚至8个月不肯付全薪资。 

这样的情形,在全球最富裕的国家之一新加坡却屡见不鲜。据CNN(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5日报道,虽然新加坡拥有着良好的劳工环境,来自孟加拉国、印度、缅甸和中国的海外劳工却在为讨薪而挣扎着。


CNN报道截图 

工资不仅未达预期,还被拖欠

“我们经常看到的是,雇主会在拖欠好几个月之后才将劳工的薪酬全部付清。还有工人根本没有收到全部薪资,大多数情况下都会被克扣工资。” 新加坡非政府机构“客工亦重”(Transient Workers Count Too, 简称TWC2)的工作人员塔玛拉·菲林格尔表示,只有当劳工真正意识到“雇主并不会兑现诺言”的时候,他们才会放弃,进而向有关部门寻求帮助。 

根据新加坡人力资源部的统计,该国人口共560万,外国劳工人数接近137.5万人,其中大多数为低技能劳工,占到近98万人。 此外,像萨达尔一样的建筑工人约30万人。

图自CNN

然而,这些被高薪吸引而来的海外劳工,却不得不面对收入低、被拖欠工资这样的现实。数据显示,在2016年,新加坡人力资源部收到9000份针对工资的索赔,不仅包括海外劳工,还有当地工人,其中95%通过仲裁或劳动法庭解决。过去3年,有158名雇主因不支付工资被起诉并定罪。

更严重的是,这些统计并不能完全反映现实情况。

当地另一家非政府组织“情义之家”(Humanitarian Organization for Migration Economics,简称HOME)的工作人员吴杰文(音译)表示,统计数据低于实际情况。因为新加坡当局为了打造良好劳工环境的形象,更愿意在薪资问题上采取安抚性政策。

劳工的无奈:更换雇主代价太高

“理想破灭”的萨达尔与2名同伴去年9月向新加坡人力资源部投诉,但对于大多数工人而言,这样的决定过于艰难。

萨达尔在非政府组织“客工亦重”进行咨询(CNN报道截图)

一方面,雇主对这些工人拥有着“生杀大权”,根据新加坡法律,雇主能够随时剥夺海外劳工的劳动许可证。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去年,新加坡就业总人数出现了14年来首次萎缩,主要原因就是外籍劳工人数的萎缩。外籍员工减少的主要原因是建筑业和海事业的劳工许可证持有者的减少。

图自《联合早报》

另一方面,HOME的数据显示,许多海外劳工为到新加坡打工支付了3000到1.5万新元的劳务中介费。部分人为缴纳这笔费用,不惜卖地、卖珠宝、向亲属借债,向银行贷款。因此,大多数海外劳工抱着“少拿总比没有好”的心态,宁愿顶着巨大压力继续工作,也不愿投诉雇主。

虽然新加坡政府允许正在申诉维权的劳工继续留置,但没有收入要如何在异国他乡继续生活?而且,更换雇主也并非轻而易举,丢掉工作后的劳工身无分文,为了找到新工作还得支付高昂的中介费。据统计,2017年上半年有600名海外劳工申请更换雇主,但只有一半的人如愿以偿。

新加坡的建筑工人(CNN报道截图)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