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9 January 2018

唐南发撰文评论“希望联盟” 跟马哈迪一样面对诚信问题

   唐南发撰文评论“希望联盟”
跟马哈迪一样面对诚信问题

原标题:希盟的诚信问题    来源:《透视大马》themalaysianinsight.com/chinese/s/33037/

(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发表于 2018年1月18日18  上午12时57分



我不会投选马哈迪,因为我清楚知道他.........

我从未想要和哈迪或马哈迪交朋友,因此不存在喜欢或不喜欢他们的问题;但我必须对他们有一定的信任才会把票给他们。我不会投选马哈迪,因为我清楚知道他整个从政的过程充斥了言而无信,出卖他人的历史。

如果政治选举不谈诚信,那和玩金钱游戏有什么不同?

更何况505前的哈迪和现在的马哈迪无法同日而语,因为前者从未享有后者当下盟主的殊荣。
马哈迪至今仍未就其任内的种种倒行逆施表达过一丝愧疚,反将一切过错归咎他人,甚至不讳言如有必要将再度发动茅草行动,坚持劳民伤财的国产车计划和收费大道有利民众等等,所谓的道歉原来不过是马来人文化中的maaf zahir dan batin。就像华人农历年必定满口恭喜发财,一个形式而已。由他来领导号称追求改革的反对联盟,诚信可疑。

我很惊讶挺马哈迪的人刻意不提另一个可能

土著团结党将在选举中与巫统短兵相接,只能比巫统更巫统,否则难以取胜。难怪诚信党的副主席穆加希坦言就算取得成功,也难免赔上牺牲掉改革和新政治的代价。

近日不少人认为不必担心马哈迪权力过大,因为由不同背景和政党组成的新政府将能制衡他。我很惊讶这些人刻意不提另一个可能,即谈妥条件,纳吉下台,他带著当选的土团议员回归巫统,“再造辉煌”。

希盟面对的问题,基本上就是一个诚信的问题

当下希盟面对的问题其实和马哈迪一样,基本上就是一个诚信的问题。

一马弊案和26亿马币的金援丑闻彻底曝露了纳吉政府的黑箱作业,但光是丑化纳吉夫妇,炒作国家即将破产的恐惧,或学潘俭伟和沈志勤那样扮鬼扮马,虽然可以稳住希盟铁粉的支持,却不见得能够取信于中间选民,遑论把国阵的支持者争取过来。

潘俭伟错误评估马来西亚的出口表现,拉菲兹报错料等等事件,在许多严肃观望的选民看来极不负责任,因为他们自诩替代政府的顶尖人物,却自恃“有人气”,经常信口开河。

近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报告都对马来西亚经济前景表示乐观,反对党感觉不是滋味,然假设同样的机构对马来西亚作出负面评价,或即刻被列为国家破产的明证。对民调的态度也一样,于己有利则可信,不利于己就批得一文不值。无法超越党派之见,客观认真看待任何第三方的评估,结果就是误判形势。

就算要炒作国家即将崩溃,也得端出替代政策取信于人。纳吉下台,崩坏的体制不会自动修复,正如马哈迪下台并没有解决体制的问题,他留下的威权体制反而造就了权力无上的纳吉和一连串的弊案。

民众期待具体改革措施,希盟却要绑架民众上车

希盟的支持者渴望改朝换代可以理解,但更多人或许正处在观望的状态,期待拿得出具体改革措施的在野联盟。死忠派虽然仇恨纳吉夫妇到了就算没有替代政策都无所谓的程度,但下届大选不似308那样无心插柳,更不像505般具有实际改革的意愿和政纲,所以争取中间或考虑背弃国阵的选民非常关键,而他们仍在等待反对党端出具体的改革议程。马来西亚并非阿拉伯之春发生前的突尼西亚或埃及,经济糟糕到近乎不革命就没饭吃的地步。不认真搞政策,纯粹靠炒作丑闻,成效有限。

不处理这一块却要绑架民众上车,和国阵的the government knows best思维无异。

更何况希盟现在的目标是什么?改朝换代?保住国会三份一议席?如果是改朝换代,能在不处理劣迹斑斑的马哈迪就让他拜相吗?如果只是保住三份一,非要马哈迪当首相人选不可吗?308之前的安华就只是在野党的超级助选员,不也促成政治海啸吗?为什么非得把马哈迪摆上神台不可呢?是他惯常地不甘屈从他人,抑或人民公正党搞不定内部倾轧,让他有机可趁呢?

不厘清这些混淆的讯息,就很难让死忠派之外的选民放心投下一票。

不投票或投废票也是选民表达不满的民主体现

最后,谈谈不投票或投废票。我们必须承认每个社会的组成都很复杂,马来西亚尤其如此。我们尽可不认同对方的政见,但也不必上岗上限到自己无法透过选举改变局面就标签他人为叛徒。

投票是公民的权利,却不应该将之上升到迷信(fetish)的层次。一个去听了政客极尽能事煽动情绪的栋笃笑开心把票投给他的选民,未必就比另一个冷静观察竞选动员之后,选择不投票或投废票的选民来得“爱国” 或负责任。更不应该把不投票或投废票的人视为无知,因为这样一个看似消极的行动也是民主的体现方式,表达的正是他们对只有两个产品供选择的不满。

更理想的作法是把这些不满只有两股政治势力的力量组织起来,在选举期间监督并质询双方,一如日前关于马哈迪是否救国良方的论坛方式一样,或有助于让无所适从或持犬儒态度的选民做决定。过去曾有人积极推动民间的概念,与其推崇精英政治领导,还不如趁当下苦闷胶著的政局,重新鼓励回归民间。 

当然,选民也可以投选第三势力,例如社会主义党,尽管在急于改朝换代的人看来,他们是来“搅局”的,但它毕竟提供了另一个选择,不必因此将之污名化。

总而言之,挺马,反马,维持现状,改朝换代,都应该允许社会上提出各自的主张,彼此辩论,而非如国阵一样,压霸地动员网络兵团让别人噤声。 底气足,就不必害怕被质疑。不支持希盟就是国阵的傀儡,不投票,投废票或投第三党就是助长恶势力等等的言论可以休矣。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