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5 January 2018

2017年全球贫富差距扩大 1%富豪 聚敛82%财富

2017年全球贫富差距扩大
1%富豪 聚敛82%财富

作者 / 来源:国刚 / 《多维新闻》


全球贫富差距惊人,世界最富42人所拥有的财富,相当最穷37亿人财富总和

乐施会(Oxfam)发布最新报告

近日,国际援助与发展组织乐施会(Oxfam)发布最新报告《请回报劳动,不要酬谢财富》称,2017年全球贫富差距扩大。全球最富有的42人所掌握的财富总额等于全球最贫困的37亿人所拥有的财富。与此同时,全球82%的财富都流向了最富有的1%的群体,引发关注和质疑。

美国CNBC认为,这一报告恰逢其时,正值全球达沃斯论坛召开,全球政界和商界精英齐聚,论坛旨在推进全球合作和财富共享。诸如全球民粹主义抬头和财富分配不均等话题成为绕不过去的关键点。乐施会呼吁各国关注贫困人群,缩小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不能让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中。并认为,经济全球化之所以遭遇信任危机,一大重要原因就是收入和利益分配不均。

此外,报告称,2006年到2015年十年间,亿万富豪的个人财富平均一年增长13%,而普通工人的个人财富平均一年增长2%,仅为亿万富翁的六分之一不到。报告预计,2017年全世界亿万富翁的财富总额料将增加7,620亿美元,“这一数字足以在全世界范围内终结7次赤贫”。

这份报告开宗明义写下一句话:"为了消除不公平的危机,我们必须建立起为普通工作者打造的经济体系,而非专门服务富豪的"。报告同时选取十个国家里的七万人口进行调查,当中三分之二的人口认为目前不公平的状况亟需解决。

目前超过10亿美元财富人数增幅史上最高

报告中乐施会还特别抨击了特朗普的“亿万富翁内阁”,并明确反对特朗普在新的税改法案中为最富有的1%人群大幅减税。乐施会数据显示,全球亿万富豪人数在2017年3月前增幅最大,平均每两天增加一位。目前,全世界有财产超过10亿美元的富人增加到2,043名,增幅为史上最高。

报告还认为女性员工“收入长期比男性少”,而且从事的工作没有保障。报告还质疑富豪们积累财富的手段,认为贫富差距拉大的原因在于逃税、企业对政策的影响、工人权利缩水以及成本降低等。最顶层的富豪们每年偷税约2,000亿美元,而这常常以普通员工的利益为代价。

尽管乐施会提出不少惊人的结果,但同时也受到一些人的质疑。新自由派智库亚当·斯密研究所主管杜米特留(Sam Dumitriu)认为消除贫穷与消除贫富差距是两件事。这份报告显然将财富是为一个不变的大饼,似乎超级富豪增加的财富都是从贫穷人口的口袋拿走的。当然,杜米特留主张自由市场经济的财富累积对双方都有利。

也有质疑认为,调查并非针对所有国家,而是仅在“全球10个国家”的“7万个人群”中展开。并且,这个“82%的全球财富”是指“新增”的那部分,而不包括长期持有的。意即这个被研究了半天的“全球财富”其实是个“变量”,而非“常量”。

全球贫富差距惊人,而且继续扩大

事实上类似的研究报告并不少见。乐施会的报告只是一再强调这个如今许多人早已意识到的问题。之前,法国著名经济学家托玛•皮凯提(Thomas Piketty)和经济学家伊曼纽尔•赛斯(Emmanuel Saez)等人发表《世界不平均报告2018》(以下简称“报告”)警示称,过去40年全球贫富差距加剧,全球一些国家的不平等现象已经达到“极端水平”,除非各国政府采取协调一致行动来增加税收和防止逃税,否则问题只会变得更糟。

托玛•皮凯提在报告中预测,全球最富裕的1%的收入份额可能从现在的近20%上升到2050年的24%以上。在这种情况下,全球最贫穷的50%人口的收入将会从10%降到不足9%。”所以,除非全球采取协调的政治行动,否则贫富差距将继续扩大。

同样,根据2017年11月瑞士信贷发布的最新报告指出,全球贫困人口多达35亿,占全球劳动年龄人口的70%,但仅拥有全球财富的2.7%,对比控制着46%的财富,却占世界人口不到1%的百万富翁,贫富比例明显失衡,全球超级富豪和其他人群之间的贫富差距加剧。瑞信认为。财富不平等是经济危机的另一个后遗症。

穷人大多分布在发展中国家

瑞信认为,从国别看,穷人大多分布于发展中国家,印度和非洲的成年人中有超过90%的人持有资产不到1万美元。在非洲一些低收入国家,这一财富群体的人口比例甚至接近100%。对于许多低收入国家的居民来说,底层群体是常态,而不是例外。

中东地区的贫富差距最大,印度、巴西都处于贫富收入极大分化的社会。而欧洲贫富收入差距最小、社会相对来说最公平。众所周知,欧洲是典型的传统社会、贵族社会、阶层社会。阶级固化的情况在欧洲一直很严重,40年以来,一直是富人恒富,穷人恒穷。虽然差距在拉小,但只是略微的缩小。

造成中东地区贫富差距大的原因,一方面,自然资源分布不均,直接导致了财富主要集中在中东的一部分国家。另一方面,各国的人口也存在很大差距,人口基数越大,人均收入、人均GDP等指数就必然会下降。

另外,一些国家的经济改革甚至变成了贪污腐败的“温床”,只有一部分与政权有关的精英阶层获得了利益,大多数人的生活水平则“不升反降”。而造成巴西贫困人口数量猛增的原因,一方面源于国际贫困标准的调整,另一方面则是受到经济危机的影响。

80后年轻人面对挑战尤其严重

瑞信认为,出生于1980年至21世纪初的年轻人面对的挑战尤其严重。他们初入社会就面临金融危机,物价上涨唯独薪水不涨。就业难,买房更难。在这样的情况下,别说财富累积,许多人必须依赖上一代的财富,才能维持一定的生活水平。

乐施会认为:“这股亿万富翁热潮不是经济兴旺的迹象,而是经济体系失效的征兆。”同时,政界和商界领袖们对贫富差距问题不以为然,他们很少会想到或者谈到这个问题。

但事实上,许多人正在通过税收剥削和劳工权利剥夺,使得贫富分化的情况更为恶化,“我们的经济体系正在大肆奖励财富,而不是千百万人勤劳的工作。”乐施会称。

对于严重贫富分化的原因,乐施会总结,是因为富人详尽各种手段逃税、避税,企业对政府政策的影响越来越大,工人权利受到侵蚀,以及用工成本不断削减。其中,富人避税是最主要的原因。乐施会建议各国政府对富翁提高征税,限制企业管理者的收入,同时联合打击“避税天堂”,以促进财富平等。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