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5 January 2018

新加坡16年轻部长罕见声明: 适当时从团队推选出下任总理

新加坡 16 年轻部长罕见声明:
适当时从团队推选出下任总理

来源:《联合早报》/ 《東博社》

16人名单被普遍视为第四代领导团队成员的确立,也形同一支“总理遴选委员会”,掌握决定新加坡未来总理人选的话语权。他们说:“我们了解肩负的责任,团队将密切合作,在适当时候从我们当中推选出一名领导人。”


新加坡16名第四代领导班子成员1月4日罕见联署发表声明,表示他们将紧密合作,在适当时候从团队中推选一人出任领导人。16人名单被普遍视为第四代领导团队成员的确立,也形同一支“总理遴选委员会”,掌握决定新加坡未来总理人选的话语权。

这10名部长、五名高级政务部长和国会议长陈川仁1月4日下午通过通讯及新闻部发表声明,针对媒体近来有关总理接班人选的询问作出回应。

他们指出,政治稳定向来是新加坡的特点,政府领导层顺利交接将“加强国人和世界各地的朋友对新加坡的信心”。

“年轻部长们深刻了解领导班子交接是刻不容缓的课题,李显龙总理也已表明他希望在下届大选后卸任。我们了解肩负的责任,团队将密切合作,在适当时候从我们当中推选出一名领导人。”

联署声明的16人都是内阁会议成员

声明署名以英文姓名顺序排列。除了陈川仁和普遍被视为总理接班人“领跑者”的财政部长王瑞杰、总理公署部长、全国职工总会秘书长陈振声与教育部长(高等教育及技能)兼国防部第二部长王乙康外,名列第四代领导团队的还包括环境及水源部长马善高、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傅海燕、教育部长(学校)兼交通部第二部长黄志明、贸工部长(工业)易华仁、总理公署部长兼人力部和内政部第二部长杨莉明、国家发展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兼国家发展部第二部长李智陞、国家发展部兼贸工部高级政务部长许宝琨、通讯及新闻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徐芳达、教育部兼通讯及新闻部高级政务部长普杰立、律政部兼财政部高级政务部长英兰妮和文化、社区及青年部兼贸工部高级政务部长沉颖。

据《联合早报》了解,16人都是内阁会议成员,声明由他们聚首起草。一般上,内阁会议除了部长,一些指定的高级政务部长和政务部长也会参与议事。

吴作栋与李显龙皆由同僚推选出任总理

新加坡第二任总理吴作栋和现任总理李显龙皆由同僚推选产生。以李显龙为例,部长们在前副总理黄根成主持的聚餐中讨论后,同意由李显龙负起领导责任。他们随后与人民行动党议员开会讨论,寻求支持。

李显龙和行动党主席许文远近年来多次指出,下一任总理也会在新领导团队取得共识情况下产生,总理和资深部长不会参与遴选过程。

王乙康日前接受《海峡时报》访问时说,他心中已有人选,但不愿公开此人身份。被问及部长们是否可以毛遂自荐时,王乙康表示“这听起来不符合应有的精神”,间接否定他会这麽做。

受访政治观察家指出,联合声明的重要性在于首次完整列出第四代领导团队成员名单。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说:“人选看起来像是由李总理和第三代领导团队内的资深部长决定的,他们手中将握有决定总理接班人选的一票。”

至于第四代领导团队此时发表联合声明的动机,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副所长许林珠博士和陈庆文都认为,声明可视为对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言论的回应。

吴作栋日前公开表示,希望目前的团队能在六到九个月内推选领导人,以便李总理在2018年结束前,正式指定这个人选为继任者。

对此,许林珠说:“这个声明极为罕见……他们基本上要说的是,他们不会被吴作栋或任何人设下的时限约束。”

在坊间不断议论总理接班人选的背景下,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比尔维尔星(Bilveer Singh)认为,第四代领导团队发表联合声明也起到展现团结精神的作用。

陈庆文说,第四代领导团队发声明也意味着,李显龙今年内公布接班人选的可能性更大。“公众的期望也会随之提高。接班人选应该会在今年下半年出炉,行动党12月举行中央执行委员会选举时,预料也会安排这人负责更重要的职务。”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